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252章善后253解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斤到庄雾的叫喊声。白狮勉强睁开了眼睛。嘴里出了 口声。很快又将眼睛闭上了,气息也变得薄弱了起来。

    见到白狮还没死,一股狂喜涌上庄睿的心头,吃力的把身体从白狮身下抽出,紧紧的抱住了白狮的身体,对耳边那持续的爆炸声充耳未闻。眼中的灵气不要命般的向白狮体内涌去。

    从一个比巴掌稍大点的幼犬,养到现在,庄睿和白狮的感情,已经像是亲人一般了,此时的庄睿,已经顾不上什么掩饰眼中灵气了。只要能让白狮不死,就算是失去眼中灵气的异能,庄睿也是在所不惜。

    陈炙看着处在爆炸边缘的那一人一犬,对着手下说道:“拉开他们”

    顿时四五个人上前,把庄睿和白狮抬到了院子里面,他们不知道庄睿是否受伤,只能一起抬进来,而庄睿的眼里只有白狮,根本就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

    其实白狮的伤势之所以这么严重,并不是枪伤导致的,而是爆炸时那股冲击力震伤了白狮的腑脏,不过在庄睿狂涌而入的灵气滋润下,白狮受伤的部位,也在一点点的恢复着。

    “拿把尖嘴钳子来,”

    庄睿心痛的抚摸着白狮被烧焦的毛,头都没抬的喊了一句。

    “老虫,你要钳子干嘛?”

    这几分钟之内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直到庄睿的声音响起,那一院子的客人才如梦初醒,老三刘长更是搂着自己媳妇。在低声安慰着。

    这时侯最幸福的两个人,莫过于就是喝醉了的伟哥和老四,那惊天大爆炸,都没能将这两货给惊醒。依然还在很有节奏的趴在桌子底下打着呼噜。

    “到底有没有啊?快去拿啊!”

    庄睿有些不耐烦的吼了起来,把老三给吓了一跳,也顾不上安慰怀里的媳妇了,连忙跑进屋子翻找了起来。

    陈炙这会来到院子里,蹲下身体。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庄睿说道:“庄先生,那什么,实在是对不,

    “是我们做的不好,平时练不够。责任在我们”

    当地警方的刑大队也走了过来。刚才开枪的人是他的手下,第一枪没有命中目标人,后来击中之后,却又引爆炸,对于狙击手而言。这是不可饶恕的失误,不管事情的结果如何,那个狙击手以后都不能再担当这个任务了。

    “滚,都滚开

    庄睿有些歇斯底里的喊道。灵气不断的输送到白狮的体内,但是白狮的眼睛,却始终没有再张开过,庄睿的心中在害怕,害怕就此失去白狮。那将是他不可承受的。

    庄睿自从眼中灵气变为紫色之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消耗过,久违的刺痛感又出现了,并且他随之也感觉到有些眩晕,不过这却不是灵气匿乏所造成的,而是他脑后刚才也被玻璃刮出了一道伤口,一直都在向外渗着血。

    “叫人来给他包扎下。”

    陈炙也看到了庄睿脑后的伤口,对身边的人吩咐了一句,这件事情虽然解决的不算圆满,不过好在没有群众伤亡,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至于那条忠义救主的藏奏,却被众人都忽略了。

    “老么,给你。是三哥对不住你。”

    老三找到了尖嘴钳子,走过来递给了庄睿,这事生在他的婚礼上。害得庄睿差点丧命,老三把过错都归咎在了自己身上。

    “三哥,没你什么事,去安慰下嫂子吧。”

    庄睿勉强的回了一句,却没有抬头,他是怕中断了眼中灵气的输送。

    一个特警拿着包扎用的纱布走了过来,刚要给庄睿受伤的头部包扎一下,却被庄睿一把将纱布抢了过去。

    刚才看白狮的伤口时,庄睿现了那颗弹头,卡在了白狮前肢处,但是骨头并没有断,庄睿也很注意没有使用灵气让伤口愈合,因为那样的话,就没有办法取出子弹了。

    直径子弹,威力的确不几乎将白狮肩膀炸出一个血洞来。庄睿把钳子从白狮伤口伸了进去。将卡在骨头处的子弹取了出来,白狮的身体猛的颤抖了一眼。张开眼睛看到庄睿,又疲惫的闭上了。

    把手中的钳子与子弹都丢到地上。庄睿手忙脚乱的把纱布缠绕在白狮受伤的地方,然后用灵气治愈着伤口。看到伤口在慢慢吻合之后,庄睿才算是放下心来,白狮这条命。应该算是救回来了。

    精疲力竭的庄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眼睛由于使用灵气过度,刺痛无比,眼泪止不住的顺着脸颊向下流淌。庄寄只能闭上眼睛,等待灵气自行恢复。

    突然,庄睿感觉到怀里的白狮动了一下,连忙睁开眼睛,现白狮正在看着自己,那双大眼睛里露出了感激,亲切,不舍种种眼神,轻轻的抚弄了下白狮的大头,庄睿心中产生一丝感动,紧紧的搂住了白狮。

    “什么?跑了一个?马上通辑令,在全国范围内通辑,请各省警方协同追捕。”

    听到在庄内没有找到余老八。陈炙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经过刚才对余老三和余老七的突审。他知道,除了已经被当场击毙的余老大之外,也就是那个逃脱了的余老八手中,有这个盗墓团伙的全部

    料。

    因为历年来,都是余老八下墓去取陪葬品,所以他对这些物件的数量和流向最为清楚,如果被余老八跑掉的话,这件案子算是办的虎头蛇尾了。

    余老八当时进入到刘家庄之后,马上偷了件小孩子的衣服换上,并趁着夜色混上了一辆驶离刘家庄的马车。

    就在爆炸声响起的时候,距离刘家庄有三四里地远的地方,坐在马车车尾处的余老八,脸上露出一丝阴霍。他知道,自己这位大哥算是栽在这里了,而国内也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所。

    余老八并没有从广东偷渡去香港。而是跑到中缅边境,偷渡出境以后。又想办法去到泰国,和香港的上家联系上之后,重新在国内开辟了一条走私

    白狮这次伤得比较重,即使有庄睿的灵气梳理治疗,仍然是在两天之后,才能下地行走,不过看在别人眼里,已经感觉到是个奇迹了。

    文宗墓的掘非常顺利。经过孟教授的初步勘探,可是认定,文宗墓是自武则天和高宗皇帝合葬墓之后。唐朝帝陵保存最为完整的一个。

    仅仅是两天的时间,就已经从墓葬中取出一千多件陪葬品,光是国家一级文物,就是二十几件之多。这还是仅仅开启了前面两个陪葬坑的所获,到了后面的文宗主墓室之中,想必收获更大。

    不过这些善后工作,与庄睿并没有多大的关系,现在庄睿的心思也没有放在那上面,话说回来了,里面宝贝再多,那也不是自己的呀,并且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庄睿对是否读考古系的研究生,心里也产生了一些想法。

    只是在和德叔通电话的时候。却被德叔教了一顿,按德叔的说法。那些盗墓贼见到考古队,向来都是躲着走的,这样的事情几乎是百年难遇的,再说他让庄睿读书,是去系统的学习下历朝历代的风俗以及社会形态,又不是让庄睿去学习野外掘的。

    想想的确也是这个道理,庄睿也就打消了心中的想法。不过以白狮现在的状况,在山西举行的国际藏奖交流会,铁定是无法参加的,给刘川打了个电话。把这事一说,吓得刘川差点马上让周瑞赶过来了,害得庄睿又,丁嘱他千万不要告诉自己家人,这事已经够闹心的了,庄睿不想多几个人为他担心。

    在刘家庄住到第三天的时候,庄睿就准备返回彭城了,昨天他让伟哥去西安帮他买了辆车,还是大切诺基,庄睿对这个车型比较熟悉,也开顺手了。

    至于已经报废了的那辆车,自然有保险公司去处理了,而且经过当地公安部门的施压,赔付款都已经拿到手上了,有的朋友说了,这不是交通意外啊,保险公司不管的,开什么玩笑啊,整个。车都被烧成了骨架。这还不叫意外?

    告别了孟教授和老三等人,庄睿就驾车往回返了,只是这辆新车没有经过磨合,他开的并不是很快。足足用了两天的时间才到家,算起来。这次整整出去了有十天,不过对于庄睿而言,却是像十年一样漫长。因为他又经历了一次生死历程。

    回到自己的新居之后,庄睿现,原本空荡荡的别墅,现在已经被装扮一新,而一直显得有些病恹恹的白狮,也变得精神了一些。

    可能又和死神打了一回交道。回到家里之后,庄睿的情绪不是很高。并没有通知家人自己已经回来了。闷头整整在家睡了一天,要不是庄敏来收拾房间,恐怕还不知道庄睿已经回来了呢。

    知道庄睿回家了,赵国栋接了庄母。晚上也赶到了别墅,并买了很多菜,算是庆祝新居第一次开伙吧。原本有些冷清的别墅变得热闹了起来,到处都洋溢着囡囡的欢笑声。

    “舅舅,白狮是不是生病了?今天都不陪我玩。”

    囡囡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庄睿问道。平时她搂住白狮的时候,白狮总会昂头挺胸做出一副高傲的样子来,但是今天白狮居然顺从的趴下了。这让小家伙很是不习惯。

    “什么?你又妾逗自狮啦?”

    庄睿闻言吓了一跳,连忙把小家伙抱在腿上,认真的说道:“白狮生病了,囡囡别去打扰它,等白狮好了再陪你玩,行不行啊?”

    “好,我去喂白狮大白兔奶糖。妈妈说吃了大白兔,生病就不难受了。”

    小家伙兜里的糖块,向来都是不舍得给别人的,今天听到白狮生病。居然改了性子。

    看着可爱的外甥女,一脸微笑给自己夹着菜的老妈,庄睿心头的那丝阴霍被消除了不少,一股淡淡的暖意在心间升起,家庭永远都是弥补创伤最好的避风港。

    看的出庄睿似乎有心思,早早的吃过晚饭后,庄母决定今天都留下来住,这么大的一个房子,只有一个人,是显得有点孤零零的。

    收拾好碗筷,庄母和女儿还有外孙女,都在客厅里看电视了,而庄睿带着白狮,围着池塘缓缓的散着步,庄睿现,灵气对于腑脏的治疗效果,似乎并不是太好,现在的白狮。只要稍微跑快一点,就会气喘不已。

    走到一张藤椅处,看的赵国栋正坐在那里抽烟,庄睿开玩笑道:“姐夫,怎么着?抽烟被赶出来了啊?”

    赵国栋丢给庄睿一根烟,说道:小睿,怎么感觉你今天好像不是很高兴啊,对了,你要的那套小型切石机,货已经到了,你没在家,我就先放在修理厂仓库那边了。”

    赵国栋是修车的,来到这里第一眼就看出,庄睿那辆还没挂牌照的车。不是原先那一辆,这一趟出去肯定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庄睿向来就特别有主见,不愿意说的话,谁都问不出来。

    庄睿闻言在心中苦笑了一下。这一趟陕西之行,毫无收获不说,还差点断送了小命,能高兴起来才怪呢,不过听到姐夫说切石机到货了。庄睿的眼睛不由亮了一下。

    在去陕西之前,庄睿就拜托赵国栋订购一套解石的工具,他在广东赌石赚了上亿元鹏的事情,并没有瞒着家里,就是带回来的那块红翡毛料,也被赵国栋研究了半天,差点闹了和庄睿当初一样的笑话,拎了把锤子就想给敲开。

    “东西花了多少钱?”庄睿随口问道。

    “切石机花了四万二,是厦门产的。另外还买了三种型号的打磨机。一共是四万五千块钱,你给我的五万块,还剩了一点,喏,票和钱都在这里了。”

    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赵国栋今天来,也是想把购买切石机的余款还给庄睿,他做事很有原则,并不是说庄睿成了亿万富翁,这点钱自己就可以吞下不给了。

    “姐夫,拿了去给囡囡买点玩具吧。我这做舅舅的,都没给她买过什么东西。

    庄睿把票接了过来,那五千块钱又扔给了赵国栋,他也是最欣赏自己姐夫身上的这点,不管是富贵贫贱。总能坚守自己的原则,现在这社会,能做到这点的人,已经很少了。

    第二百五十三章解石

    第二天一早,赵国栋也没回修理厂,直接打电话让徒弟将那套切石工具给送到山庄了,他这是想留下来见识一下,这外表平常的石头,是怎么能切出价值亿万的翡翠来的。

    庄睿对此的态度是无所谓,上亿的翡翠都被他赌到了,这块毛料赌涨也不算什么,哥们我就是运气好。谁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吧,这种事情。你越是遮遮掩掩的,别人想法就越多,相反大大方方的,别人反而会认为你运气好。

    进门的时候遇到一些麻烦。尽职的保安没有让送货的小皮卡车进来。还是庄睿出去交涉了之后,赵国栋徒弟所开的皮卡,才停到了别墅车库的旁边。

    “怎么样睿,这种切石机。可是我从南京让人捎带过来的,咱们彭城根本买不到。”

    三个人搭手将切石机从皮卡上搬下来之后,赵国栋把说明书递给了庄睿。

    “姐夫,这好是好,不过

    看着面前的切石机,庄睿苦笑了起来。

    赵国栋所买的切石机,居然是切板材用的,先进到是挺先进的,还是全自动的,单臂悬伸式结构,尤其是主轴箱部件采用一对斜齿轮两级变,并且还具有按预先设置的切割深度,电脑遥控,实现全过程自动切削的性能。

    只是这种切石机的齿轮是在单臂的内部,通过传输带往里推进石料进行切割的,对于赌石而言。根本就没有办法观察切口的情况,这种切石机虽然操作方便,省心省力,可是在赌石圈子里,是没有人使用的。

    看了一下那三个手臂粗细的打磨机,庄睿倒是挺满意的,最大的可以更换合金锯齿和金刚石两种齿轮片,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型切石机了。

    赵国栋现庄睿看向切石机的时候。脸色不大好看,出言问道:“小睿,这东西不好用?”

    “没事,能用。不过麻烦了一点。”

    买都买了,庄界也懒得再折腾退货了,这种切石机对于赌石的行家来说,根本就无法使用,不过对于庄睿没有什么影响,他看得到原石内部的翡翠,在进行切割的时候,只要事先调整好切割的深度,倒是比那种手动的切石机省力不少。

    只是这样一来,那块红翡毛料。就不能当着赵国栋等人的面来切割了,否则切开以后,赵国栋肯定会对其切面的精确度产生疑问的。

    “姐夫,以前用的切石机不是这种型号的,我回头再琢磨琢磨,咱们先把这几块毛料解开吧。”

    庄睿找了个借口,没有去动地下的那块红翡毛料,而是拿出了在杨浩摊位上买的那几个黑乌沙皮麻蒙厂的料子。

    这几块里面只有两个。里面出绿的,其中一个就是那块玻璃种帝王绿。另外一个里面有个比拇指甲稍大一点的芙蓉种料子,底色不错,几乎达到阳绿了,也能磨出个小点的戒面,价值在七八万块钱左右,至于其余几块,都是庄睿怕杨浩怀疑。买了搭配的。

    “小睿,翡翠真是这里面出来的?”

    不仅是赵国栋满脸疑色,就是他那徒弟,也是拿起一块拳头大小的麻蒙厂料子,翻来覆去的看着。脸上也是写着三个字:不相信。

    也难怪赵国栋他们不相信,庄睿第一次见这种麻蒙厂料子的时候,还差点给扔掉呢,抢先把那一块含有帝王绿的毛料拿在手中,庄睿笑呵呵的说道:“呵呵,姐夫,这东西便宜。几百块钱一个,你们也都挑一个去切,过过手瘾。”

    那块帝王绿的毛料庄睿可是不敢给他们切,要知道,里面那块有鸡蛋大小的翡翠,最少能制出五个戒面来,价值可是在千万左右。在解石的过程里,可是容不得丝毫的差池。

    “别小容,你还是自己来吧。听说那东西老贵着呢,我们要是给切坏了怎么办?”

    听到庄睿的话后,赵国栋连忙把手上的石头给放下了,他那徒弟也是的,而且还是小心轻放,看的庄睿哑然失笑。

    “姐夫,行了,别没事吓唬自己,哪有那么多值钱的毛料啊,刚才我都说了,这几块便宜,我就是买回来给大家切着玩的。”

    “真的?”赵国栋还有些不相信。

    “真的,你切吧”庄睿顺磨机递了过去,这么丁点儿大的东西,用打磨机就可以了。

    “这,这玩意怎么切?皿儿,还是你先来吧。”

    赵国栋接过打磨机,有点不知所措。随手又递给了自己的徒弟。

    “好,我先切。”

    赵国栋的徒弟四儿倒是不怯场。先把打磨机的的插头插到了车库里的电源里,只是拿着那块毛料。不知道怎么放置了,想了想之后,干脆蹲下身子,把毛料踩在脚下,启动打磨机的开关之后,就准备往石头上切。

    “哎,别,别,这样容易伤到脚。”

    庄睿连忙上前制止了四儿的行为,像他这样切,只要是手稍微晃动一下,很有可能就切到自己脚上了。这打磨机可是连金属都能切割开的。碰到脚上还能落好?“四儿,现在可以切了。”

    从四儿皮鞋下面拿出毛料,庄睿将切石机皮带旁边的加固器给打开。把石头放到中间之后,用拧动开关。使其将毛料紧紧的夹在中间,这才招呼四儿过来解石。

    “你小子到是快点啊,我还等着切呢。”

    四儿的神情有些紧张,两手也微微有些颤抖,启动打磨机之后,半天没落到石头上,一旁的赵国栋有些不耐烦了。出言催促道。

    “师傅,我这不知道往哪里落啊。要是把里面的翡翠切成两半了咋办?”四儿现在有点狗咬刺猬,无从下口的感觉。

    庄睿在一旁鼓励道:“随便切。没事的,切的时候注意观察

    打眼看了一下,这小子运气不错。随手挑的这块石头,居然就是那个芙蓉种的,只是这块翡翠实在太庄睿不怎么看得上眼,不过还是提醒了四儿一句。

    得到了庄睿的鼓励。四儿把手中空转了半天的打磨机,向石头凑了过去,随着“咔咔。的响声,地上飘下一层灰绿色的粉末。

    这麻蒙厂的毛料,虽然看外表是通体漆黑,不过黑乌砂赌石皮层,是由绿泥石粘土矿物构成的,所以碎成粉末之后,颜色就变成灰绿色的了。

    毛料体积不大,几分钟之后就被四儿切掉一块,没有出现什么东西。不过在切面处,呈现出一种暗绿色。庄寄看在眼里,知道这是要出绿的先兆了。

    四儿此时也放松了下来,切石不过就是这么一回事,重新将变小了一点加固了一下之后,又拿着打磨机向中间部位切去,赵国栋也瞪大眼睛。紧紧的盯着石屑飞舞的地方。“停,停,我说你小子,快停啊,没看到有颜色了?”

    四儿正切的过瘾的时候。冷不防耳边传来师傅的喝声,吓得他连忙抬起打磨机,飞转的齿轮差点打到自己脸色。

    庄睿拉过来洗车的软皮水管,对着毛料冲了一下,将表现的石屑灰尘冲洗干净之后,一抹阳绿呈现在几人的眼前。

    赵国栋提醒的很及时,打磨机并没有伤到这块翡翠,虽然露出来的地方只有小指甲般大不过绿色很正。和满园中的树木想必,其绿还要深上三分。

    虽然种水只能算得上是中档翡翠,不过国人都喜欢绿色的翡翠,这么一丁儿翡翠,找个做工好的师傅打磨抛光一下,镶嵌到戒指上,也能卖个七八万块钱的。

    “师傅,还真,,真有翡翠啊?。

    四儿脸色露出惊喜的神色,虽然这东西不是他的。不过能亲手从这石头蛋子里面解出翡翠来,他已经是很满足了。

    “废话,当然有翡翠,你小心点,把旁边那些石头都给打磨掉。将翡翠取出来。”

    赵国栋浑然忘了刚才自己的表现,开始为人师了。

    “嗫

    四儿答应了一声,开始打磨起翡翠旁边的毛料来,由于怕伤到里面的翡翠,动作反而比之前慢了不少,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将这块翡翠取了出来。

    “真漂亮啊!”

    四儿把这块拇指大表面还有些丝状绿雾的翡翠托在手心里,对着阳光仔细的看着,口中情不自禁的出了感慨。

    “庄哥,给你,”

    在手里把玩了一会之后。四儿有些不舍的把翡翠递给了庄睿,这东西虽好,不是自己个的啊。

    “呵呵,你拿着吧,四儿,回头去找个正规的珠宝店,让他们那的师傅帮你挥个饰,然后把这个翡翠交给他们,让他们处理一下,镶嵌上去就行了,自己留着玩吧

    庄睿没有接,这块翡翠虽然值个几万块钱,但已经不放在他的眼里了,姐夫这徒弟人挺不错的,跟着赵国栋一起从原来的单位辞职出来的。上次一起去南京的就是他,也算是自己的员工了,庄睿就当是给他福利了。

    “哎,谢谢庄哥啊。

    四儿高兴的应了一声,翡翠这玩意。不仅是女人喜欢,就是男人也抵挡不住它的诱惑的。

    小睿,这块翡翠值多少钱啊?”

    一旁的赵国栋出言问道,他知道庄睿的意思,不过给了东西,也要下面的人记住你的好啊,不明不白就就给出去,别人未必见得重视,另外赵国栋对这东西的价值,自己个心里也是比较好奇的。

    “呵呵,值个五六万吧,要是镶嵌的好,估计整个戒指的价格还会贵点。”

    庄睿随口答道,戒面打磨很简单。不需要什么手艺,但是镶嵌的好坏。就有些讲究了,像密钉镶,就是钻石镶嵌的常见手法,另外还有夹镶。包边镶诸多讲究,对工艺的要求也比较高。

    “五六万?庄哥,这东西我可不能要,这太贵重了吧。”

    听到庄睿的话后,四儿连忙把手里的翡翠塞向庄睿,话说他平时看到的翡翠饰,最妾的也不过千儿八百的。他本来以为这玩意不过值个,几百块钱,没想到居然这么贵。

    庄睿把四儿的手推了回去,道:“你手气好,自己解开的,就自己留着,不然就给我姐夫去,反正我是不要。”

    “师傅,你看这

    四儿有些为难的看向赵国栋。什么样的师傅带什么样的徒弟,他也不是沾小便宜的人。而且从原单位出来跟着赵国栋干以后,每个月的工资都有四五千,是原来单位的好几倍,另外那个修理厂还有他一点干股。算了下,到年底分红还能拿上个十多万,四儿已经很满足了。

    “收起来吧,以后好好干就行了。对了,回头我给健民别的奖励,你小子不要眼红啊。”

    赵国栋明白庄睿的意思,摆摆手让四儿把翡翠留下了,现在的私家车越来越多了,修车行业的竞争也变得激烈了起来,手上没有几个体己人是不行的,赵国栋从单位带出来的两个徒弟手艺都不错,前段时间还有人高薪想挖走他们呢。

    赵国栋口中的健民,是他带的另外一个徒弟,四儿拿了翡翠,回头肯定要给那个徒弟点别的东西,这一碗水端平才行。

    “嘿嘿,哪能呢”四儿欢天喜地的将手中的翡翠看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放回到口袋里。

    “看你师傅我的

    徒弟都解出翡翠来了,赵国栋自然是信心满满,按照刚才庄睿的操作。把毛料固定好之后,拿着打磨机就“哼哧,哼哧”的干上了。

    防:晚点还有一章,今儿一万二。这能求点推荐票了吧,呵呵。不爆推荐票都没了,朋友们给点力吧……F!~!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