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一章岳经兄的怨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汪容离开后,并没有去休息“而是找到了张大志等人”斑徘人正在玉王爷庄园里的玉石回购中心里,等着专业人员鉴定自己所采的玉、。

    进山采玉的人,所采到的玉,都是归属于自己的,可以卖给玉王爷。也可以留着到市集上出手,不过玉王爷收购玉石的价格一向都很公道,是以采玉人们也乐意把玉卖给他,每年从新疆流出去的和田玉、原料,玉王爷能占到百分之八十的份额。可见其实力之雄厚了。

    “庄哥,你来啦,正好,马上就鉴定完了

    见到庄睿走过来,几人纷纷打起了招呼,脸上都带着抑制不住的喜色。刚才已经鉴定完了最好的三块玉。对方已经开出了一百七十万的价格来,大厅里还有一些别的采玉人,均是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张大志等人。

    “我是要给你们说点别的事情的。算了,等下再说吧”

    庄睿本来想给几人说下自己明天要进山寻找玉脉的事情,不过看到这几个家伙眼神不离桌子上的玉石。即使在和庄睿打招呼,也是漫不经心的。

    “铁子,你们这次采到玉,品质很不错啊,一共二十七块玉料。其中上品白玉两块。重十八点六公斤,中品白玉六块,重三十九点四公斤。其余都是普通弃白玉,总共价格是一百九十八万,老刘我做主了。算做两百万,你们看怎么样?”

    坐在桌子前的那个老人,在鉴定完最后一块玉料之后,拿下鼻粱上架着的老花镜,擦了擦,然后才慢条斯理的对铁子等人开出了价格。

    鉴定师看到铁子几人不说话,还以为他们对自己开出的价格不满意呢。不由得从鼻子里哼出声来:“怎么着?不乐意啊?铁子,你和我老刘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开出的价格是最公道的,就是王爷来了,那也就是这价

    “刘伯,不,公道,不是”不是,是,很不公道,哎,你看我臭嘴,大志,还是你来说吧。

    听到两百万的价格时,三十多岁的铁子,说话都变得不利索起来。一句话没说完,已经把桌子对面的刘老头气的脸色发黑了,就差站起来要往外面哄人了。

    “这”这,庄哥,还”还是你来说吧。”看张大志那种激动的脸庞,也是整话都说不出来一句了。

    “刘伯,他们是太高兴了,您别见怪,这价格公道,就按您说的办。”

    庄睿笑了笑,转过脸对那老人说道,刘伯听到庄睿的话后,原本有些生气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他也看出来了,这几个小子完本是被两百万这价格给吓坏了。

    这也难怪铁子他们激动,耍知道,就在一个星期之前,他们都还是些三无人员,无钱,无房子,无老婆。这乍然听到两百万的巨款,激动一下也是正常的。

    进山一趟,就收入数十万,让人从一贫如洗到身家百万,这也是近些年来数十万人涌入新疆采玉的重要原因之一,就像是十九世纪美国淘金热一样,国家对于玉石开采没有明文规定,现在就是谁采到就是谁的。不过这种现象到明年就不复存在了,相关调理条令已经在制定之中了。

    “行了,铁子你小子也算是熬出来了,你们谁是队长,这钱怎么分配?要现金还是打到账户里面?”

    刘伯跟着玉王爷工作几十年了,每年都能见到这样的场面,说老实话。采到两百万的玉石虽然不多见,但也不是没有。比这更多的他也

    过。

    张大志醒过神来,连声说道:“我。我是队长,我们五个人,没人四十万,还是把钱打账户里面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猛子,忽然瓮声瓮气的说道:“大志哥,我没银行账户啊,这怎么办?”

    “我也没有银行账户”。

    猛子身边的王飞也是一脸的不好意思,他和张大志一样,都是给玉王爷打工赚点小钱,每月到手的千把块钱,给家里寄去几百,剩下的根本就不够花的,哪里还会存银行啊。

    庄睿看到这般情景,开口说道:“大志,铁子,我看你们都去银行重新办一个账号吧,正好我也有点事要和你们说。”

    “行,咱们一起奔银行,刘伯。你开个收据吧,回头我们再过来领钱。”

    拿到刘伯开的收据之后,几人走了出去,张大志把车开了出来,几人来到和田的一家银行里,分别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个账户。

    庄雾在路上把自己明天要进山寻找玉脉的事情,跟几人说了一下,他们心里也没怎么在意,话说只是怀疑有玉脉,是

    那四十万庄睿还是给推辞掉了。张大志等四人没人平分了十万,也算是心满意足了,张大志和王飞等钱打进账户里之后,已经决定要向玉王爷辞职,返回四”老家了,而铁子则是准备在和田买套房子,把和他相好了几年的那个寡妇给娶进门。

    只有猛子在拿到这笔钱之后,有点不知所措,他是个孤儿,从小就吃百家饭长大的,这猛然有了一大笔钱,不知道如何处理是好了,庄睿挺喜欢这个心眼实诚性格质朴的大个子,干脆让他明儿跟自己一起进山,猛子也答应了下来。

    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庄睿背着那个装有色皮玉石的料子,才算是回到了自己所住的房间。

    顾不上满身的灰尘,庄睿第一件事就把手机充电器找了出来,准备给家里报个平安,进山的当天手机就没有信号了,到了第四天的时候更是连电都没了,虽然之前给老妈交代过了,不过连着一星期没通电话。庄睿也怕家里人担心。

    电话接通之后,庄母到是没说什么,只是叮嘱庄睿多注意安全,庄睿几次想问关于京城欧阳家的事情。不过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

    将手机丢到桌子上,庄界就钻进了浴室,出山这几天没有洗澡,他这穿的衣服都能挤出汗碱来了,身上更是散发着一股怪味。

    就在庄睿洗澡的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庄睿虽然听到了,也懒的去接,这会正和身上那厚厚的一层漆垢较劲呢,虽然明天还要进山。今儿也要收拾利索一点。过了十几分钟,庄睿走出浴室。发现手机依然在响个不停,心中有些奇怪:是谁这么锲而不舍的啊。

    “喂,是二哥啊,不好意思,这几天进到山里,手机没信号,关心弟来着吧?”

    看到是岳经的电话,庄睿有些不好意思,本以为三五天的就会回北京。进山的时候忘记给他说了,恐怕找不到自己,让老二担心了。

    “我关心你个屁,老虫啊,你和欧阳家的老四到底怎么了?他现在见天的来单位堵我。我还要不耍上班啊?”

    敢情庄睿是自作多情了,岳经兄不是来关心他的,而是来兴师问罪的。从庄睿电话打不通那天开始。欧阳军就整天呆在他的办公室,放出话来,找到庄睿就没事,不然他就缠上你岳小六了。

    “我和他没什么关系,二哥,在跟你认识他之前,我连他名字都没听说过,这事你别赖在我身上,要怪就怪你自己,谁让你带我去那地儿的,”

    庄睿一听是这事,不由笑了起来。在电话里和岳经开起玩笑来,他这几天在山里过的很辛苦,但是也很充实,早把欧阳军的事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小子没良心啊,哥哥我可是顶着老虎凳辣板水,都没把你的底细招出去,你居然这样编排我”老二在电话那头用一副很幽怨的腔调说道,听得庄睿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不过岳经兄对于欧阳四哥关于庄睿的一些问题,倒真是帮着庄睿掩饰了下,只是说庄睿出生在普通家庭。网从中海辞职没多久,岳经说的那些等于没说,因为欧阳军自己都能查得到。至于庄睿身家上亿这些事儿,他就给隐瞒了下来。

    虽然看欧阳四儿找庄睿未必是要不利于他,但是没经过庄睿同意,岳经兄还是做到了拒腐蚀永不沾。话说欧阳军可是找了个二线明星来诱引他的,当然,糖衣岳小六吃下了。炮弹就还给了欧阳四哥。

    其实岳经兄还巴不得庄睿晚点回来呢,虽然徐大明星没有他的份,但是欧阳四儿手里可是还攥着几位一线女明星呢,当然,那啥是不能强迫的,但是可以介绍认识一下,然后再深入沟通嘛。

    “行了,二哥,我现在累的像孙子似地,不和你扯淡了,估计还要十几天才能回北京。到时候咱们哥俩再说吧。”

    擦干净头发躺倒床上,一股倦意不由自主的涌了上来,庄睿懒得和老二再聊了,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靠,你小子挂我电话!”

    电话一端的老二听着“螂嘟”声,很不爽的骂了一句,不过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之后,转手又拨出去一个号码。C!~!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