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九章 赴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拿着手机进到别墅里,外甥女就冲到怀里来告状了,庄睿一看。老姐正对着她那辆帕萨特的说明书在较劲呢。见到庄睿进来,只是抬头打了个招呼。

    “嗯,你也别理她,囡囡乖,去找外婆玩

    庄睿本来准备哄哄外甥女的,可这时电话却是通了,连忙拿着手机走出门外。

    小子,从平洲赚了个钵满盆溢的就跑了,也不知道给你古师伯打个招呼啊,我算是白照顾你小子了”

    古老爷子爽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不过话中戏诧的成分居多。却不是真的生气了。

    “嘿嘿,师伯,您老人家那会不是提前离开了吗,再说那块毛料,也是我和宋哥他们一起拍下来的,可不是我自个的啊

    庄睿和老爷子打过几次交道之后,知道这位师伯不拘小节,是以说话也是比较放松。

    “嗯,师伯不是反对你赌石。不过以后要量力而行,赌石赌得家破人亡的不在少数,你还年轻。要懂得细水长流

    古老爷子对庄睿是真的很爱护,也是把他当做子侄来看待的,换个,人他根本不会说这种话的,交浅言深可是会招惹人烦的。“谢谢师伯的教诲,我会记住的,对了。师伯,您这段时间在京城吗?我正想着去看看您呢。”庄睿摸出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这话说出来,真是有点假。

    “来看我?你小子准是有别的事情吧?少给我打马虎眼,有事说事儿

    古老爷子是什么人,还听不出庄睿这话中的意思,当下在电话里就笑骂了起来。

    “那我可直说了啊,师伯。我在平洲还买了一批麻蒙厂的黑乌沙料子,今儿没事切的玩,解出来一块不错的翡翠,我就想给老妈雕琢个挂件,这不是就要麻烦您了啊,别人我信不过呀

    庄睿说话的时候,动了点儿心眼,没敢说只买了五块黑乌沙的料子,故意说是买了一批。他认准了古老爷子是不会去查这些小事的。

    古老爷子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说道:“你小子少给我戴高帽,我可告诉你,我有一年多没给人琢玉了,说说吧,是什么料子?一般的料子我可是不会出手的

    “嘿嘿。要是普通货色,我也不敢找您啊。师伯,您猜猜”。庄睿听到老爷子心情不错,居然卖起了关子。

    “臭小子,还考起师伯来了啊。麻蒙厂乌砂玉黑皮的料子,黑丝黑地白雾,有色的地方种水还是不错的,不过绿很集中,经常听闻那里解出祖母绿来

    古老爷子说到这里,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声音一下高了八度:“庄睿,你小子不会解出帝王绿来了吧?快点说,是什么水头的?。

    庄睿在电话这头,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老爷子什么都没看到,仅凭麻蒙厂三个,字,居然就猜出来了,当下也不卖关子了,道:“师伯,我可是服了您了,您猜的没错,是帝王绿。而且是玻璃种的

    “不过师伯,您怎么就猜到是帝王绿的料子了啊?。没等电话那头回话,庄睿紧接着又问道。

    “废话,这些年玻璃种帝王绿的料子出现过四次,都是麻蒙厂的,你小子水平不怎么样,可是眼界高,能被你说是好料子,那估计只有帝王绿了除了我之外。”

    “师伯,怎么样?这料子值得您老人家出手了吧?。庄睿笑嘻嘻的说道。

    “值,当然值了,你小子要是敢给别人去雕,以后就别喊我师伯了,行了,少罗嗦,带好东西去买票。马上进京,我先看看料子

    老爷子的反应有些出乎庄睿的意料,他本意只是想探探路子,却没想到老爷子直接让他过去了,他可是还没想好呢。

    不过老爷子的话也让他有些庆幸,幸亏郜佳的爷爷身体不适,否则这料子要是交给他去雕琢,日后被古老爷子知道的话,那还真是没法解释了。

    挂断电话,庄睿这心里可是有些纠结了,这回到家还没两天。又要出门。现在没工作了,好像倒是比以前上班的时候还忙了许多。

    “妈?有事吗?。

    庄睿转身正要回房间,看到母亲正在站门口望着自己。

    “是你有事吧,怎么,又要出去?”

    庄母也是越来越看不懂自己这儿子了,从那次在中海遇到抢劫的事情之后,整个人变得沉稳、自信了许多。而且运气好像也不错小年龄就置办下这么大的一份家业。

    庄睿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嗯,找了位雕玉大师,答应帮比块翡翠,不讨必须我尖北京,今天就要专”庄母闻言皱起了眉头,说道:“这东西不急,妈又不急着要。赶那么紧做什么?你过段时间不是耍去北京上学吗?到时候顺便办了不就行了。”

    “我倒是也想那样,只是”

    庄睿苦笑着把和古老爷子的结识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下。

    听到这人和自己家里还有些渊源,庄母道:“去就去吧,办完事早些回来。京城里鱼龙混杂,不要招惹是非。”

    虽然知道儿子不是惹是生非的人,庄母还是交代了一句。

    “知道了,妈,您放心吧。”

    庄睿答应了一声,回到自己房间里收拾了几件简单的衣服,然后走了出来。

    把正在看说明书的老姐从沙发上拉起来。让她送自己去到火车站,庄睿可是不想再开车去北京了。连着跑了几次长途,他现在闻到汽油味都快要犯恶心了。

    “姐,你每天都要去喂白狮啊,千万不要忘了。”

    要说庄睿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白狮了,可是去北京这地,实在是没法带着它,不过这次去应该时间不长。而白狮现在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不再需要每天都给它灌输灵气了。

    “知道了,你放心吧,记住啊,给我打一对耳坠,我不要挂在脖子上的。”

    庄敏知道老弟这次去北京的目的,不过她对庄睿所说的挂件不敢兴趣,硬是让庄睿给他打一副耳坠子。

    彭城是连接南北交通要道的枢纽,过往列车络绎不绝,基本上每隔半个多小时,就有一趟开往北京方向的列车。庄睿问了一下,二十分钟之后,正好有一班中海发往北京的旅游特快,只要五个多小时就能达到北京。

    庄睿是第一次去北京,心中未免有些期待。要知道,北京的大柑栏和琉璃厂,那可是全国闻名的古玩市场,加上北京悠久的历史文化传承,那种底蕴,非是彰城中海等地能比的。

    北京也是国内古玩爱好者最为集中的地方,拍卖公司多如牛毛。几乎每个月都会有好几场古玩专场拍卖会,而原先的那些老四合院里。更是掏老宅子的好去处,只是水也挺深的,一不留神打眼交学费那也是常事。

    在火车上煎熬了四五个小时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火车拉着汽笛,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驶进了北京站。

    庄睿网从空调车里出来,扑面而来的热气,差点没让他窒息过去,这北京比彭城,还要热上几分啊。而且是那种燥热,不带一丝水分。

    “老么,老么,哥哥我在这呢”

    正想掏出给老二,就听到了他的喊声,循着声音望去。身材有些矮胖的岳经兄。正跳着脚向自己挥手呢。

    “二哥,麻烦你了啊,这么晚还要你来接我 ”

    庄睿走过去,和岳经拥抱了一下,他早在上火车的时候,就给老二打了电话,把车号和到达时间告诉了他,庄睿在北京人生地不熟的。总不能让古老爷子来接车吧?

    “你小子,要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早知会我一下,我就开老爸的车来接你了,能直接开到站台上呢。”

    老二用力的在庄睿肩膀上锤了一拳,顺手将庄睿的背包接了过去,他从七点就在这里等着了,热得一身臭汗不说,连晚饭还没吃呢。

    “临时才决定要来的,话说二哥,咱岳叔叔是什么车啊?能开到站台上来?”

    庄睿跟着老二一边出站,一边好奇的问道。在庄睿印象里,好像就电视剧里警车抓坏人,或者是迎接什么大人物,那车才能开到站台上。

    “车不值钱,主要是牌子值钱,晚上就在我家住吧,说不定我家老爷子今儿在家呢。”两人说着话,来到火车站的停车场,老二拉开一辆车的车门。

    “哎呦,二哥,您这都开上宝马了啊?不怕老百姓说你这政府公务员贪污受贿呀?”

    庄着知道老二家里有背景。不过在他想象中,这些官宦子弟在京城里,肯定会注意点影响的,没想到岳经兄这么招摇。

    “不是我的车。开我姐的,回头我带你去个地方吃饭,开的车太次的话。掉份。”

    庄睿坐到车里一打量,还真是,淡淡的香水味和那些女性化的毛毛熊吊坠。都说明了这辆车的主人是位女性。

    比:求月票推荐票,还有存货的都扔出来吧,打眼拜上……

    ECH处于关闭状态。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