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一章 暗标五【疯狂第九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等庄睿和秦浩然从组委会的办公室出来以后,方怙已经办理好了另外三块毛料的中标手续,由于办公室和中标窗口隔了一个拐角,所以也没有被别人发现,在电话联系之后,三人坐到了返回酒店的中巴车上。“来,小睿,秦叔叔敬你一杯,预祝你明天的解石,马到功成!

    在中巴车还有几位赌石顾问,所以券浩然夫妻虽然很兴奋,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回到酒店之后,几人在餐厅里简单的吃了点东西,秦浩然马上就把庄睿拉到了自己所住的房间,并且让人送来了一瓶红酒,开始了庆祝。“秦叔叔,这我可不敢当,全靠您运筹帷幄,这才能拍下四块料子JI!i。。r。。。”

    虽然庄睿不是那种油嘴滑舌的人,但是面对秦浩然,那还是能拍则拍,最少以后丈母娘万一刁难自己,这泰山大人也不会坐视不是?“关他什么事,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小睿,陪方阿姨喝一杯一一r一一一■

    方怡心中也是兴奋异常,虽然还没有解出任何一块原石,但是根据庄睿以往在赌石囹中的战绩,想必那几块毛料,也会表现不俗的。

    “方阿姨,秦叔叔,今天不早了,明天还要解石,我先回去休息:i;。。r。。。”

    庄睿见到丈母娘一杯红酒下肚之后,就开始醉眼迷离了,连忙出言告辞了,至于那两口子会在房间里发生什么事情,就不是自己这小辈能去猜想的了。“哎,我说你小子跑哪去啦?刚在餐厅里还看见你,一转眼怎么就没影了?打电话你也不接,我还以为你被绑架了呢……”

    庄睿刚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就看到那里站了两个胖子,只是一人欢喜一人愁,欢喜的自然是宋军,虽然唱上骂着庄睿,脸上却全都是笑意,至于马胖子,则是愁眉苦脸的,就好像去嫖娼被缅甸公安抓到一般。

    “去和丈母爹谈了点事情,马哥,您这是怎么啦?晚上谶包掉了?”庄睿一边说着话,一边打开房门,将二人给让了进去。

    “嘿,别提了,胖哥我今儿倒霎,看中的一块料子,就因为少投五十万欧元,愣是被人给截胡了,妈的,要是让胖爷知道是谁,我饶不了他……”马胖子这会还是有点愤愤不平,一脸恶相的说道。

    毛料没拍到,这其实是小事,关键在于这件事情让他对自己的判断力产生了怀疑,难道这世上还有人比他更会揣摩人意?如果有的话,马胖子更要将那人给找出来,互相交流一心得体会下了。“马哥,您拍的是哪一块毛料呀?”

    庄睿有点心虚的问道,马胖子刚才说只差五十万,那他投标的料子肯定便宜不了,说不定那位一直挂在大屏幕上的四百万,就是好胖子投的标呢。▲斋怼入妈的,气死胖哥我了,7万我都出了,早知道再加五十万欧元上去了……”

    马胖子的话让庄睿的脸色,瞬间变得很精彩,有-点想笑,又使劲的慧着,眼睛眉毛都快挤到一起去了。“哎,不对啊,秣小子怎么这表情,我说,那块料子,是你枝你拍去了吧?”

    马胖子一抬头,正好看到庄睿的脸,以他那颗七窍玲珑心,立马就明白了过来,站起身作势就开始卷袖子了,那架势似乎要和庄睿练上一练。“马哥,您就是再加上五十万,邳料子也不是您的啊,要是那样的话,您可不是更加生气啦……”

    庄睿笑嘻嘻的躲开了马胖子的熊抱,出言调侃道,他当时在投标的时候,忽然想起了第一天两人同时中标的情形,所以故意投多了ID欧元,防的就是这个。“嘿,你小子说讷也对,输了五十万,不算亏,要是输了ID欧元,那我老马就要去跳河了……”

    马胖子听到庄睿这么一说,倒是点头表示同意,知道这毛料是庄睿拍到的,马胖子心里的怨气早就没有了,怎么说庄睿都是自己和宋军的小兄弟,肥水总算是没有流到外人田里。

    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宋军,眼睛一转,一把拉住了庄睿,说道:“不行,我和老马选中的毛料被你抢走了,小子,你说怎么办吧?“得,我这还看中了几块料子,明天你们去拍吧……”庄睿把自己的那个笔记本给拿了出来,还没打开,就被宋军一把抢了过去。“你这记得都是什么玩意啊?我告诉你,最少要说五块料子啊,不然哥哥和你没完……”

    宋军皱着眉头翻看了一下庄睿记在本子上的数字之后,又把笔记本扔还给了庄睿,那些数字毫无规律,他根本看不出什么来。“行,五块就五块,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面,赌涨是你们运气好,赌垮了那也怪不着我,两位哥哥不能找后账呀……”

    庄睿本来就给这两人留了十几块料子,这次来缅甸都是宋军安排的,他也不能让宋军和马胖子白跑一趟不是,再说了,庄睿看中的毛料实在太多,让他一人也拍不过来的,正像马胖子所想的那样,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庄睿选出了六七块比较不铝的毛料,又一一给他们讲了这些毛科大致能解出什么样的翡翠来,价格定在多少合适,当然,前提是不打包票,您哥俩爱信不信。

    在纠缠了庄睿一个多小时之后,马胖子和宋军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今儿的那场拍卖,让庄睿累死了不少脑细胞,敲了下栲飞的房间门,见到里面没人,庄睿冲了个凉,就睡下了。“彭飞,昨天干嘛去了?九点多还没回;6店?”

    第二天庄睿同样起的很早,六点钟就爬了起来,因为今天他解石的时间,同样是早上七点到九点,再过半小时,就要坐车前往赌石会场了。“庄哥,昨天去准备了点东西,回头稆上您就知道了……“嗯,今天没事跟我去会场吧,我今天要切石,让你见识一7……”

    庄睿见到彭飞不愿意多说,也就没问,虽然他和栲飞相处的时间不长,但这是周瑞打了包票的人,再加上彭飞的妹妹还住在自己家里,将心比心,庄睿也不相信他会对自己起什么歹念。

    来到酒店门口之后,庄睿意外的接到一个电话,却是昨天的那位组委会官员打来的,说是有专车送他前往会场,这样的待遇庄睿自然是不会拒绝了,在给宋军和秦浩然等人打了个电话之后,庄睿和彭飞坐上了组委会那带空调的所谓专车。“庄哥,这块石头就是您花了兀抑多万舢\{\}买下来的?”

    来到缅甸玉石交易中心门口的那块空地上,彭飞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块巨无霸毛料,对于几个星期之前,还在北京西站货场扛大包的彭飞而言,这简直就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呵呵,如果它能给我创造数倍于兀册万舢\{\}的效益,你说我该不该买呢?”庄睿用最通俗易懂的话,解答了彭飞心中的疑惑。

    “那倒是挺直的……”彭飞挠了挠头,看得庄睿笑了起来,庄睿感觉和彭飞处久了之后,他的性格还是很开朗的,自己初见他时的那种冷漠,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其实彭飞本来在部队里,就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只是后来家庭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加上妹妹有一段时间又得了自闭疰,使得彭飞的心情有些压抑,现在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他自然回复了本性。“行了,我先看看这块毛料如何下刀……”

    庄睿除了第一天看过这块巨无霸红翡料子之后,一直都忍着没再过去,这会都忘了里面翡翠所在的位置了,趁着酒店里的那些人道没到,庄睿走到原石旁边,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这块料子长约在两米左右,宽度也几乎有两米,近乎是一个四方形,在一边开有擦窗,不过并没有出现红j!绿翠,只是有一些淡淡的红色结晶颗粒,经验再丰富的赌本师傅,也是无法从中看出什么端倪来的。

    在擦面的正对面,就是那条让所有精通赌石的人,都为之心寒的恶绺了,整条恶绺的长度,几乎贯穿了整块毛料,如果不是这块毛料的厚度近乎两米,旁人赌这恶绺裂不了那么深的话,恐怕没有任何人敢对它开价的。

    而玉肉所在的地方,其实距离擦面已经很近了,只有十多公分的距离,庄睿仔细看过之后,就在心里思量开了,他是在想,等会是先沿着恶绺切,还是直接从擦窗出来一刀,给个开门见山。“小睿,怎么样?有把握吧?”

    就在庄睿低头恿考的时候,秦浩然等人做的中巴车也赶到了解石现场,跟在中巴车后面的,就是那五辆大巴车队了。“还行,应该不会赌垮掉…”

    庄睿很自信的点了点头,而那些从大巴车上下来的人,在看到站在毛料旁边的庄睿等人后,脸上均是露出了不尽相同的表情。

    P:第九更,没啥好说的了,z2小时每合眼,z2小时就吃了一个韭菜包子,抽了三包烟,喝了十几袋速溶咖啡,打眼做到了自己的承诺,感觉咱是个爷们的话,把月票砸出来吧。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