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五章 掏老宅子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我再给他打个电话。欧阳军也冻的直打哆嗦,这大冷的天站在外面,那寒风吹在脸上,像是刀子刮过一般,还是大明星有先见之明,出门之前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哎,白老二,看哪呢,这晷,快点过来……”

    欧阳军刚掏出电话,就看见从巷子头走过来一个人,伸头缩脑的,连忙扬起手招呼了一声。“嘿,军哥,不错啊,把宅子置办在这里,咱们这博■里,可是没几个人啊……”

    这人看来和欧阽军关系很熟络,虽然嘴里也喊着哥,但是脸上并没有络郑主任那般毕恭毕敬的,从他说话来看,似乎也是在这四九城里混的不错的。

    “得了吧,白老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上也有两套院子,买了有不少年头了吧?我说你小子不地道,哥哥这都寻摸了几个月了,你都不吱声,看我笑话不是?”

    欧阳军不满的看了一眼来人,接着指了指庄睿,说道:“那是我表弟,庄睿,他也置办了个院子,想要收点老古董家具,你不是说有地方拆迁,出了不少的好物件吗?你带他去看看吧……”

    “他叫白枫,是我发小,你回头跟着他去就行了,得了,古老弟,咱们找个地方去谈,这天气忒他娘的邪乎,还没到12月,就这么冷:i;。。r。。。”

    欧阳军回头给庄睿介绍了一下,在地上跺了跺脚,然后招呼徐晴和古云向巷子外面走去。

    “庄老弟是吧,是吧,以前怎么没听军儿提起过你啊?”

    白枫搓了搓手,招呼了庄睿一声,他和欧阳军是发小没错,而且从小学到初中,没少扎堆凑在一起去打架,但是他家里败落的早,那个打过仗的老爷子,在文革初期就去世了,白枫那会还不记事呢,要不是部队上照顾他家,说不定连部队大院都住不了呢。

    只是这时间长了,再好的情分那也淡了,在白枫上初中之后,就搬离了部队大院,以前那些从战争中过来的人,都是认为工人农民最光荣,所以白枫的父亲虽然不至于回老家种地,但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工厂工人。

    而白枫这人比较好强,初中毕业就没再上学,进入了社会,街道上念着他爷爷也是个老革命,就给他安排了个工作,去废品收购站上班,八十年代初期,十五六岁的白枫就开始拿工资了。

    那会是计划经济的年代,废品收购站还都是公家的,里面最多的都是些古旧书籍和破铜烂铁,白枫年龄小,别人照顾她,活倒是不多,每天就走过过秤,闲下来的时间,就去看那些老书,时间长了,增长了不少知识。

    加上白枫这人眼皮子活,有点文化,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的,也不缺见识,干了大概二年多,白枫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居然就混成了废品收购站的站长。

    按说他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年龄再大点娶个媳妇过日子,爷爷的荣耀与他是没啥关系了,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白枫参加了初中同学的一次聚会,这次聚会彻底酞变了他的人生。

    老北京以前的学校,出名的就是那么几个,而白枫所在的学校,基本上都是部队表者地方干部的子女,这次聚会也是如此,来的同学虽然大多都迫在上学,但是穿着打扮,却是要比白枫洋气多了。

    白枫为人心气高,他知道自己不属于这圈子了,在聚会时都是只带耳朵没带嘴巴,光听不说,其中一位同学在显摆的时候,说的话吸引住了他。

    那位同学有位亲戚在香港,今年回大陆来探亲,带来不少在北京都见不到的电器,并且还说在香港那地,从大陆流过去的一本什么破书,居然就能卖几万块钱,在那位同学嘴里,香港似乎是遍地黄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大家都只当是个笑话,听过就算了,不过白枫这心里,可是起了波涠,破书?自己那收购站里,就是破书多,这些年他可是看了不少,并且他还曾经从里面翻捡出一张乾隆皇帝时的圣旨呢,这些东西,会不会值钸呢?

    心中存了疑问并且上了心的白枫,有意无意的就开始吹捧起那位同学来,他在社会上混了几年了,想吹捧这么个还在上学的半大孩子,那还不简单,几句话下去,那同学就乐的战不到北,视白枫为知己了,而白枫也从他口中听到个名词:古董!

    只是那位同学也说不清楚什么叫古董,反正就是年代久远的物件就值钱,不过这个可难不倒白枫,结束了同学聚会之后,他就四处打听了起来,最后找到琉璃厂,一看之下

    ,才知道,敢情自己以前手过的那些物件,还都是宝贝啊。认识到那些破烂货的价值之后,白枫可就上了心了,给那些拾破烂的也交代了,多收些旧书古画,他这收购站高价回收,所谓高价,其实不过是一本书毛把钱,一张画几毛钱而已,但是在那今年代,这些东西都是论斤称着卖的,一斤不过几分钱,一听白枫单个论本的收,这远近收破烂的都往这边送了起来。

    当然,白枫也不是乱收,从得到这个信息之后,他就是白天上班,晚上往琉璃厂里的各个店铺里面络,那会还没有潘家园呢,北京古玩市场就是集中在琉璃厂。

    由于白枫年龄小嘴皮子甜,人又勤快,经常帮着打扫下卫生泼个水啥的,一来二去,琉璃厂那些坐堂的老师傅,都挺喜欢他的,没事也就指点几句,这让白枫的古玩鉴赏知识,那是蹭蹭的往上涨。

    不过是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白枫干了两年赚的工资钱,就换成了一堆破书烂画,还有一些陶瓷瓦罐,而且把他老子十几年的积蓄,也偷偷的给折腾光了,只是返光出不进,也不是办法啊■,白枫无奈之下,拿了个清康熙的瓷器,卖给了琉璃厂的一家古董店,换回来千担块钱。

    要知道,那会一个人的月工资不过才几十块,一千块钱已经算得上是笔巨款了,只是白枫并不满意,他心里,始终记着那位同学所说的话,这些东西拿到香港,就能值几万块钱!

    思来想去,白枫一咬牙,最后还是找到了那个同学,告诉他自己手上有个宝贝,让他联系自家亲戚,帮着给卖掉,然后自己和他二十添作五,平分了。

    那同学的亲戚是位商人,一听这事还真耒了,把白枫交给他的一部黄公望的画,拿去了香港,拘出了三十多万的高价来,白枫分到了十二万,也算是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尝到了甜头之后,白枫除了私下里花了万把块钱,买了套不错的四合院之外,把其他的钱都投入到了收古董里面去了,几年下来,他买的那宅子,里面堆满了各色古玩,后来废品收购站要承包给私人,白枫就辞去了公职,把那收购站给承包了下来。

    说老实话,白枫所收的那些古董里面,假的也不少,但即使是假的,也是老物件,都是民国或者明清古人们做的旧,价值也是很高的,八十年代那会,古玩热还没兴起,内地造假的极少,所以白枫囤积了一笔巨大的财富。

    等到了九十守-代之后,去香港等∽比较方便了,那时携带古董出境的限定还没那么严,他又出手了一点物件,腰包彻底的鼓了起来,到了九十年代末期,国内收藏。品市场大热之后,白枫宛若就成为国内一收蕺。大鳄了,手中的物件,连一些规模不小的博物馆,都无法与其相比。

    手上有了钱之后,白枫也和旧时的朋友们联系上了,并且办了个文化传播公司,去年他有事找欧阳军帮忙,就挑拣了个屏风送给了欧阳军,也是庄睿在欧阳军办公室里见到的那扇。

    像这样的物件,白枫手头可是有不少的,要知道,八十年代那会,纯正黄花梨老红本的桌椅,五块钱一张可是任选的。“白哥,我们家以前没在北京,来了没多久,四哥可能没和您提过吧,对了,咱们今儿去的是个什么地?”

    此时的庄睿可不知道白枫的往事,不过看其外表,还真有点儒雅的味道,穿着件对开的中山装,戴着副眼镜,只是人到中年,微微有些发福了。

    “离这不远,有片老宅子要被拆掉,前几天有个冒儿爷找到我,说是奔点好东西,我一直没抽出时间去看,正好军儿提到你要寻摸这些物件,今儿我就带你看看去……

    白枫这几年的精力,都放到那影视文化公司上去了,对古董玩的少了,但是名声在外,还是有不少人主动找上门的,他所说的冒儿爷,用北京话解释,就是人挺憨厚的意思。“行,那麻烦白哥了…”庄睿点了点头,错非是老北京,否则一般人都得不到这些消息。P:第二更,白枫这人,是有原型的,打眼认识这位老古玩虫,大家别乱猜,不是姓白,也不姓马,呵呵,那人比较低调。

    继续求月票,求推荐票,求年度作品票,别人一涨都是成百上千票,打眼不甘心,咱们就一票票的追,聚沙成山,众志成城,有票的兄弟都顶起来吧。A!~!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