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八章 兵王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郝龙和彭飞接触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个多月,但是他知道,彭飞在几年之中所缴获的毒品以及军火武器,总价值要超出好几个亿「这其中也不乏有被抓的毒贩向他许诺,放过他们一马的话,给栲飞多少多少钱,但是无一例外都被彭飞给拒绝了。

    可以说,以彭飞对边境的熟悉情况,要是想赚钱的话,只要去边境晃悠一圈,根本都不需要自己贩毒,只要是黑吃黑,百八十万的钱都唾手可得,根本就不需要在这里卖苦力的。“老板,您要是答应让彭飞来,我的工!$就是再降一点,都没关系JI!i。。r。。。”

    郝龙满脸期盼的看着庄睿,他虽然比彭飞大了几岁,但是军事素质却是要比彭飞差了很圣,初到边境的时候,有几次遇险,都是栲飞救了他,可是说二人真走过命的交情。

    “他家里的情况你了解吗?”

    庄睿没有松口答应下来,对于他来说,这安保人员必须要能信得过的,如果是心术不正的人,那就是能力越强,自己反受其罪越厉害,郝龙要不是欧阳磊介绍来的,庄睿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将其录用了。“听他说好像只有一个妹妹,兄妹俩相依为命的,他不大愿意多说家里的事情,上次我和他吃了个饭就回来了,也没多问……”

    郝龙前几天只走向庄睿请了几个小时的假,也惦记着宅子这边,见了彭飞一面,吃了个饭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并没有多聊,而在以往的接触中,彭飞也是个比较寡言的人,对自己家里的事情从来没有说过。“你知道他家吧?有时间咱们去看看再定……”

    通过郝龙的讲诉,庄睿对彭飞有了个大概的印象,对这人的遭遇也感觉蛮惋惜的,特种部队的中尉军官,可谓是前途无量,却是因为杀了几个毒贩,混到了这般田地,很是有些不值。“知道,我知道他家,咱们现在就去?”郝龙听到庄睿的话后,大喜,连忙站起身来,那架势是准备马上就是的。“现在?”

    庄睿苦笑了一下,他说的可是有时间去看看的,现在都已经八点多了,他没想到郝龙如此性急。

    郝龙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哦,老板,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明天去也行的……”

    庄睿还真是很欣赏郝龙的这种性格,直率没有心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刚从部队回来的人,大多都是这样的,心里纯洁的像一张白纸。

    “明儿可不行,我外公大寿,走不开的,他家离这有多远?不行就现在去吧,明后天的可能都没有时间了……”庄睿想了一下,反正晚上没事,跑就跑一趟吧,如果彭飞那人真的不错的话,也值得自己亲自去看看。

    “好勒,彭飞和他妹妹租住在丰台区的,那里距离火车站货场不远,最多四十分钟就能到……”听到庄睿同意现在去,郝龙刚坐下的身体义站了起来,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喏,我今天喝了点酒,你开车吧,车上有自动导航……”

    庄睿去到中院和欧阳龙等人打了个招呼后,就带着郝龙进入到车库,随手把钥匙扔了过去,虽然今天酒喝的不多,但是在某个时间段里,精神过于亢奋了,这会感觉有点疲惫。

    “老板,到了,他说是住在这里,我下去找人问问……”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穿过一条火车轨道之后,郝龙把车停了下来。

    “咱们一起下去吧……

    庄睿往窗外看了一眼,这里一溜排的全部都是平房,应该是小村子,距离火车轨道还不到一公里远,耳朵里时而可以听到那火车经过时轰鸣的声音。

    这里也没什么路灯,借着白雪反光的徼\}!亮光还有不远处一些平房内的灯光,庄睿和郝龙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积雪,向那村子走去。

    庄睿看到,这里的房子应该是村子专门建造出来往外出租的,房子都很1轧臻,而且地面也不是水泥地,要是这积雪一化,恐怕就要变得泥泞一片了。“老板,您在等一下吧,我先去问下,这儿我也没来过……”

    郝龙有些不好意思,将庄睿拉来了,自己却并不知道彭飞的具体住所,而且那家伙也没个手机,今天要是找不到人,自己这事做的就太性急了。“咚咚,咚咚咚……”郝龙敲响了村头一户亮着灯光人家的门。“谁啊,这大冷的天敲个什么呀……”

    随着一个男人的粗嗓门,大门从里面拉开了,一个满脸胡须「身材魁梧的男人站到门前,嘴里满是酒味,一脸警惕的看着郝龙,过有不远处站着的庄睿。

    随着大门打开,屋子里乱哄哄的声音传了出来,里面的人似乎不少,正在喝酒呢。

    “时不起,这位大哥,向您打听个人,您认识彭飞吗?”郸龙回到地方几个月,也知道见人要先敬烟,摸出一包庄睿给他的内供中华烟,抽出一根递了过去。“彭飞?没听说过这人,长什么样?有多大啊?”那汉拳看了一眼手里的中华,脸色缓和了下来。

    “个头不高,一米七二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瘦,今年二十五岁,平时话不多,就是在火车西站货场做搬运的……”郝龙给那男人仔细的描述了一下彭飞的长相。

    “这位兄弟,住在这里的,都是在货场工作的,有七八十口子人呢,你看我这屋里的,有好几个就和你说的差不多,还真不好找……”

    那男人听到郝龙的话,脸上露出一-L为难的神色,在货场干搬运的,都是大小伙子,而且多是喊外号,郝龙说的那人又没什么特征,他一时也想不起来。

    “时了,他还有个妹妹,大概七八岁吧,兄妹俩是住一起的,大哥您再想想……”郝龙想到这事,连忙说了出来,顺手把那一包刚拆开的烟,塞到了胡须汉子的手里。

    “他说的是那块硬石头吧?$!天埋头f活不说话的那个?他不就是和妹妹住一起的吗,从来都不出来玩的。”屋里有人听到郝龙的话「喊了出来。“哦,一说还真有这个人,你往里面走,拐角那第一件屋子就是。“好嘞,谢谢大哥了啊。”

    问清了彭飞住的地方,郝龙带着庄窖往里面走去,这月份的天气有点冷,十户人家倒是有八户都关了灯睡觉了。

    两人走到那汉子所指的屋子前停住了脚,里面的人似乎还没有睡觉,从那窗户的缝隙处,可以看到里面微弱的灯光。“彭飞,彭飞老弟,在里面吗?我是郝龙!”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来,一个身影挡住了屋里的灯光,让站在外面的庄睿看得不是很真切,只是感觉这人个头不是很高。“郝龙?你怎么摸到我这里来的啊?快,快进来……那人见到郝龙,脸上也露出一丝惊喜的神色,拉着郝龙就往屋里让。“等等,我和老板一起来的,庄老板,您先进吧。”郝龙回头招呼了庄睿一声。“哦●那一起进来吧一一一一一一

    彭飞松开了郝龙,先走回到屋里,对着坐在桌子前,一个很瘦弱的女孩说道:“丫丫,等会哥再教你写作业,耒,你坐床上去,给郝龙哥哥让个位置……”“两位哥哥好……”

    桌子前面的小女孩站起身,很有礼貌的对庄睿和郝龙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到门后面,吃力的用双手拿着一个暖瓶走了过来,想给二人倒水。“你叫丫丫吧?去床上坐着去,哥哥自己来……”

    庄睿看着这懂事的小女孩,鼻子没来由的酸了一下,上前接过小丫头几乎是抱过来的暖壶。“谢谢大哥哥,我能行的……”小丫头那双大眼睛看向庄睿,没有松手。“哥哥知道丫丫能行,不过哥哥嘀不渴的,丫丫松手好不好?”让这么大一个孩子给自己倒水,庄睿怕是嘴再渴,也喝不下去的。

    “老师说家昙要是来客人了,就要给客人倒水的,丫丫家里从来没有来过客人,大哥哥让丫丫倒一次水,好不好?”小丫头见庄睿拦着不让她倒水,眼里居然有一丝雾气了。“好,好,好孩子……”

    庄睿见到桌子上有个水杯,连忙拿在手里,放到了暖壶的瓶口处,让小丫头给自己倒了半杯水,捧着热乎乎的玻璃水杯,庄睿心里却怎么都感觉不是淄味,自己迳砍大的时候,哪里会想到家里来客人,要去给客人倒水啊。

    小丫头又给郝龙倒上水之后,这才笑眯眯的很满足的坐到床边上,一脸好奇的看着两位客人,在这个过程中,彭飞始终是一言不发,直到妹妹坐回到床上,才招呼庄睿和郝龙坐了下来。

    庄睿坐下后,看向小女孩,听郝龙说她是七八岁,但是看身体只有五六岁的样子,才刚刚一米高,很是瘦弱,脸上带有一丝病色,但是那双大眼睛非常明亮,充满了灵气。

    P:第三更,还有几分钟就是双倍月票了,投一张算两张,打眼知道很多兄弟们都等着呢,全投出来吧,战斗,开始了!!!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