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六章 明标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秦叔叔在我暗标,我和李师傅来看明标,咱们公司现在除了还有几块高档玉料,中低档的都快断货了,就指望这次公盘买点原料回去的一一一一一r”

    方怡心里已经把汞睿当女婿看待了,从人群里退出来之后,皱着眉头把秦氏珠宝的现状给庄睿说了一下。

    秦氏珠宝此次看上去带来不少资金,但是这次缅甸公盘,注定会让所有人都疯狂起来的,因为去年三十亿RB的成交额,走出现在缅甸政府还没有颁布那条消息时所产生的。

    “方阿姨,别眷急,翡翠市场缺原料,也不是咱们一家,说不定这次就能淘到一些好料子回去呢……”

    庄睿看到丈母娘愁眉苦脸的样子,出言安慰了一下,心里在想着,是不是能稍微给他们些指点?毕竟秦老爷子给的嫁妆可是够丰富的,北京秦瑞麟连店面带货物,那可是上亿了啊。“对了,小睿,我都忘了你也是懂翡翠的,来看看这块料子怎么样?”

    方怡忽然想了起来,去年的平洲翡翠公盘的标王,可是自己这位准女婿,水平应该不会比公司里请的赌石顾问差吧。“好●我先看看一一一一一一”

    庄睿也没矫情,从方怙身边走了过去,而本来围在那块毛料旁边的人,也纷纷让出条道来,庄睿在堵石圈子里的地位,那可是真刀实枪切石头切出来的,比什么都有说服力。“嗯?是块红翡料子?”

    走到那块毛料旁边,庄睿皱起了眉头,这块毛料体积不小,应该有五六百斤重,算得上是块大型j!翠原石了,并且外皮有壳,也就是说,是老坑种的料子,在毛料的一侧有擦边,没有出翡,但是却擦出了红雾,里面出红翡的几率相当大。

    庄睿有些不明白了,按道理说,这块料子的表现,比自己解出血玉红翡的那块料子要好出许多倍,为什么会摆在明标区呢,而且看周围这些人的神色,似乎都对这块红j!巨无霸有着兴趣。

    庄睿不知道,要说这事情,还得怪他,自从他拿出那些冰种红j!在北京秦瑞麟销售之后,就带动了翡翠的多色市场,不但是红翡饰品,就连黄翡、蓝翡以及紫翡翠,也都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包括一向价格走低的无色翡翠饰品,在售价上都翻了两番。“庄老板,这块料子您怎么看?”庄睿耳边响起了个熟悉的声音。“哎呦,韩老板,您是老前辈了,这话当我问您啊,看这料子的表现,似乎不错啊,怎么会摆到明标区来?”

    庄睿还真是不解,索性问了出来,他可没有电影里那“高人”风范,庄睿自己心里,还是感觉自己是个菜鸟而已。“呵可,庄老板,您转一囹再看看……”

    庄睿闻言走到了那块毛料的背后,眼睛不禁眯了起来,他算是明白这块原石为何摆在这里了。

    在这块巨无霸毛料的背面,从顶端处往下,裂开了一条足有一百多公分的裂绺,几乎就是从头裂到了脚,贯穿着整块原石。

    翡翠最忌讳的就是裂绺,裂绺太多,就会大大地影响翡翠的价值,没有裂绺的原石是比较少的,但是这裂绺,也是分为好几种,并不是说有裂绺,里面的翡翠一定会废掉。

    最常见的是夹皮绺,就是在翡翠原石上,即可看到很深的裂痕,开口处有明显的铁锈或其它杂色的物质,这样的裂绺,只需用锤子轻轻地敲几下,即可震开,这种裂绺一般不会影响到翡翠的内部结构。

    在绿色或其它色的边缘,按照色的走向有序生长的裂绺叫跟花绺,还有在原石上只看到一条水线或没有一点痕迹,解开后却十分明显,这种绺叫做隐形绺,对翡翠危害比较大,窜说的赌裂,赌的一般就是这两种。

    上面所说的几种带裂翡翠,都是可赌的,但是如果遇到了恶绺,那就是人人避之不及了,所谓恶绺,就是在原石表面,即可看到明显的裂痕,且大面积伸展,某些恶绺,还可见到浸润进去的各色杂质。

    这块红翡就是如此,那条弯曲的像一条溪流似地恶绺,延伸处用肉眼都可以看到,褐红色和黑色还有白色的晶体,混杂在一起,即使拿强光手电照射,也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形。

    这种表现的原石,看在老赌玉人的眼里,那就是赌一输九,也就是说,只有一成的赢面,却是有九成会赌垮掉。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庄睿赌石也经历了不少了,被人说成是废料的原石,他都曾经解出过玻璃种来,自然要用灵气查看一番,才会安心。顺着这裂绺,庄1111睿的灵气不住的向内延伸,进去几乎有三十公分了,裂缝依然存在,在石头内部,满是粉红色的晶体颗粒,却是不见红翡的踪迹。

    正当庄睿想收起灵气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在石头另一面擦口十公分处,终于出现了一抹红光“玻璃种!”庄睿心中波荡了起来,这是他第二次看打坎木场的料子,没想到又见玻璃种。

    只是在庄睿继续查看下去的时候,心里不禁有些失望,那块应该有三十多公斤重的红翡,颜色稍淡了一些,和鸡血红不一样,那是一种花瓣红的颜色,虽然种水不错,但是在价值上,却是要比血玉手镯差出许多倍。

    并且这块料子没有冰种和其它质地的衍生翡翠,就孤零零的这么一块,庄睿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这翡翠虽然做不出血玉手镯,但是仅凭它那玻璃种的质地,一副镯子卖出个一两百万不成问题。

    三十多公个还全部凑成了一团,掏出七八十副镯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加上其余的掏空的碎料,其价值绝对要超出一亿五千万以上的。

    有了这块毛料,离加上刚才所看的那块冰种料子,如果都能拿下的话,自己的秦瑞麟,在未来几年都不缺少中高档翡翠饰品了,到时候只要再赌上几块油青地之类的低档翡翠,交给舂氏珠宝代为加工一下,就能完全解决货源的问题了。“唉,十裂九垮,这料子不是赌性大,是根本就没有可赌性性。”

    虽然心中狂喜,但是当庄睿绕回到人前的时候,却是一脸的沉重,开口就判了这块毛料的死刑。“方阿姨,我刈才看一块料子不错,咱们过去看看吧……”

    庄睿在回身的时候,脑子里已经牢牢的记住了一组数字,编号踟,他已经是下定了决心,拼光这次带来的所有钱,也要将这块毛料拿下,只是这编号有些靠后,估计今明两天是轮不到拍卖它的,看来以后每天明标拍卖,自己都要来转上一圉了,否则被别人抢走,那可就赔大了。

    众人听到庄睿这么一说,也轰然散开了,当然,也有不死心的,许振东就拿着把小强光手电,在毛料背后琢磨了半天,最后也是摇摇头,一脸失望的离开了。

    “庄睿,那块料子茗-没可赌性?”

    方怡懂翡翠,但是不懂赌石,她不明白庄睿为何如此肯定。“眷太太,那是恶绺,里面即使有翡翠,也都被破坏了,不值几个钱i……”

    没等庄睿回话,寺边的李师傅就出言解答了,方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看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连忙联系上秦浩然,约在一起吃饭去了。有那位李师傅在旁边,庄睿也没出言解释,

    下午的时候,各人又分开了,这会场里的毛料大多,挤各一起看,不如划分各区域,将有价值的毛料都统讣出来,然后回去慢慢分析了,毕竟每天观察毛料的时间,只是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钟而已,短短的八个小时,才能看多少秆子啊。

    到了下午,会场的人更多了,按照秦浩然的说法,这次公盘,估计有创纪录的三千人进场,而在前几年的翡翠公盘上,能有一千多人都了不得了。

    庄睿已经看到明标区编号在2000后的料子了,由于那块巨无霸红翡料子距离明标区入口比较近,也吸引了不少人,只是在查看之后,都是留下了一声叹息。

    明标区人数最多的地方,就是编号在前友的原石处了,这也是今天要进行拍卖的2000原石,拍卖在下午三点整进行,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人都恐足了劲,等待着拍卖开始,拿下自己所看中的料子。

    拍卖并不是在赌石现场进行的,而是在玉石交易中心的一个礼堂里面,这个占地面积不小的礼堂,被分隔成了十个拍卖厅,每个拍卖厅的墙壁上,都挂着一个巨大的显示屏,现在不停的滚动着下面所要拍出的玉石编号。

    每两百块原石,为一个拍卖区,庄睿看中的那块冰种料子是一百二十九号,自然被划分在一号拍卖场地内,在出示了自己的入场证并进行登记之后,庄睿领到一个标号牌后,坐到了排在中间的椅子上。

    P:谢谢朋友们的支持,今天且D张月票,虽然现在又被爆了,还是要谢谢大家,鞠躬感谢朋友的支持,打眼知道大家尽力了,没有月票,投点推荐票吧,一样能让打眼充满干劲。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