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455-456章 明标(十二、十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咔……咋咋……”

    吴师傅那出着汗的手心,终于向下压了下去,一块块巴掌大小的石头,随之从原石上脱落了下来。

    巨大的合金齿轮,闪烁着寒光,狠狠的切进了加固在切石机的原石之中,吴师傅虽然心中紧张,但是那双手非常的稳健,顺着画好的白线,一丝都没有偏斜的将这块一百多公斤的原石分成了两半。

    “唉一一一一一一”

    只听这满场的叹息声,也可以知道结果了,虽然擦面出绿的半边毛料,还有十多公分的厚度,如果全是玉肉的话,那么还能掏出三十多个基本上不会赔钱。

    但是站的比较近的人,都可以清晰的用肉眼看到,在那光滑的切面上,却是有-一道明显的裂绺,稍微懂得赌石的人心里都明白,这块原石,赌垮了。

    呆呆站立在切石机旁边的吴师傅,此刻是面色如土,嘴唇蠕蠕着想说点什么出来,却是没有人能听清楚他在讲什么,光滑的原石切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是那么的刺眼,那几乎贯穿着整块毛料的裂绺,似乎像一张笑着的大嘀,在耻笑着场内的众人。“吴师傅,接着解,能掏出多少翡翠,就掏出来多少……”

    那位吉祥珠宝的掌门人,虽然脸色也是十分难看,但是输人不能输了阵势,在上千位同行面前,还是保持了风度,坚持将这次赌石进行完

    不过在他心里,却是恨透了缅甸组委会,花了五千万赌垮,这本来没有什么,以吉祥珠宝的实力而言,还伤不到筋骨,但是当着这么多位珠宝公司格同行赌垮掉,那问题可就大了,不能排除这些人会不会落井下石,抢占吉祥珠宝的市场份额。

    俗话说同行走冤家,这话用在珠宝行业里,更是恰当,没见到在各个城市里,一家珠宝公司旁边,往往都集中着另外好几家珠宝店在打对台。

    虽然这样集中在一起,可以吸引更多的消费者的眼球,但是竞争同样也变得激烈了,一旦某家公司货源紧张,另外的珠宝店马上就会降价销售,等到将那家公司的份额抢到手之后,再进行价格调整,这都是商家经常使用的情况。

    吉祥珠宝赌垮了这块毛料后,很有可能在翡翠原料上有所不济,在场的也有不少吉祥珠宝的直接竞争对手,这会已经在心里思量,是否要降低翡翠饰品的售价,把吉祥珠宝拖入到价格战,等消耗光他们的存货之后,将其踢出翡翠市场了。

    商场如战场,也包括资本市场,虽然说是没有硝烟,但是刀光血影之处,丝毫不比真枪实炮来的虚假,没见到股灾之后,那么多哭着喊着费力吧唧爬到高楼上往下跳的人嘛。

    实情也是如此,在吉祥珠宝此次兵败缅甸之后,开在中海的几家珠宝公司,像是联合好了一般,搞起了翡翠饰品的促销销售,引起中海翡翠市场的大战,虽然吉祥珠宝靠着往年积累下来的原料,支撑了几个月,但是后力不济,最终还是被抢走了一部分的市场份额,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来啦,来啦,刚才买涨的人,就不用过来啦,买垮都过来「赔钱了一一r一一一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在场内响了起来,要不怎么说戴君运人不够君子啊,别人刚刚赌垮了五千多万,他这一吆喝,不亚于是在别人伤口上撒盐啊,吉祥珠宝那位掌门人的眼神直往外冒火,恨不得上前去掐死这小子。

    只是这不是在国内,缅甸警察也不管这帮子外国人赌谶,那位只能干看着,大D可是满脸兴奋,这石头里有没有翡翠,和他屁的关系都没有,但是原石解出来后,其价值达不到购买所花费的盟二)多万欧元,大D开的盘口,却是已经可以兑现了。

    赌垮是一赔二,一共六十五个人买中,大D将成全部赔出去之后,居然还赚了八万块,这会正笑得屁颠屁颠的,不住向身边的人吹嘘着:以后谁在喊哥们逢赌必输,我跟他急眼。

    不过这会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听到他的话了,因为在刚刚他兑现赌注的时候,吴师傅又切了一刀,这一刀下去,整块毛料算是彻底的垮掉了,沿着最初的那个擦口,吴师傅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淘出了十多公斤的冰种料子。

    好在这些冰种料子的种水还算不错,颜色也很纯正,可以打磨出一些中高档的镯子出来,但是其价值不会超过五百万的,相比他们所花费的五千多万,那算是赔到姥姥家了。

    谜底揭晓之后,众人也没有了看热闹的心情,纷纷摇头离去,j\}然赌垮的不是自己,但众人心里也是沉甸甸的,除了吉祥珠宝的几个直接竞争对手之外,并没有太多人幸灾乐祸,原因很简单,他们怕自己拍到的毛料,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而缅甸公盘组委会,为了减轻这次赌石失败的影响,特意提前开放了赌石会场,让来自世界各地的买家们提前进场。

    本来观察暗标的时间就不怎么充裕,组委会的这个决定,让解石现场的人群很快就散掉了,都集中在会场门口,等待检验入场证后进入会场。

    这块被缅甸众多赌石专家的分析过,给出了十有**能赌涨评价的标王原石,最终还是赌垮了,又一次验证了那句“神仙难断寸玉”的话。“庄睿,走了,你还在看什么?”

    马胖子从大D手里拿回了自己赢得钱后,见得庄睿还在看着吉祥公司的人解石,不由拉了他一把。“等一会也没事,这会进场的人多,不凑那热闹……”

    庄睿看了一眼集中在缅甸国家玉石交易中心排队进场的人群「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其实他是想等这些人解完石头之后,看看能不能把切废掉的那半块石头给买下来。

    这块毛料虽然是赌垮了,但那也是相对而言的,相对于5000多万持其买下来的价格,自然是垮了,但是这块料子里所蕴蕺的翡翠,却不仅仅是那十多公个在另外半边毛料里面,还有两三公斤的高沐种料子,只不过比拳头略大一点儿,蜷缩在废料的裂绺边缘处,刚才吴师傅的刀口,要是能往右偏上一点,或许就能把那块料子给切出来。

    虽然说两三公斤的料子,不过几十万块钱,但是蚊子再小,它也是肉啊,与其留在这里当垃圾处理,那不如等会自己花点钱给买下来了,庄睿这是在慧着劲检漏呢。“好小子,你这眼光,真的厉害,券叔叔我是服了你了……”

    此时站在庄睿身边的众人,那脸色也是各有不同,几位秦氏珠宝请来的赌石师傅,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他们是一力主张拍下这块毛料的,但是结果却是狠狠的被扇上了一巴掌,方怙要是花谶将其拍下的话,其下场就会如同吉祥珠宝这几个人一般如丧考妣。

    不过秦浩然波动的摸样,却是让众人有些莫名其妙的,这吉祥珠宝和香港的秦氏珠宝并没有什么直接冲突,看到别人赌垮,似乎没必要那么兴奋吧,只有庄睿和方怙明白,秦浩然高兴的不是别人赌垮,而是庄睿的眼光。

    本来昨天听了庄睿的那番话后,秦浩然心中也是有点疑虑的,毕竟仅凭庄睿一句话,就要往那块巨无霸红翡毛料上砸数千万甚至上亿的哉,各浩然还是有点摇摆不定,但是看到今天这一幕,立马对庄睿信心倍增,他同时也决定自己不去看那块恶绺毛料了,省的被人惦记上。“勾,哥们解石啦,有没有人来看的……”

    庄睿正在和秦浩然聊着天,突然从解石机旁传来一阵嚣张的喊声,庄睿循声望去,不禁脸色一变,心里懊悔不已:“妈的,哥们说个话打个愣,怎么那块毛料到了大0迳小子的手上了呀?”

    “马哥,那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开购的吗?怎么又去要切石头了?”庄睿问向身边妁马胖子。

    “嘿,那小子槁怪,嬴了八万块钱有点过于兴奋了,说自己什么赌都玩过,还就没赌过石头,所以想买块废料相看玩,被别人用话给挤兑了,所以八万块成就买了那半块破石头……”

    马胖子别说边笑,那身肥肉随着笑声不住的颤抖着,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大D这小子还是摆脱不了那逢赌必输的命,刚嬴回来八万,这下又送出去了。“***,这小子还真是好命……”

    庄睿看着那连切石机都不会操作的大0,一时无语了起来,这吉祥珠宝的人也不傻,他们又把那半块废料,从中间切开了三段,都没见出绿,这才八万块谶卖给大D,只是他们却不知道,自己又送出去了几十万,不过就算知道,吉祥珠宝的人也不在乎了,五千多万都泡了汤,还在乎这一点嘛。“咦,这玩意是什么?怎么有点黑乎乎的?”

    耀武扬威的一刀将切石机上的那块毛料切成两半之后,大D傻乎乎的看着切面,在阳光的照射下,那绿色变得有点深,乍然看上去「倒是有点像黑色。第四百五十六章明标(十三)“操,你这小子,还真他娘的好运气……

    马胖子听到大D的话后,凑上去看了一眼,他虽然对赌石也是外行,但是见识要比大D强多了,一眼就看出未,这切出来的翡翠品质还不猎,应该远不止八万块谶的。

    刚刚离开,还没走远的吉祥珠宝那几个人,听到马胖子的话后,齐齐的打了个踉跄,不过却是没有一个回头看的,自己都准备扔的废料,居然又被人解出了翡翠,这又在吴师傅脸上狠狠的扇了一记,现在吴师傅那脸色是煞白煞白的,一丁点儿的血色都没了。

    这次的缅甸翡翠公盘,对于吉祥珠宝而言,就像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噩梦,不但输了谶,也是输了面子,虽然缅甸翡翠公盘还没有结束,但是中海珠宝界已经是风起云涌,大战在即了。

    “走吧,咱们进场吧……

    自己准备抢下的东西,被那小子给戬胡了,庄睿也懒得再看下去了,话说明标区还有数万块的毛料等着他看呢,现在翡翠价格飞涨,庄睿是不会嫌手上毛料多的,按照这种价格上扬趋势,投资翡翠厚石,那比投!$$房地产还要划算的。

    进入到赌石会场之后,庄睿直奔明标区而去,他此次来缅甸的策略就是,先花费三天的时间,把明标区里面那几万块毛料全部都看过一遍,然后再慢慢甄选暗标区里的原石,毕竟明标见效快,把毛料掌握到了自己手上,那才能安心。

    庄睿也没存着将此次公盘中高档翡草一网打尽的念头,因为那不现实,就凭他手上拿一亿多RMB,根本就不够看的,能抓住几块最好的料子,庄睿就心满意足了。

    当然,庄睿消化不了的原石,也不会便宜了别人,秦浩然宋军,马胖子,按照这个顺序,庄睿后面会给他们透露出一点信息,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今天明标区里的人,明显的要比昨天少出了很多,毕竟刚才的现场解石,让很大一部分买家认为,明标区里的料子,都是挑剩下的,出绿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今天全部都转战暗标区去了。

    不过这样的结果是庄睿最喜欢的,他看毛料的速度太快,人多了难免会有人怀疑点什么,现在人少,注意力又都是放在地上的毛料上,根本就没人去关注那似乎游手好闲瞎逛的庄睿。

    昨天庄睿已经看到编号在4000以上的料子了,今天进入到明标区后,他直接从4000以后的毛料看了起来。

    由于料子实在大多,庄睿在每块毛料上面,只是大致的用灵气透视一下,感应一下里面是否有那种冰凉气息的灵气存着,看了这么的原石,庄睿已经能根据料子里面灵气的强弱,判断出翡翠的品质来了,

    遇到品质稍差一点的料子,庄睿根本就不停留,连记都不记,只有在油青种以上,并且灵气充裕的毛料,才会让庄睿停下脚步,仔细探查,将里面玉肉的舍量已经自己大致估算出来的价值,记到笔记本上,当然,他所记的那些东西,拿给别人看,别人也是看不懂的。

    一上午的时间,庄睿看到了编号为1万7000多的原石,这会他的脑子里,已经是像浆糊一般了,如果不看笔记本,他一点都想不起来,究竟有多少块毛料值得投标,究竟哪些毛科的价值最高了。

    庄睿本来以为明标是只有十万多块的,但是没想到旁边那囹起来的地方,也是属于明标的范围,这可要了他的小命了,整整有两万块之多啊。“小睿,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中午坐在缅甸玉石交易中心的饭堂里,方怙关心的看着庄睿,迳才几个小时不见,原本面色红润的庄睿,脸色煞白,比早上那几个赌垮的毛料的人脸色还要难看。“没事,方阿姨,看的毛料太多,有点头晕眼花了……”

    庄睿摆了摆寻,看着面前的饭菜,是一口都吃不下了,这工作量未免太大了一点,一早上整整看了1万多块原石,就是查数从1查到1万,那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更何况他还要甄选出里面有价值的料子来。

    虽然说灵气看死物,是不消耗的,但是这精神上的巨大损耗「也让庄睿精疲力竭了,此时他就想找个地方躺下来好好睡上一觉。

    “时了,秦叔叔,我记下来了几块料子,您记好,过几天拍到的时候,您注意一下……”庄睿有气无力的翻开了自己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全部都是数字,不过别人想要从中看出什么-规律来,却是不可能的。

    庄睿这会实在是没冒口,把盒饭拨到了一边,只是看到这笔记本上的数字后,脑袋里面大号与i来,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才重新持目光放到笔记本上。

    \4179,5367,558○,8751对了,还有5426,行了,我只看到这里,开明标的时候,秦叔叔你们注意一点吧,价格我都写在上面了,这几块料子给我的感觉都不错那块稍微差点,价格不用给太高,其余的料子,能拍下尽量全给拍下来……”

    庄睿拿过秦浩然的笔记本,将上面那几个数字写了上去,他所写的这几块原石,最差的都能解出金丝种来,四块加起来,其价值绝对要超出西亿的

    至于后来写上去的5426,却是庄睿随手乱写的,这给出的毛料也不能块块里面前出绿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这专家的头衔,估计也挡不住别人的怀疑了,所以他胡乱写了块料子上去。

    单凭庄睿给出的这些料子,都能让秦氏珠宝这次赚翻掉,所以花点冤枉钱,在庄睿心里那也不算什么,哥们这已经是高风亮节了啊”

    不是庄睿自己不想吃下来,实在是毛料太多了,而中档翡翠又占了大多数,庄睿自己根本就消化不了,本来庄睿还想多给秦浩然几个号码的,只是自己一上午看那么多的毛料实在过于惊世骇俗了,他是怕吓到两人。这……这,小睿,你看到8000多块毛料了?”

    饶是庄睿很收敛了,还是将秦浩然夫妻吓了一大跳,话说秦浩然早上一直都在看暗标,不过才看了两百多块,这还是表现不好全都跳过去看的,他没有想到,庄睿不声不响的,居然看到了8000多块。

    “秦叔叔,明标区的料子,有很多都算不上是翡翠原石博,纯粹就是破石头,那样的我全部都跳过去了,专门捡的是有所表现毛料才看的,可真是累死我了……”

    庄睿这才知道自己给出的几个编号,吓到秦浩然夫妻俩了,连忙出言解释了一下,不过他这一解释,秦浩然心里倒是释然了,只是在拍这些原石的时候,将庄睿标在上面的价格,又往上提高了一些,花了不少的冤枉钱,这却都是庄睿那句“表现不错”的话所导致的。

    中午吃过饭后,庄睿并没有直接去会场看毛料,而是在这有空调的饭堂里,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小憩了一会,直到下午一点多钟,才重新出现在了明标区。

    脑子稍微清明了一点的庄睿,一鼓作气将剩下的3000多块毛料全部都看完了,在他的笔记本上,又多出了十几个数字,今天的明标拍卖,庄睿没有参加,因为编号从2000至4000的原石,并没有庄睿能看得上眼的。

    等到晚上的中巴车来到以后,庄睿直接就坐了上去,直到酒店后都一言不发,秦浩然夫妻知道庄睿今天累了,也没有打扰他。

    回到酒店之后,去到餐厅里吃了碗面条,庄睿进到房间就一头栽到了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槁得秦浩然本来想找庄睿商量一下,如果给那块巨无霸红翡定价,都找不到庄睿,累极了的庄睿,根本就没有听到手机的铃声。

    到第二天八点钟的时候,庄睿才从床上爬了起来,整整睡了十二个小时,不过经过这深度睡眠,庄睿的精神算是完全恢复了。“小睿,你看下午那块红j!毛料,定在什么价位比较好?”

    在中巴车上有马胖子和几位赌石顾问,舂浩然不好和庄睿商量这事,等到会场,他顾不得去看毛料,一把拉住庄睿,走到没人的角落里询问了起来。“那块料子虽然背后有恶绺,不过体积太大,相信肯定有不少人会去赌裂的,价格不能定的太低,否则恐怕拿不下来的……

    庄睿思考了一下,说道:“我觉得价位最少要定在六百万欧元以上,才能穑稳的将其拿下,这样吧,秦叔叔,下午开拍的时候,咱们一起入场……”H!~!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