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六章 怪事连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右人没有回答庄睿的话,而是出言问道!,你父亲当年饥叼际虽然有点弱,不过也不是什么绝症,为什么会去世那么早?”

    欧阳罡虽然说和女儿断绝了关系。但是心中一直都还牵挂着这个最小的孩子,他刚回北京之后的那五六年时间,一直都没有被安排工作,过着近乎半隐退的生活,所以对欧阳婉那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并不怎么了解,只是在儿子第二次去了彭城之后。才知道庄睿的父亲去世了。其实父母对儿女的心理,是很奇怪的,尤其是父亲对女儿和母亲对儿子,总是舍不得将他她们交给儿媳或者是女婿,这也是婆媳关系不和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而欧阳罡行事,一向都是强势惯了的,女儿没有和他商量就私定了终身,并且愿意为此和自己绝交。这其实是欧阳罡生气的最主要原因。至于早年订下的那门婚事,欧阳罡并没怎么放在心上的,当然,这些心里话,他是宁愿烂在心里,也不愿意对别人提起的

    “我出生之后父亲的身体就不太好。那时候家里比较困难,父亲好像做了许多工作,在我五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

    对于往事,庄睿已经不怎么记得清楚了,他那时候年龄太但是记忆中父亲总是忙忙碌碌的。

    “做了很多份工作?”

    听到庄睿的话后,欧阳罡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他自然能猜的出。是自己当年的话刺激到了庄睿的父亲,他这时也有些明白,为什么在后来大儿子去找欧阳婉的时候。欧阳婉说出了那么绝情的话来。

    “你,,就不肯叫我一声外公吗?,小

    老爷子这话说出来之后,满房间的人才想起,庄睿自始自终,都没有喊出外公两个字来。

    “爷爷,您身体不好,还是先休息一下再说吧。来。我扶您先躺下

    欧阳磊虽然网认识庄睿,不过从刚才两人的交谈中,他看得出庄睿是咋。吃软不吃硬的性子,生怕他和老爷子吵起来,连忙上前打起了圆场。不过这心里的确也是怕老爷子身体吃不消。

    “让开,他还没有回答我的话!”让众人吃惊的是,一向最疼爱欧阳磊的老爷子,这次却是丝毫没有给自己这个长孙一点面子。

    “您还没有说让不让我妈妈来看您?。

    庄睿直视着老人的眼睛,一步都不肯退让,话中的意思很明显,你要是不认自己的女儿,我又何必认你这个外公呢?

    “来吧,再不来,恐怕就见不到我这老头子了欧阳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上的气势消退了下去,整个人都显得很疲惫,再也不像那个威风八面的将军,而是个普普通通的老人了。

    忽然,欧阳罡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旁人都没有发觉的神色,说道:“现在能叫我外公了吧?认了我这个外公,你可是不会吃亏的

    庄睿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这个老人,很认真的说道:“我父亲曾经给我说过一句话,那就是: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靠天靠地靠父母。不是真好汉,我叫您外公,只是因为您是我母亲的父亲,而不是我在电视里看到的将军。”

    时候庄睿对这句话并不怎么理解,但是始终记在心里,大学月毕业那会在彭城的工作不怎么理想,母亲的意思是先呆在家里,慢慢再找个合适的工作,不过庄睿还是决定南下中海,就是出于父亲当年的这

    话。

    老人听到这句话后,沉默了下来,从这句话里。他似乎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倔强的小子,硬顶着脖子对他说道:“我能照顾好婉儿,我有能力照顾好她,我们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一样可以生活的很好。”

    在欧阳罡的眼里,庄睿的形象和当年的那个毛头小伙子慢慢的重合了起来,老人没有想到,自己当年气愤之下说的一番话,对自己的那咋。女婿伤害如此之深,也让女儿数十年都断绝了与自己的来往,在这一匆。老人心中感到了一丝悔意。

    “好,好孩子,有志气,做人就要靠自己,老子当年也是拿着把镰刀就参加革命了,这偌大的家业小都是老子自己打下来的,你说的没错。在家里,我只是你外公,而不是什么大将军。

    老人说这番话的时候,看向庄睿的眼神里,满是赞赏的眼光,这近二十年来,已经很少有人用庄睿这种口气和他说话了,不过就连欧阳罡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庄睿的欣赏里面,其实夹杂了对女儿及女婿的一丝愧疚。

    看到这爷孙俩人的关系缓和了下来,欧阳振武连忙给庄睿使了

    一凡,让他劝老爷子休“欧阳振武心里也奇怪的很照沪子躺在床上快半年了,只有天气好的时候才出来晒晒太阳,今儿这精神头。可是第一次啊,难道是,,回光返照?

    欧阳振武想到这里,再也站不住了,连忙上前说道:“爸,休息一下再聊吧小睿今天就住在这里了。”

    “嗯,孩子,给你外婆搬张椅子,你过来坐在这里。”

    欧阳罡坐了半天,也感觉有些疲惫了,毕竟庄睿的灵气也不是万能的。他病了这么久,哪里能说好就好的。

    “咦,老婆子。你腿不疼聊”

    欧阳罡这会才发现,自己老伴居然站了半天了,平时可是走上三五步那腿就疼受不了的。

    “死老头子,你才看见我啊。”

    老太太不满的骂了一句,却让欧阳军又搬了一张椅子,把庄睿拉倒身前,让他坐在了自己的旁边。

    这时欧阳振武被那个特护喊了出去。否进来的时候,身后却是跟了一帮子人,为首的正是那位寰医生,敢情是刚才那特护看到老爷子精神亢奋,怕出什么意外,把窦医生等人又给喊回来了。

    “小窦啊,我今天身体很好,就不用打针吃药了吧?行了,你们回去吧,让我外孙陪陪我。”老爷子看到窦医生,脸上有些不自然。

    “首长,您是不是又偷着喝酒了啊?”

    窦医生笑着走了过来,这老爷子要比老太太好伺候一点,只是经常忍不住酒瘾,会偷偷的喝点白酒。

    “没,绝对没有,我说戒了就戒了。唉,只是喝了那么一点点”

    老爷子一口否认,却冷不防被寰医生从床头翻出来一个二两装的酒瓶子,老头这下脸上挂不住了,满是悻悻的神色。

    “你们先出去一下,我们帮首长检查下身体

    窦医生回头对庄睿等人说道。欧阳罡有心阻止,只是自己网被抓住了小辫子,只能无奈的接受了。

    庄睿搀扶着外婆走出了房间。在院子里坐了下来,玉泉山的夜晚即使在夏季,也不会那么炎热,一众人都在院子里等着医生的检查结果。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窦医生率先走了出来,脸上满是疑惑不解的表情,却是让在场中除了庄睿之外的人,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窒大夫,我父亲的身体怎么神”

    欧阳振武迎了上去,他刚才就怀疑父亲听到女儿的消息,受到刺激后回光返照了,这下看到寰医生的脸上的表情,又是证实了几分自己的想法,脸上不由变得很难看。

    “首长他,,怎么说呢,有点奇怪,”

    “嘿,我说窦医生,我爷爷到底怎么了?您给个准话好不好?”欧阳军看宴医生说话吞吞吐吐的,出言打断了他的话。

    窦医生说话的时候,一直在低着头想着心思,听到欧阳军的话后才抬起头,一看众人着急的模样,知道自己孟浪了,连忙说道;“哎,你们别担心,首长的身体没事,而且有些机能恢复的很好,”

    “宴医生,请您说明白一点,我爷爷的身体究竟怎么了?哪里恢复的很好?”

    欧阳磊上前户步,追问道,老爷子的身体可是欧阳家族最重要的事情。只要老爷子能撑过今年,等全会召开之后,欧阳磊的父亲能上位。那也就是大局已定了。

    “这个很难说,有些工具是没法携带的,刚才检查的不是那么细致。但是首长的听力恢复了,而且右半边身体酸麻的症状消失了。

    刚才我试着扶首长走了一下路,发现首长的腿部功能也有好转的迹象。当然,这些只是我们的初步诊断,距离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明天希望首长和老太太,都能来检查一下。”

    窦医生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真的是很奇怪,虽然老爷子并没有患什么绝症,但是年龄大了,身上那些旧伤和老毛病一复发,也是能要老命的,可是刚才一检查,那些器官器的毛病,居然有大半都恢复了能。

    这让窦医生等人心里,是百思不的其解,再加上老太太莫名其妙恢复了视力的眼睛,今儿的怪事,真是一桩接一桩。防:第三更送上,谢谢今儿月亮吉祥同学和逍遥煮饭婆美女的打赏月票票,也谢谢许多朋友包括普通账户朋友们的月票和打赏,不过打眼还是要厚颜讨下订阅,麻烦朋友们订阅前几章吧,谢谢大家。C!~!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