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四章 对不起,我没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欧阳军。对不起。我不认识你怎么知道我的电咀删听到电话里的那人叫出自己的名字。庄寄有些奇怪,他的手机号码。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的。

    “哎,你先别挂电话,昨天你不是和岳小六在一起的嘛,咱们还说过话的

    欧阳军有些郁闷,岳小六从昨儿到今天早上,手机一直都没开机。为了自家老子的一句话,他起了个一大早,跑到岳小六的单位去堵的人,这才要来庄睿的手机号码,没想到别人压根就没记住自己。

    “哦,您是”四哥吧?不好意思。刚才没听出来,您找我有事儿?”庄睿听他提起岳经,又是复姓欧阳,这才想起昨儿那位四哥,只当时欧阳军没说上几句话,再加上现在手机里的声音有些失音,也不怪庄睿没有听出来。

    “嗯,是这样的,后天中午你有空吗?有个人想见你一下,我就是传个话的

    欧耻军没直接说是自己老爸要见庄睿,堂堂一个夫部长召见 他怕吓到庄睿了。

    “什么人要见我?后天我没时间,要下个星期才有空的

    庄睿有些搞不明白,自己和这个叫欧阳军的毫无关系,只是昨天见了一面而已,他猜不出什么人会让他传话见自己?不过庄睿的确是没空。明儿就要和古老飞新疆了。

    “哎,你那事能不能拖后一下啊?要见你的这个人很重要”。

    欧阳军加深了一下语气,心中愈加不爽起来,别说自己个的老爸了。就是平常那些地方上的厅局级人物,想见自己都还要预约的,约好了还要看自己心情好坏才决定见不见的,哥们什么时候沦落到要求着见人啊。

    “小庄,票订好了,不过没头等舱了,你只能坐经济舱,哦,在打电话啊,你先打,”

    正说话间,古老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庄睿正在通电话,做了个手势让继续,自己做到躺椅上去泡茶了。

    “四哥,不好意思,我这几天真的有事情,明儿的飞机,现在还有点别的事,等我回来咱们再说好吧

    虽然岳经说这四哥家里背景深厚,不过庄睿并没有放在心上,自己就是平头老百姓一个,奉公守法,又求不到这些人,他势力再大,和自己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看到老爷子在旁边等着,庄睿说完后就挂上了电话。

    “喂,喂,喂,我说你小子

    欧阳军在电话里连喊了几声,那边传来的都是“嘟嘟嘟”的忙音,很显然,对方把电话给挂掉了。

    “我靠,挂我的电话!!!”

    欧阳军被庄睿给气乐了,在他的记忆中,从会使用电话到现在,除了自家的长辈和亲人之外,还没有人敢在他前面挂电话的,今儿居然被庄睿挂了电话,还真是让他发了半夭的呆。

    愣了一会神,欧阳军才想起要给老爸说一声,拨通了电话却是秘书接的,过了一会之后。欧阳振武的声音才传了过来,欧阳军连忙把庄睿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说道:“等他回来,你再联系他,就说是我要见,难到你老子见不得人?不能报名字?长这么大你连话都不会说了

    网被庄睿挂了电话,这气还没理顺呢,转眼又被老爸给了,欧阳军气的差点将手机给摔出去,这他娘的全是无妄之灾啊。

    “四哥,什么事这么生气?”

    随着话声,一个集软的身体贴了上来,其实徐大明星的的年龄比欧阳军还要大上两岁,不过一个叫得顺溜,一个听的坦然,谁让这年头流行姐弟恋啊,那啥香港的王天后和谢小天王年龄还差了十几岁呢。

    “没事,刚才电话被人挂掉了,就是昨天你说长得像我的那子欧阳军反手搂过大明星,将她抱在自己的腿上,将脸埋在那胸前高耸的地方。

    “别闹,这大白天的,对了,你刚才打电话给那人干嘛?难道还真是你家老头子欠下的风流债?。大明星跟了欧阳军七八年了,要不是家里不同意这婚事,恐怕二人早就结婚了。是以说话也没那么多的顾忌。

    “找抽呢你?我妈去世后,我家老头子这么多年都没娶,不可能是那事,只是这子挺牛逼的啊。不行,我要去找岳小六再问问去。”

    原本欧阳军对老头子要见庄睿只是有那么一点好奇,现在却是把兴趣给勾起来了,掏出电话打给岳经。还是不通,干脆站起身又去堵岳六了,至于会不会影响别人工作。那不是他的。部长大的事。那也是工作不 “!…

    岳经兄的不通,是因为他这会正忙着给庄睿打电话呢,欧阳军找到问庄睿的手机号,也没说什么事情,老二怕庄睿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人自己不知道,正打电话询问庄睿呢。

    “我说二哥,真的没事,他说有个人要见我,我没时间就给推了,对了,给你说个事,我明天要飞新疆。三五天就能回来,到时候咱们哥俩再聊吧。”老爷子还在旁边等着,连着接几个电话,有些不礼貌。庄睿说完就想把电话挂掉。

    “哎,我说,有什么事马上给我打电话啊。”

    岳经兄网喊出这么一句,电话那里就传来忙音声,摇了摇头转身回了办公室,他还不知道,庄睿挂那位四哥电话的时候更是利索。

    挂断岳经的电话之后。庄睿又回想起欧阳军的电话来,自己在北京除了古老爷子和岳经之外,并不认识什么人,究竟是谁让欧阳军传话要见自己呢?而且听欧阳军的口气,那人似乎很有身份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老妈?”

    庄睿情不自禁的从欧阳这个姓氏联想开来,记得时候母亲说话。是带点北京口音,不过后来就变得一口彰城话了,难道说是母亲真的是北京人,和欧阳军家里有某种关系?

    想到自己和欧阳军有些相似的相貌,庄睿心里又确定了几分,一时间有些心乱如麻,他不知道等自己从新疆回来之后,是否要答应欧阳军去和邀约自己的人见面。

    庄睿怕自己的行径伤害到母亲,因为这二十多年以来,母亲从未提高过自己的娘家,即使庄容和姐姐询问,得到的也是母亲的斥,从这一点上看,自己要是贸然去和别人相见,恐怕母亲会不高兴的。

    但是在庄睿的心里,对母亲的往事又充满了好奇,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母亲对往事绝口不提,母亲那边究竟还有什么亲人在世?这一切的谜团,使得庄睿对欧阳军的邀约又充满了期待。坐在一旁的古老爷子发现庄睿接了电话之后,整个人就变得有些心神不定了,于是开口说道:“小庄,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要是有事就不用跟我去了,机票是可以退的。”

    “师伯,没事的,等我回来再处理。您不会是嫌我累赘,不愿意带我了吧?”

    庄睿摇了摇头,把脑中的万千思绪都压了下去,和古老爷子开起了玩笑,他也是想借新疆之行这几天,整理一下思绪,如果欧阳军家里真和母亲有什么关系,自己需要用什么态度去面对,至少在现在,庄睿还是没有想好,有个几天缓卑一下并不是坏事。

    “臭小子,和老头子开起玩笑来了。回去把酒店房间退了,晚上咱们爷儿俩好好喝点。”这看一个人顺眼,怎么都能包容,古老这就是和庄睿对上眼了。

    晚上老爷子叫了六必居的酱菜还有全聚德的烤鸭,和庄睿坐在树下小饮了几杯,当然,又给庄睿灌输了一些软玉鉴赏方面的知识,并且老爷子答应了庄睿,等这次新疆之行回来,他就带庄睿到故宫博物院里,去见识一下清代遗留下来的珍贵玉器,古老可还是故宫博物院玉器古玩方面的顾问呢。

    晚上睡在四合院中。听着院子里蛐蛐的叫声,庄睿心头感到无比的宁静,白天种种浮躁的情绪一扫而空,一觉睡到了天亮。

    早上起来后洗漱完之后,庄寄就跟着古老赶去机场了,到了中午的时候,两人已经抵达新疆和田机场。

    这次前往新疆的原因庄睿也搞清楚了,是古老爷子是私事,他有一位数十年的老友,原先是昆仑山上的采玉人,后来通过采玉发财了之后。就不再亲自上山了,而是从别的采玉人那里收取仔玉,然后倒手销往内地,现在隐然已经成为新疆最大的和田玉原料供应商了。

    古老的这位朋友,在前段时间收的一块山仔玉的料子,从外皮中露出来的玉肉看,极有可能是羊脂玉。这人有些拿不准,所以才请了古老爷子前来鉴定一下。

    “老朋友,这次真是很感谢你能前来

    庄睿和古老网步出机场出口,一个鼻梁高挺,眼睛微微有些发蓝的新疆老人就迎了上来,和古老爷子拥抱了一下。

    防:天冷了,坐在电脑旁边手脚冰冷,朋友们也多注意,这天容易感冒,今儿七千字。求月票推荐票。F!~!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