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章 代售(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庄睿,我这次可是帮了你不少忙啊,带什么好东西来了,一个个都搞的神神秘秘的……”

    在石头斋的贵宾室里,邬佳给庄睿端来一杯茶,然后那双大眼睛就盯在了庄睿的背包上。

    昨天可是把她给气坏了,罗叔叔来向爷爷告辞的时候,说什么都不肯讲庄睿打造的那些手镯和饰品,究竟是什么材质的,至于打出来的是什么物件,邬佳当然再清楚不过了,从庄睿找她专门订制的那些首饰盒子之中,就能大致看出来了。

    而爷爷那个老顽固,一直恪守着要帮客人保守秘密的规矩,逆把邬佳给训了一椿,是以今儿在庄睿上门之后,邬店长的脸色很是不好看。“咦,邬小姐,我可没得罪你吧?怎么用凉水给我泡茶啊?”

    庄睿喝了一口茶水,却发现里面的水居然是凉的,敢情这位大小姐是用凉水泡的茶,再往杯子里一看,却是连茶叶子都没有泡开。“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再给你换一杯去……”

    邬佳听到庄睿的话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倒不是故意的,只是刚才心里一直在猜测着庄睿会拿出什么物件耒,有点心不在焉,所以在饮水机上接水的时候,手没有按在制热的出水口上面。“算了,别忙活了,东西给完你我就要走,今天事情有点

    庄睿摆了摆手,把身后的背包拿到身前,从里面取出来三个巴掌大的盒子,放到了面前的茶几上,向坐在对面的邬佳推了过去。“手镯?!庄睿,不会是帝王绿的吧?”

    看盒子的包装,邬佳知道这应该是三副镯子,她相信庄睿肯定不会拿地摊上十块钱一个的来糊弄她,想到前段时间的那颗帝王绿的戒面,邬佳心里充满了期待。

    “哪有那么多帝王绿的料子,你要是嫌这个不好,我就拿走……”庄睿翻了个白眼,这丫头想什么呢?帝王绿的镯子自己都没见过,就是有那也绝对不会卖的。

    要知道,拿出这三副冰种镯子来,庄睿已经是很肉疼了,从六月初缅甸实行原石禁运以来,所有自缅甸流出的翡翠原石,都必须经过仰光翡翠公盘,这三个多月来,国内的成品j!翠价格是一天一个价。

    原本普通的无色冰种镯子∽万就买的到,不过短短的三个多月,现在价格已经暴增到二十多万,更不要说像这种满红的冰种镯子了,即使在一些大城市的珠宝店,也绝对当得起“锥店之宝”这四个字的。

    如果缅甸原石禁运不解除的话,国内的翡翠市场的价格还椅进一步走高,这种涨幅从目前来看,已经是远超房地产等诸多行业的投!$$了,庄睿现在又不怎么缺钱花,把这批红j!冰种的镯子留在手里「日后想必可以大赚一笔的。

    邬佳看了庄睿一眼,拿起一个盒子,慢慢的打开,顿时,那双不大但是却充满了灵动的眼睛在这一刻停止的转动,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盒子里那副艳红犹如烈日般的镯子,再也不肯移开了。“喂,看傻了吧?”

    庄睿在旁边坐了好几分钟了,发现邬佳居然都没搭理自己,向她看去的时候,才知道这丫头也被这红番钧子所迷醉了。“是,是,什么?你才傻了啊!”

    邬佳下意识的答应了庄睿一句,眼睛终于从那副镯子上挪开了,不过却是看向另外两个首饰盒,那双小手如蝴蝶穿花般,迅速的将剩下的两只盒子全部都打开了,三副不分仲伯的红!!手镯,赫然呈现在了她的眼前。“庄睿,这是血玉手镯?”

    看着这充满了妖异诱惑力的红翡手镯,邬佳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石头斋虽然在彭城玉石行里可以说是首屈一指,但是这里出售的翡翠,最好的也不过就是冰地的,而且以绿翠居多,别说这种满红的镯子了,就是那种福寿禄三色的手镯,邬佳都没有见过。

    不过没吃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跑的,血玉手镯的大名,即使是行外人也多有耳闻,邬佳在第一时间里,就想到了这个名词。

    “不是,这是冰计料子做出来的红翡镯子,品质还达不到血玉手镯。

    庄睿笑了笑,真正的血玉手镯蔑在他那加了保险门的地下室呢,庄睿发现自己越来越有些入行了,居然学得像那些蔑友们一般,留着好东西舍不得拿出来,没事的时候自己上手把玩偷上着乐呵。

    “不是啊,我们就可以把它们叫做血玉手镯来卖,庄睿,你不知道,别说冰种的满红镯子了,就是连豆种的全红也是很少见的,只要是满红的,都可以叫做血玉手镯。

    邬佳在这几副美丽的镯子中沉迷了一会之后,迅速的清醒过来,她这几年店长可不是白当的,马上就看出了里面的商机。

    “这样也行?那别人要是感觉上当了,来找你后账怎么办?”

    庄睿被邬佳说的有些傻眼,这冰种的要是能叫做血玉镯子,自己那些玻璃种料子打磨出来的手镯,应该叫个什么名字了呢?

    “嗨,你不懂啦,这血玉手镯也分品级的嘛,最顶级的自然是玻璃种的,冰种的就次一点,但是都可以叫这个名字的,这么好的噱头不拿来炒作一番的话,太可惜这几副镯子了……

    邬佳那圆圆的小脸上,此时全是狂热的神情,兴奋的挥舞着小手,说话声音也不自觉的大了起来,惹的外面的营业员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经过贵宾室门口的时候,都要往里面看上一眼。“咳咳,血玉手镯就血玉手镯好了,淡定,淡定点,这么激动干,:!i!\};。r-+……”

    庄睿咳嗽了一声,这丫头这么大声音,搞得庄睿很不自在,外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在里面非礼她了呢,话说庄睿现在可没心情招惹女孩子。

    邬佳闻言吐了下小舌头,站起身来,说道:“你不是从事玉器终端销售的,不知道一件珍贵的玉器,对于提升我们终端品牌的影响力的,这事我要告诉爷爷,具体你们两个谈。”

    虽然邬佳现在是石头斋的经理,一般的事情都能拘板做主,不过这几副手镯太过贵重,她还是要请老爷子出马,最好能谈得像那块帝王绿戒面一般,要知道,那拇指大小的玩意儿,可是让石头斋赚了近岌刀万的纯利润啊。

    不过她这个如意算盘肯定是打不起来了,上次庄睿算是还他们的一个人情,那块帝王绿的翡翠基本上就是半卖半送的,这三副手镯却是不一样,庄睿绝对不会再低价卖给石头斋了。

    邬老爷子来的很快,在邬佳打过电话之后不过二十分钟,老爷子就拄着拐杖进到店里来了,和邬佳一样,在看到那几副红翡镯子时,都情不自禁的被其吸引住了,不过老爷子总算是见多识广,稍一愣神,就恢复了过来。

    “小庄,你可真是大手笔啊,我老头子玩了一辈子的玉石,也没见过几次全红的翡翠,想必你那块料子不少吧?有没有出玻璃种的红翡?”

    邬老爷子果然是人老成精,在仔细察看了这几副镯子之后,就认定这是从一块料子上打磨出来的,更是猜测出了庄睿手上还有好货。

    “什么?你还有玻璃格的?!那要是打磨出来,可是真正的血玉手镯啊,庄睿,你怎么不拿那个过来?”邬佳在旁边听到爷爷的话后,不满的喊了起来。“别瞎说,小庄这已经很仁义了,顶级红籁也是你能玩的起的?”

    邬老是个明事理的人,当下不满的瞪了自己孙女一眼,以他的经验来看,即使这块毛料出来玻璃种的玉肉,恐怕也不会很大,能不能打磨出一副镯子还是两说呢。

    只是老爷子万万都想不到,庄睿那里的玻璃种红翡,足足打制了五副镯子,还剩下一大半呢,他要是知道的话,恐怕拉下这张老脸,也会求购一副真正的血玉手镯的。

    庄睿笑了笑,道:“玻璃种的倒走出了一点儿,不过太少,打出来的东西留着绰二家里人了。”

    邬老脸上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说道:“行了,小庄你能拿出这三副镯子来,已经是给老头子天大的面子了,说吧,你这几副镯子,准备要个什么价钱?”

    “邬老,这几副镯子,我是想代卖,如果从石头斋销售出去的话,可以得到十二个点的分成,您看怎么样?”

    庄睿事先打听过行情,一般代卖给店家的分成是在十个点到十五个点之间,他给出的十二个点,不高也不算低,这就看石头斋的本事了,卖得责自己就赚的多。“代卖?!”

    邬老爷子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庄睿心里是这个打算,不过马上就点了点头,说道:“行,就按你说的,十二个点,佳佳,去拟定一份协议来,我和小庄签一下。”

    邬老爷子活了这么大的岁数,知道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做人不能太贪心了。

    PS:第一更,咱们又多了位盟主,谢谢老情剩大大的厚爱,今儿最少三更,争取四更,朋友们把新产生的月票推荐票都投出来吧,话说今天过一半了才十几票啊。H!~!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