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五章虎老雄风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据间里开着空调,你除湿调温度并不是徽侥,江睿刚吃过饭,进到这屋子里之后,身上有些燥热。

    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一个衣柜,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放了一个老花镜还有报纸,在门口处还有一张躺椅。另外就是那张单人行军床了,一位老人正仰面躺在上面,鼻子里发出轻微的鼾声。

    “声音小点,别把老爷子给搞醒了”。

    欧阳军小声的对庄睿说了句。他自然没有那么孝顺,而是怕老爷子醒了之后自己挨骂,自从十来年前这老头把自己送到部队,自己偷着复员之后,这老爷子就没给过自己好脸色看,绝对是来一次骂一次,就算是哪天心情好忘了骂,那下次也是要补上的。

    欧阳磊和欧阳振武都没有进来,在外面说着话,只有老太太拉着庄睿和欧阳军走到了床头,借着那盏散发着柔和灯光的台灯,庄睿看清楚了自己外公的相貌。

    老人有些偏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汗衫,胳膊上的肌肉显得很松弛。微微往下坠着,脸上已经出现了老人斑,眼睛紧闭着,眉毛往上挑起。看起来就像是平常很普通的一老头,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见到老人正在熟睡,庄睿心中暗喜。他曾经在外甥女睡着的时候,用灵气帮那丫头梳理过身体,当时小丫头醒来之后,只是说睡的很香很舒服,而对于灵气入体的事情小完全是一无所知。

    其实一般人对于灵气的反应还匙良敏感的,当灵气进入身体时所产生的那股子凉爽舒适,一般人都能感应的到,要不是老太太生理机能退化的太厉害,庄睿刚才也不敢对她使用灵气,因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泄露出自己的秘密。

    不过对于熟睡着的外公。庄睿就可以放手施为了,他有意往前走了一步,装作仔细观察外公的模样,眼睛却是从老人的脚部小腿、腰身、胸口和头部,各输入了一股灵气进去,并且数量不少,当这些灵气渗入老人的身体之后,庄睿眼睛也有些发涩,久未感觉到的刺痛又出现在了眼睛里。

    庄睿知道,这是由于灵气使用过量了,不过也不用担心,现在灵气无时无亥都在缓慢增长着,虽然到了一定程度就呈现出饱和的状态,但是数量减少之后,却是会自动补充。而不需耍再向以前那样从古玩里吸收灵气,这也是西藏之行带给他的惊喜。

    有的朋友看到这里可能会说了,这老爷子的病应该是挺重的,你一次给他输入这么多灵气,万一都给治好了那怎么办。其实庄睿这也是没有力法的事情,听欧阳振武话中的意思,老爷子随时都可能撑不住,现在趁着他睡着了的机会,庄睿自然是全力施为了。否则等老爷子醒着的时候去治疗,那保不准就会泄露出眼睛的秘密。

    还有一点就是,庄容通过自狮受伤后给它治疗得出的经验,这灵气对于生物的腑脏治疗,似乎效果没有像对外伤那样立竿见影。

    再加上灵气刚才进入外婆身体后,外婆反应的迟钝,庄睿心中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灵气对于自然衰老,效果应该也是一般,所以他才加大了对老爷子的灵气用量。

    从庄睿靠近老爷子,到输入灵气,不过短短的十几秒钟,当感觉到眼睛刺痛的时候,庄睿就退了出来。老太太在身后看到庄睿泪流满面,拍了拍庄睿说道:“孩子,别伤心了。你外公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命大了

    老太太到是看得开,她也是从枪林弹雨的年代走过来的,不少战友都牺牲了,同时代的人也是所剩无几。知道早晚都会有那么一天,老伴也已经病了很多年,心里早就有了思想准备了。

    庄睿点了点头,用手擦了下眼泪。话说他对这老爷子并没有多少好感,虽然是自己外公,可那也是把自己母亲赶出家门的罪魁祸首啊,要不是怕母亲伤心,庄睿还真不一定给他医治呢。

    眼下这也算是见过外公了,庄睿就准备出去,谁知道才一迈步,胳膊就被人给拉住了,紧接着一个身体躲到了自己身后。

    “四哥,你这是干什么啊?”

    庄睿有些不解的问道,眼睛向前看去的时候,却发现床上的老人已经醒了,眼睛睁得大大的正瞪着自己呢。

    老人看着庄睿喝道:“小子。再赶跑老子把你的腿给打断,给我过来。”老人看到欧阳军心里就来气,不过却忘了自己是他老子的老子。这自称老子,辈分有点乱。

    庄睿有些莫名其妙,这老头也忒不讲理了吧?怪不得母亲和他断绝父女关系呢,从幕心中有与,也就没搭理那老爷身向屋外“小子,你给我回来,还反了你啦?”

    老人一激动,用手撑着床板。居然坐了起来,两条腿伸下地找着鞋子。却是没有发现,自己老伴站在床头都傻眼了。

    “你站在这里干嘛?那小兔崽子都是被你给宠坏的,那丫头也是

    老人找了半天没找到鞋子,抬起头来见到老伴站在床头,很不满的嘟囔了几句,不过那声音很洪亮,像是吵架一般。

    “你这个死老头子,婉儿都是被你气的不回家的,再把我外孙子气走。这家我也不呆了,我跟着闺女去过,”

    老太太看到庄睿似乎生气了。再听到这老头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扭头就往外走,老头还在后面喊着:“唉,我说,把鞋子给我找出来啊。”

    外面的人听到里屋的动静,纷纷走了进来,那特护看到老爷子坐起身来,连忙走了过去。大声说道:“首长。您还是先躺下吧,有什么事情您说我去做

    “那么大声干什么?我又不是听不到”。

    老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更大。他耳朵不好使,平时都要用助听器。所以身边的人说话都要加大几分音量,他才能听清楚,久而久之。自己说话也变大声了。

    “爸,爷爷,您还是先躺下吧。

    欧阳振武叔侄两斤)也进屋了,劝说着老人。

    “哦小磊来了啊,怎么不喊醒我?。老人看到欧阳磊,脸色才好转起来,不过马上眼睛就往屋里瞅着。一眼看到欧阳军,马上喊道:

    “小军,你给我过来。”

    欧阳军实在躲不过去了,期期艾艾的走了过啦,低着头喊了一声:“爷爷

    欧阳军怕老爷子,这是有典故的。欧阳罡只有欧阳振武一个儿子在北京,平时欧阳振武也忙,就把欧阳军交给父母去带了。

    而老爷子带了一辈子的兵,那段时间闲下来之后倍感无聊,就操练起欧阳军来,他整天让三五岁的欧阳军去立正稍息踢正步,让欧阳军的童年充满了阴影,这也是他敢于违逆爷爷的话,不在部队干的主要原因之一。

    “哎,刚才你不是穿着这衣服啊?刚才那人是谁?”

    老爷子的思维很敏锐,自己刚才冲人瞪眼,似乎那人不是自己孙小

    啊。

    欧阳军被老爷子眼睛一瞪,立马哆嗦了下,老老实实的说道:“那是小姑家的孩子,您外孙

    欧阳军此话一出,房间里顿时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知道,欧阳婉是老爷子心中的禁忌,平时除了老太太,谁都不敢提起,现在猛然说起。谁都不敢保证老爷子是什么反应。

    “我外孙?”

    欧阳罡愣了一下,对这个词有些陌生,孙子倒是有不少,可是这外孙。似乎只有女儿生出来的才算吧?“你是小小婉的儿子?”

    欧阳罡看向庄睿。倒是没有生气,但是那双眉毛却是竖立了起来。加上身上那种百战沙场的杀气。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俗话中的虎老雄风在,用在这老人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了起来。

    “死老头子。你敢动我外孙子一下试试?”老太太拦在庄睿面前。

    “是!”

    庄睿没有喊外公,也没有退缩,反而让开了外婆,身体上前走了一步。眼睛一眨不眨的正视着面前的老人。

    这样足足过了有两三分钟,欧阳振武几人心都提了起来,他们倒不是怕老爷子把庄睿怎么着,而是担心老爷子身体顶不住,万一出个好歹。那可就麻烦了。

    “好,好小子,像你妈,也像你爸,当年你爸就是这样看着我的

    老人突然伸出手,重重的在床沿上拍了一下,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老人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你,你妈还好吗?”

    “我妈很好。她能来看您吗?”

    庄睿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要是老头不同意的话,那就安排母亲只和外婆见面,省的父女见了又吵架,庄睿知道,母亲的性子是外柔内网,虽然同意来见外公外婆了,不过却是不一定会低头向他们道歉的。C!~!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