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435-436章 大金塔上、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像是看出了庄睿的想法,彭飞笑了笑,说道:“庄哥,仰光这里的出租车,大多都是八十年代的日本车,就是有空调,也早就坏了「这酒店档次不低,倒是应该有车,不过这里住了那么多人,到时候要用车,不一定能抢得到的……”

    宋军订的这家酒店,叫做ed巾L是一家五星级酒店,来自中国的内地、香港、台湾以及国外许多国家的\{$翠毛料买家,多是下榻在这家酒店,这里同时也是缅甸的国宾馆。

    每年到了翡翠公盘的时节,这里都是很难留有房间的,不过这里的价格也不便宜,一晚上就三百美元左右,比国内的五星级酒店,要高出不少。

    酒店里住着上千个来自各个国家的毛料商人,仅凭他们酒店本身的车,根本就不够用的,虽说酒店用车费用会比较高一些,可是能耒这里的人,谁还会在乎那几个钱啊。“这天气比海南还冬热啊,老弟,走啊,站这干吗……”

    庄睿和彭飞说话间,宋军等人也分别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马胖子更是拿着一条毛巾,使劲的在脸上来回擦着,他身上那件白色文化衫,早就被汗水湿透了,湿淋淋的贴在身上,显示出一身的肥膘。

    走进酒店大堂,迎面一副巨大的油画,吸引了庄睿的眼球,这是一副天蓝底色的油画,在画面上站立着一位穿着缅甸传统服装的女孩,手抱着一个白色的坛子。

    在那个女孩的身后,则是缅甸玉石商人们,在和外地来的毛料买家讨价还价,还有挑灯挑选毛料以及达成了交易,举杯庆贺的画面,从服装上可以清楚的分出他们的身份,并且将脸部表情都绘制的栩栩如生。

    未自各地的商人们,此时都站在那张油画底下合影,庄睿一时兴起,从包里找出数码相机,交给了栲飞,让他也帮自己照上一张。“咦,这不是庄老板吗?庄老板,咱们也合个影……”

    庄睿刚站过去,就听到了招呼声,转脸一看,嘿,还真是熟人,是在平洲翡翠公盘上见到的那个韩总,韩氏珠宝的掌舵人,自己那会还卖给他块毛料呢。

    那韩胖子倒是不客气,过来就搭住了庄窖的肩膀,嚷嚷着让他的人给照张合影。“庄老板,我住在一二八房,晚上要是有空,我做东咱们喝一杯啊,哎呦,宋老板和马老板也在啊,还真是巧了……”

    见到韩胖子迎向宋军二人,庄睿擦了把冷汗,这韩总未免也忒热情了一点,自己又不是女人,抓住个手就不松开了。

    只是这韩老板刚走,后面呼啦啦的又围上一群人来,和庄睿打着招呼,有人要合影,有人握手,居然还有要签名的,让庄睿不禁傻眼了,自己又不是啥明星,这些人是有病还是怎么的?

    不过在这群人里面,还真有不少面熟的,想必都是在平洲见过的,庄睿那脸也绷不起来,一脸假笑着应付着,等到所有人都握手合影完毕之后,庄睿那是一身的臭汗啊,连忙招呼彭飞钻进了电梯。“咦●庄一一一一一一哎呦一一一一一一”

    庄睿刚进入到电梯里,里面有个人就对庄睿伸出了手,向他肩膀拍去,只是紧跟在庄睿后面的彭飞一把抓住了那只手,略微用力,对方就叫起疼来。“彭飞,是我朋友……”

    庄睿看到这人,不禁笑了起来,自己和他还真是有缘分,第一次接触赌石,就碰见了这小子,第二次的原始!$金的积累,也是遇到了他,没想到来到异国他乡,居然还能见到他。

    看着杨浩在那里揉着手,庄睿笑着问道:“刚才外面那些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个个都拉务我,真是奇了怪了,你别在意,我朋友不是故意的一一一一一一”

    “你还不知道啊,你的名字现在赌石围里可是大大有名,叫……啥好运童子,别人那是想沾染点你的财气……”

    杨浩听到庄睿的话后,也是一脸笑意,庄睿在南京赌石时,还是声名不显,毕竟赌涨个千儿八百万的,在赌石圈子里都属正常,但是在平洲那可就是大放异彩号-,接连从两块废料里面解出极品翡翠,这让许多人都是大跌眼镜。

    更不要说那块天价标2-了,可是给庄睿带去了上亿的身家,庄睿赌石暴富的故事,在国内外的赌石圈子里现在是广为流传。

    喜欢赌的人,大多都比较迷信,尤其以香港人为甚,那些人在来缅甸之前,估计都要沐浴上香拜关二爷,他们也深信,和好运的人多接触一下,自己也会沾染上好运气的。“靠,哥们是童子……”

    庄睿有些元语,咱现在可是老爷们了,不过这话可不能满世界宣扬去,看着杨浩,庄睿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来缅甸了?”“不是,家里长辈也来了,我来都一天了,刚才是下去吃午饭的,我说庄哥,你朋友的手劲也太大了……”

    杨浩刚才只感觉自己那只右手,像是被饺钳子夹住了一般,他毫不怀疑,庄睿身旁的那个瘦弱的年轻人,能生生的将自己的手臂折断。“呵呵,是你不锻炼,看你这身材,马上都要和马异有一比了,好了,我到了,我先去洗个澡,晚点咱们电话联系……”

    庄睿看到电梯停在自己所住的楼层,连忙给杨浩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咎,和彭飞一起走了出去。“庄哥,我刚才冲动了……”

    走出电梯之后,彭飞不好意思的向庄睿说道,他以前学的都是杀人让自己存活下来的技巧,要说保护人,还真是不行,加上刚进入电梯,视线不怎么清晰,见到突然有人像庄睿伸手,他下意识的就制服了杨浩。“没事,呵呵,都是老朋友,没关系的,先冲个凉休息一下吧,翡翠公盘明天才开始,今儿咱们好好养精蓄锐……”

    庄睿笑了笑示意自己并不在意,随手拿着门牌打开了房间,宋军订的全部都是一室两厅的套间,每个房间都有冲凉房,像是庄睿两人,正好是一人一间,而宋军和马胖子,都是带了两个保镖,那俩人就要委屈一点,挤到一个房间去睡了。

    洗完澡之后,庄睿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走到客厅里,打开电视一看,居然还有卫星频道,可以看到昆明等地方台,不由姣,有兴趣的看了起来,先前听彭飞说缅甸很乱,他也没有心思出去游玩了,话说缅甸的历史和中国相比,根本就是一不开化的蛮荒小国,没啥好转悠的。

    只是庄睿注定清闲不下来,刚看了合电视,手机就响了起来,接通之后,却是准丈母娘和泰山大人驾到,庄窖这可不敢怠慢,连忙招呼了一声彭飞,带着他像餐厅赶去。

    “你这孩子,来了怎么也不打个电话?我刚才还和你秦叔叔算着,你们班机应该降落的了……”

    秦浩然早来了两天,秦氏珠宝对此次翡翠公盘也是异常重视,这关系到明年公司的原料储备,可谓是重中之重,除了他们两口子之外,还来了四位在赌石行当大有名气的赌石师傅。

    由于缅甸军方对翡翠原石出口的限制,最起码在今后两年,想直接从缅甸翡翠矿场走私原石,基本上会比较困难,缅甸这边的大头兵可是不给你讲什么人权的,抓到走私的直接就给枪毙了,让您有理都没地说去。

    所以许多大的珠宝公司,也都是希望能在这届翡翠公盘上有所斩获,以保证翡翠原料的供应。

    “呵呵,正说洗完;$!\}给叔叔阿姨打电话呢……”

    庄睿这时候就像是个乖宝宝,谁让把别人的女人给那啥了,见到长辈自然要恭敬一点了。

    “嗯,让你母亲有时间去香港转一转,对了,还有你姐姐他们,都来玩玩嘛,等小冰忙完这个活,就不让她管公司的设计了,到时候你们两个也能多一点时间在一起……”

    方怡虽然相貌看起来像是个三十许人,但是年龄可走进入到更年期了,坐在那里絮絮叨叨的给庄睿聊了起来,秦浩然则是拿出张英文报纸,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难得老婆不来烦自己,这未来女婿就帮自个儿去受受罪吧。“阿姨,我接个电话,谁这么不知趣,现在打电话来啊……”

    庄睿正听得昏昏欲睡,但是也得不时的点头表示关注,心里苦不堪言的时候,他手机响了起来,唢上骂着别人不知趣,心里却是恨不得把对方从电话里拉出来,亲上那么一口。“喂,杨浩啊,我在楼下餐厅了,有什么事啊?”

    庄睿随口说着电话,心里还在不停念叨着,哥们您快说有事,我也好找个借口开溜啊。“咱们出去转转吧,听说仰光的大金塔,可是世界闻名的,这来了不去看看,也挺可惜的,你有时间吗?”

    庄睿手机上的扩音效果相当好,坐在他对面的方怡和秦浩然,都听到了电话里传出的声音。

    “这个……今天可能不行吧,我这里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呢,要不咱们明天去?”庄睿的答复让方怡络是满意,陪自己聊天,那当然要比去逛衡重要多了。

    “明天翡翠公盘就开始了,哪儿还有时间去逛啊,你要是不去,我喊别人去了……”杨浩可是刚才回去求了长辈半天,才请到假的,只是他所认识的人里面,也就庄睿和他年龄相当,总不能拉个老头去逛0巴?

    “庄睿,去吧,缅甸有些名胜古迹还是很不错的,髓r然来了就好好玩玩十一一十一一

    秦浩然的声音此时听在庄奢耳朵里,那可真是有如天籁啊,不过他还是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在电话里答应了杨浩,这才向方怡告辞,礼数做的十足。“彭飞,在仰光出去转转没事吧?”

    从餐厅出来之后,庄睿才想起了安全问题,不过此时就算是外面发生枪战,他也不愿意回去继续听丈母娘唠叨了。

    彭飞闻言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庄哥,没事的,也怪我之前太紧张了,这里是缅甸的首府,受到政府控制的,不像边远地区那么乱的一r,十“庄大哥,这边,听说那大金塔旁边还有个古货市场,咱们一会也去转转▲r,十一一”

    庄睿刚走到酒店门口,就看到了杨浩,这家伙还真是性急,已经拦了一辆出租车等在那里了。

    刚才澡算是白洗了,进入到蒸笼一般的出租车里,那汗水马上就顺着额头往下滴了,热的庄睿骥L开车窗,把半个脑袋都伸出了车外,这样还舒服一点,倒是那身材矮小的出租车司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温度,脸上丝毫都不见汗水。

    还好酒店距离大金塔并不是很远,只有五六分钟的车程,在拐过前面一个建筑物后,眼前的视野开词-了起来,入眼处一个高耸入云的金黄色塔尖,出现在了庄睿面前。这……这就是大金塔?!”看着那在阳光下闪烁出耀眼金光的细长塔尖,庄睿不禁被震撼了。

    远方的大金塔,像是一个金色的神秘物从地平线而起,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寺迹在太阳下闪耀,它的形状既不是伊斯兰的圆顶,也不是印度教的尖塔,而是像一个直立的葫芦状,

    “对,这就是我们的雪德宫大金塔,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组织曾经说过,我们的大金塔,与印度尼西亚的婆罗浮屠塔和柬埔寨的吴哥窟,一起被称为东方艺术的瑰宝,是世界上最有名的佛塔,也是我们缅甸的象征一一r一一一”

    听到庄睿的话后,那个黑瘦的司机,出人意料的用汉语给庄睿讲$了起来,虽然他汉语说的有些生硬,但是意思还是表达了出来,说话的时候,脸上更是一副骄傲的神情。

    庄睿本来还想铝中国的万里长城来反驳下那司机的,不过此时车子已经到了大金塔的外围,看到整个大金塔全貌的庄睿顿时目瞪口呆,到了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一百多米高的大金塔,直立在庄睿面前,这种感觉就像是站在一座三十多层的高楼下面,人是那样的渺小,在那巨大的金塔四周,还有数十个金色的小塔,拱卫着大金塔,入眼处,到处都是金黄色的色彩,强烈的冲击着庄睿等人的视觉感官,给人一种宕伟壮观和富丽堂皇的感觉,

    走下车来,庄睿看到杨浩支付了车费之后,那个司机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推开车门走下来,毕恭毕敬的对着大金塔双手合十,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咏颂着佛经,过了差不多一分钟,才重新驾车离去。

    等那出租车离开之后,杨浩笑着说道:“这司机有点意思,搞的像和尚似地……“估计那司机还真的当过和尚,你不知道缅甸的历史吧……

    庄睿在来缅甸之前,恶补了一下缅甸的相关知识,他知道,缅甸和泰国一样,都是著名的佛教国家,佛教传入缅甸已有25多年的历史,缅甸全国85符以上的人信奉佛教。

    佛塔多、庙宇多、和尚多是缅甸佛教文化的三大特色,缅甸男子一生至少要削发为僧一次,这被认为是修行积德,庄睿刚才说那司机有可能当过和尚,就缘于此。

    缅甸佛教徒认为,建佛塔可以造福终生,修福来生。据统计,全国大小佛塔有1万多座。因此,缅甸又被誉为“佛塔之国

    而始建于25多年前的仰光大金塔,就是缅甸佛塔的代表作,是世界佛教建筑艺术的杰作,也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价值最昂贵的佛塔。

    大金塔高达百米,周围有64座小塔环绕烘托,塔身贴满金箔,仅主塔就有金片近3万块,重7吨多,塔顶由黄金铸成,还镶嵌了有刭盛粒钻石及累17粒红宝石,整个大金塔流光溢彩、金碧辉煌、蔚为壮观。“这才是世界上最贵重的古玩啊……

    庄睿看得是惊叹不已,那些钻石和宝石的价格,根本就无法用金钱来估量,更何况还有7吨多重的黄金,要知道,这一个金塔,就相当于美国在世界银行黄金储备的千分之一了。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庄睿在缅甸地志上看到有关于大金塔的描述时,心里还是有些不屑一顾的,要说人为建筑,中国的故宫那才代表着古代建筑的最高水平呢,所以到了缅甸,他并没有兴起游玩的心思。

    不过在看到这大金塔之后,庄睿才知道,自己以前有点妄自尊大了,这座大金络,的确值得缅甸人骄傲和自豪的。

    大金塔是依山而建,庄睿在耳口花了三美元买了一本介绍大金塔的彩页,这上面有中英和缅甸三种文字,详细的介绍了大金塔的历史,还有许多神话故事。

    传说是由一对遇见佛祖的商人兄弟开始一一他们收到了佛祖的八根头发,准备送到缅甸供奉。该对兄弟到了缅甸,在当地国王的帮助下找到供奉不少佛祖宝物的圣山。

    当该八根佛祖毛发在两人的金匣子取出供奉时,有些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从发丝散发出来的光穿透天堂地狱,使盲的能见,聋的能听,哑的能说得清楚,而且天降旱雷,地动山摇,连须弥山也受到影响,宝石像雨般从天而降,深度达至膝下而止,在喜马拉雅山上的树,即使不在开花的季节中也纷纷开花结果了。

    这些当然都是传说,不过在大金塔内,的确供奉了四位佛陀的连物,包括是拘留孙佛的拐杖,正等觉金寂佛的净水器,迦叶佛的衣袍,另外就是佛祖释迦牟尼的八根头发,这些遗物,每天都受到无数虔诚佛教徒的跪拜和香火。

    走进山门就可以看到那巨大的塔基,塔基周长煌置米,周围有由木石建成,风格各异的64座小塔和4座中塔,塔有四个入口皆有石狮把守,而在入口后则有一连串的梯级直达至山上的平台。塔的四周挂着15万多个金、银铃铛,风吹铃响,清脆悦耳,声传四方。

    大金塔东南西北都有大门,门前有与中国寺庙前常有的守门狮子一样,各有一对高大的石狮。门内有长廊荠的石阶可登至塔顶,阶梯两旁摆满商摊,有用木、竹、骨、象牙等雕刻的佛像和人像,有供佛用的香、烛、鲜花,还有各种缅甸的风味小吃。

    庄睿和杨浩三人,现在是站在金塔南大门的入口处,在大门两侧,有着一时狮面人身像把守,庄睿不知道这据传是两千五百年前的建筑,和埃及的金字塔,是否有着什么神秘的联系。

    在工作人员的提示下,庄睿等人都脱去了鞋子,进入到了大金塔,这是为了表明对佛祖的恭敬,就是外国的元首总统来,也是要除去鞋子的。

    在一连串梯级上面,有着佛陀的像,而塔底是由砖块砌成,并覆上金块,这些都是纯金制成的真正的金砖,是由缅甸上下各阶层的佛教徒们捐赠出来的,塔内伏笔上的壁龛里,则供奉着形态不一的玉石佛像。

    走在异国大金塔中,不时有穿着僧侣赤着脚从身边走过,虽然这金塔极尽奢侈,但是人站在里面,庄睿只感觉心境从所未有的祥和宁静,心头那层世间烦扰,似乎都没有了。

    今天是乙耻年的最后一天,许多虔诚的佛教徒都来到这里,准备迎接新年的开始,是以在塔中,到处都是人群,不过没有人在此喧哗,均是井井有序的顺着人流,参拜着每一个供奉在塔中的佛像。

    围着大金塔走了一圉之后,参观了几位佛主遗物,庄睿和杨浩三人,就从东南角处走出了大金塔,天上依然是艳阳高照,不过庄睿和杨浩这会却是没有感觉那么热了,可能是心灵的宁静所导致的吧。

    大金塔的东南角,有一棵菩提古树,相传是从印度释迦牟尼金刚宝座的圣树圃中移植而来的,在菩提古树的左右,还哼哼一座清光绪年间,由华侨捐款建造的名为“福惠宫”的中国庙宇。

    这里就要热闹了许多,很多商贩在地上摆卖着纪念品以及一些古玩钱币,那极具中国特色的高堂庙宇,加上小商贩掺杂着中文的叫卖声,给庄睿的感觉,像是来到国内古玩市场一般。“彭飞,你看看有什么好玩的,给囡囡和丫丫都买一点带回:i!:。。r。。。”

    昨天欧阳婉带囡囡回四合院之后,小家伙马上就和丫丫熟络了,她其余的哥哥姐姐年龄都比她大大多,玩不到一起去,现在家里来了丫丫,小国固马上就变成了丫丫的跟屁虫,两个小丫头的关系好的不得了。

    在来之前,庄睿就取了三万美元,放在了彭飞的身上,是以这一路上的花销,都是由彭飞来支付的。

    这里的摊位上,摆的大多都是人物或者佛像雕刻,用料不外乎就是象牙和木头,虽然雕工还算不铝,只是庄睿不怎么看得上眼,他从来不信国外的和尚会念经这句话,没事跑这里来请菩萨干嘛。“几位来我这看看吧,都是正宗的象牙、竹子、老木根雕,如假包:1\{i:。。r。。。”

    当几人走到一个摊位前时,那摊主纯正的普通话,将庄睿等人吸引住了,缅甸人有很多会说汉语不假,但是明显能听出语言中的生涩,而这个看上去三十多岁中年人纯熟的普通话,显示出他的身份,绝对是华人无疑。

    他的摊位上物品的品种,相对来说就比较丰富一点,除了那些木头象牙骨头等物雕刻的佛像之外,还有竹编手工的花瓶等物,当然,只是装饰品,盛不得水的,制作的相当精致,另外还有藤制品、缀满亮片色彩艳丽的沙笼,极具缅甸特色。

    庄睿被那些沙笼给吸引住了,蹲下身休看了起来,随口向摊主问道:“这位大哥,听您说话的口音,是华人吧?”

    摊主回答道:“是,从我爷爷那辈来到缅甸的,都半个多世纪啦,不过前年回祖国认亲人了……”

    庄睿闻言不禁肃然起敬,问道:“您爷爷是当年的宁国远征军时,留在缅甸的?”中国在缅甸生活的人,为数不少,而-且都是军人。

    当年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国曾先后派遣诵L次远征军,总兵力达:万人入缅作战,因盟军指挥失策,协作不力,第一次远征以失败告终,在溃败中被俘虏、被炸死、被饿死和被传染病夺去生命死亡或者失踪的人数,达到了七万人之多。

    有很多幸存的中国士兵,就留在了缅甸生活,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段尘封的历史才被重新揭露了出来,当时还掀起一阵迎接阵亡英雄们连骨魂归的活动,很多老兵们,也返回大陆寻根问祖。

    而第二种留在缅甸生活的人,却是解放战争时期,从云南等地溃败的以李弥为首的国民党部队,进入到缅甸,并盘踞在金三角地区。P免费:零点之前还有一章。

    勋1年终于要过完了,谢谢朋友们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让咱们这本书留在了月票榜前1的位置,掏心窝的谢谢朋友们。

    谢谢咱的盟主书友lql611从本书上传至今不离不弃的支持,谢谢AuAC25大大的厚爱,谢谢江南同学和大王派我-来看书同学和诸多朋友们慷慨打赏,谢谢所有订阅,月票,推荐票支持黄金瞳的朋友们,提前几小时,祝朋友们元旦快乐,再次鞠躬感谢大家!!!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