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302303章 黑如漆、薄如纸(上、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江摊老深谙做生意的门道,知道自只不能松口。开出了心叫最低价来,只是他没有看到,庄睿在转回身的时候,嘴角已然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老板,你说的这一千块钱,不会是美金吧?”

    庄睿故意做出一副憨厚的样子问道,引来四周一阵笑声,围观的人都以为庄睿是在调侃这摊主的,因为这黑乎乎东西看起来不像是值钱的玩意,而且从三千叫到一千,直接缩水了三分之二,说明这老板也根本就不看好这物件。

    “哥们,你有美金吗?物块人民币,耍就拿钱,不要别捣乱

    …”

    地摊老板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虽然大家都知道这里卖的东西是假的,但那也不能说在脸上啊,庄睿刚才问的那话,是有点挤兑人了。

    “我没说不要啊,我就是问清楚了再买,省的你一会说是美金,”

    庄睿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钱夹来,数了馏块钱递了过去,他平时所带的包里,一般都会放个四五万的现金,不过这天气太热,他懒的拿包,就在钱夹里放了刀。块钱,那摊主要三千的话,他一时半会的还真掏不出钱来,而且这地摊可是不能刷卡的。

    那摊主接过钱后,干瘦的脸笑的将肉皮都挤在了一起,就像个菊花似地,手脚很麻利的拿出一个纸盒子来,当然,没有那清康熙罐子的包装好,把这陶罐放到盒子里,中间还塞了点塑料泡沫之类的填充物,然后找根绳子打了个结,这才交给了庄睿。

    “嘿,老板,您要不耍再来占别的?我这里的物件可都是真东西

    “谢了,下次我那房子翻新过了。再来你这买点东西充门再吧。”

    庄睿的话再次引来一片鄙视的眼神。尤其是看到苗菲菲这么一婉约可人的女人跟在他身边,更是让不少自诩长得比庄睿帅,腰包比庄睿鼓的人眼睛里像是进了沙子一般难受。

    等一直走出这个拐角,又向前走出三四十米,直到看不见那个摊位之后,庄睿实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引得身边的人侧目不已,纷纷把身体和庄睿拉远了几米,这年头可是什么人都有,别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一犯病再挠自己几把。

    “庄睿,别傻笑啊,你买的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乐成这样?。

    苗菲菲站在庄睿跟前,也连带着被人当稀有动物欣赏了一番,连忙拉了庄睿一把,往人群里挤去。

    “哎,慢点,别把我这东西给挤坏了。”

    庄睿双手抱住盒子,这物件可金贵着呢,没想到来次潘家园居然有此收获,也算是此行不虚了。

    两人走到一家店铺门口,没再被人群拥挤的时候,庄睿才开口说道:“这东西叫黑陶,年代应该是新石器晚期的山东龙口文化时期。黑陶的制作工艺比原始彩陶更纯熟、精致、细腻和独特,早在瓷器产生的约刃力年前,中国黑陶已达到与瓷器相媲美的工艺程度。这玩意的价值。比咱们在中海见到的那个鸡缸杯,还要贵出许多

    黑陶在历史上一直声名不显,直到哟年的时候,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永先生,带领考冉队在在山东日照两城文化遗址发现了程口多年前的珍稀陶器高柄镂空蛋壳陶杯。无釉而乌黑发亮,胎薄而质地坚硬,其壁最厚不过,毫米,最薄处仅毫米,重仅刀克,其制作工艺之精。堪称世界一绝。

    由此黑陶就成为了龙山文化的典型代表物,又称为“标准黑陶”体现了一种单纯质朴的极致之美,具有极高的艺术性,在中国工艺美术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被世界考古界誉为“四千年前地球文明最精致的制作。”

    庄睿淘到的这个黑陶罐子,其精美程度自然不能与那个蛋壳陶杯相比。不过也是极其罕见的,黑陶存世量不算少,但是薄胎的精品,就很少见了,说不定庄睿手上的这个罐子。就是个孤品呢,那样的话,其价格要是难以估量。

    “庄睿,那这个罐子能卖多少钱啊?。

    苗菲菲对这玩意的来历不大感兴趣,她只是想知道,庄睿花了曲块钱买的东西,到底能值多少钱?

    庄睿朝四边开了一眼,故意做出了神秘兮兮的模样,说道:“要是在行里出手或者和人交换,应该能卖到劲多万,不过要是拿到拍卖行里。最低要三百万以上,具体能卖多少,那就很说了

    “三百万?天啊,你可是!奶块钱买的呀,庄睿,我现在才发现,你真的好黑啊。”

    苗菲菲被这价格给震惊住了,她虽然家世不错,手上也从来没有缺过钱,但那都不是自己赚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这钱居然能赚的这么容易,这让苗警官的思维产生了一些混乱,庄睿的形象在她心里也无限度的拨高了起来。

    其实庄睿这价格,刚才已经是往少了说了,最近几年玩精品陶器的人也多了起来,尤其是黑陶,白陶和彩陶的价格,近年来是突飞猛涨,比之明清的一些官窑瓷器也是不遑多让,只是这类藏品精品数量比较稀少。拍卖的次数自然就很少,所以大众对它们的认知比较少。

    不过玩陶器的圈子里,自然还是有这么一类关注的人群,庄睿这件黑陶作品如果拿出去拍卖的话,只要事先稍微做下宣传,底拍价估计就要高出四百万的。

    “我说这位小哥,你这箱子里。装的真的龙山黑陶?”

    庄睿和苗菲菲冷不防被身边响起的一个声音吓了一跳,循声望去,却是一六十多岁的干瘦老头,穿着一件连体的长衫,脚下是一双布鞋,看起来有点像解放前那当铺里的大掌柜的。

    “是不是和你有什么关系?。

    苗警官一双凤眼瞪了起来,这老头的外表长得有些猥琐,而苗大小小姐向来对不美的事物与人,都不怎么感冒的。

    “没关系,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不过这位小哥能不能让老头子我涨涨见识啊?”

    老头把脸扭向庄睿,他看得出来这东西是庄睿的,自然也是他做主。

    “对不起,我也就是随便一说的。不一定是真的,还是免了吧这地方有些杂,庄睿并不想把这物件示于人前,他刚才就想好了。等四合院修缮完毕之后,这东西肯定第一个入驻进去。

    见到庄睿要走,那老头连忙指着面前的这家店铺,说道:“哎,小哥,你别急啊,我也不是坏人,喏,这店就是我开的,咱们进去坐坐。是不是龙山黑陶,大家也能相互学习下嘛

    庄睿抬头看了一下,这店铺门面倒是不上面的招牌上写着“瓷来坊。三咋。大字,来来往往从身边进出的人也很多,这会也逛的有点累了,正好可以坐下休息会,于是点了点头,说道:“行,那小子就请您指教下

    苗菲菲本来有点不乐意,只是看到庄睿进去了,也无奈的跟在后面走了进航

    这家古玩店是专营陶瓷器的。大大小小的木架上,摆放着形形色色的陶瓷物件,庄睿大概的看了一下。应该不低于上千件陶瓷器,不过在店里还有个柜台,后面也是一排本架。想必在那上面的,才是有传承的老东西。

    走在前面的这老头姓那,算得上是个清朝八旗的二代遗少,从小家里有不少老玩意儿。只是让他那只会吃喝嫖赌抽大烟的老子,全部都给败坏光了。

    不过小那挺争气,靠着祖上留下来的几个小物件,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倒卖起了古玩。那会北京城的古玩不值钱,梨花木的方桌才五块钱一张小那做了几十年的古董买卖,人变成了老那,也赤手空拳的置办出一份不菲的家业来。

    那掌柜的刚才是无意中听到庄睿和苗菲菲的对话,原本没怎么在意。只是当他看到庄睿脸上那副自信的模样,鬼使神差的就想着要见识一下,这才发生了先前那一幕。

    在那掌柜的带领下,三人进到里面的一个包间里,叫了伙计倒上茶水之后,那掌柜的眼神就放到了纸盒子上面。

    庄睿也没罗嗦,在相互报了姓名之后。就伸手把纸盒子给拆开了,抓住那黑陶罐子的口沿,将之拎了出来。摆放到桌子上面。

    “这东西,可是有点难说啊,这胎质挺薄的,倒是有点像龙口黑陶。不过这包浆釉色,有点拿不准

    那掌柜拿着把放大镜,围着这宽沿大肚罐子转了半天,又用手敲了敲。脸上有点失望,他并没有见过真正的龙山黑陶,只是这东西有点像是后仿的,和传说中黑陶那“黑如漆、薄如纸”的特质,并不是十分的相符。

    龙山黑陶那“黑如漆”的特质。指的并不是单纯的黑色,而是黑中发亮,但是这件黑陶颜色暗淡,就连包浆也不是那么瓷实。

    庄睿看到那掌柜的表情之后小呵呵笑了几声,说道:“那老板。您这应该有桐油和白纱布吧?麻烦您拿点儿过来,我来清洗下这件黑陶。”

    “桐油?那不是保养家具用的吗?”

    那掌柜闻言有些疑惑,他沉浸在瓷器行中数十年,还没有听说过桐油可以清洗陶瓷器,不过庄睿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有他的道理,那掌柜连忙告罪一声,出去准备桐油和纱布了。

    第三百零三章黑如漆、薄如纸(下)

    桐油是我国特产油料树种一一油桐种子所榨取的油脂。油桐属大戟科油桐属,原产于我国,栽培历史悠久,一千多年前的唐代即有记载,元代经意大利人马可波罗介绍,桐油就逐游远传海外。

    桐油的外观是澄清状的透明液体,具有迅速干燥、耐高温、耐腐蚀等特点,可代替清漆和油漆等涂料,直接用于机器保养,室内木地板。木制天花板。桑拿板。木制阳台扶手等。室外木地板。花架,木屋。凉亭,围栏,木桥,船只,坐椅等。

    不过一般人很少知道,兑水稀释后的桐油,还可以作为陶瓷器保养所用,这也是德叔教给庄睿的独门配方,庄睿只所以答应那掌柜,不外乎也是想借用他一点桐油。让他自己去买这玩意儿,还要费上一番手脚。

    “小庄,让你久等了,我这店里没存放这东西,还是跑到别人那里借来的。”

    一般的家具店里,都会存放一些桐油备用,但是瓷器店就没有了,庄睿等了大约十几分钟之后,那掌柜才端着个小碗,手里拿了厚厚一叠白色纱布走了进来。

    “那掌柜,麻烦您再拿两个大碗来

    桐油虽然是透明状的,不过里面也有一些杂质,必须要先过滤之后才能使用,庄容也是第一次使用德叔所教的这个配方,心中不免有一丝紧张。

    庄睿接过那掌柜递过来的大碗。用白色的纱布蒙住了碗口,将另外一个小碗里的桐油,缓缓的倒了进去,用肉眼就可以看到,纱布上留有一些杂质,然后庄睿又换了一个纱布,将大碗里的桐油又过滤了一次。如此三遍之后,才算是将杂质清理干净。

    过滤好桐油,庄睿拿了一个干净的大碗,接了三分之二的水,然后将滤净的桐油,倒进去少许,大概有一勺根左右,桐油进入水中并不溶解。庄睿拿了根筷子不住的搅动。三四分钟之后,像蛋清一般的桐油,就消融在水里了。

    将桐油和水兑好之后,庄睿拿了一块干净的白纱布泡在里面。由于桐油挥发比较快,很容易干燥,所以这纱布只有在用的时候,才能取出。做好这些工作以后,庄睿又把黑陶罐子清洗了一下,然后用干布擦净。放到这房间通往后院的门口阳光能照射到地方,陶器的密度没有瓷器大,沾水之后,会渗入到里面,单是把外面擦干净是不行的,不过这八月的天气,阳光很大,放置一会估计就能将里面的水晒干的。

    “庄小哥,老头子我今天可真是涨了见识了,原来桐油还能这么使用啊?。

    等庄睿做完这一系列的举动之后,那掌柜才长舒了一口气,刚才庄睿的一举一动,哪怕微的动作,他都牢牢的讯了下知道。般来识只狸竹复此技艺的人,对此都是秘而不宣的,庄睿肯在他面前使用这种方法,对他而言,那就是天大的机缘了。

    “一个技巧而已,让那老板见笑了

    庄睿倒是没怎么在意,德叔教给他这技术的时候,并没有说不能在人前使用。

    “对了,那老板,您这有文房用具卖吗?”

    庄睿刚才走进店铺的时候,看到柜台后面好像摆着几方砚台,庄睿知道古老爷子书法写的不错,平时没事就喜欢自己研磨挥毫,晚上去看老爷子买方砚台倒是不错,文人送雅物,买别的东西估计又会挨老爷子骂。

    “呵呵,我这是专营陶瓷器的,文房四宝还真是没有,小哥是看到我店里的那几个砚台了吧?那玩意是前段时间有人找上门卖的,我看着不错就收下了,庄小哥要是有兴趣,我拿来你瞅瞅”

    那掌极的一边说话一边站起身子,那几方砚台他收了之后一直没能出手,虽然收的时候价格很便宜,但是压在手上心里也不舒服。

    “庄小哥,你看看,要是中意的话。就拿去玩好了。”

    那掌柜也找人看过,这几方砚台都很寻常,年代也不怎么久,估计是民国的时候制造的,不过他话虽然说的大方,庄睿却不能真的就不给钱拿走,那样就太不讲究了。

    庄睿对砚台所知甚少,只知道中国有四大名砚,分别是产于中国甘肃省临潭县境内佻河的佻河石砚。产于现今江西婆源龙尾山西麓武溪的钦砚,以过流的细泥的材料制作的澄泥砚。以及被推为群砚之首的端砚。但是如何区分,他却是个外行。

    说不得,庄睿只能动用灵气去查探一番,不过结果让他很失望,这几方砚台里面没有丝毫灵气的存在,并且制材粗糙,应该只是最普通的石砚。

    庄睿摇了摇头,说道:“那老板。这几方砚台我看不准,呵呵,还是算了

    那掌柜的闻言也不失望,这几个砚台他本来就不看好,能糊弄出去自然最好,不过听庄睿这话,显然是看出来了,当下说道;“小哥一会要是有空闲的话,我带你去对面的书雅斋看看,在那里估计能的弄到不错的砚台。”

    “成,那回头还要麻烦那老板。”

    庄睿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把门口处的陶罐拿到了屋子里,用手在上面摩擦了一下,却是已经没有湿润的感觉了,想必渗入到罐体内的水分。也都蒸发掉了。

    这陶罐虽然经过清洗,但那黑色还是显得很黯淡,看起来一副不起眼的样子,不过庄睿知道,这是由于陶器的特性所造成的,像瓷器年代久了之后,瓷胎会微微泛黄,而陶器经过时间的氧化侵蚀,却是会在表层形成一种物质,使其表面蒙尘,黯淡无光。

    庄睿伸手把泡在盛放桐油碗里的纱布取出,然后用沾着桐油水的纱布。仔细均匀的在黑陶罐子上擦拭了一遍,等到罐体都沾满桐油水之后。庄睿连忙又取过一块干净的纱布,快速的在罐子上用力摩擦了起来。而他所擦过的地方,那种“黑如漆。亮如镜”的颜色,呈现在了那掌柜和苗靠菲的眼前。

    在七八分钟之后,整件陶罐已然是焕然一新,这件明珠蒙尘了数年前的龙山黑陶,终于在庄睿手上显露出了本来的面貌,那种黑中透亮、亮中带光、光中带肉的漆黑色彩。让满头大汗的庄睿,也是看的迷醉不已。

    不管是什么色彩,只要它纯到了极致,都能显露出其独特的魅力来,这件龙山文化时期的黑陶就是如此。虽然上面没有一丝纹饰,但是那种质朴到了极点的轻巧、精雅、清纯却让其散发出一种神秘的魅力。

    放在桌子上的黑陶在露出本来面目之后,显得是那样的端庄优美,其材质细腻润泽,光泽中沉着典雅,具有一种如珍珠般的柔雅沉静之美。

    庄睿把这件陶罐拿了起来,伸手轻轻的叩击了一下,一阵悦耳的鸣玉之声从中传出,这涤黑的罐体上,如同墨玉一般,又隐含青铜之光,将庄睿的面目反映的一清二楚,犹如镜子一样。

    “庄小哥,真是好眼光,老头子我自愧不如啊

    亲眼得见这件黑陶出世,那掌柜早已看的是眼冒精光,不能自已了。他就是玩陶瓷器的,自然知道这物件的价值,恐怕把他店里所有的真品瓷器加起来,都没这一个黑陶值钱。

    “哪里,那老板太客气了,我正好听长辈描述过黑陶的特性,这才侥幸捡了个漏,运气,运气而已。”

    庄睿谦虚的笑了笑,自己买得黑陶这事情,恐怕过不了几天就会传遍潘家园了,不知道那巧嘴的地摊老板,知道是自己卖出去的宝贝,会气成什么样子。

    “庄小哥,你这黑陶,想不想出手?我老头子可以接下来,价格绝对让你满意。”

    那掌柜在观察了许久之后,终于耐不住了,这样的精品黑陶,别说是在民间了,就是国内各大博物馆内。也不见得有,是以那掌抬起了将之收入囊中的念头。

    还没等庄睿回话,那掌柜的就听到和庄睿一起进来的女孩的声音:“庄睿,不能卖啊,这么漂亮的玩意儿,等你四合院装修好了,摆在客厅里面多好啊。”

    庄睿像那掌柜笑了笑,却是没有开口说什么,苗菲菲说的话,和自己的想法一样,这个物件,他是不会拿去卖钱的。不过至于苗菲菲所说摆在客厅里。庄睿倒是要好好思量一下,毕竟这玩意过于贵重,恐怕到时候要学学伟哥他老爸,专门订做个展台搞几个射灯在里面,虽然有些招摇,但是哥们这也是为了弘扬民族传统文化啊。酬窒琵祟瑟祟赚概炯歌雌刀锄嗯敢。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