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307赶鸭子上架308推倒重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庄睿闻言有点傻眼,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了,他虽然心理素质不错,不过从小到大可是没上过一次电视啊,猛然听到这个消息,还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呢。

    “没错,就是去电视台做鉴定嘉宾……”古老爷子重复了一遍庄睿自舌-的话。

    “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师伯,我入这行当还不到一年「万一出点岔子,那不是给您老脸上抹黑了嘛。”

    庄昝看到 古老爷子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芙,连连摇头摆手,他一向奉承的都是低调做人,闷头赚钱,对于上电视这样的风头,向来都是避而远之的,就像是在中海受伤那次,电视台要求采访,都被庄睿给拒绝了。

    古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庄睿,鼓励道:“我说你行,你就行,年纪轻轻的,要有点冲劲嘛。”

    “师伯,您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我可是从来没有在人前鉴定物件的经验,搞砸了怎么办?”庄睿还是不答应,这事忒不靠谮了,让他和一群老头子坐在一起去鉴定古董,他现在都可以想象的到,别人看他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

    “你不去做,永远都没有经验,槁砸了怕什么?老头子我现在还经常打眼交学费呢,我都丢得起运人,你就不 行?!”古老看庄睿油盐不进,有些生气了,语调也高了起来。

    “这老爷子,还就认准我了……”

    庄睿有些无奈,不过眼睛看到那张大红帖子的时候,眼睛转了一圉,说道:“师伯,这电视台邀请的是您,换成我去有点不合适吧?

    古天风似笑非笑的看着庄睿,说道:“你看看那帖子,上面写了我的名字?”

    庄睿从听到这消息,就一直忙着推脱了,还真没看那邀请函,当下从桌子上拿起,打乔一看,顿时无话可说了,那邀请函上面还真没有写明具体邀请谁去,是发给玉石协会的,希望他们能出一位玉石鉴定专家,大力配合此次现场鉴宝活动。

    而且这次现场鉴宝活动,并不是在北京举行的,而是北京电视台与山合电视台联合举办的,鉴宝地点放在历史悠久的文化名 城山东济南,时间就是在后天。

    古老爷子看到庄睿的面色忽红忽白的,笑着说道:“时间不长,两夭就可以来回了,耽误不了你在北京的事情,你那四合院的事情,我让小云帮你盯着点就是了……”

    得,庄睿最后一点借口也被老爷子堵死了,无奈之下,只能点了点头,说道:“我去还不成嘛,不过师伯,咱们玉石协会这么多专家,怎么您偏偏让我这生手去啊?”

    庄睿心中确实有些不解,万一要是在鉴宝现场出了点什么岔子,这丢的可是玉石 协会的面子啊。

    古老看了庄睿一眼,说道:“小庄,你这玉石协会的理事,是我推荐的,也是这里面年龄最小的一个,很多事情,做出来成绩,永远要比说出来的话,更加硬气!”

    庄睿心中对这玉石协会理事的身份,并不是怎么看重的,当下苦着脸说道:“师伯,我只不过是在协会里挂个名啊。”

    “你这个臭小子,怎么就不明 白老头子的意思啊?我还能再干几年?以后还不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告诉你……”

    古老爷子颇有 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庄睿,这愣小子平时看着很机灵,怎么现在连自己这点意思都明白不了?当下仔细给他讲了起来。

    庄睿听到老爷子的一番话后,算是明白过来了,敢情老爷子这是在帮他造势啊,玉石协会虽然说不属于官方机构,但是对于玉石检测是在国内可是正儿八经的权威机构,所出具的证明是被所有珠宝公司认可的。

    国内玉石销售 这一块,每年的营业额要达到上百亿,而想要卖出高价和被消费者认可,就需要玉石协会下属鉴定机构的鉴定证书,逗可是一块大蛋糕,有资格制订规则和分享成果的人,不外乎就是协会里这三四十个理事了。

    当然,这里面也有许多人是不管事的,像宋军和庄睿这样的「根本就连玉石 协会大门往哪个方向开都不知道,协会的权利基本上都掌握在少数几个理事和正副理事长手中的。

    但是古老爷子年龄大了,对一些协会组织的活动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所以这才想着把庄睿推出去,作为他的代言人,等再过上几年,庄睿年龄再大一些,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受自 己现在的职位,也算是把庄睿扶上马再送一程吧。

    虽然明白了古老的意思,只是庄睿这心里,对老爷子既感激有有些无奈,他能感受到古老对他毫无保留的支持,但是说心里话,庄睿还真的不是很看重这玉石协会副理事长的位置。

    权利同样意味着责任,真要是坐到那位置上,恐怕接踵而未的事情也就多了,这半年多来,庄睿的性子变得懒散了不少,让他再 回到朝九晚五的生活力去,他自认是会受不了的。

    “怎么着,有点看不上运协会理事的位置?对这专家的身份不感冒 ?”

    古天风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了庄睿的心思,他知道庄睿现在身家不菲,肯定会有这样的想法,不单是庄睿,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如此,本身再加上庄睿又不是做实业的,根本就不需要承受社会责任,守好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后面还有个玉矿给予财力支持,庄睿似乎真的不需要再去做什么了。

    庄睿点了点头,坦然承认了,在他的感觉里,专家都是胡子一把头发花白的老头儿,似乎和自己这还没结婚的纯情小处男搭不上什么关系至于玉石协会的那块蛋糕,以他的身家还真的不怎么能看上眼。

    古老这次没有生气,而是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庄,人是群居动物而一个人未来的发展有多大,完全取决亍他的眼界有多么宽广,你几次赌石都赌涨了,现在也算是身家不菲,但是你能保证你一辈子都走鸿运吗?

    那是肯定不可能的,所 以你就需要充实自己,玉石协会就是一个锻炼的平台,如果你能在这个行当里做出成绩,以后不管你去做什么,都会事半功倍的。

    对了,玉石协会对于市场玉石的价格,是可以做出指导性定位的,你要是有了话语权,对你新疆玉矿的发展,那也是有好处的。

    古老爷子的话让庄睿陷入了沉思,老爷子虽然没有直接指出自己有些浮躁,但是庄睿感觉到了,自己这段时间是有些自大了,手上有了钱之后,把很多事情都不放在 7 眼里了,但是万一眼睛中的灵气消失,那应该怎么办呢?

    而且专家这个身份,对自己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有了这个身份作为掩饰,自己以后淘宝捡漏,赌石赚钱,也就不会显得那样突兀了。

    想明白这些之后,庄睿对于古老爷子可是感激莫名,站起身来,对老 爷 子 鞠 了 一 躬)说道=“师 伯)我 明 白 了)这鉴 宝 活 动 我 去▲一 一▲r一“呵呵,想明白就好,人可不能坐井观天,而宝石也不仅仅是咱们中国才有,以后协会出国交流,你也可以参加下,像巴西的祖母绿,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南非的钻石,都是属于宝石的范畴,价值不菲「你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啊。”

    “师伯,我知道了,关于这次现场鉴宝,是个什么情形?您老有什么要交代我的吗?”

    对于老爷子所说的这些宝石,庄睿心里也是充满了憧憬,等日后自己有机会,一定要去它们的乒地看一看,当然,庄睿还是奔着捡漏去的,虽然国外的月亮不见得比国内的亮,但是国外赚的钱,花起来感觉一定很爽。

    古老爷子沉吟了一会,说道:“对于硬玉类的鉴定,你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软玉是你的敢肋,到时候要多看少说,看不明白就说拿不准,玉石的鉴定应该不是很多,听说你对古玩鉴赏也有研究,到时候也可以和同行们交流一下。”

    古老爷子的话让庄睿笑了起来,“拿不准”这三 个字是放之四海而皆准,虽然只是三个字,那涵义就大了去了,可 以理解会这物价是假的,说这话是给您留面子,也可以说按字面理解,我就是拿不准,就像是“王”字倒过来写一样,怎么说都不会露怯掉份的。

    不过听老爷子这么一说,庄睿心里倒是对这次鉴宝活动产生了几分兴趣,别的不说,能见到一些在古玩行里的前辈,那也是一个不错的学习机会,庄睿对于古董的兴趣,一向是大于翡翠玉石的。

    “你小子在门外面转悠什么啊?进来吧,鬼鬼祟祟的。

    古老爷子突然冲着门边喊了一声,话音刚落,古云就推门走了进来,说道:“爸,您真是火眼金睛啊,这样都能发现我?”

    “我在你们俩小子心里,就是孙猴子了不是?行了,少跟我贫嘴,有事你们说吧……

    老爷子被儿子的话说的哭笑不得,这小子和庄睿一样,愣把人往猴子身上夸,干脆起身出去逗弄孙子去了。

    第三百零八章推倒重建古云的确是在外面转悠半天了,他那公司虽然现在发展不错,不过古建这活并不是每天都有的,一年中总有那么几个月是闲着的,正好现在 两支建筑队都没活干,当然,人闲着工资那还是要开的,那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像古云这样的公司,干点小活不划算,赚得那点钱,还不够给工人发补贴的,不过吃饭前听到庄睿说他那四合院有两千 多平方,古云就想着要把这活给接过来,这么大面积的古建修缮,即使不在材料JL偷工减料,仅是工钱,也能让公司小赚一笔。

    本来打算吃完饭找庄睿具体了解下情况的,没想到被自己老子给拉走了,一谈就是半天,古云这才到门口来转悠的。

    明白古云的意思之后,庄睿笑了起来,把那套四合院的情况给他介绍了一下,古云听完之后,却是皱起了眉头。

    “怎么 了,古哥,有什么不对的吗?”庄睿有些奇怪的问道。

    古云想了一下,说道:“按你说的,那院子三四年没有住人,十多年没经过修缮,恐怕那些屋子的内部结构会出现问题,要真是这样的话,就有点麻烦,你也别急,明儿咱们看看再说吧……

    庄睿点了点头,就算那些屋子不能住了,大不了全给拆掉重建好了,按欧阳军的话说,那地方的地皮,也侵个五六「呷喟冈「,自己总不会亏本的。「偶把四合院的地址给了古云,然后约好明天见面的时间之后,庄睿就向古老一家告辞了,这一趟本来是想帮母亲准备外公的大寿礼物,却阴阳差错的找到了四合院的修建公司,还从古老爷子那里领了个差事,庄睿都感觉自己的运气忒好了点。

    “喂,木头,我明天回彭城,你走不走?”车往玉泉山的方向开到一半,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庄睿这才记起刘川还被自己扔在欧阳旱的会所呢。

    “我走不了,恐怕还得 1几夭,你先回去吧。”

    庄昝挂掉电话之后,将车掉了个头,往欧阳军的会所驶去,他这一天算是忙昏头了,白狮还留在会所里面没吃东西呢,庄睿知道,白狮除了 自己和老妈老姐之外,根本不会吃外人喂的东西。

    回到会所,庄睿先是给白狮搞了点吃的,然后和刘川胡扯了几句,带着白狮往玉泉山开去,后天他要去山东,来回两天的时间,总不能让白狮饿两天吧。

    谁知道庄睿车到玉泉山那个疗养所的大门前,却是进不去了,前几夭他都是跟着欧阳振武过来的,现在自己耒,就被门口的武警给拦住了,他们可是认证不认人,再加上车上白狮那巨大的体型,更是不敢放庄睿入内。

    最后还是欧阳罡的警卫 员来到门口,才将庄睿带了进去。

    老人的作息比较有规律,现在九点多钟就已经睡下了,庄睿找到母亲说了会话,把这几天要出去的事情说了一下,将白狮交给了母亲。

    欧阳婉在彭城也没什么牵挂,就准备在这里长住下去了,玉泉山的环境也很适合她恬静的性格,再加上数十年都没能孝敬父母,眼下也是尽尽孝心的时候了,倒是庄敏有些呆不住,刚来一天就想着回彭城了,准备明天就是,过段时间再和赵国栋一起来,不过会把囡囡留下来,陪陪老人的。

    见到母亲这边没什么事,庄睿也放心下来了,睡觉之前去到外公外蕃的房间里,偷偷用灵气帮他们又梳理了下身体,这才回到给自己准备的房间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庄睿就来到了四合院,刚停好车进入到巷子里备,就看到自家四合院门口站了两个人,却是古云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在老人的肩膀上,还背了一个画板。

    “庄睿,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导师周教授,老师,他就是欧-阳部长的外甥庄睿。”古云看见庄睿,连忙迎了上来,把老师介绍给庄睿。

    “周老师好,这次要廉■烦 您了,实在不好意思。”

    庄睿连忙上前毕恭毕敬的打了招呼,就算不提周教授和小舅的私人关系,单凭周教授在古建圈子里的威望,也值得庄睿敬仰了,昨儿古云可是说了,周教投从来不给私人干 活的。

    “不客气,小伙子,你能想着保护咱们祖宗留下来的这些建筑,就值得我来一趟,这套院子不错,地段很好,后面还可以开个侧门「改成一 个 车 库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周教投在庄睿来之前,就和古云围着这套四合同外围转悠 了一囹,在庄睿这套院子的后院那里,被人非法搭建了不少做生意的棚子,那里的巷子宽敞一些,倒是可以将车开进来,稍微改动一下,就能留出个车库来。

    “那就谢谢周老师了……”

    庄睿上前 把那厚重的大门打开,将周教授和古云请了进去。

    庄睿从买了这院子,一直都没有时间过来,打开大门之后,庄睿发现里面和第一次来的情形已经完全不同了,地上的杂草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就连那些垂花门上的灰尘都被擦拭掉了,而前院和中院里那几棵高大的枣树与石榴树,也明显的有被修剪过的痕迹。

    周教授带着古云从门房看起,对那些木质结构的建筑尤为注意,只是一路看下去,眉毛也是越皱越紧,看的一旁的庄睿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自己这套院子到底有啥毛病。

    “周老师,您先喝口水,休息一下吧,您看这院子要怎么修缮才好?”

    周教投看的很细,基本上每间屋子都进去擦看了一番,甚至用一根在地上捡的钢筋,把一个屋子的墙壁凿出一个洞来,以便观察里面砖石的情况,足足过了两个多小时,才把前面两个院子看完,后面却还有两个院子的房间都没看呢。

    庄睿也帮不上什么忙,见到周教投和古云忙的一头大汗,连忙回车里拿出几瓶饮料来。

    “不着急,看完了再休息……”

    周教投接过庄睿递来的饮料,喝了一小块之后就拿在手里,继续向后院走去。

    庄睿一把拉住正准备跟过去的古云,开口问道:“古哥,您看我这房子要怎么装修才好?”

    古云停下了脚步,摇了摇头说道:“老弟,你这院子里的这些房间,虽然外形上保存的不错,不过长年失修,地基虽然没事,但是房子里有些砖石都腐朽了,你来看,这块砖是我刚才从屋子里面掏出来的 一 一r一 一 一”

    古云边说话边从脚下拾起一块砖头耒,两手一用劲,居然将这块青砖从中间给掰开了,再用手在青砖的断被面搓弄了一下,然后把手一扬,一团白灰从古云手心-里散落到了地上。

    「偶嘟 云的举动看的庄睿是日瞪口呆,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伪 il古代也有豆腐渣工程啊?!”

    “呵呵,那到不是,主要是你这里常年没有人住,下水道可能被堵塞了,到夏天暴雨季节,积水就会蔓延到屋子里,经过浸泡,这些砖石还有木头,已经变得腐朽 了……”

    听到庄睿的话后,古云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他心里也有点可惜,这么大的一个院子,几十个房间,估计都要曾不住 了。

    “古哥,那您看这怎么办?”

    庄昝这次是真的有些着急了,看这砖石的模样,恐 怕不仅仅是修缮一下就能住人的,要真是像昨天自己想的那样,全部推倒重建的话,自己这买这房子,可就亏大了啊。

    “别急,看看老师怎么说吧。”古云拍了拍庄睿的肩膀,往后院走去。

    “古哥,周老师这是在干什么?怎么不用照相机啊?”

    进到后院,庄睿看到周教授把肩膀上的画板取了下来,正用铅笔在上面飞快的画着什么,应该是画这些房屋,只是自己看到古云明明带着相机,却不知道周教投为什么 非要用手来画?

    庄睿的声音有点大,正在画画的周教授听到之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说道:“小伙子,你要知道,拍照的时间很短,一秒钟就可以了,但是画下来可能却需要五分钟,五分钟里面你所看到的东西,一定会比一秒钟要多,这样你就能记住,不一定非要拍照的。”

    庄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现在这社会,的确浮躁了许多,人们都想着用最简洁的办法来完成一些事情,却忘了 在这过程里面,其实已经失去了很 多。

    古云走到周教授的身边,和他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对正在沉思中的庄睿说道:“小庄,这套宅子,已经不能用古建修缮的办法了,恐怕是要推倒,重建!”

    “周老师,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庄睿连忙问道,他再不了解建筑这行业,也知道装修和建房完全的两码子事,自己本来还打算一个多月之后就住进去呢,要是重建的话,鬼知道猴年马月能搬进新房?

    “唉,但凡有一点可能性,我也不会让你把这些左建筑纶推倒的,不过这套宅子 的地基被水浸泡过很 久,木头早就腐朽了……”

    周教授一边说话,一边把手中的画板递给古云,慢步走到后院的一个垂花门旁边,抓住一边门槛,使劲一拉,一个上面还带有彩漆长条木头,就这样被拉了下来,庄睿过去接过那木头一看,里面的确是都鹿朽了。

    看到这般景象,庄睿有些沮丧的说道:周老师,如果要是重建的话,还能保持原来的风貌吗?另外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建好?”

    庄睿之所以买这四合院,也是看中了这种建筑风格,要是想买别墅的话,六千多万也足够他在京城买套顶级别墅了,话说现在不过是么年,房地产也是刚刚热起来而已。

    “呵呵,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

    周教授闻言笑了起来,说道:“还真是巧了,你这套宅子,是康熙年间为了安置六部大臣们,专门让工部的制造库承办的,这些房子的图纸,都还保留着,你想建的像原来一般原汁原味,倒也不是不可能的,只 是 一 一 一 一 一r”

    周教投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到庄睿一脸焦急的模样,接着说道:“只是如果按照原来的图纸施工,这造价可是不菲啊。”

    “大概需要多少时间呢?”

    庄睿最紧张的是这个问题,要是等到明年来上学都建不好,那自己买这房子干 嘛啊。

    “用不了多少时间,一共大概三十多间屋子,算上这些比较细致的垂花门等,有两个月的时间足够用了。”

    一旁的古云接口说道,这可是他的分内活,一打眼基本上就能估算个八九不离十,而且两个月的工期他还说久了一点,其实要是赶的紧一点,个把月就能建好了。

    “行,那就按照原来的图纸来建,古哥,这大概需要花费多少钱呢?”

    庄睿听到两个月就能建好,心里很高兴,原来的房子的确破旧的可以,能推倒重建又耽误不了多少时间,他当然选择重建了,而且有周柬授在,连设计图纸都省去了。

    古云在心中估算了一下,说道:“老弟,咱们这关系,我也不赚你材料钱了,不过像这些彩色琉璃瓦还有这大青砖等古建材料,卖的要贵一些,全部建材加上工钱,恐怕要一千五百万左右。”

    “一千五百万 ?好吧,古哥,不过这宅子外貌按照原来的风格,房屋里面的装修你要给我整的现代化一些啊,厨卫 都要备齐,别到时 候还要跑公共厕所。

    庄睿闻言心中有些发苦,买这套宅子七七八八的就去掉了六千五百多万,再加上这一千五百万,岂不是八千万没了,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庄睿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了。

    P:两章七干字,月票有点不给力啊,↑2点前月票要是能到IZD,今儿就是十万字,看朋友们的了F!~!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