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451-452章 明标八、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刚才二人都看到了,此次原石拍卖出来的价位,大多都高的离谱。这两人虽然对那块毛料是否能出翡翠,并没有多大的把握,但是也不愿意放弃,一场在两人之间进行的拍卖开始了。“每次出价不得低于1000欧元,二位可以开始出价了……”

    胡荣的神色很淡然,这么点金额的拍卖,很难引起他的兴趣,运段时间他正在台湾做一家珠宝公司,如果不是关系到自己那些翡翠矿的实际利益,他才懒得来这里呢。1万欧元……”站在左边那人咎先声夺人,直接就加了十万九千欧元。1万五千欧元……”右边的人明显的迟疑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放弃,还是往上加了5000欧元。“十一万……”最先开::\}的那人,毫不犹豫的叫出了价格。

    “我放弃了一一一一一一”

    众人来缅甸,是发财来的,而不是来置气的,十一万欧元的价格,已经相当于100多万RB了,对于表现一般的明标料子而言,有点偏高了,另外一人很明智的选择了退让。“小睿,走,我带你认识下一个人……

    看到拍卖如此快就结束了,一群看热闹的人,顿时一哄而散,方怙拉了庄睿一把,正准备上前和胡荣打擂呼的时候,突然大厅里响起了让方怡前去办理拍吏手续的声音。

    正在桌前收拾自己东西,准备离开的胡荣,听到声音后抬起了头,正好看到方怙,向她笑了笑,摆手示意方怡先去办理手续,并做了个电话联系的手势,看在庄睿眼里,自己迳丈母娘和对方似乎很熟悉啊。

    不过这也让庄睿失去了认识这位传奇人物的机会,在方怙办理完手续之后,胡荣已经离开了拍卖场,庄睿又等了1几分钟,听到广播里叫出自己的名字,也去办理拍卖手续了。

    款项的支付分为好几种,买家可以现场签订《中标合同》,但是不一定要马上付款,只要在三个月内,买家将钱打入到缅甸放指定的账户里,就可以要求对方免费托送原石。

    另外就是可以让其在缅甸的担保公司来支付,当然,这钱肯定是双方结算好的。

    最后一种就是现场支付全款,如果原石金额在三十万欧元以上,这样可以成为缅甸公盘的尊贵客人,在下次进行公盘的时候,可以获得优先邀请,并且有着许多的优惠政策。

    庄睿那块原石的价格,正好就是三十万欧元,他是支付的全款,并且要求对方代为托运,托运的地址是他在彭城的别墅,那里地方偏僻,没有人打扰,并且有一套完善的切石工具,是庄睿心目中解石的最佳场所。

    在签署了合同支付完成款之后,庄睿又在工作人员的提示下,填写了一张表格,留下了自己的电话,这样以后即使不用国内玉石协会的名义,庄睿也有资格来参加缅甸翡翠公盘了,而且还是由政府邀请的最为尊贵的那一种客人。

    在这些手续完成之后,庄睿离开的时候,却是被两位实枪核弹的缅甸军人,给“送”出来的,搞得庄睿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参加拍卖被军人护送,对于他而言还是第一次。

    从拍卖场走到缅甸国家玉石交易中心的门口,需要经过那片原石区域,庄睿发现,本来热闹熙攘的地方,现在除了一队队巡逻的军人之外,再也看不到一个毛料商人了,却是已经清场了。“庄哥,您出来啦……”

    走出玉石交易中心的大门,庄睿看到彭飞迎了上来,西秦浩然夫妻在站在不远处,身边停着早上送他们过来的那辆小巴车。

    秦浩然见到庄睿出来,摆了摆手,说道:“走吧,回酒店,晚上一起吃饭一一一一一一”

    上了车后,由于庄睿没在,宋军和马胖子没好意思蹭车,已经先跟随组委会提供的大巴车回酒店了,车上就庄睿彭飞、秦浩然夫妇和那四位赌石师傅。“秦叔叔,这才刚六点十分,人怎么走的这么干净啊?”

    庄睿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虽然说是每天六点钟结束看标,但是迳效率也忒高了点吧。

    “能不干净吗,那些当兵的可是拿着枪来赶人的,缅甸是军管政府,很多事情做起来,是不怎么民主的,行了,今天都有收获,晚上咱们一起吃饭庆祝下一一一一一一”

    秦浩然笑着给庄睿解答了一下,秦氏珠宝今天拍下三块毛料,秦浩然心里十分高兴,正常来说,三块里面只要有一块切涨了,那都不会赔钌的,毕竟现在的翡翠饰品市场也是水涨船高,价格升的很快。“对了,小睿,你怎么那么不看好那块1号标啊?”

    车子开动之后,方怙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那块料子最后的中标价为五百多万,划算成RB就是五千多万,说明别人还是很看好的。

    方怡问出这件事情后,几位堵石师傅也是看向了庄睿,那块毛料是他们一致认为有赌涨的机会后,推荐给方怡的,他们也想听听庄睿的理由,究竟为何不让去赌这块料子的。

    “那块毛料我看了,裂绺处虽然比较细,但却是有向里延伸的趋势,并且表明的蟒纹颜色交代,即使里面的翡翠不被裂绺破坏,品质也不会很高,切垮的可能性很大,不值得赌……”庄睿说的中规中矩的,那几位赌石顾问虽然心有不忿,但是也讲不出反驳的话来,毕竟那块石头没切开,谁都不敢打包票说是涨是垮。“喂,真的?那好,明天早去一会,占个好位置……”

    秦浩然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在说了几句挂断电话之后,秦浩然看着庄睿笑了起来:“有没有j!翠明就知道了,那块料子是内地一家珠宝公司买下来的,缅甸方面决定给他们一些优惠,条件就是必须在此次公盘中现场解石,明天咱们去早点,占个好点的位置看看……”

    缅甸组委会为了扩大翡翠公盘的影响,吸引更多的资金流入到缅甸来,络常会鼓动一些拍下高价原石的人现场来解石,如果能赌涨解出高品质翡翠来,那势必会再本次公盘上,再掀起一阵抢购之风。

    当然,现场如果是赌垮掉了,那自然也会有反作用的,所以在现场要解的原石的挑选上,组委会也是精挑细逸的,这次就是选中了编号为1璐8号的原石,也不知道他们给了那买家什么好处,让其同意明天就进行解石。

    几位贱石师傅听到秦浩然的话后,脸上也是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他们对庄睿刚才所说的理由有些不以为然,苦于是没法反驳,听说明天就能解石,他们心里存了要看庄睿热闹的心思,您说那块会赌垮掉,这要是赌涨了,看您面子往哪里放。

    庄睿笑了笑,点头同意明天早点去,脸上神色如常,开什么玩笑,那块破石头要是能赌涨,庄睿愿意把那石头磨成粉,全他娘的吞到肚子里去。

    在回到酒店之苦,庄睿接到了宋军和马胖子的电话,是喊他一起吃饭的,不过被自然推掉了,昨儿就拒了丈母娘的面子,今天怎么着都要好好表现一下的,并且在吃完饭后,自然还有事情要和他们谈。

    晚上吃的是典型的缅甸大餐,菜有缅甸大虾,煎蛋,各色海鲜,主食是米饭和蒸出来的糯米糕,吃的庄睿倒也是津津有味。

    “彭飞●你先回房间吧●我晚一点回击……”

    庄睿是和秦浩然夫妻坐在一桌上吃的饭,而彭飞则是和几位赌石顾问一桌,在吃完饭后,庄睿向彭飞打了个招呼,然后和秦浩然夫妻一起,乘坐电梯到了他们所住的房间。“小睿,什么事?不能在吃饭的时候说吗?”

    刚才庄睿在餐桌上,神神秘秘的说有事要商量,搞得秦浩然两口子一顿饭吃的都没什么冒口,不知道庄睿究竟想要说的是什么事情。“那里人有点杂,而且秦叔叔,方阿姨,您二位要是信得过我,我再说,要是信不过我,那这件事情就不用提了……”

    庄睿是想告诉他们那块巨无霸红翡原石,能赌涨,但是庄睿信不过那几个赌石顾问,在之前庄睿问过秦浩然,这几个赌石顾问都是老油子,谁给钱就跟谁干,常年混迹在缅甸和国内等各个翡翠公盘的。

    庄睿是怕自己告诉秦浩然夫妻后,他们要是带着几个赌石顾问再去看那块石头,说不定就会节外生枝,引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来,如果是那样的话,庄睿宁愿吃独食,也不会说出来了。

    其实要不是之前丈母娘喊自己去看了那块原石,而自己当时表现的不屑一顾的话,庄睿根本就不会说出运事来,直接闷声大发财了偷偷将其拍下来了。

    但是庄睿已经方言出去那块毛料必垮,他要是偷偷的拍下了那毛料,方怡日后肯定会知道的,他等于是明日张胆的欺骗丈母娘,庄睿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给他们透瘩一点,当然,眼睛里的秘密,那是打死都不说的。第四百五十二章明标

    其实庄睿的京城秦瑞麟店,和秦氏珠宝还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要是秦氏珠宝经营不善,货源不足,自己那店其它的产品,肯定也是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这也是庄睿决定和秦氏珠宝共享资源的主要原因。

    看到庄睿如此凝重的说话,秦浩然夫妻一时有些惊疑,对望了一眼之后,方怙开口说道:“小睿,你这孩子,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就直说,阿姨和叔叔当然信得过你了……”

    庄睿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阿姨,我要是说出来,您二位可不能带着那几位师傅回头去看呀,这事要是传出去,那块毛料的价格必然要大涨的……”秦浩然闻言眼睛一亮,道:“哪块料子?明标还是暗标?”

    “你急什么呀,听小睿把话说完……”方怙没好气的白了老公一眼,若有所思的看着庄睿,似乎想到了什么。

    庄睿笑了笑,说道:“是明标,方阿姨,您还记得那块背后有裂绺的红翡原石吧?”“记得,就是你看了之后,说切开必垮的那块料子吧?”

    方怡愈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她当时就感觉到庄睿有些做作,以她对庄睿的了解,自己这未来女婿虽然年轻,做事情却是很沉稳,但是今天上午在明标区的拿番言论,却是有点不符合他的性格。

    “那块毛料上的裂绺,虽然是个恶绺,但是对面的擦面,却走出现了红雾,并且拿红雾的颜色,微微有些泛黄,秦叔叔方阿姨都知道我曾经解出来血玉翡翠的事情吧?”“知道,知道,你接着说,庄睿送出的那副镯子,就在方怡手上,哪里会忘了这件事情。

    “出红雾未免就一定有红翡,但是根据我的经验,红雾中带有那泛黄的晶体,石头里绝对会有极品翡翠,我在解石的过程中,仔细观察过,这一点绝对不会出错的……”

    庄睿的话,虽然说得斩钉截铁,其实全是在扯淡,屁的红雾泛黄就会出极品翡翠,这压根就是他自己找的埋由。

    赌石这门道,基本上还是三分眼里七分运气,本事再大赌石师傅,看走眼赂垮毛料都是经常事,所谓的经验,不过是经过了长期解石切石之后,一点点积累起来的,这东西没有个定论,谁都不敢打包票。

    是以庄睿如此一说,就连对赌石颇为精通的秦浩然,眼睛都亮了起来,他虽然没听说过这种说法,但这是庄睿经验所得,比那些众口相传的事情,更加可信,也就是说,那块料子出极品翡翠的可能性极大。“小庄,按你的估计,你所说的那块料子,能出多少玉肉?”

    桊浩然恨不得现在就插上翅膀飞到赌石会场里去,好好的察看一下那块原石,只是他知道,非但现在去不了,就是明天,自己也要对那块料子避而远之,或者看的时候,不能表现出什么来。

    “那块原石方阿姨见过,有一吨多重,但是恶绺肯定也会影响到料子里面的玉肉,我估摸着,应该能出三五十斤玉肉来,并且这些翡翠的品质,最低也能达到冰种,说不准就能解出玻璃种的料子来……”

    庄睿不怕说实话,有了玉石协会理事的头衔,那自然是要有几分真材实科的,以前偷偷摸摸的不敢承认,那是萋历太浅。

    但是现在就不同了,有了专家的头衔,再赌涨一块石头,正好可以奠定自己在赌石囹的地位,也能让玉石协会里的那些老家伙们知道,古老爷子推荐自己进入玉石协会担任理事这个职务,并非是任人唯亲的。

    “三五十个冰种以上的品质,现在无色翡翠和红黄翡翠饰品,很受市场的欢迎,品质相同的首饰,价格甚至比绿色的还要贵一些,如果能达到玻璃种的话,那三五十斤的料子,就价值在二亿左右了,如果打制成首饰,最少能卖到四↑乙以上……”

    秦浩然初时只是在小声的分析着庄睿所说毛料的价格,但是越说越波动,越说声音越大,最后居然站起身耒,在酒店房间里不停的走动起来,心里激动无比。

    秦氏珠宝面临着翡翠原料匮乏,产品后继不上的局面,此次调动了近1个亿的资金,本意是想广撒网、多捞鱼,宁愿亏上一些钱,也不能让珠宝店的翡翠产品断货,这次来缅甸,是存着亏本赚吆喝的心思。

    其实不单秦氏珠宝如此,别的珠宝公司,也大多都是这种想法,先掐一批原料在手上,然后相对的提高翡翠首饰的市场价格,慢慢形成收支平衡,但是在初期,一定是要赔上一点钱的,当然,走了逆天运气,赌得大涨,那又是另说了。

    但是有了庄睿所看的这块料子,那券氏珠宝的处境就立马变的不同了,他们只要能拿下这块红$”在未来几年里,高档翡翠饰品的原料就不用发愁了,而此次缅甸公盘的重心,就可以放在中低档毛料上面了,那些毛料却是比较容易买到手的。

    当然,秦氏珠宝能纵横香江近百年不倒,也是有其底蕴的,不过不到万不得已,那杀手锏最好还是不要用出来。“小睿,那块料子明天不会拍剖I吧?”“不会,按照标号,应该排在后天拍卖……”“那好,明天我自己一个人去看下那块料子,咱们明天晚上,再合计一下后面的投标方案,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我先接个电话……

    俗话说商场如战场,秦浩然此时就像一个指挥若定的将军一般,三言两语就把这件牵扯到亿元!$金流向的事情给定了下来,不过正当秦浩然说得吐沫星子飞扬的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阿荣?你要来,欢迎,欢迎啊,我在房间里,恩,房间号你知道的,我就不接你了呀……”

    泰浩然接完电话之后,脸上的神情很愉悦,老朋友到访,加上庄睿给他解决了这么大件事情,不能不让秦浩然有些兴奋。“秦叔叔,您有客人那我就先告辞了……”

    庄睿也不怕秦氏珠宝吃独食,反正那块料子,自己最少占一半,极品翡翠饰品的销售,是有一个周期的,一两年之后,说不定自己又淘弄到好货色了呢,话说缅甸公盘一年可是有两三次呢。

    “小睿,不用走,正好介绍你认识下,来的这位可是缅甸玉石界的翘首人物……”秦浩然一介绍,庄睿听到来的居然是那位胡荣,当下也是想认识一下这人。

    问了秦浩然之后,庄睿才知道,香港奏家和缅甸的胡家是几辈子的至交了,并且还有着相当近的亲戚关系,秦老爷子的亲妹妹,就是胡荣的亲奶奶,秦浩然的亲姑姑,两家之间来往走动的很频繁。“秦叔叔,方阿姨,今天轮到我做大会的监督,没办法去拜访您和婶子,真是不好意思啊……”

    那位翡翠大亨十进入到房间,就给秦浩然和方怙行了晚辈的礼节,胡荣要比秦浩然夫妻小了十多岁,从年龄备份上讲都是小辈。”没事,阿荣,我来给你结束一下,这是你萱冰妹妹的男朋友,他可是国内玉石协会的新任理事,你们日后多来往走动一下……”

    秦浩然拉过庄睿,给胡荣介绍了一下,而胡荣听到秦浩然的话后,看到庄睿如此年轻,不由愣了一下,他在三十五岁才进入到缅甸玉石协会,在几年前已经算是最年轻的一个了,没想到庄睿比自己还要年轻许多,看面相不过就是二十六七岁的样子。

    胡荣是知道祖国的人事关系的,像玉石协会这样部门,想担任理事,只有互种途径,一来就是手上经营着规模不小的珠宝公司,二来就是对于玉石极有研究,能称得上是权威的人士,第三就是背景深厚。

    无论庄睿是这三类人中的哪一种,都是不可小觑的,胡荣当下拿出名片,和庄睿交换了起来,他和秦浩然夫妻都是时有来往的,当下众人坐下聊起天来。

    秦鸟砖上宝所谓的杀手钢,其实就是缅甸的胡氏家族,只是近年来,缅甸军方势力对翡翠原石出口的限制比较严格,但凡发现有走私的行为,处罚很严重,即使是缅甸人,也会毫不留情的判刑,最重可以处死刑。

    所以虽然胡氏家族在缅甸是百$-望族,担上秦老爷子也不愿意轻易动用这个关系,让胡家担上风险的。

    “秦叔叔,在我来之前,家父交代了,让您和婶子有空去一下密支那帕敢,我前段时间准备了一批毛料,路线我都安排好了,从泰国运出去,然后再送到香港……”

    葫荣此次来的目的,就是要办成这件事情,他们也知道,现在除了缅甸之外,珠宝公司的翡翠原料,都面临着货源紧缺的窘境,以两家的关系,缅甸胡氏自然不可能坐视的,而他刚才所说,其实就是走私翡翠原石。

    只是亲戚归亲戚,胡氏家族的立家之本那是不能改变的,他们世代都是做原石买卖的,规矩就是绝对不参与赌石,只是在表现好的料子上擦一下,开出窗口往外卖,所以即使是卖给香港秦家,那也是原石而不是玉肉。

    胡荣对这规矩其实是有点排斥的,因为他近年来也在东南亚及台湾等地做珠宝公司,无奈家里老爷子还在,他也不敢破坏这规矩,所以只能用走私这种方式卖给秦浩然原石。

    从缅甸进入到泰国,基本上都是热带丛林和山脉,带着那些原石穿山越岭的,这活可是不轻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从缅甸进入到中国境内,对原石走私查的相当的紧,稍有差错,胡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当然,这种事情自然不需要他们去办的,下面前养有这样的人手的。

    “阿荣,姑父的这番心意,我心领了,不过现在缅甸局势很紧张,咱们别在这个风头上出什么问题,如果我们那边真的支撑不下去了,再向你们求援吧一一一一一一”

    要是换在庄睿说那块毛料之前,即使担着风险,秦浩然也是要去帕敢走上一圈的,不过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至少秦氏珠宝不需要那么着急的囤积高档翡翠原料,中低档的直接从公盘上拍就行了。

    在此次公盘的暗标区里面,还是有许多已经切开,赌性不大的科子,最多就是花多一点钱而已。“秦叔叔,这事不怕的,我们都已经安排好了的……”胡荣以为秦浩然在担心被查到,连忙又解释了一番。

    秦浩然笑了笑,摆摆手说道:“阿荣,真的暂时不缺原料,咱们两家的关系,我还会客气吗?”

    “嗯,秦叔叔说的对,以后要是遇到难处了,一定要告诉我们啊,对了,奶奶也挺想你们的,不说毛料的事情,等公盘结束后,叔叔婶子跟我回家去看看吧?”

    见到秦浩然态度坚决,胡荣就没再继续说走私的事情了,他爷爷已经过世,不过奶奶还在,处于礼貌,他也要邀请秦浩然到家里古做客的。

    “这次可能是没有时间了,下次我再去看望姑姑吧,要不这样,让小睿跟你去玩玩,他可是还没见识过翡翠开采现场呢,涨涨见识也不);I!i。。r。。。”

    秦浩然想着要是拍下那块红翡,家族的一些商业策略都要随之重新进行改变,要在第一时间将这批红翡解出来打制成首饰之后,投入市场抢占先机。

    这个时间很紧迫,作为秦氏珠宝现在的掌舵人,秦浩然是没有时间去胡家做客了,不过却是将庄睿推了出去,年轻人多见识点东西,是没坏处的,当然,秦浩然是不会考虑庄睿忙不忙的。“胡大哥,帕敢是在密支那地区吗?”

    庄睿刚才从胡荣口中听到密支那三个字,就留心上了,自己那张储存卡上的地图,不就是在那里吗。

    P:今儿十万字了,恭喜uA抓;j飚兄弟成为本书的掌门,谢谢您的厚爱,也谢谢所有支持打眼的朋友们,谢谢大家。

    打眼算是很厚道的,更新完才会开单章求月票,只是下面几本书,上下午各一个单章,咱顶不住了啊,眼瞅着就被爆了,还希望朋友们看看个人中心,用月票支援一下吧,纠结。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