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一章 慈善拍卖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庄睿听到柏梦安的话后,挑了挑眉毛,淡淡的说道:“柏兄,你这话说的不对了,萱冰选择谁,是有她自己的主见,怎么能说是征服呢?香港作为国际性的大都市,这年头不会还有男尊女卑的思想存在吧?

    柏梦安闻言一愣,他没想到印象中处事淡然的庄睿,会如此反驳他的话,一时间倒是说不出来什么了,不过庄窖这话把整个香港都说了进去,柏梦妥后面的几今年轻人,脸上均是露出不忿的神情。“是我失言了,萱冰不要在意啊……”

    柏梦瑶见到老哥失态,连忙在他后腰上捅了一下,柏梦妥才反应了过来,连忙向秦萱冰赔了个不是,他们两家在生意上有诸多合作,因为这点小事引起嫌隙就不好了,枯梦安刚才也是心理有点小嫉妒,这才说出了不合适的话,现在心态却是调整了过来。“没关系,拍卖马上就要开始了,各位请回去吧……”

    泰萱冰又回复到以前那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只是眉眼之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万种风情,却是与以前表现出来的冷溢大不相同了,即使对秦萱冰没有意思的年轻人,这会也看的呆了,就是那些带有女伴前来的人,也是偷眼看着秦萱冰。“今天来的人太多了,秦小姐,我们留在这里,你不会介斋吧?”

    人群里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人突然开口说道,旁边几人也走出言附和,秦萱冰看了一眼那人之后,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下头。

    “那人姓郑,叫郑华,是那位郑大亨的孙子,现在在他爷爷的珠宝有限公司里面任职,被誉为是新一代的周太福珠宝的领羊人物,萱冰和他不熟,但是也不好拒他的面子的……”

    雷蕾怕庄睿有什么想法,附在庄睿耳边,给他介绍了一下刚才开口说话的人,都是在珠宝行业里温的,别人公司的规模要比秦氏珠宝大的多,秦萱冰要走出言赶人的话,那未免太不给人面子了,话再说回来,这地方也不是她私有的。

    要说这些超级富豪的子弟扪,对秦董冰的兴趣,其实远没有对庄睿的兴趣大,以他们的身家财富,想要什么样的漂亮女人没有啊?何必抱一块冰冷的石头回家,当然,是冷还是热乎,在场的这些人里面,只有庄睿才知晓了。

    但是秦萱冰找了庄睿这么一个内地人,就让这些人好奇了,要知道,从吖年过后,内地和香港的两地通婚,那是很正常的,不过在香港上层社会里,还是很少听闻有谁家愿意把女儿嫁到内地去的,毕竟从天气气候和生活习惯来说,香港人一般很难适应内地的生活的。

    这会几个人正拉着柏梦安在窃窃私语,就是柏梦瑶也被几个女人给拉到一边去了,想来也是在打听庄睿的来历,不过柏氏兄妹和庄睿虽然一共经历了西藏之行,但是对于庄睿的事情,知道的并不是很多,除了知道庄睿是内地人之外,也没透露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庄先生是第一次来香港吧?”

    慈善拍卖还没开始,各今年龄层的人都在扎堆聊着天,突然「站在柏梦安身边的郑华,向庄睿笑着打了个招呼,伸出手去。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庄睿和这个载着副金丝镜,看起未很斯文的郑氏珠宝继承人握了一下手,淡淡的回答道:“是,第一次:1l!L……r……”

    “呵呵,不知道庄先生在内地是从事什么行业的?我现在每年都有之四个月的时间在内地工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拜访下庄先生的一一r一一一”

    郑华对秦萱冰是没有任何心思的,他就是想摸一下庄睿的底,要是有本事的人,那自然要交往了,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做生意做到他们这种程度,很多事情往往都不是靠钱来解决的了。

    对于七十年代后期,从内地来港的人,在最初的时候,是很被香港人看轻的,但是七十年代那个红色资本家的后人赤手空拳的来到香港之后,靠着一笔为数不多的资金,在二十丰的时间里,创下了近二百亿资产的庞大商业帝国,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

    从那时候开始,香港的这些超级富豪们,也有意无意的和内地交好起来,因为内地那个庞大的市场,是他们无法放弃的,同时这些人也认识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在内地做生意,有钱不如有权。

    郑华现在就是在怀疑,庄睿不会是内地的什么太子爷吧?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奏家愿意把女儿嫁过去呢?要知道,在此时的香港,豪门之间用联姻来维系合作关系,还是十分流行的。

    庄睿并不知道这位普通话说的很流利的郑公子的意思,随口答道:“我在内地从事一些玉石生意,呵呵,不值一提的。”“哦?庄先生也是珠宝行业的人呀?那咱们以后要多亲近一下了……”郑华听到庄睿话后,更是加深了自己的猜想。“不,不,我只做些玉石原料的生意,对珠宝没有什么接触。庄睿纠正了一下郑华的说法。“那庄先生可就是我们这些人的上家了,等以后有机会,郑某一定要去拜访的。”

    听到庄睿是做玉石原料生意的,郑华一下子就没了兴趣,要知道,内地最大的几个玉石原料供应商,他全部都认识,而且关系维持的很不错,这里面并没有姓庄的人,而且再深想一下,内地似乎也没有什么姓庄的高官,所以现在庄睿在他眼里,也就是个一般的小商人罢了。

    这群人里面,隐隐就是以郑华为首的,听到郑华套出了庄睿的来历,另外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不屑的神色来,不过到也没上前去找茬,毕竞以他们的身份,要是传出为个女人争风吃醋的事情来,那丢人可就丢大了,回家也免不孓受长辈的训斥。

    不过有几个人已经是在",里暗暗算计了,等会怎么样才能让庄睿出点洋相,毕竟这来自内地的小子今儿的风头太大了,单是被秦萱冰挽着胳膊,就把他们几个的风头给抢走了。

    庄睿看到那位郑公子没在搭螋自己了,而是换成了广东话和旁边几人说笑起来,也不以为意,搂着秦萱冰往旁边走了一点,低声闲聊了起来,庄睿感觉有些奇怪,这都快十点了,人也到的差不多了,慈善拘卖为什么还不开始?

    就在这时,从门外进来了两个人,一个是那位英国管家,进来后就站在门口,好像在引领着什么人,另外一个侍应却-是跑到了何爵士那桌上,小声的说了句什么。

    让庄睿有些吃惊的是,一直稳稳坐在那里的几位老人,全部都站起身来,就连那位郭老,都被人搀扶着向门口迎去,而原本坐在中间闲聊的那群中年人,也都闭上了嘴巴,站起来摆出一副迎接客人的样子。“柏兄,是谁来了?”

    秦萱冰一直和自己在一起,肯定是不知道的,庄睿只能问向距离自己不是很远的柏梦安。

    “你不知道?今天这场慈善拍卖,是何爵士为了给内地建l0座希望小学举办的,除了拍卖所得之外,剩余的钱都由何爵士来出,所以请来香港新华社的王主任,还有驻港部队的黄司令员,这应该是那两位到了。”柏梦安看到身旁的人都围向了门口,匆匆给庄睿解释了一下之后也挤了过去。

    他们虽然都是生意人,但是做生意也要个和谐稳定的环境啊,像驻港部队虽然只是一股震慑力量,但是与之交好走没有任何坏处的「更不要说新华社了,那就是内地政府派来香港的钦差大臣,今天要不是香港特首人在内地,恐怕也会前来参加这次慈善晚宴的。

    在柏梦安这群人围过去的时候,门口已经并排走进来了两个人,走在右边的是位身穿笔挺军装的将军,肩膀一颗金星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生辉,左边的那个人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一身中山装,看起来很是精干。“郭老好,怎么敢劳鞫卜您来迎接啊,失礼,失礼Y”

    两人十进大门,看到正向他们走过来的几位老人,那位王主任马上迎上前去,握住了郭老的手,而那个将军则是先敬了一个军礼之后,才向几位老人问起好来,至于旁边的人,他们只是略微点头打了下招呼而已。

    几人在大厅内客气了一番之后,王主任与黄司令员被引入到几个老人那一桌上,而场内感觉自己有点身份的人,也是纷纷端着香槟酒,去到那一桌和两位贵宾说上几句话,碰下杯子,至于那些年轻人,却是没有这个资格,只能站在原地远远看着。

    何爵士见到今晚的压轴贵宾已经到了,遂招呼了那位管家一声,马上进来十几个侍应,将摆在大厅中间的餐桌椰到-了边上,另"外攻了一张铺着红绸的方桌放在了大厅中间。C!~!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