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五章 节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两张官帽椅就是小二百万啊,小方见是见过这么多钱,但那都不是自己的,把官帽椅檄回-了家,他说话都粗了几分。

    自家老爹辛苦了一辈子,不过攒了十几万,而自己一倒手,就能躺在床上输钱了,到时候去全聚德,那烤鸭都要买三,全家一人抱着一个啃。

    为了让自己利益最大化,小方约的那几家拍卖行,都是同一时间到自个儿家,他这是想压低点拍卖行抽水的钱,这年头,拘毒行满大街都是,但是值得拍卖的东西,那可是不多的,这叫物以稀为贵。

    只是小方的这美梦,也就是做了一天的功夫。

    第二天几家拍卖会的鉴定师,倒是同时上门了,有两位老师傅,还有位年轻点的鉴定师,在仔细看过这官帽椅之后,老师傅比较讲究,摇了摇头说看不准,人就离开了。

    那年轻鉴定师的嘴里存不住话,加上大冷天的跑了这么一趟,心里也不失,直接就说了:“这从里到外,假到骨子里的玩意,还想拿去拍卖?哥们您没吃错药吧?”

    从买来这两张官帽椅,小方就把它们当宝贝似地锁在家里的储藏间了,压根就没再去看,这已经到手并且吃进肚子里的鸭子,总不会再飞掉吧?这两天他心里琢磨的,是如何把那两张木头椅子,换成那一叠叠粉红色的老人头。

    这会小方在见到老师傅摇头的时候,就有点儿傻眼了,再一听这年轻鉴定师的话,整个人就呆住了,扑到这官帽椅上来来回回的看过几次之后,直接就瘫倒在了椅子上,还好这椅子够大,不然那可是要摔出个好歹来了。

    等拍卖行的几位鉴定师走后,不单是小方在那里哭天喊地,就连他那老爹老娘都差点抹脖子上吊了,家里一辈子的积蓄,就这样给败光了,小方自然是不甘心,回头叫JL几个街面上混的,手比较黑的人,直奔那小院就去了。

    只是这江湖风门的做派,讲究的就是个来去如风,得手后哪里还会留下来等事主找后账啊,小方一行人将那四合院翻了个底朝天,除了挖出来几窝耗子之外,就剩下床上那些由于摩擦运动而脱落的弯弯曲曲的体毛了。

    这事儿还没治报警,古玩这行当,考究的就是个眼力,您也没证据说别人开始拿的官帽椅就是真的,这事情愿打愿挨,警察即使找到那帮子人,也没辙。

    小方明白这道理,只能借助那些混社会所谓黑道的人,接下来的几天,那是连觉都没睡,带着人跑遍了整个四九城,也没找到那位“冒儿爷”老唐师傅。

    这事警察不好使,但是不代表就没了办法,别人不说,这白枫如果愿意齿头,事情还是有回旋的余地的。

    要说白枫这人,从废品收购站起家,在承包那废品收购站后,没少和社会闲杂人员来往,加上他为人大气,身后也有些背景,是以在四九城黑白两道,都很吃的开,小方知道,如果白枫愿意帮他的话,那他这钱,应该还能拿回来点儿。

    按照江湖上的规矩“唐师傅”一伙人属于过江龙,过江龙能说地道的老北京话?那有啥稀罕的,骗子这行里,人才多的是,只要有钱赚,老唐师傅马上就能给您来一段地道的伦敦腔。

    不过这种事儿如果能找到事主,并且有人出面说和,而那人又有一定身份的话“唐师傅”那绎过江龙,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虽说不可能将钱都退回,但是三分之一是少不了的,这也算是在四九城没拜山门就做生意,给的补偿。

    有朋友会问,为什么不能会要回来?那不是废话啊,做这生意可是也需要本钱的,租房子买家具,连着小方搬走的物件,可也都是成本啊。

    小方是明白这规矩的,所以本来都已经绝望了,忽然听到白枫找他,心里又冒出了一丝希望,巴巴的赶来了,不为别的,就是想挽回点损失,他家里那钱可不是大风吹来的,都是爹娘老子一分分的积攒下来的。

    小方之前也想到了找白枫帮忙,只是自己也知道,他没那面子,而且这事他吃相太难看,也忒着急了一点,不好意思找到白枫头上。“白哥,这事儿您一定要帮帮我啊,我眼皮子浅,坏了行规还害了自己个儿,您就当可怜可怜我家里的老爹老娘,帮我一把吧……

    小方讲诉完事情的经过之后,这人都瘫在了地上,他这事做的虽然有点儿不靠谱,但是小方还是很有孝心的,为了拿回父母的钱,几天都没合眼了,现在整个人都到了崩溃的边缘。

    白枫把头转向庄睿,问道:“庄老弟,你不怪这小子吧?”他今儿约庄睿来的目的,主要就是要把这事情经过给讲清楚,否则以后从别的地方传到庄睿耳朵里,恐怕他会怪自己介绍的人不落实,信不过,这可是会影响到他在庄睿心里的印象的。

    再一个就是,白枫和小飞的父母,还真有点交情,二十多年前的时候,两家还是街坊,所以这事,他也想拉这小子一把,是以才让人将他叫了来,因为这事要当着庄睿的面说,省的让庄睿认为自己偏袒小方。“说哪儿话啊,小方这是代我受过了,白哥您能帮,就帮一把0巴…

    庄睿看这一米八多的大小伙子,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心里也起了恻隐之心,而且当时自己要是点小方那么一句,或许也没这事了。

    听到庄睿的话后,白枫对着地上的小方说道:“得,你小子运道好,庄老弟开口帮你说话了,行了,回家等着去吧,十八万估计舱拿回来六七万,以后做事稳当点,这天上不会掉馅饼的……”

    小方前几天风风火火的满北京城转悠,白枫早就知道了这事情,而且通过一些关系,也摸清孓“唐师傅”等人的底细,已经找园里人递过话了,这几天就会给回复,拿化八万回来,应该问题不是很大。

    白枫之所以少说了一点,并不是想贪这点儿钱,只走到了他这年龄,做事相对稳妥一点,否则要是拿回来少了,难不成还要自己倒贴钱嘛。“白老二,事情办完了吧?这就也喝的差不多了,你安排的节目呢?”

    欧阳军刚才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开始时还听得津津有味,后来就感觉到无趣了,自己涮着羊肉喝着小酒,等到小方千恩万谢的离开之后,这才看向白枫,他今儿来的目的可不是看戏的啊。

    “你这娶了媳妇才几天啊?就憋成这样子了?

    白枫和欧阳军是发小,近年来生意上的来往也多,说起话来没什么顾忌,看到欧阳军开始瞪眼了,才笑了笑,“啪啪”拘了两下巴掌。

    原本客厅里的灯光比较阴暗,就餐桌这边亮着灯,在白枫巴掌响起之后,整个客厅的灯光骤然亮了起来,庄睿有些不习惯,微微眯上了眼睛,睁开再看时,发现上面的二层走廊栏杆处,多出了三个人来。“白哥,这……这是怎么回事?”

    庄睿此时的表情有些发呆,他可以清楚的看到,三个穿着西欧古典宫廷式丝质睡袍的女人,正顺着二楼的楼梯往下走来,那几双纤长雪白笔挺的大腿,随着脚步的移动,时隐时现。

    庄睿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眼睛花了,总之他看到了一条传说中的丁字裤,那可是柜』多次想让秦萱冰穿上而未果的。“先生,你好!”

    正当庄睿迷糊的时候,几位女子从二楼走了下来,有两人坐到欧阳军的身边,而另外一个,却是用手捋起睡袍,乖巧的依偎到庄睿的身旁。“老外?!”

    刚才因为视线的原因,庄睿是从下往上看的,最先看到的景象,由于吸引力过于巨大,所以就紧盯着那地方了,一直没再往上看,直到这女人坐到了身边,庄睿才猛然发现,三个女人,应该说是女孩,因为从面貌上看,年龄都不是很大,全部都是外国人。

    偎依在庄睿身边的这个外国女孩,那一头金黄色的秀发,顺着耳际披散在肩膀上,那双犹如蓝-宝石一般的眼睛,正略带紧张的看着庄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那睡袍超低的开领,丝毫无法掩饰胸前那时坚挺浑圆白皙的双峰。“白哥,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庄睿此时只感觉到浑身血脉贲张,头脑一阵晕眩,下身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他第一次感觉到,穿三角内裤原来是那样的难受,原始人只在腰间围片树叶的习惯,或许就是为了进行某项运动比较方便而养成的。

    不过庄睿现在终究不是没经过人事的初哥了,强忍着心中的欲火,艰难的将一直停留在那深V轧沟中间的目光,转移到了白枫身上。

    现在庄睿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在来这里的路上,欧阳军的表情是那样的奇怪,敢情他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P:第二更,思路大致理顺了,明后天差不多可以提速了,求订阅支持,求推荐票支持!!!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