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七章 渊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从柜台甲拿出来的饰品,价值般都在几十或者千一“左右。再贵重一点的物品,就要进到房间里去品鉴了。

    一般上点档次的珠宝玉石店。都会有再间或者贵宾室的,贵重珠宝和古玩有些相似。讲究的是物不过手,把物件放到桌子上,客人自己拿了去看,这样即使不慎脱碎,也能分清楚责任。

    石头斋也有一个隔开的房间。面积不大,只有一张茶几和一排沙发。不过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摆放了一个有半人多高的保险柜。想必是用来存放贵重饰品的,庄睿进门后抬眼看了一下,在房顶天花板处。还装有两个摄像头。

    “小伙子,坐吧小佳,去到杯茶来。”

    进到房间之后,老人招呼了庄睿一声,自行在头发上坐下了。

    庄睿坐下后没有客套,开门见山的说道:“老人家,我是彭城人,小时候就到您店里来玩过,您的手艺在彭城,那可是尽人皆知的,所以我还是希望把这块翡翠交由您来雕琢。至于加工的费用,那不是问题,您可以开出个价钱,”

    “咳,咳咳,”

    听到庄睿的话,老人脸上涌现出一片潮红,网要开口说话,却是被一口痰给堵住了,剧烈的咳嗽起来。

    “爷爷,您别激动啊,庄先生。你和我爷爷说什么了?”

    端了两杯茶水的那佳网好进屋,看到爷爷的样子,连忙把茶水放到茶几上,不住的拍打着老人的后背。

    “不关”不关小伙子的事小佳,你也坐吧。”老人咳嗽了一阵。喝了口水,才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年轻人,这块翡翠可是价值不菲啊。按这块头,如果是做那种尺寸小点的戒面,估计能磨出来十四五个来,剩下的还能出一对耳钉,全加起来,应该能卖到一千七八百万的样子。

    可要是雕琢成挂件,最多只能出四、五个,能卖出一千来万就不错了,你为何一定要做挂件呢?想要送给家人,也可以另外买些物件嘛。”

    老人看庄睿的打扮,不像是有钱人,故而心中有些疑问。

    “呵呵,老人家,这钱是赚不完的,可这东西错过了,就很难再遇见了,帝王绿的翡翠,我也是第二次得见,所以还是做几个挂件,留给家人吧,钱再重要,也没有亲人重要。”

    庄睿早就拿定了主意,自然不会被老人几句话给说改变了。

    “是我老头子孟浪了,你说的不错,钱再重要,也没有亲人重要啊”老人被庄睿的话勾起了伤心事,一时间居然是老泪纵横,不能自己。

    “爷爷,都过去的事情了,别再想了,您要是不保重身体,剩下佳一个人怎么办啊?”

    都佳在一旁劝说了几句,却搞得自己也难受起来,这让庄睿有些坐立不安了,自己明知道面前这二人丧子丧父,却还说那些话,不是给别人找难受嘛。

    过了有七八分钟,这爷孙俩的情绪才算是平复了下来,老人擦了擦眼泪,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庄睿说道:小伙子,对不住啊,想起些伤心事

    “没关系,老人家,逝者已逝。咱们活着的人,可还是要好好的活着。”庄睿出言安慰了一句。

    “呵呵,大半截身体都进土里的人了,还要你们来劝慰,老啦,真的老了。

    小伙子,这块翡翠,如果是想打磨成戒面,老头子我还能使上劲,这手虽然没以前稳了,不过打磨抛光戒面技术要求不高,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你要是想雕琢成挂件,这活我就不敢接了,要是换做早两年,就是你不拿给我雕琢,我到贴钱都会帮你来做,只是这两年手抖的厉害。怕是一个不小心,就伤到这块翡翠了。”

    老人说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遗憾的神色,他此生琢玉无数,连蓝眼睛羊脂玉之类的极品玉石。也亲手雕琢过,但就是没能在帝王绿翡翠上下过刀,现在眼前虽然有这么个机会了,但是老人却已经不复当年勇了。

    玩了一辈子的玉,这极品玉石对老人的诱惑,不亚于就像是瘾君子见到了大麻,可是由于自身的原因,无法亲手雕琢,老人心里也是极不好受的。“我到是有几个。徒弟,不过”唉。还是算了,”

    这块翡翠料子实在是太过贵重了,雕琢的时候稍微有一点差池,那就是难以弥补的,对于自己带了没几年的那几个徒弟,老人心里实在是有些不放心,早年的徒弟却都已经自立门户了,现在也都不在彭城。

    “没事,老人家,我另外”庄睿站起身来,心中未免有些失望,这石头斋可谓是彭城的老字号了。他这里都接不了这活,那别的的方也就不用去了。

    老人见庄睿起身要走,连忙出言说道:小伙子,你先等一下。我做不了,不代表我找不到人来做啊。”

    “哦?老人家请说,”庄睿又重新坐了下去。

    “这挂件一般都是十二生肖,或者是观音佛像,最是考究雕琢的工艺。你这要是块冰种的料子,我都敢让徒弟来雕,只是玻璃种帝王绿的料子太过珍贵,万一失手,老头子可是赔不起啊。

    这样吧,我介绍位老朋友帮你来雕琢,他那手艺在我们这行当里,可是独一无二的呀,以我的面子加上你这块料子,想必他不会拒绝的,只是你要跑趟京城,亲自上门才行。”老人说完之后看着庄睿,等他下

    定。

    “老人家,您说的是哪位大师啊?”见老人言语间对那人很是推崇。庄睿出言问道。

    “我知道,爷爷,您说的是古爷爷吧?哼,古爷爷虽然厉害,也未必就比您强。”

    没等老人回话,一旁的部佳就喊了出来,只是她对自己爷爷的话有些不满意,在她心里,爷爷的手艺才是最好的呢。

    都佳说完之后,看到庄睿的面色有些古怪,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的话。气鼓鼓的说道:“你别不信。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爷爷以前和古爷爷并称为“南都北古”在玉石行的雕废界里都是大大有名气的,耍不是爷爷身体不好,雕出来的东西不会比古车爷差。”

    “不是,不是,我没有那意思,老人家的手艺我当然相信了,不然也不会找上门来,只是,你说的那个古爷爷,是不是国家玉石协会的古天风,古副理事长啊?”

    庄睿并没有不相信的意思,但是却感觉到这世界,未免有些太小了,自己和古师伯不过才十多天没见面,现在又要求上门去了。

    其实在一开始,庄睿也想过让古师伯出手雕琢这块翡翠,只是一来古师伯远在京城,不是很方便,二来古师伯对自己一向都是照顾有加,自己老是去麻烦别人,庄睿心里有那么一丝不好意思。

    再有就是自己手上的好料子。实在是出的太多了,要是被古师伯见到这块翡翠的话,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呢,出于这些原因,庄睿这才想着在彭城找位师傅来雕琢的,却没想到,绕了半天圈子之后,还是要去找那位师伯。

    不过听到那佳的话后,庄睿对面前这位老人也是肃然起敬,能和古老爷子齐名,那在玉石行当的名头,就不是一般的小了,彭城居然还藏着这么一位大家啊。“啊,你认识古爷爷呀?那这个翡翠你怎么不去找他雕琢呢?”

    都佳看着庄睿奇怪的问道,这古老爷子虽然在玉石行当里有名气。但也没到路人皆知的程度,对这个行当不了解的人,一般是不会知道古老爷子的本名的。

    “是啊,没想到你还是圈里人,老头子我到是走眼了。”

    都佳的爷爷本来以为庄睿是通过别的渠道搞到的这块翡翠,现在看来。却极有可能是这小伙子自己解出来的了。

    “呵呵,算不上圈里人,只是近年对赌石比较有兴趣,运气还不错。至于古师伯,他和我家里有些渊源”。

    庄睿稍微犹豫了一下,把自己与古老爷子的关系,简单的说了一下。他知道,就算自己不说,面前这老人和古师伯几十年的交情,难道还打听不出来吗?

    “想不到啊,你们还有这层关系。那就没问题了,老古肯定会出手帮你雕琢的,有他出手,也不会辱没了你这块极品翡翠了,等见了老古。代我问声好啊。

    老人听完庄睿的话后,也是感到有些惊奇,这事情的确是很凑巧,他虽然身在彰城,也听说过庄睿爷爷的名声,但是却没有过交集,没有想到自己老友,居然和面前的这小伙子还有如此渊源。

    “谢谢老人家,等我去了京城,一定转达您的话。”事已至此,话也说到了,庄睿就准备告辞了。

    老人见到庄睿要走,神色有些犹豫的说道:“对了,小伙子,老头子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考虑下

    防:朋友们顺手扔几张推荐票吧。不投也是浪费啊,拜托,拜托大家了,打眼拜上!C!~!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