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章 腹有乾坤(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庄哥,您开玩笑的吧-……”

    彭飞不怎么相信,没事往佛像肚子里藏什么宝贝啊。”玩笑?我说的都是真的……”庄睿所说的古代人经常喜欢在供奉的佛像肚里里面蕺宝贝的事情,并不是信口胡说的,这在历史上也是有典故的。

    中国历史上在两汉时期,佛教由印度传入到中国之后,到了南北朝隋唐五代的时候”发展迟到了兴盛的顶峰,佛学水平超过了印度,并使中国取代了印度成为世界佛教的中心,在当时,佛教徒的地位是相当高的,所有的寺庙,几乎都拥有大量的土地,并且不用缴纳税费。

    在那个时期,虽然不乏像玄奘、鉴真之类的高僧,但是佛门败类却更加的多,欺男霸女,强占民宅良田的事情,更是多不胜数,只是皇帝信奉佛教,当地的官员大多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就不去过问。

    而那些花和尚们,在收敛了大量的金银珠宝之后,为了将之藏匿起来,就借用铸佛的名义,烧制铸造了许多的大铜佛,看上去是个实心佛像,其实里面,却是暗藏玄机,佛像的肚子全都是空的,里面藏着那些和尚们收刮来的巨额财富。

    而中国历史最有名的三次灭佛运动,却恰恰发生在南北朝和唐武宗时期,这也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尤其是在唐武宗的时候,全国的寺庙几乎全被捣毁,数百万的僧尼被勒令还俗,几乎导致佛教在中国灭亡

    追究其原因,官面上的说法,自然是中国社会所固有的那种“神权绝对服从于王权”的政治特性所导致的,皇帝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那虐无棣缈的神权所挑战,所以要灭佛。

    但是后世研究者认为,灭佛的根本原因,却是经济问题,在武则天时期,狄仁杰就曾经上疏:“寺院膏腴美业,倍取其多,水碾庄园,数亦不少。逃丁避罪,并集法门,无名之僧,凡有几万,都下检括,已得数千,且一夫不耕,犹受其弊,浮食者众,又劫人财……”

    上面那段话的意思是说,寺庙财力雄厚,拥有的土地肥沃,并且当了和尚就可以逃避法律制裁,没有名分的和尚,在全国有数万之多,并且不事耕种,就是食来张嘴衣来伸手的意思。

    国家有钱的时候,这些和尚富点倒是没有关系,但是当皇帝都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和尚还是这么有钱,那就是罪过了,所以到了唐武宗的时候,进行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三次灭佛运动。

    当时从寺庙里清理出来的财宝不计其数,并且在融化那些金铜铸造的佛像时,居然发现佛像肚子里,还藏有大量的金银珠宝,香港查良镛先生的《连城诀》一书里,那所谓的宝茂,就是蔑在佛像肚子里面的。

    “庄哥,您说的是真的啊?不过这个佛像里面,应该藏不到什么宝贝吧……

    彭飞对庄睿讲诉的故事,听得是津津有味,不过他比划了一下那修复过的地方,却是不相信这里面蔑有东西。“谁知道有没有啊,要把这填补进去的那块象牙取出来,才能知:

    庄睿顺着彭飞的话头说了下去,只是想不损坏这佛雕,取出里面的东西,却是不易,因为那修补所用的硅胶,已经完全和象牙融为一体了,想将其抠出来,难度很大。

    彭飞看到庄睿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说道:“庄哥,您真的想把这修补过的象牙给取出来?”

    “当然了,你想想,这好好的佛雕,谁会闲的没事从这里给开个洞啊,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呢,抠出来看看咱们也不吃亏,我找人给重新修补一下,做工绝对要比这个好……”

    庄睿说的是实话,这东西用硅胶修复,的确是糟蹋了这尊牙雕佛像,现代有-许多材料,可以将其修复的让人一点都看不出是曾经修补过的。

    “庄哥,您等我一会,马上就回来……”彭飞比划了一下那修复的地方,和庄睿说了一声之后,就走出了房间。,这小子……”

    庄睿摇了摇头,有些苦恼的看着这玩意儿,先前东西不是自己的,还不是特别性急,现在东西放到眼拼了,但是却有无法把里面的东西给取出未,这给庄睿的感觉就像是春萱冰脱光了衣服,自己那玩意儿却不举了,一点辙都没有。“老板,我回来了……”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庄睿还在愁眉不展的时候,彭飞走进了房间,庄睿看-到他右手拿着一个酒精炉,顿时眼睛一亮。“彭飞,你是不是想把针给烧红后,将那些作古填充物的硅胶给烫化掉啊?可是咱们也不知道,这块被抠出来的象牙有多深呀……”

    庄睿本来感觉到这是个好主意,但是回头一想,这块填充进去的象牙块,足有六七厘米长的,一般的针,根本就无法穿透,而那种很长的针,却是太粗了,没办法插入进去,这个方法还是不可取。“这个总够长了吧?”

    彭飞扬了扬左手,庄睿这才发现,彭飞的左手两根手指上,捏着一条极细的铜丝,长度都有二三十厘米了,庄窖用手弹了下那铜丝,发现韧度极佳,不由心中大喜,这下所有的问题都解决掉了。

    庄睿起身走到房间门口,把外面的牌子翻成了请勿打扰,然后走了回去,对着彭飞翘起了大拇指,说道:“好小子,里面要是有宝贝,算你一份……

    庄睿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点燃了酒精炉,而彭飞则是把细钢丝的一端,放到那火芯上炙烤了起来,这东西本身就导热,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有一段钢丝依然是被烧的通红了。

    庄睿看了下栲飞手上的钢丝,提醒他道:“长度估计不够,再多烧红一点一一r一一一”

    彭飞的手中的铜丝开始在火苗上游动了起来,没多大会,铜丝前端三五厘米的地方,都被烧红了。“给我一一一一一一”

    庄睿将那尊牙雕横着摆放到地上,伸手从彭飞手上接过钪丝,向那修补处的硅胶缝隙里插了进去,烧红的钢丝,像刀切豆腐一般,-根本不需要用力,就将里面的硅胶给烧融化了。

    随着一股难闻的橡胶烧焦的味道,一缕青烟从庄睿下手处冒了出来,庄睿将铜丝顺着那缝隙,向一边划去,知道手感很生涩,似乎热庋不够了的时候,庄睿连忙将钢丝给拨了出来,此时的钢丝上,附了一层胶状物质。“继续烧一一一一一一”

    庄睿把铜丝递给了彭飞,自己站起身来将酒店房间的窗户给打开了,也顾不得屋里还开着空调,这股子烧橡胶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这铜丝导热快,不过散热也是速度极快,基本上烧红一次,只能溶解到两三厘米宽度的硅胶,庄睿和彭飞足足忙了两个多小时,才算是将与那块象牙融合在一起的硅胶,全部融化开了。“方阿姨?吃饭?实在是对不起,方阿姨,我这里有点急事,暂时走不开,您看我晚一点过去好吗?”

    刚刚槁定这牙雕上的硅胶,方怙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只是庄睿此时也顾不上丈母娘的想法了,马上就可以拿到手里的那两枚蜡丸,已经是让他心潮澎湃了。

    听到庄睿说有急事,方怡也没说休么就挂掉了电话,只是转过头来,立即发挥了女人的想象力,对着老公说道:“这孩子,不会是背着咱们垒冰,干什么坏事去了吧?”

    庄睿要是知道方怙此时的想法,那绝对会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所以说,这女人的邀请,最好是别拒绝,不管是年轻女人还是更年期的女人。

    “谁还能没点事情啊,小庄不是那样的孩子,你别乱想啊……”秦浩然不满的看了自己老婆一眼,这话要是传到庄睿耳朵里,那会产生矛盾的。

    庄睿这会已经是顾不上丈母娘在想什么了,因为栲飞正拿着他那把有。狼牙一般的小刀,撬别着那块作为填充物塞进去的象牙块呢。

    那柄小刀的刀刃极薄,可以插进去一厘米左右的深度,随着彭飞手腕的翻动,那块象牙一点点的往上凸起着,最终在刀刃与象牙壁之间所起到的杠杆原理下“啪”的一声清响,那块小象牙被挑了出来,而在牙雕的腋下,露出了一个三四厘米平方大小的圆形洞口。“庄哥,这里面没有东西啊?”

    手自然是伸不进去的,葡飞把那牙雕给反着抱了起来,将那小洞口往下晃了晃,里面却没有东西调出来。

    庄睿没有答话,而是拿着那根被烧的黢黑的铜丝,走到洗手间清洗了一下,擦干后将钢丝的一段扭成了个钩子状,然后对彭飞说道:“你把它抬高一点,洞口向下,我用这东西掏一下看看……”

    里面有没有东西,庄睿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他也知道,那蜡丸之所以没有被彭飞倒出来,是因为刚才溶解那些硅胶的时候,有一些硅胶滴落到了蜡丸上,虽然没蜡丸融化,却是将其黏贴在了腹壁里面。H!~!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