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438-439章 腹有乾坤(上、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李大哥,您能把这牙雕,先给我看看吗?”

    庄睿不知道李云山的心思,也不知道李云山是怕死去的老爷子骂他崽卖爷田不心疼,庄睿只是很单纯的喜欢这个称得上是大件象牙雕佛像的作品,想拿在手里把玩一下而已。

    “可以,当然可以了,你还走过来看吧,这东西的分量可不算-

    这物件个头不小,牙雕作品又比较脆弱易碎,李云山招呼庄睿到他摊位里面来看,心里还在琢磨着,这玩意儿到底该不该卖,如果卖的话,应该卖多少钱才合适?

    庄睿闻言之后也没客气,直接一步跨过了摊子,走到箱子旁边,把那件几乎和箱子齐高的象牙雕件给抱了出来,摆放到了地上。

    如此一来,整件牙雕摆件,就完全呈现在庄睿眼拼了,这件怒日金刚牙雕作品上的金刚人物,一脚撑地,一脚微微抬起,脸部的造型极其夸张,大口张开,鼻孔朝天,双目怒视前方,右手持着一件金刚杵,胸口赤露出精壮的肌肉,身前衣带飘飘,极富美感。

    庄睿曾经看过一些有关于古代佛雕图鉴的书籍,这尊牙雕摆件,应谅是典型的隋唐时期的佛教造像,即秉承了中国传统雕刻夸张写意的风格。又符合现代人对人体健与美的审美。

    只是不知道这尊应该是自己国家的东西,怎么流落到缅甸来的,话说以前只有中国欺负缅甸的份,缅甸可是没有这个实力到中国烧杀抢掠的。

    仔细观察细微处,庄睿可以看出,这件作品的雕刻者,功力极为深厚,刀刀到位绝不拖泥带水,线条简洁流畅细节清晰自然,最特别的是,作品全身刀痕累累,并没有可以的打磨掉雕琢痕迹,将象牙特质,完全体现了出来。

    这样素面朝天、本色见人的处理,一方面增加了作品的力度气度和感染力,一方面也显示出作者对自己雕刻技艺的充分自信。

    庄睿没有用灵气鉴定,就可以断言,这尊象牙佛雕,绝对是一个有年头的老物件,最早应该也是清朝的,因为别说是现代象牙稀少,就是民国时期,有如此手艺的匠人,那都是凤毛麟角,堪称大师级别的工艺师。

    庄睿背对杨浩等人,向牙雕释放出了灵气,果然如他所料,灵气奸一渗入到牙雕表面,庄睿就发现,里面蕴含着浓郁的紫色灵气“明朝!至少是明朝的物件……”庄睿心中欣喜无比,更想将其纳入囊中了。“咦?怎么有裂痕?!”

    庄睿并没有待灵气深入,在牙雕的侧面手臂下方,发现有一块五公分左右大小的裂痕,并且向里面延伸,似乎是曾经修补过的,像是在那里开了一扇圆形的小门,然后又将门给关上了。“靠,这是什么东西?”

    庄睿的视线,顺着那扇小门继续往里看去,猛然惊呆了,因为这尊佛雕的胸口部位,里面居然被挖空了一块,而在那个很小的空间里,有两枚蜡丸。“妈的,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啊?!”

    这东西自然无法抵挡庄睿灵气的透视,灵气瞬间将蜡丸包裹住了,庄睿发现,蜡丸里面是两个揉搓在一起的小纸团,这就让庄睿傻眼了,他即使在厉害,也没有办法分辨出,那纸团里面写的究竟是深东西。

    此时的庄睿心里,那可就像是被猫抓了一般,其痒无比,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这佛雕里面的东西,显然是后人煞费心机藏到里面的「而这个谜团,肯定就在两个蜡丸里面,这近在眼前的秘密,却是无法揭开,让庄睿心里那叫一个难受啊。

    “庄老板,卖是可以卖的,不过这东西呵是在我家里放了不少年了,用咱们国内的话说,就是古董把?这价格上,可是不能按照这些工艺品的价格来算啊……”

    李云山在旁边纠结了一会之后,还是决定将其卖掉,毕竟这个玩意儿放在家里,又不能当饭吃,而且他从小生活的环境里,身边都是华人,就是他母亲,也是华人的女儿,并不像那些缅甸人,信仰佛教,所以也不感觉把这尊佛像卖掉,有什么不对。

    这么大,并且这么精致的牙雕,要是放在缅甸人的家里,那绝对是像宝贝一般的供奉起来,日夜膜拜的,但是在李云山家里,不过是在床底下放了几十年,老爷子生前无聊的时候,偶尔拿出来“想当年”用的。“嗯,李大哥,这个没有问题,我再仔细看看,这牙雕好像有修补过的痕迹一一一一一一”

    庄睿此时的心思,都放在了牙雕摆件上面,按照买物件要讲价的习惯,随口就答了一昝,不过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要是被这摊主看出什么端倪,那自己可就亏大了。

    “哦,你说的是那块裂印吧?我打小见的时候就有了,可能是以前我爷爷不小心磁裂的,这应该不影响吧?

    李云山听到庄睿的话后,不禁有些紧张,既然决定是要卖了「那他自然是想卖出个高价啦,如果庄睿拿这裂纹说事,李云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讲价,毕竟他对古玩是一窍不通的。

    “不影响,这件牙雕摆件的整体造型十分好,有一点瑕疵也是很正常的,我再看看,李大哥您先估个价,咱们回头再谈……”深深的呼吸了几下,庄睿让心情平静了下来。

    庄睿现在将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修补面上,他发现这修补面以及里面所的用材料,应该用的是乳白色的硅胶,时间长了之后,也是微微有些泛黄,如果不是用灵气看到,单纯的用眼睛去看,还真的是不易发觉的。

    这让庄睿更加好奇了,要知道,乳胶这东西,是在上个世纪初期才盛行使用的,明清时期不可能有这种材科,

    而这象牙摆件里面的那蜡丸,却是中国古代独有的密信传送方式,好像自从清朝时期的时候,默默改用火漆封口的密信了,这两件年代完全不对等的事情结合在一起,让庄睿也有些摸不透,这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买下来再说吧……”庄睿心里下了决定,那蜡丸里面的纸团,自己单凭灵气,是绝对无法认出其中的字体的,要想搞明白,只能把蜡丸取出来,那首先就要让这尊象牙佛雕变成自己个的才行。

    “李大哥,我也不瞒您,这件象牙佛雕,应该是民国以前的老东西,算得上是古玩了,我很喜欢这个物件,摆在家里不错,您开个价吧,要是合适,咱们就成交……”

    因为李云山开始的态度,庄睿怕他再不愿意卖了,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直言说出这物件是古董,只是在年代上,庄睿耍了个小滑头,他只说是民国以前的,却没有说出这物件是明朝的东西,当然,明朝那也是民国之前嘛。“这个……我也不是很了解,小兄弟你要是真想要的话,给这个价0巴…李云山低头思考了一会之后,伸出了两狠手指。

    看到李云山的手势,庄睿出言问道:“两万美元?这可是有点贵了rI,十11到

    一边说话,一边皱起了眉头,他这摸样却是装出来的,话说这东西拿一国内考证一下,如果能查出其传承来历,拘出化八百万,都很正常,只是这做生意却是要讲价还价的,庄睿自然要将价格往低了说。

    只是庄睿没有发现,在他说出两万美元这个价格之后,李云山眼中的瞳孔,在瞬间收缩了一下,这是人吃惊i元昀正常反应,李云山不是嫌庄睿钱少,而是这价格,把他给吓住了,他两根手指的意思,不过就是两千美元而已。

    要知道,象牙雕件在缅甸十分寻常,虽然这个摆件的象牙用料体积不小,但:道在缅甸这个地方,也有些比送还大的物件,售价不过一两千美元,而缅甸的人均收入很低,一两千美元,足够一家人好几年的开销了。

    李云山在这里摆摊做生意,一个月下来赚的钱,也不过就是几百美元,如果按照庄睿所说的两万美元,那下李云山而言,也是一笔巨款了。

    “小……小兄弟,还可以再便宜点的,要……要不然你看十万八行不?我东西可小我爷爷传下来的,如果爷爷还在世的话,我都不会卖掉的一一,十一一

    李云山这会心里激动啊,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他生怕庄睿不买,主动的往下降了两千美激,并且说出了这是他爷爷的遗物。“一万八………

    庄睿在嘴里念叨了句,然后又围着那佛雕打量了一圉,重重的点了下头,说道:“能遇到李大哥也算是缘分,十万八,就十万八吧,不过李大哥,这东西能不能带出境啊?我要是被海关再给没收了,那可就冤枉了啊……”

    庄睿不了解缅甸是否禁止这类物品出口,如果真如他所说,买下来再给没收的话,那还真是不值。

    “不会的,不会的,这样吧,小兄弟你等一下,我去帮你开个工艺品的发票去……”李云山其实也不知道这东西禁不禁止出口,但是他知道,在缅甸国内买的玩意儿,只要有国营商店开具的发票,就绝对能带出去。李云山招呼了旁边摊位一个相熟的摊主,让他帮着照看一下「然后就兴冲冲的往大金塔门口的国营商店跑去。第四百三十九章腹有乾坤(中)“庄哥,二十多万买这东西,值吗?”

    杨浩见到庄睿爱不释手的上下摩挲着这尊牙雕佛像,有些不解的问道,在他印象里,像是这些旅游景点所卖的玩意儿,大多都是假的,庄睿这一下掏出去二十万,说不定就被那李云山给宰了呢。

    俗话说:老乡老乡,背后一枪,来缅甸旅游的人,还就敏中国人最多,要说那李云山会对中国人另眼相待,反正杨浩是不相信的,商人逐利,宰的就是自己人。

    “值,当然值了,这么大并且这么完整的象牙雕刻作品,在国内都是很少见的,这几年牙雕工艺品的价格涨的也很厉害,带回去说不定就能翻番呢……”

    庄睿没敢往多了说,他要是说这东西考证出其年代传承来,能值七八百万,那绝对会将杨浩给吓住,庄睿心里有种感觉,像这么大体积的物件,国内一些资料上,肯定会有记载的。“嘿,庄哥,您这眼力,真是没得说,这赚钱也忒容易了点……

    杨浩吐了吐舌头,很是羡慕的说道,他和庄睿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而且也就见过这么三次面,不过每次见面的时候,庄睿的身家就像坐了火箭一般,突突的往上涨。

    两人正闲聊间,李云山匆匆的跑了回来,手里还抱着一个用竹子编制的长方形箱子,大小看着正好能装下那尊牙雕佛像,这是缅甸特产的竹箱,这一个箱子也要三四十美元,算是李云山买来搭配送给庄睿的。

    庄睿搭着手,和李云山一起,小心的将那尊牙雕佛像,横着放入到竹箱里,然后在四周塞紧了海绵和废报纸,竹箱本身就有弹性,这样一来的话,即使发生一些碰撞,都不会损坏里面的物件了。

    “小兄弟,您拿好……”收拾妥当之后,李云山把箱子推给了庄睿,顺手递过去他刚刚开具的发票,上面是缅文,庄睿也看不懂,接过发票后,交给了彭飞。

    彭飞看了一眼发票,点了点头,将刚才已经数好的十万八千元美刀,递给了李云山,并把箱子从地上拎了起来,这竹箱上面有提手「拿着很是方便。

    拎着这个大箱子,是没有办法再逛了,好在大金塔已经游览完了,庄睿和杨浩还有彭飞,打了个的士返回到了酒店。

    缅甸新年翡翠公盘定于一月一号开幕,而国内外大多敏商人「都是今天赶到仰光的,庄睿走进酒店之后,又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赌石圉就那么大,知名的珠宝公司也就是那几家,想碰不到都难。

    和来自国内的毛料商人们打着招呼,庄睿一头钻进了电梯,他感觉自己都成了大熊猫了,谁都想来摸一下,刚才甚至一个满身香水味的胖女人,还想给他一个拥抱←可是把庄睿给吓得不轻←“彭飞,你小子可不地道啊,老板都被人给围住了,你也不说过来解围”

    告辞杨浩回到酒店房间后,庄睿不满的看着栲飞说道,刚才这家伙拎个箱子跑的飞快,不过还好知道守着电梯门等自己。“嘿嘿,老板,根据我的分析,那女人对您绝对没有恶斋的……”

    或许是妹妹得到了安置,彭飞这几天话也比以前多了一点,偶尔和庄睿开个玩笑,他尊重庄睿是在心里的,表面却没有像郝龙那样整天嘀里叫着老板,这也是彭飞对某人认可之后的一种态度。“行了,别废话了,把这牙雕给拿出来吧,我先去洗个澡……”

    庄睿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揭开牙雕之中的秘密,只是这出外一趟,浑身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当下到浴室里去冲了个凉。

    等庄睿出来的时候,那尊牙雕佛像已经摆到了客厅的桌子上,彭飞正在认真观察着。“你这小子,跑了半天居然都没怎么出汗……”

    庄睿羡慕的看了彭飞一眼,自己初次见他的时候,是在零下好几庋的时候,这小子穿的那么单薄,也不见冷,现在这大热的天,却也不见他出汗。

    “庄哥,这东西真的能值几十万?”

    彭飞刚才围着这牙雕转悠好几囹了,不过就是造型特别了一点而已,他怎么都看不出来,这不能吃也不能喝的玩意,咋就那么值钱。“几十万?呵呵,彭飞,后面还要加个零……”

    庄睿得意的笑了起来,俗话说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在兵荒马乱的时候,这些东西是一文不值,带着都嫌累赞,但是在当今,那可就是无价之宝了,总之庄睿是不会把这玩意儿给卖出去的。几……见异万?”

    彭飞嘴唇蠕动了一下,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佛雕,他算是知道庄睿的成是怎么来的了,这简直比贩毒还要暴利啊,而且还没风险,此时就连彭飞心里,都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该学习下古玩方面的知识了,毕竟这安保不能做一辈子的。“嗯,不过这东西我可不卖,国内估计都淘弄不出几件……”

    庄睿此时已经将注意力放到了牙雕上面,他在思考,如何才能将那块修补进去的“门”再给打开,将里面的蜡丸给取出来,当然,庄睿可不想损坏了这尊佛雕,要不然直接扔地上听个响,东西就拿出来了。“庄老弟,听说你出去整了个好物件回来了?你也不说喊着老哥一起去一一一一一一”

    庄睿正全神贯注的看着这牙雕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宋军的声音,抬头望去,却发现宋军和马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到屋里来了,刚才响门铃和彭飞开门的声音,庄睿居然一点都没听到。“你们两个一个怕热,一个怕走路,我谁也喊不动啊……”庄睿苦笑了一下,他却是没有说,自己那会还怕不安全呢。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这么大的牙雕,真是少见,而且看这造型和牙质,应该是明清时候的玩意儿,庄老弟,你这个漏捡的可不小啊,怎么什么好东西,都被你碰到了呀……”

    宋军拿着放大镜,围着牙雕自己的看了半天,又用眼睛打量起庄睿来,自己这小老弟简直就神了,走到哪都能遇到好玩意儿,这牙雕明明是国内的老物件,居然也能被他在缅甸淘到。

    庄睿被宋军说得哭笑不得,没好气的回道:“那是你懒,这东西别说是我,就是被你看到,也肯定会买下来的,宋哥你要是先去逛大金塔,说不定这玩意就没我什么事了呢……”“时也命也,该是你的,谁也抢不是,不过庄老弟,你这东西转让给我,怎么样?老爷子见了肯定喜欢……”

    宋军眼睛一转,就想让庄睿把这物件卖给他,七八百万对于宋军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前段时间由于老爷子身体不好,宋家的产业进行了一些调整,很多投资都收了回来,现在宋军手上的闲钱,少说也有几个亿的。“宋哥,这事儿您甭想了,我那四合院还缺这些玩意儿呢,对了,宋爷爷喜欢的是书画,和这没关系啊,您少扯虎皮做大旗……”

    庄睿毫不客气的回绝了宋军,他现在都后悔把那手稿和唐伯虎的《李端端图》卖给宋军了呢,庄睿现在耷知道,想再淘弄到那些物件是多么难了,国内的那些个古玩市场里面,全都充斥着假玩意儿。

    “你这小子,算了,不过你答应我的那玉石,可是一定要找到,:1!!lL……r……”

    “我什么时候答应您了啊?您这不是不讲理嘛……”庄睿有些无奈,这宋军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估计小孩都读高中了,也算是个太子党,耍起无赖来,自己都吃不消。

    “得,能碰到一准给您留着还不行嘛?”

    庄睿嘴里说着好话,把这二位给送出了房间,他现在可没心思和宋军斗嘴皮子,牙雕中那神秘的蜡丸,让他着实有点心痒难耐。“老板,这地方不像是礓的,不然不会这么规则吧?”

    见到庄睿一个劲的在打量着牙雕人物腋下的部位,彭飞也凑过去看了起来,他的眼睛也很毒,虽然那修补的痕迹已经很淡了,但是彭飞还是看出来,这形状似乎不像是磕碰出来的。

    “嗯?你也看出来了?这的确不像是砸出来的裂痕,倒像是挖出来的,有点像是故意开出来的小门,古代人经常喜欢在供奉的佛像肚里里面藏宝贝,你说这里面会不会也有东西啊?”

    庄睿看了彭飞一眼,故意拿语言去引导他,庄睿并不想瞒着彭飞将里面的东西给取出来,所以必须要一个合适的理由。H!~!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