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物降一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读甲有人住。技么多天都没亚有人啊。” 范错有些诧异的说道,他们知道这果林是村子里的人承包的,但这个季节只是果树的花季,没必要看守的,再说他们已经来了一个星期了。也没见到有人进出啊。

    “你们干什么的啊?没事滚远点,妈的,睡个觉都睡不安稳。”

    随着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一个男人从果林里走了出来,不过步子有些踉跄,走到栏杆的边上,扶住那半人高的栏杆,才算是站稳了。

    “你这怎么说话的啊?”

    范错被骂的有些恼怒,走到栏杆边就要和那人理论的时候,那汉子猛然站直了身体,和范错打了个照面,吓得范错不自禁的接连往后退了几步。

    此时庄睿也看清楚了这人的相貌,心中也打了个突,面前这男人站直了身体,比庄睿还要高出半头。应该有一米九多,浑身上下就穿了一条三角裤,一身结实的腱子肉,那扶在栏杆上的手臂,估计都比孟秋千的腰还要粗。

    而最让几人感觉到心惊肉跳的是这人的长相,他半边脸和常人无异。但是另外半张脸,自眼睛以下的皮肤。漆黑一片,一直延伸到脖子。这要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头上顶着个大太阳,别说范错等人了,就是庄睿,恐怕都要被吓得转身就跑。要是深更半夜的看见这张鬼脸。正常人都能给吓出心脏病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阳脸啊?”

    几人都向后退了几步,脑中冒出这个念头来,不过倒是很少听说这阴阳脸,能一直长到脖子上的。

    “爷爷我就是这么说话的,怎么啊?不服气?”

    那汉子蒲扇般的大手垂重的在栏杆上拍了一下,眼睛瞪得像驴蛋似地。死死的盯着刚才说话的小范同志。另外一只手,很不雅观的伸到下身处掏了掏,几人可是清楚的看到。几根细毛从他指缝中飘落到地上。

    这下别说孟秋千这丫头早就扭过脸去了,就是连庄睿都看不过去了。这人也他娘的忒极品了一点吧。

    “我们是国家考古队的,你把这栏杆打开,我们要进去取些土样”

    庄睿看到范错和英宁的脸色。知道这两个学生被吓到了,这也不怪他们,换做庄睿在几年前网出学校大门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人。恐怕也是转脸就跑了。

    那汉子根本就不搭理庄雾,一脸凶相的像众人骂道:“取什么”鸟土样,这是我们家承包的果园,懂不?私人承包的,你们想来捣乱啊。都滚蛋,惹爷爷生气了,废了你这几个小兔崽子。”

    庄睿看和这人说不清,拉着几人向后走远了几步小声对范错说道:“小范,去把刚才和我一起过来的那个孩子喊来。”

    范错答应了一声,转身向来处跑去。

    那汉子看到只有一个,人离开了,而庄睿等人不走,有些恼羞成怒了。对着身后的两条狼狗喊道:“还不滚,虎子,大黄,上去给我咬他们。”

    两只狼狗向前冲了几步,冷不防白狮一声低吼,吓得一头又钻回到林子里,任凭那汉子怎么喊,都不出来了。

    “妈的,没用的东西,白养活你们了。”

    汉子骂骂咧咧的转身也进入到果园中。庄睿等人不禁松了口气,和这浑人说不清楚,真被他打了,那也是干吃眼前亏。

    只是还没有过到一分钟的时间。那鬼脸汉子又跑了出来,左手拎着个白酒瓶子,右手却是抓着一把砍刀。刀尖指向庄睿等人,骂道:“再不滚老子一刀一个”宰了你们几个兔崽子。”

    庄睿心中原本也是怕了这人三分,不过此时火气却是上来了,自己这几个人又没干什么,果园里的果树现在也没有结果,至于摆出这么一副防贼的模样嘛。

    “你来宰我试试?”

    庄睿向前走了几步,手里攥紧了那把洛阳铲,心里也是有些紧张,不过要是被这浑人给吓跑的话,面子上就忒难看了。

    “庄哥,别和这人一般见识,咱们回去找村子里的人来说。”

    站在旁边的英宁,拉了庄睿一把,他都不敢正眼去看那人的脸,实在是有些寒碜人啊,英宁都不知道自己晚上还能不能睡得着觉。

    “小子,你以为我不敢啊,有种你别跑!”

    鬼脸汉子“咕咚”一声把酒瓶里剩的半瓶酒,都灌进了肚子,随手将酒瓶子扔到一边,左手在栏杆上一撑。整个人借势跳了出来,凶狠的向庄睿扑来。

    “呜呜

    没等那人靠近庄睿,匍匐在地上的白狮,闪电一般的窜了出去,整个身体凌空,前爪猛的拍在鬼脸汉子拿刀的右手处,那汉子手中的刀。顿时被拍飞了出去,没等他醒过神来,白狮巨大的身躯,已经是将他压在身下了。

    “妈呀!”

    那鬼脸汉子此玄酒劲全醒了,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血盆大口像自己的脖子咬来,一股热气喷在脸上。森白的牙齿如同匕首一般锋利,他毫不怀疑这一口下去,自己的脖子能被撕成两半。

    白狮的爪子已经抓进了鬼脸汉子肩膀上的肌肤里面去了,但是肉体上的疼痛,远不如心中的恐惧来的强烈。

    鬼脸汉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过了足足有十几秒钟,那想象中的痛楚并没有传来,鬼脸汉子慢慢的张开了眼睛,却见到一双绿莹莹的眼睛,还在紧紧的盯住自己。而自己的两个肩膀,被那大狗的两只爪子死死的按在地上,他平时自诩过人的力气,是一丁点儿都使不出来了。

    要是换做庄睿,肯定不敢如此近距离的和那张阴阳脸对视,不过在白狮的眼里,根本就不存在美和丑。它现在只等庄睿一声令下,就要撕碎这个男人的喉咙,野兽的本性让白狮浑身的血液沸腾了起来,口中喘出的气体,也逐渐变得有些粗了。

    “饶命,饶命,救命,救命啊

    庄睿不让白狮咬下去,但是也没有让白狮松开,过了大概有三分钟的时间,鬼脸汉子终于坚持不住了,白狮那双像是旧用点人般的眼神,让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刚才豫涨“任样凡经消失不见了,扯着嗓子大声的喊起救命来。

    “孙子,你是谁爷爷啊?现在怎么不嚣张了啊?”

    庄睿刚才着实被这人给骂恼了,此时是心情大爽,他也有点恶趣味,还没听够这鬼脸汉子的救命声,就是不让白狮起身,从口袋里掏出烟来点上一根,惬意的抽了起来。

    “你是爷爷,我安孙子还不成啊。你先让这大家伙放开我吧

    鬼脸汉子说话的时候,已经近乎带着哭腔了,他胆子大但是人不傻啊,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在乎的。

    这汉子名字叫做余三省,河南洛阳人士,在同辈里排行第三,名字是他祖父给起的,取自曾子“三省吾身”的典故,原本是想让他长大后多反思自己的作为。

    不过余三省从小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加上又长的人高马大的,一般人见了都让他三分,也就养成了个蛮横的性格,文化水平也就是能写出自己名字,至于啥意思,就要去问那死鬼爷爷了。

    余三省脸上本来是和常人一样的。但是一次意外使得他毁了容。

    在十几年前的时候,他跟着余老大去盗掘湖北一个地方的王侯墓,本来以他的体型,很难钻进盗洞里,都是在外面把风的,不过那次老八开的盗洞比较大,以他的体型,倒也能下去。

    一般盗墓贼盗墓,盗洞打通墓葬之后,都是一人进去掏东西,一人在外面接着,而余老大手下人多,一般都是两人进去,外面还留有三五个人放风的。

    余三省也跟着余老大盗掘了十多个古墓了,从来没下去过,经常被老八嘲笑,心中不忿,那次也就跟着老八两人下去了。

    那是个。帝后合葬的墓穴,不过进去之后,他们居然发现了一个盗洞。也就是说,千余年来,已经有最少一波盗墓贼光顾过这里了,墓穴里面的东西,基本上都已经被掏空了,两个棺材中的一个,已经空空如也,尸体都被拖出幕了,地上到处都扔着尸骨,而另外一个棺材,棺盖也被掀开了一半。

    留到现在的古墓,十有八九都是被盗过的了,两人也没怎么失望,准备打开棺盖看下,要是没东西就麻利的走人。

    余三省力气大,又是第一次下盗洞,为了展示一下自己的力量和胆气。没用老八招呼,上去一把就将棺盖给掀开了,顿时人就愣住了。

    原来这个宽大的棺材里面,有两具尸体,两具尸体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腐烂掉了,其中一具尸体的皮肉也都腐烂完了,露出略带灰色的白骨。但是另外一具女尸,却是全身发黑。干瘦干瘦的,肌肉并未腐烂,眼睛自然是没有了,瞪着一对黑洞洞的眼眶,看着棺材外面的二人。

    不过更让二人动心的是,这两具尸体的中间,露出几个物件来,用强光手真一照,有玉佩也有金钗,像是有不少好玩意儿。

    “傻大个,你不是胆子大嘛?怎么看到个干尸,就傻眼了啊?回头上去我跟老大学学你的样子,哈哈哈

    老八身材矮天生就有些自卑。虽然和身材高大的余三省是堂兄弟,不过两人一直都不怎么对路,这会看到余三省的样子,不由出言嘲笑了起来。

    “让一边去,我把尸体取出来,你去拿东西。”

    余老三被老八说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爬了上去。

    古代都是棺橡一体的,也就是说。在棺材的外面,还有橡的存在,其实也棺木,就是大了一号而已。

    余老三爬到棺挂上之后,弯腰准备把那女尸给拎出来,他听多了盗墓中尸体的事,解也并不是很害怕。但是没想到那木质的棺橡历经了上千年的时间侵蚀,已经是不堪重负了。

    随着“咔咔。的声响,余老三脚下的棺木突然碎裂开来,这一碎不要紧,正弯着腰的余老三,一头就像棺材里载了下去。

    余老三本能的伸出右手,在棺材里支撑了一下,却没想到正按在那女尸的腹部,让他惊恐欲绝的是。随着女尸腹部的憋起,一股黑色的粘液。从尸体的口中喷了出来,由于距离太近,余老三只来得及闭上双眼侧了一下脸,另外半张脸和脖颈,就被喷个正中。

    “诈尸啊!!!”

    像是火烧般的灼痛使得余老三喊叫了起来,吓得老八也不敢继续取东西了,连忙拉拽着余老三从盗洞里爬了上去,连夜送到了医院。

    经过检查,余老;脸上的黑水。是一种有毒素的液体,虽然对性命无碍,但是那黑色已经渗入到肌肤内部,却是没有办法消除的了。

    时候余老大又拉着老八亲自下了一趟墓穴,仔细观察后得出了结论。这个女尸埋葬前,应该是往肚子里灌输了剧毒,使得尸身不腐,而她旁边的那具尸体,极有可能是以前盗墓贼留下的,原因应该就是在搬动尸体的时候,被尸体肚子里的剧毒给沾染上了。

    而余老三被毒素喷中没有死亡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毒素数量又不是很多了,所以才造成皮肤的灼伤而没有致命。

    原本好好的一小伙子,变得像个鬼似地,媳妇也说不上,就是去发廊泻火小姐们都推三阻四的,从那时起,余三省的性格也变得愈加暴躁古怪了起来。

    不过此时面对着像个牛犊子一般大小的凶兽,面临着死亡的危险,鬼脸汉子心中的怯懦,也都显露了出来。

    刚才看到那鬼脸汉子跳过栏杆。吓得转身已经跑出了几十米的英宁和小丫头,这会也都愣住了,他们没有看见白狮扑倒鬼脸汉子的全过程。只是在跑路的时候担心庄睿。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那嚣张的家伙。已经躺到在了地上,而且还在大呼救命。

    这正可谓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防:今儿七千字,谢谢朋友们的支持,求推荐票票。。!~!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