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七章 豪赌【四千字章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还好,赌船的工作人员只是对庄睿开出的这张支票进行了验证,这一百万当然是可以支付的,至于支票本,还是在庄睿的手上,他们并没有怀疑什么,虽然一次撕一张有些麻烦,但迳也是别人的权利不是。“庄先生,这是您的筹码……”

    验证完支票之后,抱着筹码箱的那个工作人员,从里面拿出一枚有巴掌长但是比其稍微窄一点的筹码来,递给了庄睿,庄睿打量了一下,这个筹码上面一的数字后面,足足有六个零字,正是一百万元整。

    “郑兄,拿着这个就能在赌船兑换一百万?”

    庄睿笑着向郑华问道,他没看出这筹码有什么不同的,只是体积比那些十万和十万的大上一些而已。

    “当然,不过一百万的筹码是赌场数额最大的了,在下面的赌厅可是见不到这种筹码的。”郑华芙着回答道,他也很佩服庄睿的镇定,一个对赌一窍不通的人,马上就要进行豪赌了,居然丝毫都不在乎,依然是谈笑风生。

    郑华和牛宏认识很多年 了,他从牛宏现在的表情里就可以看出「那家伙现在绝对紧张起来了,相比庄睿的锁定自若,这气势上就要差 了一头,只是郑华哪里知道,这赌局对庄睿而言,绝对的是有赢无输。

    庄 睿提出的这种玩法不像是玩扑克,可以不跟,可以偷鸡诈牌,或者可以逃跑弃牌,这种赌色子完全要靠运气的,并且除非双方同时猜对或者同时撸错,否则的话,把把都分出胜负,如果一方运气不佳的话,别说五六千万,就是上亿的资金,也不够输的。

    庄睿见到牛宕迟迟没有兑换筹码,笑着问道:“牛公子要玩大的,不会是没钱吧?”“哼,钱多的是,就怕你赢不是!”

    牛宏也掏出一个支票本,说道:“这是瑞士银行的本票,可以兑换五百万欧元,差不多六千多万港币,也给我取一百万的筹码来,依次从这本票里扣取。”

    牛宏说着把那张瑞士银行的本票,交给了赌场的工作人员,然后走到一张长约三米左右的赌桌一头坐了下来,道:“咱们可以开始了吧?

    庄睿笑了笑,说道:“当然可以开始了。

    “两位,为 了公平起见,你们可以指定为自己摇色子的人。”计奕知道自己赌场里的这些荷官,有不少是身怀绝技的,虽然听色子不行,但是摇三枚色子,想要控制点数,有几人还是能摇的八九不离十的。

    回头看了一下那几位荷官,庄睿的指向一个没有穿着荷 官马甲的侍应说道:“嗯,就麻烦你来帮我摇色子吧,牛少,你也指一个吧。”

    牛宏有点后悔,早知道在庄睿提出条件的时候,就要各人撸自己所摇的色子了,因为摇色子和听色子不同,在插的时候控制好手劲,十次里面倒是有八九次,是可以摇出自己想要的点数的,比之听色子要简单了许多。

    那群荷官里倒是有几个人与牛宕相熟,只是庄睿指定了个侍应,让牛宏是有劲无处使,不过这会牛宏也不好改口反悔,在场中扫了一因之后,也喊了个侍应走到自己身边。“牛先生,请问您对庄先生提出的赌法没有异议吧?”计奕站到赌桌的中间,手里拿着几张纸,向牛宏问道。牛宏先前把话说的太满了,现在只能摇了摇头,说道:“没有。“那好,两位先生请签一下这份协议,以免后面发生什么纠\} b\…… r ……

    计奕把手中的协议分别放到牛宕和庄睿的面前,赌船的办事效率很高,在庄睿提出赌法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持之打印出来了。

    这也是赌场的规矩,如果是按照赌场应有的规则来赌,是不需要这东西的,但是客人提出赌法,为了以防万一,才会让对赌双方在这张写明了赌法规则的协议上签字。

    庄睿将协议仔细的看了一遍,和他所说的并没有什么出入,接过一位侍应递过来的笔之后,随手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在把协议交给侍应的时候,还顺手扔给他一枚一千元的筹码,这几天住酒店的时候,每次有人进房间打扫卫生,秦萱冰都会给小费,庄睿倒也是学的有模有样的。“二位要不要检查下色子?”

    此时两个乌黑的色盅,还有三粒骨质色子,已经摆在庄睿和牛宏的面前,而那两个准备摇色子的侍应则是有点紧张,他们这些包厢的侍应,虽然见过的豪赌不少,但是自己亲身参与,这却是头一次,紧张的额头微微渗出 了冷汗。“不用号飞”

    庄睿早在 赌厅-里面就检查过了,这色盅并不能阻挡住他眼中灵气的透视。“那好,两位请准备了,赌局马上开始……”

    见到牛宕也摇头之后,讣奕对那两个侍应说道:“你们可以摇色子了,我说停就停下来。”

    两个侍应平时虽然也会小赌几把,对于摇色子赌博的场景看的多了,只是这会换成自己,就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了,那双手几乎是颤抖着将三粒色子放入到色盅里,然后放到色盅的底座上,用两手拿起来,胡乱摇了起来。

    庄睿看的哑然失笑,他香港聘片看多了,还以为摇色子都像电影里面那样能玩出花样 来呢,没想到这俩人都是一个动作,就是上下使劲的晃动着色盅,色子与色盅相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停!”计奕抬起手来,那两个侍应连忙将色盅顿在了桌子上,在几声脆呐之后,色盅里面的色子完全静止了下来。“两位请猜大小和单双吧。”

    计奕的话让牛宏的脸色很难看,这两人一起摇色子,声音太杂乱了,他以前 练达的听色技能,一丁点儿都用不上,即 使他再精通赌技,在这个场合也是没有任何用处了,和庄窖一样,都只能靠蒙的。

    他们二人面前的赌桌,都是经过改动的,在两人面前分别画出了双小双大,单小单大等四个字样的投注区,这也是根据庄睿的规则,刚刚由专人用特制的彩笔画上去的。第一把,庄睿是绝对不容有失的,眼睛有意无意的从牛宏面前的色盅扫过之后,已经是看到里面的色子点数,三四六,十二点大。“第一把,押个大吧。”

    庄睿拿起筹码,放到了双大的字样上,不是他不想潇洒的扔上去,只是这会庄睿心里也有些紧张,话说要是扔到别的投注区上怎么办啊。“牛先生,请投注。”计奕看向牛宏。“我也押双大!”

    牛宏咬了咬牙,反正有四分之一赌对的机会,就看各自的运气如何了。

    “好,诛开盅。”

    随着两个侍应用那勌颤抖的手把色盅拿起来之后,庄睿脸上露出了笑容,而牛宕则是满脸铁青,恶狠狠的看着庄睿面前的色子,二五六,十三点大是猜对了,但是单双他就撸错了。“庄先生二四六,十二点双大,投中,牛先生二五六,十三点单大,不中,第一局庄先生赢。”

    计奕面无表情的将色 子数字报了一遍,然后用手中的工具将牛宏投注区里的一百万筹码,连同庄睿自己的那一百万,都拨到了庄睿面前。

    庄睿拿起那两个筹码,在手中相互敲了一下,笑眯眯的看着牛宏,说道:“牛公子的运气似乎并不怎么好啊。”“哼,再给我拿一百万的筹码来。”

    牛宏这会反而平静了下来,赌博最忌讳的就是急躁,他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心态有些不对,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由于牛宏拿出的瑞士银行本票不能破开,他没取一次筹码,都必须要一张单子上签署自己的名字,签完单接过筹码之后,第二局马上就要开始了。

    见到牛宏拿到筹码,计奕对着两个侍应喊道:“准备摇色子。”

    “慢,这规则里可是没说两人同时捣色子啊,我建议一个一个的摇,然后同时开盅,不知道庄老板的意思怎么样?”

    正当侍应要拿起桌上的色盅时,牛宕突然开口提出了一个建议,他也是没办法,毕竟两个色子同时摇,他是一点都听不出来。

    庄睿微微笑了下,他还真不信这姓牛的草包能听出色子的大小和数字来,当下点头道:“我随便,牛公子既然说了,那就这么办吧,计总监,谁先摇你来安排吧。”

    一旁的郑华本来想说话的,见到庄睿答应的如此干脆,又把已经张开的嘴巴给闭上了,毕竟他也不想真的和牛宏撕破脸。“好,那就由牛先生这边先摇,庄先生这边后摇,等摇完之后,二位同时下注。

    在计奕的监督下,牛宕一方的侍应率先摇起了色盅,紧接着就轮到了庄睿这边。“我还押双大!”庄睿把一个筹码推倒了刚才的位置上。“我……押双小!”牛宏犹豫了一会之后,也放上了筹码。“庄生四六六,十六点双大,押中,牛少一三六十点双大,不中 !”

    开出色子让牛宕眼中直冒火,看着计奕将筹码推到庄睿处,大声喊道:“给我拿l万的筹码耒!”“牛少,不就是两百万嘛?至于那么上火吗?”

    庄睿慢条斯理的说道,他这会心中是畅快极了,你不是叫牛逼吗7呃,牛宏,看你还牛不牛了 ?“谁输谁 嬴还不一定呢,开始吧。”

    签单拿到筹码之后,牛宏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一双眼睛盯着庄睿身边正在上下摇动的色盅,要是自己看牛宕耳朵的话,就能发现他的左耳在微微抖动着,这是一种全力倾听的表现,经过专门训练的人才可以做到的。“我还押双大。”庄睿似乎认准了双大,把筹码又推到了双大的投注区上。“我押单大。”牛宏所谓的听色绝技,其实根本就不怎么靠谱,刚才也没听出什么来,现在只能是靠着运气在押。“庄生一四二,七点单小,牛少六六一,十三点单大。”

    不过这次显然是牛宕的运气好一点,居然让他给蒙对了,当然,这只是旁观的人心中的想法,至于庄睿,纯粹就是故意输的,因为这要是把把都羸的话,未免有些无法解释了。

    再往下的第四把赌局,庄睿也是输掉了,这下牛宕来了精神,甚至感觉这一百万一把的赌注有点小了,一脸洋洋得意的样子,甚至又开始拿话刺激起庄睿来了。

    只是接下去却是风云突变,连着十二次开盅,除了有两次两人都同时猜对,不分胜负之外,剩下的九次开盅,全是庄睿赢了,如此一来,牛宏面前那一千万的筹码,居然就剩下了一百万。“再给我拿一千万的筹码来。”

    当榆掉最后一百万的筹码之后,牛宏有些烦躁的将衣领给解开了,拿起桌前的水杯猛喝了一口,这才刚刚过去半个小时啊,如果按照这种势头下去,他就已经输掉了一千一百万,那张价值六千万港币 的瑞士银行本票,还不够他输上三个小时的。

    不过在接下来的赌局里,牛宏的运气有所好转,开始就连连押中,嬴回来了四百万,只是在经 历了一把二人都不中的赌局之后,牛宏的运气似乎又变差了,连输了八把,将刚刚赢回来的四百万输出去不说,那一千万也只剩下六百万了。

    如此对赌,就连郑华都看的有些心惊肉跳,西庄睿则表现的平静多了,在侍应摇色子的时候,他都是在和秦萱沐低声说着话,然后落盅之后就随意投注。

    但是奇怪的是,庄睿的运气始终是要比牛宕好上一些,虽然也经常有猜错的时候,不过在输上几百万之后,总是又能嬴回来,这一未一去,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两个多小时。“牛少,您的这张瑞士银行本票,只够支取五百万的筹码了。”

    就在牛宕几乎将胸前的扣子全部解开,露出里奋胸毛,并再一次喊着要上筹码的时候,计总监出言提醒了牛少一句。P:这几天大累了,一上午脑子昏昏沉沉的,先发个四千字章,打眼再去努力冬,拜求月票推荐票支援……mF!~!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