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420睁眼瞎421婚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东西搬走后,刚才那头发乱的像鸡窝似地女孩,也拎着个箱子从门里走了出来,和另外一间屋里出来的文艺小青年,还有穿戴已经是焕然一新的老唐二人一起,离开了这四合院。

    要是小方看到这一幕,保准会气得吐血,因为他曾经向旁边两户都打听过,这老唐是这里的老户,住了几十年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纯粹就是蛇鼠一窝,早早的就下好了的套子。

    当然,这会小方正喜得屁颠屁颠的把椅子往家里搬呢,几十斤重的玩意,他一人扛俩跑上五楼,都不带喘大气的,这心里美碉二像是吃了蜂蜜一般,思量着拿了一百万多万要找个啥样的媳妇呢。

    且不说鬼迷心窍的小方,庄睿东西没买成,虽然心中有些郁闷,但也算是涨了见识,晚上在家里吃过饭后,他拿了两盒从外公那里顺来的茶叶,开车直奔古老爷子家,这眼瞅着距离外公大寿越来越近了,庄睿也想看看古师伯雕琢的那物件,出来没有。“你这臭小子,一来准没好事,是想着你那块杂色玉科吧?”

    古老爷子住的这四合院,居然装有暖气,进到屋里之后,庄睿就把羽绒服纶脱了下来,顺手将茶叶放到桌子上。“嘿,师伯,我这不是专程给您送茶叶上来了嘛,您要是不要,我就拿走了呀……”

    庄睿从桌上拿起那两罐茶叶,作势就要往包里塞,在认回外公那门亲人之前,庄睿的长辈不多,刘川父母算是,另外就是古师伯和中海的德叔了。

    在他们面商,庄睿总是特别的放松,偶尔也会放肆一下,这种感觉,就算是在几个舅舅面前,也是很少有的,原因就在于那几位久居上位,身上真是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嗯,龙井,行,算你小子有良心,等着,我去冲泡一杯去……”

    古老的爱好,除了雕琢玉器和鉴赏玉器之外,就要数品茶了,庄睿每次来他这小院,在天气还不冷的时候,总能见到老爷子端套茶具在院中假寐,知道他好茶,庄睿才拿过来的这茶叶。

    古老一边用水壶里的热水,在门口处冲洗着茶具,一边向庄睿问道:“这茶是从你舅舅那拿的吧?”“不是,拿我外公的……”

    庄睿老实回答道,他虽然玩收藏,也曾经搞到过一套朱可心的紫砂壶,但是对喝茶真的不是很喜欢,主要是嫌大麻烦,没有一定心境的人,是静不下心来安心泡茶的。“哦?这可是明前龙井啊,不行,得换套茶具……”

    古老听到庄睿的话后,打开茶叶嫦放到鼻尖闻了一下,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将手里正在清洗的紫砂茶具放到一边,回里屋却是拿出了两个玻璃杯来。“你小子,没事多给师伯带点这东西来,我也沾沾那老人家的

    将茶具冲洗好了之后,古天风用电水壶接了一壶纯净水,插上电烧了起来。庄睿嘿嘿笑着,道:“师伯您可劲的喝,喝完我再给您拿去……”

    古天风没好气的瞪了庄睿一眼,说道:“你以为这是白菜叶子啊,菜市场都是卖的,这玩意儿有钱都买不到,你外公那里,估计也是定量供应的,这可是明前龙井啊……”

    听老爷子这么一介绍,庄睿才知道,敢情就这么两罐茶叶,那价值都在数万以上了,这龙井茶在清明前采制的叫“明前”谷雨前采制的叫“雨前”向有“雨前是上品,明前是珍品”的说法,并且这茶叶“早采三天是个宝,迟采三天变成草”0

    龙井是一个圆形的泉池,大旱不涸,古人以为此泉与海相通「其中有龙,因称龙井,真正的龙井茶其实并不多,只有龙井泉周围的数棵,产量稀少,在古代就作为贡茶的,市面上的那些,大多都是产地在狮峰、龙井、云栖、虎跑四地而已。

    等水烧沸之后,老爷子小心的用茶叶勺挖出三四片茶叶,分别放到两个玻璃杯里,倒入了小半杯沸水后,把杯子晃了晃,将水倒出,然后才往杯中注入了三分之二的水,老爷子把杯子端到鼻尖,狠狠的嗅了嗅,有如顽童一般。

    庄睿也端起了杯子,但见芽芽直立,汤色清洌,幽香四溢,整个透碉-的玻璃杯都被渲染成了绿色,学着老爷子闻了一下,顿时香气直入胸肺,脑中为之一明。

    “小庄,你看这茶叶,是不是一芽一叶啊?这俗称“一旗一枪”为茶中极品,我那老儿子也经常孝敬我些茶叶,比你这可就差远:i;。。r。。。”古老爷子边说话,边端起茶杯,像是在看艺术品一般,一边看一边夸着。“师伯您爱喝,我以后经常给您淘弄点来就走了,对了,师伯,上次那块杂色的玉料,您老雕琢出来没有啊?”

    庄睿今儿来的目的就是这个,看到老爷子光是和自己带来的茶叶较上劲了,庄睿只能出言问道。

    古天风笑了笑,说道:“呵呵,我还想夺你小子变沉稳了呢,还是沉不住气吧,东西做好了,就在这屋里,你自个儿没看到罢了……”“在这屋里?”庄睿见到老爷子说完之后就不搭理自己了,说不得站起身来「仔细在屋里瞅上一圈。

    古老住的是个小型四合院,他这堂屋并不是很大,中间摆放的桌子上,除了茶壶杯具之外,就是那两盒茶叶了。“咦?不对!”

    庄睿眼神从桌子上扫过,刚挪开之后,就感觉到自己似乎遗漏了点什么,重新看过去,才-发现在桌子上还摆有一个盛放水果用的托盘。

    托盘里有些新鲜的水果,提子、葡萄、樱桃、香蕉、苹果,还有剥开的石榴,那一粒粒红壤,让庄睿看得颇为心动,自己可是好几年没有吃石榴了,不过托盘里最显眼的,却还是两个粉红色的寿桃,每个都有拳头大小,在灯光下粉中送白,上面的细绒毛都清晰可见。

    这大冷的天,也不知道谁给老爷子整来的这些水果,不过现在都有大棚种植,冬天见到这些物件,倒也不稀奇了,庄睿也只是好奇的看上一眼,就把目光给挪开了,继续在屋里搜寻着。

    “师伯,您又逗我不是,这屋里哪有什么物件啊?”庄睿找了半天,都没看到他那个玉料,这堂屋摆设简单的很,除了桌好,就是门口洗脸的水盆架子了,连个柜子都没有。“哈哈,你小子,睁眼瞎!”

    古老爷子听到庄睿的话后,高兴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像是做了件很得意的事情。“睁眼瞎?!”庄睿愣了一下,猛的明白了过来,眼睛立即看向刚才打量过的那个水果托盘。这……这是用那块玉科雕琢出来的?”

    庄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他虽然没有灵气凝视,但是也看到那粉红色的桃子上,似乎连绒毛都没洗净,并且有的水果上面,还有着水迹,这也是他当时没有多注意的原因之一。“还真是的!”

    等庄睿颢抖着双手,摸在那托盘上面的时候,这才发现,连这托盘,居然也是一块整玉雕琢而成的,而上面那些子香蕉、苹果、寿桃之类的水果,全都是假的。

    庄睿细数了一下,紫、绿、黄、黑,白、红、粉数种颜色,几乎每种色彩都被利用了起来,将每种颜色都是物尽其用,看似杂乱,其实却是条理分明,栩栩如生,让庄睿刚才都走7眼,这种雕工和奇思构想,堪称是巧夺天工。“啧啧,师伯,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您这手艺,绝对是冠绝天下,:1!!lL。。r。。。”

    庄睿一边看着,嘴里情不自禁的赞叹着,水果本来就可使人延年益寿,加上这两个寿桃,更是好兆头,庄睿可以断言,把这东西送给外公作为寿礼,肯定是独一份的物件,没人能比得上的。

    古老爷子从庄睿手中接过这个果盘摆件,眼中满是不舍,语气唏嘘的说道:“好手艺也要有好料子,小庄,这东西-是我的封门之作,以后,我就不在雕琢物件了……”

    自从拿到这块料子,古天风是纹尽脑汁倾尽全力,花费了整整三个多月,才将之完工,耗费了无数的精力,当这个摆件完工之时,他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大不如拼了,这也是他一生中最为满意的作品,刚才庄睿的反应,也让老爷子极为满意。“师伯,您还不老啊,再干个十年是没问题……”

    庄睿听到古天风的话后,微微愣了一下,继而反应了过来,看向老爷子时,发现他脸上居然有了几块老人斑,皱纹也多了起来,比之自己在南京初见时,苍老了许多,庄睿知道老爷子为了这块玉科,恐怕是殚精竭虑,消耗了不少心神。

    庄睿心中不由有些愧疚,这半年多来,连着找老爷子给雕琢了不少物件,自己是该找个机会,用灵气帮古师伯梳理下身体了。

    “老了就是老了,又不是要死了,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啊,以后少管点事情,还落得个清闲呢,没事还能出去看看老朋友,再干十年,想让我老头子累死啊?”

    老爷子笑骂了庄睿一句,把手中的摆件放回到了桌子上,虽然心中还有些放不下自己奋斗了一辈子的行当,但是能在晚年雕出这么一个物件,古天风心里还是比较自豪的,这东西放在什么年代,那都是传世之作。

    庄睿拿起这尊玉石摆件,前后观察了一阵,发现老爷子并没有在这物件上留下他的标志,于是说道:“师伯,这物件我先不拿走,您在底座这里刻个您的铃印吧,一定要留!“好,算我没白疼你这小子……

    老爷子听到庄睿的话后,高兴的笑了起来,没有人不愿意自己经手的物件上,留下自己的名号,尤其是这种一经问世,必然轰动的作品。

    这要是一般的物件,古天风都不会问庄窖,自己就会留名,因为那样会使这东西价值倍增,但是像这尊摆件,实在走过于珍贵,他却是没有贸然动刀留下自己一贯的标志,此时听到庄睿的话,不禁是老怀大慰。“师伯,今儿去掏老宅子,算是涨了见识了……”

    庄睿陪着老爷子又说了会话,把今儿掏老宅子的遭遇给说了出来,当然,他没讲自己是用灵气看出旁边屋里有假物件的,而是不小心推开门看到的,古老爷子一听,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六十多岁的年纪?嘿,那说不好是解放前传下来的门道……”古天风是老北京,对这些骗术颇为了解,当下给庄睿讲解了一番。

    在解放以前的江湖上,有蜂、麻、燕、雀四大门,另外还有金、皮、彩、挂、平、团、调、柳八小门“门”指的就是江湖行业。所谓蜂,也作风,指的是一群人蜂拥而至,协同行骗,作风讲,大概是形容速战速决,如大风席卷吧。

    而麻,也作马,指的是单枪匹马的个人行骗,燕,也作颜,指的是以女色为诱饵进行行骗,雀,也作缺,指的是一帮人花钱买官缺,然后大捞一笔。

    至于八小门,就多为一些跑江湖吃手艺饭的了,比如金门,又称为”中门”是从事算卦相面等生意的江湖术士的总称,评门,就是说评书的行当,江湖人管说书的运行儿,杂技艺人的行当江湖JL称为“彩门”走马卖解、耍武艺之类被称为“卦门”0

    总的来说,四大门纯粹就是捞偏门的骗术门道,而八小门则是靠手艺吃饭,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八小门还很戎-行,马路边上那些耍猴把戏的,都是其中“卦门”所为。

    “你小子运气算是不错,要不然你肯定要栽个大跟头,这是风门的做派,估计旁边几户人家,都是下套子的,等你买了物件,那院子估计也就空了……这事还真是让古老爷子给说准了,那个四合院,现在早就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庄睿本来还想着明后天的再去看看呢,听老爷子这么一说,也打消了这心思,这俗话说买的没有卖的精,别人就是吃这口饭的,自己想占便宜,估计没那么容易。“师伯,这天忒冷了,晚上不走了,在您这过夜,有地方睡没啊?”

    庄睿看到老爷子这会已经是脸上现出倦容了,他想等老爷子睡着了,帮他梳理下身体,从帮外公治疗的效果看,这灵气虽然不能彻底治愈一些疾病,但是可以有效的缓解人体技能老化,对于老年人,效果的相当的好。

    古老没有多想,指着堂屋旁边的房间说道:“房子多的是,喏,我睡那边,你去偏房睡吧,小云他们来了都是住在那里的,东西都是现成的一r,十一一第四百二十一章婚礼

    第二天回到四合院的庄睿,已经是把那个果盘玉雕摆件给带了回来,因为经过他灵气梳理的古老爷子,第二天一起床,就感觉神清气爽,状态十分好,于是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在摆件底部留了自己的款,交给庄睿带走了。

    后面几天庄睿就比较清闲了,欧阳军忙着自己的婚事,也没空再来骚扰庄睿,接连几天,庄睿都是在自己的皂-子里看书复习,偶尔陪着白狮在园子里散散步。

    天气变得越来越冷了,这几天居然下起了大雪,整个四合院里面白雪皑皑,亭子假山还有池塘边,都像是穿上了白衣,池塘里的荷叶,也变得枯萎了起来,要等到明年开春,才能重新生长。

    走出门,院子里的积雪,都有齐膝高,郝龙正拿着铁锹在铲着雪,小囡囡看到雪,那是和白狮一样的兴奋,穿得像个小棉球似地,拉着父母和庄睿在院子里堆起了雪人。

    冬天对人而言,是有些难过,但是白狮却是愈发的精神,它本来就是雪山之王,身上那层厚厚的毛发,可以在零下几度的雪地里安然入睡,足以抵挡住严寒了,站在院子里雪地里的白狮,如果不动弹的话,就像是与这天地融入在了一起。

    不过看着体型越来越大的白狮,庄睿也有些挠头,白狮现在虽然还不到一岁,可以这再过两年,就要给它找媳妇了呀,只是看这情形,能配上白狮的母獒,那还真是不好找,说不得到时候还要带它去趟西蕺。,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母獒

    悠闲了几天之后,庄睿又开始忙了起来,先是侠阳军的婚礼,把他拉壮丁去做了伴郎,这可是把庄睿折腾的不轻。

    因为欧阳军竟然请了美容师,自己打扮完了不说,又在庄睿脸上扑腾了半天,也不知道是搽粉还是抹的什么,看起来居然有点小白脸的潜质了,掐的庄睿很是郁闷,对那不男不女的美容师更是不满,放着新郎官不好好伺候着,和自己这伴郎较个什么劲啊。

    婚礼是在钓鱼台国宾馆芳菲厅举办的,虽然去的人不是很多,但是规格相当的高,庄睿在电视上经常看到的一些身影,今儿都算是见到真人了。

    虽然有些老头儿都已经退下去了,但是这些人在位的时候,手里头不知道握着不少人的前途命运,一举一动都带着威严,这婚礼的气氛由此也稍显有些凝重。

    另外还有新娘的一些朋友,都是影视园里的大腕,这要是换做一年前的庄睿,指不定就会拿个本子挨个的去要签名呢,不过现在的庄睿对这些都习以为常了,随着身家的不断上涨,和白捡了个欧阳罡外孙的身份,庄睿也变得愈加沉稳了起来。

    只是庄睿虽然对这些人没兴趣,架不住有不少女客对他这伴郎感兴趣的,尤其是那些娱乐圉和商界的名媛,少不得要打听下伴郎的身份,是否有女朋友之类的问题,搞得庄睿烦不胜烦。“好吧,就算我十几岁的时候看电影对你蛮感兴趣的,可是大姐你今年都过了四十了啊,脸上的皮肤都快松弛了,还来问哥们要名片……”庄睿在摆脱一位老牌女星之后,躲在角落里是直擦冷汗,当然,那些话也只能是在心■里想想,说出去就忒打击人了。

    不过这些女明星们还真是身体好,大冷的天居然都是穿的裙子,那开胸是一个比一个低,更有位穿旗袍的,分叉都到了腰间了,黑色的小底裤,颇是诱人遐思。

    庄睿看得心头火热,倒也不着急,明儿回彭城参加完刘川的婚礼后,马上就要去香港,因为雷蕾外公家里在香港摆酒,秦萱冰是要四去了,虽然只有一天的时间,但那也总比庄睿每天晚上对着电脑视频完,心火难耐的时候摆弄五姑娘强吧。

    今儿来的人,都是大有身份的,不至于洋酒闹场,欧阳军找了个跟班倒酒的,庄睿这伴郎倒是清静了下来,摆脱了几位明星名妓之后,躲在一个不起眼的桌上自顾自的吃喝了起来。“我说老弟,你在北京定居了,也不知道络老哥打个招呼,:1!!lL。。r。。。”

    庄睿吃饱喝足之后,正思量着是喊着姐姐、姐夫一起走,还是自己先开溜的时候,猛的感觉到,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嘿,是宋哥啊,您看我运段时间忙的,都糊涂了,宋哥,明儿去家里……明儿还不成,大川那小子结婚,我还要赶回栲城,过几天我给您电话,去家里坐坐……”

    庄睿回头一看,原来是宋军,这可是老熟人了,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烟未,给宋军敬上了一根,他这段时间在北京没找宋军,做的是有点不对,早先还说要去看宋老爷子的收藏呢。

    “嗯,刘川那小子前段时间来北京的时候,也给我送帖子了,不过我是没时间回去了,一到冬天,家里老爷子的身体就有点反复,我要留这边看着点,回头我给你个红包,帮我带给刘川吧……”

    宋军说话的时候,脸色有点瀹淡,家里老爷子的身体不好,对于他们而言,那影响是非常大的,这些老家伙们,别管人是清醒还是迷糊,只要是还在这世上,那就有着一定的震慑力的。“行,您走不开就算了,我帮您把话带到,等我回来,也去看看老爷子一一r一一一”

    庄睿虽然不大关心政治,但是经常会从外公嘴里听到宋老爷子的名字,知道两家关系很不错,他是想着有机会也帮那老爷子一把,只是这事要费点儿心思,否则自己见一个,这身体就好起来一个,难免会引起别人的遐想的。

    “老爷子这身体要是不能好转,明年的缅甸翡翠公盘,我可是就去不了了,对了,老弟你决定了没有,去还是不去?马胖子前几天还给我打电话说起这事呢……”

    宋军一趟平洲之行,倒是和马胖子交成朋友,当然,这里面也有马胖子刻意结交的原因,从平洲回来之后,两人经常联系。

    “去,不瞒您说,我在北京接手了一家珠宝店,现在正愁翡翠原料呢,这缅甸说什么都要跑一趟了,正想着这几天问问您去不去~。。r。。。”

    庄睿已经打听清楚了,此次缅甸翡翠公盘的时间是从明年的一月一号,到一月七号,总共一个星期的时间,而庄睿研究生的初考,在一月下旬,两者之间的时间并不冲突,再上秦瑞麟京城店原料紧缺的压力,他已经是决定要去缅甸一行了。

    宋军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要到时候看看老爷子的情况,能不能走开,现在说不定,到那会我再给你电话吧……”

    宋老爷子就是宋家的擎天柱,要是老爷子不在了的话,宋家虽说不至于马上落败,但是影响力肯定会大不如前的。

    参加完欧阳军的婚礼后,庄睿马不停蹄的又赶场到彭城,参加刘川的婚礼,借着刘川结婚,和一帮孓老同学聚会了一次,这场合就不像是在北京了,庄睿被一群同学活的是找不到东南西北了,以至于登上去香港的飞机时,人还有点晕乎乎的。

    这次到香港的庄睿十分低调,除了在雷蕾婚礼上露了下头,跑了教堂里见识了一下西式婚礼,听了一番什么你呵护我、我照顾你一辈子之类的套话之外,就和秦萱冰一直都呆在酒店里,宣泄着自己的热情。

    仅仅是一个多月没见,秦萱冰变得似乎更加成熟了,高挑的身材也变得丰韵起来,那雪白娇嫩的肌肤,臬若无骨的娇躯,低沉诱人的呻吟声,让庄睿毫不吝啬的和对方交换着体液,发自于内心,毫无意义的喊叫声,一直充斥在酒店的房间内。

    而女人的耐力,向来是要强于男人的,整整一天一夜的抵死缠绵,让秦萱冰看上去愈发光彩照人,西庄睿同学,则是有点垂头丧气,眼圉发黑,这次登上回北京的航班时,倒是没有醉酒,只是走路的时候,那两腿有点发软而已。

    P:两章七干字,遇到瓶滇了,揪掉几把头发,头痛欲裂,要修改下大纲,今儿就两章了,月票大家看着给,推荐票都扔过来吧。

    希望朋友们能用订阅支持下打眼,一本书有高潮,同样会有低谷,请朋友们拿出行动来,订阅支持下本书,让打眼走出低谷!!!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