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八章 明标(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翡翠和软玉,虽然都是玉石类的一种,而且产自国内的软玉如和田玉等品种,应该算得上是老大哥,在中国过去历朝历代里,都倍受重视,甚至连皇帝御用的玉玺,都是软玉雕琢出来的。

    但走到了近代,尤其是从八十年代初期改草开放以来,翡翠价格突飞猛涨,以让人烛目的速庋,在短短的二十年中,价格翻了数百倍之多,现在极品翡翠饰品的市场价格,已经是远超软玉饰品了。

    庄睿不过是拥有一个和田玉矿,不动产就超过了五亿,而那位胡荣,坐拥十八个翡翠矿坑,这将是一笔多么大的财富啊,即使全部是骄矿坑,那其价值也是无法衡量的。

    以前庄睿曾经看过一篇专门报道世界上一些隐形富豪的文章,那上面说道,像比尔盖茨这样所谓的世界首富,其实有点名不副实,因为他的钱大多都是在股市上,别说套现了,就是卖出去一部分股份,可能都会引起恐慌,使其资产大幅度的缩水。

    更不要提股市的起伏了,要不然每年公布的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那些排在前几位的人,身家都是几百亿的波动啊。

    那篇报道上说,世界上真正最有成的人,应该出自阿拉伯的皇室或者文莱皇室这两个地方,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些人都是资源大亨,他们垄断了一个国家的资源,并且不会像股市那样有上下波动,因为他们拥有的,是不可再生资源,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极其珍贵的。

    而胡荣也是如此,在翡翠玉矿逐渐枯竭的今天,他能拥有lg个矿坑,其本身的财富,用富可敌国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当然,这些财富并非是胡荣一人创造出来的,他生于缅甸最大j!翠矿区帕敢的华侨家庭,从曾祖荚邬一辈起,他的家族即开始从事j!翠开采-与原石买卖,在缅甸北方经营了上百年的胡家,已拥有lg座翡翠矿坑。

    像很多缅甸孩子一样,胡荣的教育是从寺庙开始的,q岁那年,他就被送进寺庙出家,到15岁还俗回家,他随即前往缅甸瓦城“金色宫殿僧院”潜修静坐,学习佛法。

    忏G3年,筠荣进入瓦城大学读书,主修矿物学和哲学。从1喵5年起,成年的胡荣开始承继家业,往来缅甸和泰国之间,从事翡翠、红、蓝宝石的原石买卖,同时也开始学习宝石切割技术和珠宝设计。

    而胡荣之所以在翡翠行有举重轻重的地位,不单是因为他拥有着lg座翡翠矿坑,也是因其本人,是一位杰出的玉石设计雕刻家,他所设计一件作品“根柢风流”曾经被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院长秦孝仪称之为:“飘逸寺绝,亘古未有。”

    很多关注收藏的朋友们都知道,台湾故宫馈馆之宝“翠玉白菜”原是清朝光绪皇帝之瑾妃的嫁妆,它以一块半白半绿的翠玉为原材,雕琢出鲜活得足以乱真的白菜,叶片上有两只小虫,一只螽斯,一只蝗虫。

    而胡荣的那件由三色翡翠雕成的枯荷雕琢而成的“根柢风流”呈现为一片锦绣密网,脉络分歧却又错落有致,纤细网状的叶脉,卷曲向内包起,尽显幽静清雅之姿,荷叶上还有一只摘雕出的金龟,作品不仅充满诗意,而且独具高洁恣肆的风格。

    在秦院长看来,这片翡翠枯荷堪比台湾故宫的馆蔑宝物“翠玉白菜”这个评价一出,也鉴定了胡荣在翡翠界的名声。

    在知道了胡荣的身份之后,庄睿的眼光也不由注视在了他身上,两人坐的位置不过相隔了几米,似乎感觉到庄窖的目光,胡荣向庄睿看来,微微笑着点了下头,那张看似平凡的脸露出笑容之后,给人一种十分亲近的感觉。

    庄睿回了个微笑之后,开始关注起大屏幕上的标价来,毕竟这胡荣再有钱,也和他没什么关系,只是同为华人,庄睿对留在缅甸的胡氏家族,心中还是很钦佩的。

    大屏幕上所有的标底,在开始的时候均为红色,但是只要有人投标,颜色马上就变成了蓝色,在黑底红白相间的数字里,极为显眼,现在上面的数字已经有了变化,有些耐不住性子的人,开始投标了。

    不过这些人还是少数,大屏幕上只有稀稀拉拉的数十个数字起了变化,想来都是投石问路的,庄睿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自己所看中的那块冰种料子,并没有人投标。

    庄睿还是比较有把握拿下那块毛料的,因为从外观上来看,那块全赌原石,和一块废石头没有什么区别,唯一能吸引人的地方,并不在石头本身,而是石头旁边出自马萨厂的注解,说明了石头的来历,或许会让一些四处撒网的人,碰磁运气,不过这些人出的价格,想必不会太高的。

    和庄睿在国内见识的那些剑拔弩张的拍卖会不同,缅甸公盘的明标拍卖,显得十分硌平静,会场里到处都是“嗡嗡”的声音,这是那些等待最后时刻到来的商人们,扎堆聊天的声音。

    并且电话声也是不少,庄睿刚刚就接到了秦浩然的电话,问了他几句拍卖的事情,秦浩然并没有参加明标拍卖,现在还在外面挑选暗标毛料呢,而庄睿身后的杨浩,也是低声和自己叔叔说着话,内容也和这拍卖完全无关。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屏幕上的数字,逐渐开始发生了变化,并不是所有人,都留到最后才出价的,他们也想看看,自己选中的毛料,究竟有多少人看中了,封后面自己也好调整价格将之拿下。

    虽然说赌石也疯狂,但是毕竟没有人的钱是大风吹来的,平白无故的就扔在这些石头上,在座的这些人,当然都想以最接近标底的价格将其拍了,所以开出稍稍高于标底的价格探下路,是十分有-必要的。

    一般的拍卖,进程都是相当火爆和刺激的,但是这种拍卖,却是十分的沉闷,紧张于无声之处,让人的心头有些压抑,就像是天上心口堵了一块大石,只有能拍卖结束,才能顺畅的呼吸。

    聊天是缓解这种压抑气氛的最媚办法,所以在等待最后时刻到来的时候,庄睿也时不时侧过脸,和身后的杨浩叔侄闲聊着,时间过的倒也很快,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庄睿眼睛忽然死死盯在了大屏幕上,因为此时,标价为2万欧元的第l2q号标,下面的数字,突然跳了一下,变成了蓝色的2万∽欧元,有人出价了。

    这样庄睿心里突然紧张了起来,他没经历过这种拍卖,也不知道这是游!$$在撒网磁运气,还是真的有人看好这块原石,一时间,庄睿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庄哥,看中的料子有人出价了?”杨浩见到庄睿突然停止了说话,知道肯定是他看中的料子,有人投标了。,嗯…-,

    庄睿点了点头,心里有些烦躁,这块冰种料子的市场价值,最少在聊万舢\{\}左右,如果加工成饰品之后,不会低∽万的。

    所以庄睿无论如何都要持之拍下来的,但是这价格要走出高了,那心里肯定是不爽啊,如果没人争,庄睿肯定只会加个1万欧元持之拿下,但是现在有人探路,庄睿心里就没鹿,了。

    “小庄,没事,不用紧张,这种明标投标,很多人故意撒网胡乱拍一些底价比较低的原石,目的却是在混淆别人的视线,从而拿下自己想要的毛料的……”

    杨浩的叔叔见得庄睿有些紧张,出言给他解释了一下,并且自己的眼睛也顺着庄睿的目光向大屏幕看去,他是想看看这好运小子,究竟是投的哪块标。

    不过杨浩叔叔注定是要失望的,因为那大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数字,让他根本就无法得知庄睿心中的毛料编号,最后只能悻悻的收回7眼神,注意起自己看好的毛料来。“混淆别人的视线?”

    庄睿被杨浩叔叔的话说得心中一亮,这些标底的价格都不是很高,即使买下来,也不过花个几十万,并且也不是所有的毛料里面前没有翡翠的,只是翡翠质量一般而已。

    想到这里,庄睿翻出了自己记录那些j!覃的本子来,把里面外观表现比较好,但是里面翡翠品质一般的原石编号,都看了一遍,心中有了主意。

    “3啤号标,没人投?投个3万IQD欧元,qp百二十号标,也投五万IOD元,七百六十九号,靠,六万欧元的标底,已经被炒到二十八万了,哥们不凑这热闹了,换个来投……”

    庄睿开始不停的忙活了起来,他把那些外皮表现不错的毛料「都给加了一两千欧元投了上去,庄睿是不怕那些标没人加价的,就凭现在翡翠市场的火爆程度,那些毛料,一定是倍受众人关注的。庄睿这么一搅局不要紧,却是让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坐不住了。H!~!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