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274雪崩275公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次阳军到底嘉没能等来庄容,在新疆呆了十天!后,络承北京。因为他还开着一个影视投资公司。最近上了几部主旋律的大戏,平时事物不少,再加上徐大明星急着回去拍戏,只能是打道回府了。

    庄睿可不知道在山外还有人等着他,他这段时间过的很是逍遥,开矿自然是用不到他来干活,每天闲暇无事,看到护矿队都带有抢,庄睿白天就拉着猛子上山打猎,这昆仑山中的野山羊可是被他祸害了不少。

    玉脉的开采进行的很顺利,五天的时间,矿洞已经打进去十多米了。开出的玉石将近二十吨,阿迪拉老爷子说的不错,越是往纵深处。玉石的品质越高,最近采玉来的几块玉石,品质都能达到中上,价值不菲。

    不过在昨天下了一场大雨,使得河道口的水位上涨了不少,虽然还没有到岩壁矿洞的高度,但也是距离不远了,现在开矿队面临着将溪流改道的问题,这两天阿迫拉都带着赵工观察地形,准备用炸药将这个河道口堵死,另外再开辟出一条溪流出口来。

    只是这条溪流平时看着水不是很深,只到人腰际,但是当了山洪季节。都能蔓延到河道上面足有三四米的深度,所以要截流改道,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在考察了让腰几处地方之后,冉迪拉决定用炸药将河道口上面的让,体炸掉一部分,让那些碎石滚下来。将这个河道口堵死掉,然后再另外挖掘出一条沟渠来,用于导引山洪。

    “开山放炮,闲人远离,开山放炮了,闲卢、远离”

    在距离河道口四五百米远,都能听到那大喇叭内传出的声音赵工带着人在河道口上方三十米处的地方。打了二十多个爆破点,同时引爆的话,那些山石足以将河道口给堵塞住了。

    虽然这样做很有可能将矿洞的入口都堵住,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山脚下地势低,再有一场暴雨,恐怕矿洞就要变成水帘洞了,到时候根本就无法开采。

    “小庄,给你,等会可是有好东西看。”

    站在庄睿旁边的阿迫拉老爷子,随手递过去一个高倍军用望远镜。

    “要这东西干嘛,这么近能看清楚。”

    庄睿有些不解,四五百米的距离。加上天气晴朗,能见度很高,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正在几个炸点安放雷管炸药的人。

    “等会你就知道了老爷子笑而不语。

    过了半多个多小时,急促的哨声响起,安放炸药的人马上从山上向营地这边跑来。

    “时间到,引爆!!!”

    看到工人们都已经安全的跑了回来,阿迪拉大声的喊道,赵工听到命令之后,拿着遥控器的手,重重的按了下去。

    “轰!轰!!轰!!!”

    随着一声声很有节奏的巨大的爆炸声,庄睿只感觉大地都在晃动,数百米处远的山体,像是被拦腰斩断一般,无数的山石向下倾泻而去。大大小小的石头四处飞溅,有几块甚至落到庄睿等人几十米处,这距离要是稍微再近些,恐怕就是头破血流的下场。

    炸点是逐个。引爆的,爆炸声还在不断的传来,庄睿连忙拿起手上的望远镜放到眼睛前,这下看的更加直观了,那些坚硬的岩石,在炸药的威力下,像是豆腐一般脆弱,分解成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全部堵塞到了河道口处。

    “一声。两声,三声,”二十声,二十一响,,赵工,爆点全部引爆,没有哑炮。”旁边有人在数着爆炸的声响,当爆炸声消失之后,那人也松了一口气,马上向负责此次截流的赵工汇报了。

    用炸药开山可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由于种种原因,稍有不慎就会出现哑炮的故障,而这也是最难排除的,遇到这样的事情,就要派人去查看,但是在查看的过程中,哑炮却常常会引爆,而查看故障的人的下场,自然就不用多说了。

    在一些靠山吃山为生的地方。用炸药是习以为常的事情,而每年死于哑炮上的人,也是不在少数。听到炸点全部引爆,赵工也松了一口大气,这排除哑炮的活可是没有谁愿意干的,等于是拎着脑袋在干活啊。

    此时那原本低洼的河道口,像是瞬间垒砌成一个大坝,将从山上流淌平来的水,全部拦截住了,不过庄睿有些不解,这可是饮鸩止渴啊,等到山上的水位变高之后,满过那些山石,不是一样还会流淌下来嘛。

    不过这种状况显然在阿迫拉的预料之中,就在第一轮爆炸声刚刚停歇了三四分钟之后,赵工又按下了左手一个遥控器的按扭,顿时,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又传了出来,这次炸点的埋置,却是呈一条长龙状,从山脚往上五六十米一条线的向下爆炸开来。

    望远镜中的情形和刚才有所不同,这次炸点卖的相对要浅一些。庄睿只看到炸点经过的地方,土地像是被犁过一般,纷纷向两旁翻开,一条深深的鸿沟出现在了视线里。

    “小庄,看上面。”旁边传来阿迪拉老爷子的话。

    “上面?”

    庄睿有些不明所以的抬高了望远镜,这一看之下,整个人都惊呆了。

    在庄睿等人扎营的地方,已经是的处三千多米的高度了,而前方的那座高峰,更是有海拔五千米以上的高度。在山顶终年积雪不化。即使是在夏季,也仅仅是半山腰的皑皑白雪在慢慢的消融,流淌至野牛。

    “雪崩?!”

    庄睿在望远镜内看到,几乎高耸入云的半山腰上,那些冻的坚如硬铁一般的冰雪,出现了一条裂缝。

    庄睿耳边似乎都能听到冰层断裂所发出的“咔嚓”声响,紧接着,巨大的雪体开始滑动,雪体在向下滑动的过程中,迅速获得了速度,于是,雪崩体变成一条几乎是直泻而下的白色雪龙,腾云驾雾,呼啸着声势凌厉地向山下冲去。

    雪层断裂,白白的、层层叠叠的雪块、雪板应声而起 好像山神突然发动内力震掉了身上的一件白袍,又好像一条白色雪龙腾云驾妹,顾着山势呼啸而下,像是个白煮的日兽一般。吞噬着庄必收所有能看到的东西。

    “野山羊?”

    庄睿的视线里,突然看到一群正在夺命狂奔的野山羊,只是它们的速度远不及积雪,在短短的数秒钟之后,那十几只野让野就消失在了庄睿的眼中。

    雪崩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直势变缓之后,积雪向下倾泻的速度才缓和了下来,不过原本半山腰处的灌木丛,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全部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相信在几天之后,这些积雪全部都会化为雪水流淌下来。

    雪崩的原理庄睿知道一点,在雪止上,一直都进行着一种较量:重力一定要将雪向下拉,而积雪的内聚力却希望能把雪留在原地,当这种较量达到高潮的时候,哪怕是一点点外界的力量,比如动物的奔跑、滚落的石块、刮风、轻微地震动,甚至在山谷中大喊一声,只要压力超过了将雪粒凝结成团的内聚力,就足以引发一场灾难性雪崩。

    例如刮风,风不仅会造成雪的大量堆积,还会引起雪粒凝结,形成硬而脆的雪层,致使上面的雪层可以沿着下面的雪层滑动,发生雪崩。

    而这次雪崩,显然就是人祸了。巨大的爆炸声远远的超过了雪粒的内聚力,使得山上的经年积雪承受不住了压力,发生的这次雪崩。

    大自然的威力,让庄容在目瞪口呆之余,也深深的感觉到一种无力。人类在这种自然威力面前,显的是那样的渺生命在这里,显的是那样的无助。

    “干活了,把矿洞口处的石头清理一下,你们几个。随我上山。”

    一个小时之后,再也没有碎石落下来了,赵工组织人开山忙砖了起来。这次爆炸很成功,原先的河道口。已经被完全堵塞住了,而在右侧十多米远的地方,又出现一个豁口,山上已经开始溶解了的雪水变成溪流。从这个奔流而下。

    溪流中的水更得更加凉了,庄睿伸手放在水里,居然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不时还有磨盘大小的冰块,从新的河道口冲下来。

    原先的矿洞口,现在已经金被碎石堵住了,不过清理这些石头,要比开凿矿洞轻松多了,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矿洞外面就被清理干净了,而震耳欲牵的钻石机声,又开始回荡在峡谷之中。

    今天是准备往回返的日子,庄睿等人在山里已经呆了半个月了,玉脉已经确定并且进行了开采,阿迪拉决定先将开采出来的玉石带回去。另外再派遣一些人手过来,毕竟现在干活的人只有七八个,开矿的进度太慢。

    除了运送玉石的毛驴,其余所有的工具和物资都留了下来,作为这个矿点的总负责人,赵工也留在了这里,而庄睿则是跟随玉王爷出让了。

    第二百七十五章公证

    留守的人员,除了七八个开采工人之外,还有五个实枪核弹的护矿队员。

    在新疆这地界上,从来都没有太平过,解放前就不说了,就是在解放后,新疆也是国内重型监狱最为集中的地方,汇集了全国各地的劳改重犯,有些犯人一关就是十几年。出狱之后,很多人就留在了这里。

    再加上新疆地广人稀,也使得许多犯罪分子跑到这里来躲藏,所以治安一直都不怎么好,像和田地区更是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物都有,而玉矿这样一块肥肉,也经常会被一些有心人盯上,所以护矿队的存在。是非常必要的。

    有些出乎庄睿意料的是,猛子居然不愿意出山,而是选择加入了护矿队,用他的话来说,山外太复杂。老是被人算计,还不如留在这里打打猎喝个酒快活。

    由于少了那些重型开山机械,而玉石都是切开后很均匀的放在二十几头毛驴背上。出山的时候要顺当了并多,也没有意外发生,四天之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中转站。

    玉王爷开来的车,一直都是在这里等着的,众人也没耽搁,直接上车返回了和田,玉矿只是刚刚开采出冰山一角,后面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召集采矿工人,加强护卫力量。千头万绪,是以阿迪拉回到庄园的时候,虽然已经是傍晚了,但还是忙的连轴转,连古老爷子都来不及见上一面。

    庄睿自然是帮不上什么忙,这半个多月虽然什么都没干,也是累的不轻,干脆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呼呼大睡了一觉。

    这一觉睡的时间可是不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庄睿拿起充好电的手机,给家人和秦莹冰打了电话报声平安之后。才走出房间来找古老爷子。

    “你小子还记得师伯啊?”

    坐在阿迪拉的葡萄园里,品着自种自酿的葡萄酒,老爷子一副惬意的表情,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好听。

    “师伯,我这一起来。不就来看您啦。”

    庄睿不知道老爷子发的哪门子邪火。小心的陪着不是。

    “昨儿我就坐在客厅里,看着你小子进房冉,招呼都不和我打一个。眼里还有我这个师伯吗?”

    “啊?那会关着灯,客厅里好像没人吧?”

    庄睿闻言有些傻眼,他昨天也是累的很了,直接爬到二楼去睡觉,根本没注意古老爷子黑灯瞎火的坐在客厅里呢。

    “行了,看看我琢的这几个物件吧。”老爷子本来就是在逗庄睿玩呢。这段时间老朋友也不在,他除了琢玉之外没什么事干,这也是闲的。

    “做好了?”庄睿惊喜的问道。

    古天风没有答话,而是递过去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庄睿接过来打开一看,三块通体碧绿的弥勒佛挂件。出现在了眼前。

    宽大的额头。大肚如鼓,笑口常开,双腿盘膝端坐,衣服上的皱褶清晰可见,眯成一条缝的眼睛让庄雾感觉到,这弥勒佛似乎正在对着自己笑呢。

    更为神奇的是,;个挂件居然是三种形态和表情,有笑颜对人的,有眯眼扒憩的,还有慵懒展腰的,都是惟妙惟肖,像是活物一般看的庄睿是爱不释手。

    翡翠弥勒佛旁边,怀有两幅耳环,式样很独特,旱叶子喉,入约二厘米,宽约一点五厘米,中间镂空,将树叶的纹线雕琢的像是真物一般。在耳环一角,还用白金镶嵌了耳钉。已然是成品了。

    最后一块小拇指大的翡翠,却是没有经过任何的雕琢,那是古老爷子留给自己老朋友的,还可以打磨成一个戒面。

    “怎么样小子,满意吗?”古老在旁边戏诧的问道。

    “满意,当然满意了,您老人家的手艺没得说,那些扬州匠人都比不上您

    漂亮话又不要钱,庄睿可劲的把老爷子夸奖了一通,庄睿知道,这也就是自己,要是换个人拿着材料来找老爷子,那估计最少要收他个几十万的琢玉费用。

    庄睿这番话到也不全是恭维老爷子。这几个挂件的工艺的确是很高明。用刀不多。但是却将人物表情完全勾勒出来了。相比秦莹冰送给自己的那个观音挂件,在刀法上要强出了很多。

    老爷子指着桌子上一个用红布盖起来的物件,对庄睿说道:“这个东西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雕琢出来。等回北京了我慢慢研究一下再动刀。”

    “这是什么啊?”

    庄睿有些奇怪的掀开红布,一看之下也明白了,是自己带来的那块色皮料子,只是色皮现在已经被老爷子去掉了,整块玉肉都露了出来。

    “你小子就是运气好,单单这块料子。就能值这个数古老向庄睿竖起了一根手指。

    “一百万?不会这么便宜吧。古师伯,这玉料的品质可是不差啊。”

    庄睿皱起了眉头,是不是这料子杂色太多,使其价值下降了啊?

    “你小子就不能往大了猜啊。告诉你。就这块玉料,即使不雕琢,一千万也能卖出去。”古老的话让庄睿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要说三五百万的他还相信,一千万是不是有点过了。

    庄睿自然不会怀疑老爷子的话。把那块翡翠抱到眼睛仔细打量了起来。

    “师伯,这颜色也太乱了吧,能琢出个什么东西?”

    要说这块翡翠还真是个大杂恰。中间有两块拳头大小的地方是粉红色的,有点像石榴石,围绕在那粉红色周围,紫色,绿色,黄色,黑色,白色,橙色,几乎都有。看得庄睿是眼花缭乱,他有些搞不懂,这玩意凭啥就能值一千万?

    “你那眼光自然看不出来,别问了,等做好之后你来拿,你以后只要是不缺钱花,这东西可不准卖啊。”

    古天风对这块玉料的重视,还远在那玻璃种帝王绿之上,让庄睿心中充满了好奇,只是再怎么问。老爷子都不肯往下说了。

    “你这臭小子,居然跑到这里来了,让我好找啊。”

    阿迪拉的声音从葡萄园中传了过来,随之三个人穿过犹如迷宫一般的葡萄棚子,来到庄睿面前。

    “田伯?找我干什么?我可是帮不上什么忙啊,咱们先前都说好了嘛。”

    庄睿有些莫名其妙,再看向阿迪拉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制服的人,他更是糊涂了。

    “找你小子要钱啊。”

    阿迪拉毫不客气的把庄睿从椅子上扯起来,自己坐了上去,其实这地方椅子还多,阿迪拉是看不惯庄睿这悠闲的样子,凭什么这么多事都要我老头子去做啊。

    “喏,你先看看,没问题就签字,再把公证书签一下。”

    阿迪拉扔给庄睿一份文件,然后招呼身后的两人坐下,一个维族妇女马上端来了茶水。

    庄睿打开那份文件,才发现是一份股权书,上面注明了那个玉矿的大概蕴含量已经总价值。自己所占的股份,当然。对应的还有自己应该出的资金。

    按玉王爷的估算,那个玉脉所能开采出来的玉石,总含量应该在百吨以上,而其价值也在刚乙引乙元左右,先期投资为两千万。后面陆续还要追加三千万的资金,庄睿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就要先拿出一千百万的资金来。并且后面还要追加投资一千五百万。

    其实后面追加的钱,只是个形式再已。玉矿现在就已经在盈利了,到时候完全可以从利润中支出。

    阿迪拉这份股权书做的很详尽。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庄睿仔细看了一遍之后,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当着公证人的面,开出一张一千万的支票交给阿迫拉。

    公证人在宣读了公证词之后,三方都在公证书上签字,各自保存一份。前后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整个手续就算是办完了,庄睿也不得不佩服玉王爷在和田的人脉,居然能将公证员都请到家里来。

    等公证员离开之后,古天风对着阿迪拉说道:“老哥,我在你这住了一个多月,也该告辞了,明儿就回北京。”“行,等我忙完这阵子,去北京小住几天小庄,你还去矿上吗?”

    有新的玉矿要开采,阿迫拉也没再挽留老朋友,而是看向了庄睿、

    “不去了,我在那纯粹是添乱。还是和师伯一起走,以后的事情就拜托田伯您了。”庄睿摇了摇头,这次出门的时间可是不短。加上目的也已经达到,他想返回彰城了。

    “和我回北京?”古老侧过脸来,问了庄睿一句。

    “是先回北京,还是直接回彰城?”

    说老实话,庄睿心里还没想好,他从岳经的电话里,知道了欧阳军追到新疆的事情,也想把这件事做个了断。了解一下当年所发生的事情。看能不能解开母亲的心结,总归不能让母亲一直都不开心吧。

    “师伯,我和您一起先回北京。正好还有点事要处理。”想着母亲逢年过节偷偷垂泪的情形,庄睿拿定了注意。

    比:谢谢朋友们这么给力,居然冲到了总榜第十二,晚点还有一章,今天要是能到沏票。明天继续三更,擦,月票这玩意有点像鸦片,上瘾还提精神……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