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五章 意乱情迷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庄睿是格男人,应该说是个身心都很健康的男人,虽然平时很理智,但是在这个时候,也是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男人了。

    正当庄睿春风得意马蹄痪,双手终于解开那该死的牛仔裤的时候,嘴唇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如同一盆凉水自头上泼下,脑中顿时回复了清明。

    看向身前的秦萱冰时,庄睿那一丝清明差点又泯灭到欲火之中了,在不知不觉之中,秦萱冰那紧身的小体恤衫已经剥落到了地上,而身前那如同两片树叶般的布片,根本就无法掩饰住胸前那高耸的所在,一片白花花的身体,让庄睿口干舌燥。

    “庄睿,不行,你要先去洗澡!

    正当庄睿那双手又开始不老实的时候,秦萱冰低沉却又坚定的声音响了起来,虽然……她也很想要,但是却想自己的第一次,更加的完美一些。“好吧……你要等我哝……”

    庄睿此刻也感觉到自己浑身汗淋淋的很不舒服,低下头来在秦萱冰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然后急匆匆的向浴室冲去。

    没有了庄睿的依靠,秦萱冰的身体差点瘫软到了地上,身体中的那股热流让她一张俏脸红到了耳朵根上,看着自己骄人的身材,秦萱冰的眼睛有些迷离,刚才那阵让她喘不过来气的热吻,似乎又浮现在了眼前。

    拾起了地上的丁恤衫,桊萱冰不知道自己是该留下,还是趁着庄睿洗澡的时候溜走,话说女人即使有了准备,在这一刻心中也难免会忐忑不安的,穿上衣服之后,秦萱冰走到了浴室门口。“庄睿,你坐了一上午的飞机,等知先休息下吧,我晚上再过来

    听着浴室里水流的声音,秦萱冰玫起了薯气,说出这番明明和她心中所想并不相符的话来。

    溥室里水流的声音骤然停顿了下来,秦萱冰把耳朵附上去,正要开口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一只强壮的手臂揽住她的细腰,随之拉进了浴室里,另外一只手却将浴室的门给拉上了。“啊!”

    秦茔冰破不提防之下,整个身体都冲了进去,脚下一滑,摔在一具充满了阳刚之气光溜溜的身体之上。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秦萱冰,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在一件件的减少着,不多时,一具白羊似地肉体呈现在浴室之中,那白色的雾气笼罩在浴室里,像是催*情药一般,使得秦萱冰一动都不想动,任由庄睿施为。\{省略2D字。0000000

    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娇呼声交织在一起,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两具白花花的身体,在那张足有四五米宽的国王床上来回翻滚着……嚓,再省略1硼字

    谮启午后的阳光慢慢西斜,落日的余晖照射在窗帘上,将房间映射的红彤彤的,似乎在给那正在蠕动的身体上渡了一层霞光……日落月升,维多利亚港的灯光亮了起来,房间中的喘息声终于停止了。

    秦萱冰已经沉沉睡去,姣好的身材完全不加掩饰的呈现在庄睿的面前,那诱人的曲线在月光下忽隐忽现,让庄窖本来已经平复下来的身体,又蠢蠢欲动起来。“七次,八次?

    庄睿强自压下心中的欲火,关键是不压下也不行了,因为他身体的某个器官,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虽然灵气可以缓解疲劳,治愈伤痛,不过对于比较敏感的海绵体而言,效果似乎不是那么的好。

    拉过薄薄的蚕丝被,庄睿轻轻的盖在了舂萱冰的身上,有些心疼的用灵气梳理了一下秦萱冰的身体,在某处隐私的地方,更是加大了灵气的用量,当然,只是治疗伤处,话说已经畅通了地方,是不会再被堵塞住的。

    两个同样对性都很青涩的男女,凭借着本能完全了人类最伟大的运动,当然,一回生二回熟,到第三回合的时候,庄睿就像是战场上的将军一般,横冲直撞,所向无敌,带着身下的马儿掀起了一个又一个的高潮。

    初经人事的秦萱冰,也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迎合着,但是最终却不敌庄睿这养了二:L多年的童子身,最后沉沉睡去了,不过脸上还带着一丝甜蜜幸福与满足的微笑。

    轻轻拿开秦萱冰搭在自己胸口的手臂,庄睿慢慢的从床上走了下来,那腰好像是生锈了的机器一般,酸痛的他差点摔倒,低头灌输了一股灵气之后,才直起了身体。

    走进浴室里冲洗了一下之后,庄睿在腰间围上一条浴巾,摸出包香烟走到阳台上点燃了,吞吐着烟雾,看着下面热闹的维多利亚港「庄睿突然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哥们这保存了二十多年的童子身……就没了?要是被床上的秦萱冰知晓庄睿此时的心思,保准一脚将他从阳台上踹下去,来个高台跳水。“庄睿?!”

    秦萱冰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身边那个可以依偎的男人,不在床上了,睁开眼睛一看,庄睿正站在阳台上,秦萱冰正要起身,却发现自己身无片缕,连忙抓起被子盖住了身体。“醒了?我抱你去洗一下吧……

    庄睿回到房间里,看到床上的秦萱冰将头埋在被子里,不由笑了起来,哥们不就是多洗一次澡的事嘛,庄睿连人带被子都给抱了起来,在转身的刹那间,看到床上犹如梅花般的朵朵嫣红。进到浴室里,自然又有一番不可说的旖旎。”庄睿,很奇怪啊,怎么不疼的?”

    虽然今天是初经人事,但是秦萱冰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对男女之事并不陌生,话说国外的成*人付费频道,可是相当普及的,没吃过猪肉总归见过猪跑啊。

    而且经历了人事之后,秦萱冰在庄睿面前完全放下了羞涩,穿着宽大的浴袍与庄睿相拥在阳台上,丝毫不在意那双手不老实的在自己身上游走着。

    此时的秦萱冰,脸上少了一丝青涩,却乡了一股说出来的妩媚,眼神流转之间,都带有一种让男人心动的蛊魅,那种性,感从骨子里向外溢出。“可能是你平时注意锻炼的缘故吧?”

    庄睿把秦萱冰又向怀里搂紧了一些,他自然不能说出是眼中灵气的效果,这件事情实在太过玄幻,庄睿打算一辈子将之埋在心底了,有时候,秘密的分享,往往也会给带来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庄睿只想自己一人来承受就足够了。“你坏死了,不要乱摸,哦,那里不能碰的……睿,我要……”

    庄睿用那双大手,成功的转移了秦萱冰的注意力,不过这也是再一次考验了他的小兄弟,房间里顿时又想起一阵糜绯之音。

    国外曾经有人做过一项调查,就是那些长得金眼碧发性感异常的小妞,是性冷淡的可能性,要远远的大于常人,反而有些平时显得冷淡的女人,在性,爱的过程中,却是异常大胆,索求无度,“电话,我的电-话响了,哦,不要,亲爱的,让我接下电话,不,让电话去死吧!”

    随着一声沉重的喘息和诱人的娇喘过后,房间才又平静了下来,只有秦萱冰手机的铃声还在响着,只是这时的秦萱冰,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庄睿我饿了十一一十一一”

    两人在床上相拥着躺了半个多小时,同时听到了对方肚子里的“咕咕”声,不由相对笑了起来,庄睿看了下时间,从下午一点钟进入到酒店,到现在足足过了十一个小时,已经是接近凌晨零点了。“咱们出去吃东西吧?

    庋睿坐了起来,他现在可是精神亢奋,一点睡意都没有,再加上有灵气恢复身体的疲劳,丝毫都不感觉到劳累。“不,今天我就和你一起过,哪里都不去,我叫酒店送餐进来一r,十一一”

    秦萱冰像猫一般缠绕到庄睿的身体上,伸手抓起床头边的电话,用广东话讲了起来,只是这声音虽然悦耳,但是庄睿却是一句都听不懂。

    酒店的效率挺高,在二十分钟之后,就有一辆餐车推倒庄睿的房门前,在按照秦萱冰的吩咐,给了小费之后,庄睿自己把餐车推到房间里。

    秦萱冰叫的晚餐很丰富,除了牛扒之外,还有几样精致的粤式点心与小菜,另外还有一瓶已经开启了的,放在满是冰块的盛酒器里的红酒,另外还有两支粗大的红蜡烛放在餐车一角。

    庄睿拿餐车上的火柴先点燃了蜡烛,然后往两只高脚杯里倒满了酒,端给了秦萱冰,红酒映照美人面,愈加使其美艳不可方物,庄睿在心中暗叹了一声:“哥们今儿晚上,似乎…是不用想睡觉了。”“谁这么没趣,半夜了还打电话?”

    正在两人温情的享用着烛光晚餐的时候,秦萱冰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从庄睿手里接过电话,秦萱冰看了下号码,不禁吐了下小舌头。“我妈咪打开的……”秦萱冰把手指放在唇边对着庄昝嘘了一下,才按下了接听铰。C!~!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