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二章 赌石也有假冒伪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的六月有此燥热,吊然赌石大会的会场,是在钢钥城叩外,并且场地内搭建的都是竹棚,但是正午的阳光从棚子上方照射下来,空气似乎都发生了扭曲,让人有种快要窒息了的感觉。

    竹棚内的那两个电风扇,吹出来的全是热风,伟哥这会敞着胸襟。死命的把脸贴在风扇前面,直吹的他那双小眼睛眯成一条缝了,但是还是热的难受,不由叫嚷了起来:“老么,不行了,哥哥受不了啦,这他娘的天气快要把人给蒸熟了。回酒店,我要回酒店。”

    “回酒店?”

    庄睿也有些心动了,话说这一上午的解石擦石,并且对许氏叔侄的算计,也让庄睿从精神上感觉到很疲惫了,见到这哥几个都像霜打的茄子一般无精打采的,再呆在这里。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行,回酒店吧。我也有些累了。咱们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来。”庄睿开口说道。

    “明天还来啊?老么,我说你见好就收得了,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和赌博没两样,钱来的快去的也快,别看你今天赚了三千多万,说不定明儿就赔了呢。”

    岳经兄和伟哥斗了好几年的嘴,这一张口就没好话,正儿八经一毒舌。

    “废话,不来哪有钱赚啊,要不是老么,你能揣进兜里五十万?要没这五十万,说不定啥时候就出现一贪官呢。”

    根本不用庄界说话,伟哥习惯性的就把话茬接了过去,挤兑的岳经兄直翻白眼。

    比。,灿万

    “老虫,你不是让那个韩老板回头找你吗,这一走,他去哪找人啊?”

    老四这话让庄睿想起来了,自己的确是约了韩老板,不过这都过去个把小时了,也没见他来,庄睿也不想等下去了。

    “哥几个都回吧,杨兄弟,我电话你知道,回头韩老板要是来找我。你把电话号码给他吧。”

    见到白狮无精打采的趴在地上,不住的伸着舌头,庄睿也有些心疼。藏奏本就是在高原寒冷地带生活的,带到广东这地方来,的确让白狮遭了不少罪。

    “行,你放心吧。这话我一准带到。”

    杨浩点头答应了下来,今天庄睿算是给他涨面子了,刚才不少做玉器的老板,准备去吃饭的时候都说了,下午要过来继续挑选毛料。

    庄睿起身又给马胖子和宋军打了个电话,想告诉他们明天再继续选购毛料。没想到这俩人早就跑回酒店睡午觉去了,让庄睿一阵无语。

    回到酒店之后,庄睿把房间冷气开到最大,白狮这才精神了一些,伺候着给它洗了个澡之后,庄睿才算是放松了下来。

    拿出那张工行的金卡,庄睿不由兴奋了起来,看来还是赌石来钱快。一上午的时间,去掉分给老三他们的钱,前后总共进账了三千四百三十万元鹏,庄睿是学金融财会专业的,这些钱目前虽然只是一串数字,但是在庄睿的眼里,这笔财富却是无比真实的。

    按照宋军所言,彰城的那套别墅有一千八百万以就足够了,如此一来,庄睿手里还能有两千多万的现金,拿着这卡,庄睿倒是有些发愁了。以他所学的专业,自然是想把钱投资出去。

    不过现在股市低迷,期货市场庄睿是不敢轻易触碰的,想来想去,这钱还是不知道投资在哪个行当里面比较好。

    没想出什么头绪,庄睿干脆把卡收了起来。躺到床上准备先睡一觉恢复下精力。这精神上的疲惫,可是无法用眼中灵气消除的。

    “不知道那叔侄二人解开毛料之后,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啊?呵呵”躺在床上的庄睿,想象着许振东叔侄解石之后的表情不由笑出声来。

    “韩老弟啊,你今天可是让我多破费了不少钱啊,来,要罚你一杯酒。”

    就在庄睿他们回到酒店的时候,许振东做东,正和韩皓维,还有几位在珠宝行颇有实力的老板在一起喝酒呢。

    “嘿嘿,到底还是许总有魄力啊。小子是自愧不如,这杯酒我丰了。”

    事情既然已经出了结果,大家当然都是你好我好了,至于先前抬价使伴子这些事情,在这圈子里不是第一次出现,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大家都心照不宣,在韩皓维吹捧了许振东几句话之后,就轻描淡写的带了过去。

    菜上五味,酒过三巡之后,韩皓维趁着酒劲,向许振东问道二“对了。许总,我有件事情一直不解。那个毛料的主人。既然和令侄许先生关系不错,完全可是私下里谈嘛。干嘛非要摆出个明标,让咱们争来争去。这不是伤和气的事情吗?”

    “那子和许伟关系

    许振东伸在半空准备去夹菜的手。慢慢的缩了回去,一脸诧异的看着韩皓维说道:“韩老弟,你是听谁说的那姓庄的小子,和我们家许伟关系不错?””。尸心正

    这会许伟并没有在酒桌上,以他的年龄身份,还不够格参加这样的聚会。

    “就是那个姓庄的人说的啊,不对。是他身边的一个人给我说的,说是和你侄子是老朋友了,这块毛料不让我争了,许总,要不是毛料主人说话了,你以为我那么容易就会放弃?”

    韩皓维这话说得是半真半假。老四的确给他说庄睿和许伟关系不错。让他不要再抬价了,不过也是许之以利的,老四很明确的告诉了韩皓维,在庄睿手上还有一块极品毛料,如果韩老板卖了这个人情的话,日后庄睿自然会有回报的。

    那会的韩皓维心中也存了退让的心思了,毕竟看这块毛料的表现,三千多万的价格已经有点虚高了。在听到老四转告庄睿的话后,遂就坡下驴,既卖了庄睿一个面子,也承了许振东的一个人情。

    不过庄睿给他的承诺,韩老板自然是不金在酒桌上提起了,就连庄睿和许伟是朋友的事情,他也是心中好奇,随口这么一问而已,并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想法。

    韩皓维的这句无心之间,却让许振东心中震惊不已,这事情别人不知道,但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许伟和庄睿之间,或许还谈不上是生死仇敌,但是说破大天,两人也和“朋友”二字扯不上任何的关系。

    这时的许振东已经没有了吃饭的心思,而是在琢磨着庄睿的用意。

    “难道这小子是想许氏珠宝修好?”

    许振东随之就推翻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他虽然和庄睿接触不多。但是也感觉到这今年轻人很有主见。并且不是那种附炎趋势的人,再者以他的经济实力,完全没有必要讨好自己。

    那就只剩下一个答案了,就是那块毛料有问题,想到这里,许振东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虽然这个酒店包间里的冷气开的很足,许振东还是感觉到后背的汗水顺着脊梁直往下滴,几乎流成了小溪一般。

    要知道,赌石虽然风险很高,但是利润也是极大的,和古玩行一样。有些不法商人为求暴利,不择伎俩,处心积虑的去设置圈套,以意想不到的做假手法,鱼目混珠,使很多人受骗上当,甚至倾家荡产。

    在赌石圈子里,常见的骗术和假冒原石有这么几种,一种被称之为偷梁换柱,就是在质地差的玉石上切断并在切断处移植上与切断大小邻近、质地优秀、颜色鲜美的翡翠,用部分的好质量来袒护全体的坏质量。

    还有一种就是一件外观好的赌石。解开后不理想,但是再把它接合起来,恢复本来相貌,这种假冒赌石的接口处的砂,一般都比其它的地方紧细,不成颗粒,但当碰到铁锈皮壳时,普通都很难鉴别,这种骗术被称之为九死一生,很难被识破的。

    另外还有仙女散花,这是指在一块种好,但无松花显示的原石上,选好方位,在上面撒上胶水,再将磨好的翡翠粉抹撤在外表,修补后埋入土中数十日之后,取出来在原石的表面上,就布满了松花纹路了。

    最为拙劣的手法就是鱼目混珠了,这是在原石上选好部位,挖一槽。然后放上绿色玻璃或绿色牙刷把。甚至绿色牙膏,再经由细心修整即可渔目混珠,不过这种手法只能骗骗才入行的新人,对于这些圈内混了几十年的人而言,一眼就可以将之看穿。

    此时许振东的心里,正在猜想着庄睿是用了什么手法,居然瞒过了这么多人,低头思考了半天之后,许振东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庄睿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更何况后来赶去的古老头。也绝对不会做他的帮凶的。

    不过许振东虽然用这想法宽慰了下自己,可是心里还是感觉有些不踏实,总感觉到这里似乎存在着什么猫腻。

    好不容易等到酒席散场,许振东马上就匆匆的赶回到公司,在车上的时候,就让赵师傅和许伟等着他毛

    刚刚进入到公司的办公室内,许振东就绷着脸对迎上来的许伟说道:“许伟,你和庄睿到底有什么矛盾?尤其是近来发生过什么冲突没有。你老老实实的给我说清楚。”

    腿:三千多字写了8个小时,不过看看月票,再辛苦也值了,啥都不说了,咱去码字,朋友们投票……!~!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