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一章 疯狂的石头(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从许振东口中喊出的这个数字,让在场所有人都到吸了一口凉气。

    三千万元鹏的价格在各大翡翠公盘上,也是不多见的,而且今天只是此次平洲赌石大会的第一天,要知道,上届的平洲赌石大会的标王毛料,也不过就是三千万元鹏,现在许振东喊出的价格,已经追平了上届赌石大会的标王价格了。

    韩老板此时心里也有些踌躇。许振东喊出的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他心中的底价,就像许振东所言,他在两个月之前的缅甸翡翠公盘上,通过明标赌涨了一块毛料,暗标所中的两块毛料里,也赌涨了一块,就目前来说,他的公司的确不缺少中高档翡翠原料。

    但是同行走冤家这句话,最是适用于玉器这一行当,能截留别人的翡翠原料,也就意味着少了一个在中高档翡翠上的对手,更何况现在是两人相争,如果自己弱了下去。传出去以后。对公司的声誉也是有影响的。最起码别人会说你没有实力。

    “怎么样?小韩,你们在缅甸已经出了不少的风头,至于这块毛料嘛,就让给我吧。”许振东见韩老板久久没有开口,志得意满的说道。

    许振东之所以喊出这么高的价格,一来许氏珠宝现在的确是紧缺高档翡翠原料,二来他们在前几个月的缅甸翡翠公盘上铩羽而归,公司声誉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许振东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张扬一下许氏珠宝的实力。

    韩皓维头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研,手上拿着的一条手巾已经湿的可以拧出水来了,一方面是由于天气炎热,另一方面也是被许振东给逼的。这只要出声喊价,就是上百万,稍有差池的话,那后悔都来不及。

    “三千一百万!!!”

    韩皓维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喊出这个价格,白哲的脸皮涨的通红,右手抓着的毛巾也不自觉的在使着力,滴滴汗水从毛巾滴落到了地上。

    人群又一次沸腾了,去年“平洲玉石投标会”的标王,是一块玻璃种的暗标毛料,体积不是很大,只有十多公斤,当时是以三千万元刚的价格。被一个。珠宝公司拍走的,今年暗标尚未开标,就打破了去年的记录,这让在场所有人都是始料未及的。

    现在举棋不定的人,就换成许振东了,虽然刚才他露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是内心所承受的压力还是很大的,毕竟按照他和赵师傅两人的估算,这块毛料花费三千万以内的价格拍下来,应该不会赔钱。但是再高的话,那就说不准了。

    喊出三千万鹏的价格,许振东已经是心存花钱打广告的心思了。也自信满满的认为这个,价格能将韩皓维吓退。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韩皓维竟然和他顶到底了,这么一来,许振东心里也开始犹豫了。

    只是许振东现在有些骑虎难下了,刚才所表现出来的强势,现在马上就出言放弃,这要是传出去,在玉器圈子里,恐怕会被人传为笑料的。

    “你们的意见呢?”

    许振东侧脸向身旁的赵师傅和许伟问道。他虽然是一个很强势的家长,但这会也有点拿不定主意了,毕竟许氏珠宝近年来发展不利,资金也不是那样充裕了,三千多万对于他们而言。已经占到整个许氏珠宝近乎一半的流动资金了。

    “大伯,姓庄的这小子,手气很邪的,在南京那次他解的那块毛料。开始表现只是一般,价值在三五百万左右,但是解成明料之后。却是大叭…”

    许伟虽然和庄睿不合,并不想看到庄睿赚钱,但是他也知道公司近况不佳,缺少高档翡翠料子,是以言语间,还是倾向于将这块毛料买下来。

    “从现在的表现来看,这块毛料掏出三千万左右的玉石,估计问题不大,要是高出这个价格,那就不好说了。”赵师傅给出的建议就比较中肯,选择权还是交给了许振东。

    要是庄睿听到他们的话,肯定会笑掉大牙的,刘川的那块毛料之所以解成明料,那是庄睿有意为之的,里面既然有翡翠,自然是要解成明料。将其利益最大化之后再出售,要是这块毛料里面真如那两今天窗的表现,庄睿也不会拿出来赌了。肯定会将里面的翡翠完全解出来了。

    %, 万

    至于那位赵师傅所说的三千万,更是错的离谱,就这毛料里那三公分左右厚度的一层翡翠,能做出价值三百万饰品来,恐怕就要烧高香了。

    “三千两百万!!!”

    许振东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喊出了新的价格,拿下这块毛料,也就意味着今后几个月,许氏珠宝的高档饰品不会断货,这对于一家珠宝公司的声誉而言,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我再看看这毛料。”

    韩老板拿不住劲了,向庄睿打了声招呼之后,蹲到毛料旁边又仔细的观察了起来,这会的韩皓维,恨不得自己能有一双透视眼,看穿这毛料之中的翡翠。

    “古老爷子来了。大家让让。”

    杨浩这个。摊位所发生的事情。终于惊动了此次赌石大会的官方。平洲玉石协会。

    在几位官员模样的人的陪同下。古老爷子穿过人群,来到了圈子的中心,一眼就看到了庄睿,不由楞了一下。他只是听闻这里有块毛料被叫到了三千万的高价,这才赶过来看看的。却没想到庄睿也在这里。

    “庄睿,这毛料是你的?”

    看到被伟哥几人众星拱月一般围在中间的庄睿,古老爷子有些迟疑的问道。

    “嘿嘿,师伯,前几天和宋哥去看私货,买了这么一块,今儿擦了一下。没想到居然赌涨了,运气。全是运气。”庄睿嘿嘿笑着,点头承认了这块毛料是他的。

    古老爷子瞪着庄睿看了半天,直到庄睿有些发毛了,才开口说道:“我玩玉石四五十年了,在赌石这圈子里。也厮混了大半辈子,但是有你小子这般运气的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算是明白为什么活佛会赐予你天珠了,敢情你本来就是福缘深厚啊。”

    “呵呵,老爷子,那也都是您教导有方。”

    “放屁,就这两天功夫,我能教会你什么啊,得了,别占了便宜还卖乖,我去看看你这块毛料。”

    古老哭笑不得的摆了摆手。这几天庄睿确实向他请教了不少下二;方面的知识,但那此知识和赌石可是没有半毛钱的

    韩老板看到古老走了过来。连忙让出身子,满眼希翼的看着古老爷子。希望能从他嘴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来决定是否购买这块毛料。

    但是古老爷子的表现却是让他失望了,在仔细擦看了七八分钟之后,老爷子背手走回到庄睿的身边,没有对这块毛料做出任何的点评。

    “古老。您也说说这块料子吧,现在已经喊到三千两百万了,到底值不值啊?”

    “是啊,古老,就给我们说说吧。”

    不用韩老板张嘴询问,人群里看热闹的,已经吆喝了起来。

    “大家都是圈里人,这赌石来来去去就是那么一回事,看切口,看擦面,这出了天窗开了小门,表现如何,就不用我老头子多说了,这些都是看得到的东西,剩下的那可就是全凭运气了。

    不过我这些侄的运气还算不错,在两个月解出一块冰种满绿的料子,比这块要小了不少,当时卖出了两千万。至于这块毛料嘛,里面是否出整料,这种水颜色是否能和外面一样,也是要看运气的。”

    老爷子张嘴说了半天,等于啥都没说,对这毛料的表现一个字都没做出评价来,说的最多的就是运气二字,不过围观的众人都听出那么一层意思来,就是古老爷子对庄睿的运气,是十分看好的。

    “好,就凭古会长这句话。我再加五十万,三千两百五十万!”

    听到古老爷子的话,韩老板似乎受到了激励,又开出了一个新的价格,同时也在刷新着平洲赌石大会的标王价格。

    如此一来,众人的目光又聚焦在了许振东几人的身上。

    今儿这明标可是让围观的人大开眼界了。赌石大涨,两雄相争互不相让,价格犬牙交错往上提升着。让人不自禁的产生了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韩老板,借一步说话

    就在许振东还在计算着利益得失的时候。原本站在庄睿身旁的老四。走到韩皓维的背后,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附耳上去,在韩皓维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网开始的时候,韩皓维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眼睛不住的看向许振东身边站立着的许伟。不过在老四又说了几句之后,韩老板的面色逐渐好转了过来,缓缓的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许振东也对这块毛料重新报了价,“三千三百八十万。”在三千两百五十万价格的基础上,一下加了一百三十万,看来许振东是想毕其功于一役了。

    许振东也是迫不得已才开出这个价格的。古老头虽然没有明说看好这块毛料,不过他话中的意思谁都能听得出来,就是在力挺他那位世侄。如果自己不开出一个。有震撼效果的价格。恐怕姓韩的还会和自己纠缠不清。

    看来自己的策略的确有效果。许振东发现,此时的韩皓维,脸上再也没有那种势在必得的神色了。双目微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韩老弟,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我看这次你就让老头子一次,下次我许振东定有回报的。”

    许振东现在对这块毛料的价格也有些发毛了,他也怕这姓韩的不顾一切的来和自己争夺,言语中已经带着一丝恳求的味道了,原先他口中的小韩。此时也变成了韩老弟。

    韩皓维听到许振东的话后。似乎拿定了什么主意,半眯着的眼睛随之睁开。看着许振东说道:“许老板这么大的魄力,晚辈自愧不如,这块毛料,属于许氏珠宝的了。”

    弗皓维为人很光棍,既然退让了,干脆再捧一下许氏珠宝,这几句话让许振东听得很舒服,脸上满是笑意。

    许振东怕夜长梦多,这毛料还没到手,谁知道会不会再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这边韩家人退出了竞争,许振东马上就对庄睿说道:“庄老板真是好运气啊,这一块毛料。就让老头子几乎拿出了全副身家怎么样,庄老板,咱们是现在去转下账?”

    “许老板您也不吃亏啊,经过今天这事。谁还敢小看许氏珠宝的实力呀,双赢,咱们都是双赢。”

    庄睿笑呵呵的应承了下来,不要钱的好听话,随口就送过去了,似乎他从来都没有和许伟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许振东听到庄睿的话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庄睿这话正好说到了他心痒的地方,选购毛料只是其一。他开出高出了去年标王的价格竞购这块毛料,也无不有打响许氏珠宝品牌的意思。

    此时的庄睿在许振东眼里,印象大好,要不是身旁人多,许振东都想教一下许伟了,看这年轻人多懂礼貌,并不是你说的那么不堪嘛。

    庄睿和许振东办理了买卖手续之后,在银行转账点进行了转账,庄睿账户里的资金,从九百多万瞬间猛增到四千余万,虽然在这块毛料竞价之初的时候,庄睿就有了心理准备,不过这钱到手之后,还是忍不住心情激荡。

    钱货两清,许振东找人搬走了那块毛料。让人有些不解的是,韩老板居然也跟在其后,像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证实似地。

    庄睿等人则被杨浩拉回到棚子里,杨浩从外面饭店里叫了不少菜,非要请庄睿吃饭,当然,古老爷子以及宋军和马胖子另有去处,并没有在这里混饭吃。

    “喂,朋友,有什么事情吗?”

    杨浩看到在切石机前,还站着一今年轻人,大概网二十出头的样子。长着一张圆脸,整个人显得胖乎乎的,手里还拿着一个刚机。

    “哦,没事,没事。”

    年轻人似乎还没从刚才那惊心动魄的赌石中清醒过来,在回答了杨浩的话后,有些神不守舍的转身离开了。

    棚子里的庄睿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数年之后,一部名为“疯狂的石头”的小制作电影,就从那今年轻人手中诞生了。

    旺:疯狂的石头,这个赌石环节算是写完了,这才算是主角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相信后面的情节不会让大家失望的,今儿七千字更新。打眼已经尽力了,也希望大家砸出疯狂的月票!!!。!~!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