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五章无巧不成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文房四宝点中,纸是最不被重视的。但叉是最重要的。“魁愕从有纸。任凭你书法再好,技艺再高。那作品也都无法传世下来。

    这年头,只要和文化沾上一点边。啥东西都有假的,宣纸也不例外。很多无良商人拿一些书画纸来冒充宣纸,赚取利润。

    书画纸,只是一种具有润墨特性的普通纸张,使用寿命极短,而现保存完好的历代书画艺术珍品、古籍、文献、印谱,可以历千年而不腐。就是宣纸“纸寿千年”的特性,最好的证明,两者之间天差地远。

    上好的宣纸,到现在还保持着竹帘过滤抄捞法进行捞纸,用火墙烘烤、人工揭贴的烘干发晒纸,检验时逐张逐张目测手检,其制作工艺和价格,都不是那种大批量生产的书画纸可以比拟的。

    古人对宣纸的使用虽然挑剔。但是并不了解宣纸的制作工艺,而现代的几个书画大家,却流传下这么一段关于美哦

    刘海粟、尹瘦石、吴作人、李可染等一大批书画艺术大师,在有生之年的时候,不顾年迈体弱、路途遥远,专程去制造宣纸的厂家,参观了解宣纸的制作工序。刘海票曾经感慨地说:我们用了一辈子的宣纸,却不了解宣纸是怎么造的,所以,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来看看,一来为了却心愿,二来是向宣纸工人师傅们表示我们的感激之情,宣纸工人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如果没有好的宣纸就没有好的书画作品。

    诸位大家分别以题字、作画的方式来表达对宣纸的感激之情,在书画界被传为一段佳话,从那时起,人们对于宣纸的使用也就愈加重视了起来。

    赵老板给庄睿批了五刀淅江绍兴的上好宣纸,这种纸外表洁白按赵老板的说法是可以随意剪裁。润墨性强。遇潮湿都不会变形。

    庄睿摸了一下,感觉到入手柔软坚韧,使劲小了居然难以撕开,也就点头默认了这一刀六尺大小的宣纸高达一千元鹏的价格,都说是穷文富武,要是都按照庄睿的这标准,恐怕这词就要倒过来念了。

    “赵老板,这墨我自己挑一块吧

    正当赵老板为庄睿挑选墨块时。庄睿突然开口说道,因为他发现在摆放墨的那个架子上面,居然有一块墨,里面竟然蕴含着灵气,显然这墨也是有点年代的,庄睿走过去将那块概圆形的墨块拿在了手上。

    赵老板看见庄睿所选的墨后,脸上微微露出了诧异的神色,说道:“小兄弟不是外行啊,这块松烟墨可是有些年代的,是我早些年从那老哥族人手里收上来的,”

    “那掌柜的族人?”

    庄睿想了一下,不由笑了起来,这文人说话就是拐弯抹角,你直接说是从旗人手里买的不就完事了。

    “对,那老哥,卖我这松烟墨的人。当年可是你的主子啊

    “呸,爷现在自己是自己的主子。那掌柜笑着啐了赵老板一口。

    两左看来关系不错,赵老板笑着说道:“您还别啐我,那是恭亲王的后人,这块松烟墨也是恭亲王府库存里保留下来的,这可是用终南山的右松烧制成的烟料,现在这种做法的墨已经不多了。”

    庄睿点了点头,随手把那块松烟墨递给了赵老板,说道:“行,就要这块墨了,赵老板,您给算下一共多少钱。这几个物件我都要了

    “那块易水古砚也要?,小

    赵老板出言问道,他先前介绍那块砚台的时候,庄睿的态度是不置可否,没想到这貌不惊人的小伙子,还是位财主。

    “要,您算下吧。”

    “砚台是十二万,五刀上好水纹宣纸五千元,象牙狼毫笔一万二,终南松烟墨九千小兄弟,一共是十四万六千块,我给您抹去了零头。十四万五千,您看怎么样?。

    赵老板拿过一个计算机,一边报着价格,一边计算了起来,算好之后,抬头望向庄睿。

    “成,就按赵老板说的这价。您这可以刷卡吧?”

    庄睿对这价格没有什么异议。他买这些东西本来就没抱着捡漏的心思。虽然明珠蒙尘的物件有很多,但是对于这些开店的人而言,早就将自己手里的物件给吃透了,能在古玩店里捡漏,那几率是很小的。

    倒是那掌柜的听到庄睿干脆的答复后,心里有点儿失落,他介绍庄睿来这家书雅斋,一方面是给老朋友拉生意,而另外一个目的,是因为这里所卖的文房四宝,价格稍微耍比其它店里卖的贵一些,那掌柜还想着等庄睿买不起的时候,会不会考虑将那件龙山黑陶给卖掉呢,不过这打算显然又是落空了。

    买了一发公房四宝!后,只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庄寡也没心思继忧龇了,由于苗菲菲明儿要上班,庄睿就把她送回了家,自己给古老爷子打了个电话,开车直奔老爷子所住的四合院。

    将车停在巷子外面,庄睿拎着那套文房用具向老爷子的家里走去。网小才电话里老爷子就说了,让他来家里吃饭。

    “你这小小子,上次不是给你说了嘛,不要买东西来,老头子我啥都不缺。”

    庄睿进来院子里,发现原本清净的一地方,居然变得热闹了起来,几个小孩子正追逐嬉闹着,古老正坐在树下,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下着围棋,见到庄睿手上拎的东西,面色有些不渝。

    庄睿笑嘻嘻的把手上的盒子放到棋盘旁边,说道:“师伯,您看看什么东西再说啊,这位大哥是?”

    “你好,我叫古云,你就是我爸常提起的庄睿蝴”

    那男人站起来和庄睿握了下手。趁机将棋盘打乱掉了。

    “你这臭小子,要输了又来这招”古老笑着骂了儿子一句,顺手把庄睿买的东西给打开了。

    “咦?小庄,你眼光不错啊。居然能买到这个好物件?”

    老爷子一眼就被那方易水古砚吸引住了,也顾不得刚才自己说的话。拿在手中把玩了起来,这砚台的造型在古朴中带有一丝童趣,可谓是易水砚丰的精品。

    古云也伸手把那狼毫笔拿了出来。又用手捏了捏那块松烟墨,笑着对庄睿说道:“庄兄弟,你可真会送东西啊,我这老爸,就爱这一口,不过这套文房四宝,价格不低吧?”

    没等庄睿回话,老爷子就出言说道:“嗯,这套玩意值个十几万,不过小庄是大款,老头子我就收下了。嗯,小庄你先坐,这东西要收好。不然被这几个东西打碎了就可惜了,”

    一边说话,古老一边将手中的易水砚放回到盒子里,然后拿着盒子匆匆往屋里走去,看的庄睿哑然失笑,这投其所好,效集果然是好。

    “古哥,您对这玩意儿也懂?”

    庄睿坐下来和古云随口聊了起来,老爷子能看出这东西贵重不奇怪。可是古云也一眼就看出来,想必也是个玩家。

    “我是瞎玩的,就这点料,还都是跟我家老头子学”

    “你跟我学到什么啦?臭小子。放着好好的大学讲师不做,非要去当工头,没出息的东西!”

    古云话没说完,就被从屋要出来的古老爷子给打断了,脸上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

    “爸,您没听说嘛,这教授都去卖茶叶蛋了,我们这小讲师,自然要顺应时代潮流,下海扑腾一下亦…”

    古云也不生气,和自己老爸贫着嘴。北京人都这习惯,别的先不谈。那嘴上功夫绝对是一流的,庄睿第一次来的时候,都差点被那出租车司机给忽悠晕了。

    “古耸,您现在在做什么啊?”

    庄睿看到老爷子还要念叨几句,连忙把话给岔开了,他心里也有些好奇,前些年经常听说大学老师下海经商的,没想到自己面前就坐了一位。

    古云看了一眼老爸的脸色,似乎不是真生气,笑着说道:“呵呵,做点小买卖,我以前的导师是国内的古建专家,手头上经常有些古建需要修缮的活,国内也没这样的专业建筑队,我就出来组建了个公司,专门承接古建修络

    “什么?!古哥您是干这行的?”

    庄睿一听,这可真是无巧不成书啊。自己正找这样的公司呢,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怎么了?咱这也是凭本事吃饭。又不丢人!”古云以为庄睿和他老子一样,看不起他的工作,脸色不禁变得有些难看。

    庄睿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古哥您千万别误会,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这事儿真巧,前几天我网买了套四合院,只是有些破旧。很多地方都需要重新装修下。正发愁找不到合适的公司呢”“哦?这四合院常年住人,有些地方修统比较麻烦,还是先看下再说吧。”古云听到庄睿的话后,脸色缓和了下来。

    “成,不知道古哥明天有没有时间啊?”

    庄睿想早点把这事儿给定下来。不然花了六七千万买的房子,丢在那里当摆设不成啊?C!~!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