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三章 暗标(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唉,又赌垮了一块……”“今年的公盘有点儿邪行啊……”“是啊,这两块毛料加起来一亿多,就买了两块破石头……”

    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不需要多加解释了,明白什么叫做赌石的人,自然就明白这一刀下去意味着什么。

    这地球上什么资源都少,但是漫山遍野的石头,却是应有尽有,赌石不是赌的那种石头块子,而是堵石头里面的翡翠,切出绿来,还不能说是涨是垮,因为毕竟要参考下购买毛料的价格。

    但是这一刀切下去,什么都没有,即使是再外行的人,也能看出来,这一刀,是切垮掉了。

    之所以说是这“一刀”切垮,而不是说整块毛料都垮了,那是因为在赌石圈子里,第一刀不出绿,而后大涨的事情,也不止发生过一次,但是从总的比例来看,还是赌垮的可能性比较大。

    巨大的叹息声,从围观的人群里响起,不过大多数人都是忧心忡忡,两块石头接连赌垮,让他们对于此次缅甸-翡翠公盘上的原石毛料,信心立马下降了几十个百分点。

    虽然庄睿的这块恶绺毛料赌垮,要比前几天那块十拿九稳贻涨的毛料,从心理上更容易接受一表,但是一想到那近鲰刀万舢\{\}的价格,就让每个人心里都变得沉甸甸的,现在是庄睿赌垮,或许下一个,就轮到了自己。“小兔崽子,输你∽万,看你这次还能不能翻身……”

    人群里自然也有高兴的人,许振东这会已然忘记了,他刚才还买了五万块庄睿赌涨呢,不过相比现在所看到的情形,让许振东再扔出去五十万,他也是心甘情愿,典型的损人不利己,此时许振东那是老怀大慰,身体里早就笑得个骨质疏松了。

    前来主持此次现场解石的那位组委会官员,这会站在那里也是左右都不得劲,庄睿这一刀切垮掉,他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沉到了谷底,这会正思量着,是不是往上面汇报一下,今天会场再提前点时间开门算了。

    一直在人群里晃荡的大D,挤到了马胖子身边,一脸贼笑着说道:“马总,您刚才说的一个亿赌涨,我现在还受理啊,您还压不压?我收您八千万就行了……“滚一边去,你他娘的叫戴小人算了,谁给你整了个君子的名字

    马胖子虽然知道大D是开玩笑的,但还是气不打一处来,在马胖子看来,庄睿现在可是在帮他受过啊,因为要不是庄睿出手钕胡,那现在哭丧着脸的,保证就变成自己了。“小睿,这块料子,出绿的可能性不大了……”

    秦浩然蹲在地上,仔细的擦看了一下两牛毛料的切面,不由摇了摇头,从现在的表现来看,这块踟00万拍下来的标王,甚至不如前天吉祥珠宝的那块料子,别管怎么说,那块毛料还掏出了几百万的翡翠玉肉呢。

    “那不一定,秦叔叔您看,这裂绺所经过的位置,都没有产生翡翠,连破坏两个字都称不上,但这又的确是块老坑种的打坎木场原石,出翡翠的几率一般都在七成以上,所以,我还是很看好这块毛-。。r。。。”

    一庄睿经历过多次赌石切石之后,不但上手经验丰富了很多,就是理论知识,他说起来也头头是道,听得秦浩然连连点头,刚才郁闷的神色一扫而空。“那小伙子很沉得住气啊,居然是面不改色,还在喝水……”“屁的沉住气,那是故作镇定,∽万舢舯纩,装麻袋里给你,你都扛不动……“别吵,那小伙子又准备切石了……”

    围观的这些人,看到庄睿那面无表情的样子,有心生佩服的,也有故作不屑的,但是因为这块毛料体积太大,说不定下面还有好戏看,所以并没有像上次那样,一刀下去之后,统统都散场了。

    庄睿走到切石机旁,忽然改变了与意,伸手把彭飞召了过来,说道:“彭飞,你来解吧,让你过过手瘾,这一刀下去,可就是几千万啊●哈哈一一一一一一”“庄哥,让我来?”彭飞用手指着自己,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得,我来就我来,您说怎么切吧?

    彭飞是北京人,性子本来就很直率,看到庄睿点头之后,他也不客气,卷起袖子就站到了解石机旁边,这机器操作起来很简单,刚才彭飞看庄睿用了一次,早就看明白了。“用这齿轮往下切,把这块料子切成三段……”

    剩下的这两块毛料,虽然只是一半,那重量也不是庄睿能搬得动的,庄睿招呼开铲车的司机,连比划带说,将里面没有翡翠的那半块料子,重新给放到了切石机上面。

    庄睿的这番举动,让围观的人看的纷纷摇头,这小伙子做事忒不靠谱了吧,找个外行人去切石,万一里面有翡翠,那不是要伤到玉肉了。

    解石其实是个力气活,压着切石机的手柄往下切,并不是那么的轻松,彭飞虽然身体强健,但是在把那半块毛料切成三段之后,也是累的一脸大汗。

    结果正如众人所料,石头里面空空如也,不过倒走出了很多红雾,按说这走出翡翠的正像,但是那分成了三块原石的切面上,并没有出现大家想看到的东西。“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是啊,这块料子肯定垮了,幸亏我当时没追……”

    “你是没成追吧?哈哈,走了,今天说不定又能早进场……

    看到这个情形之后,围观的众人终于开始散开了,这一块毛料是从中间分开的,按照常理来说,两边在地鹿,形成的棒境都差不多,一边没有产生翡翠,另外一边基本上也是如此的。“行了●你也累了●我来解下面的吧……”

    庄睿看了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玉石交易中心就要开门了,他也不想再装下去了,从连切四刀连垮,再到大涨,想必自己今天绝对会给这些人一个难忘的记忆的。“走的就怪您没眼福了……”

    庄睿看了一眼那些转身离去的人,默默的招呼铲车司机将另外半块毛料,放到了切石机上,并且将留有擦面的毛科头断,摆在了切石机的齿轮之下。

    只是庄睿的举动,在那些人看来,不过是一种不死心的垂死挣扎罢了,而大D已经在那边算账了,赌垮一赔一,他今儿似乎自己还要往里面贴上不少成。“咔咔一一一一一一

    合金齿轮与石头的摩擦声又响了起来,只是此时还关注这块料子的人,从上千人变得只有秦浩然夫妻和马胖子宋军了,不过就连秦浩然,在看到那半边毛料里面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心里也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了。

    这会几人想着的,是等下如何安慰庄睿,年轻人受到这么大的打击,不要想不开,他们都是知道庄睿身家的,这近鲰刀万的资金,足以让庄睿伤筋动骨了。

    沿着那个开窗的切面,庄睿右手用力,将合金齿轮切入了进去,这里的石头结构似乎有些松散,齿轮切入后的震动,让巴掌大小的石头块,纷纷掉落在了地上,说是在切石,倒好像把那擦窗给放大了一般。“小睿,停下,快!快停下来……”

    突然,秦浩然急促的声音响了起来,吓得庄睿浑身一哆嗦,这还没到出玉肉的地方呢,您老人家激动个什么劲啊?

    不过在听到秦浩然的话后,庄睿右手条件反射般的把合金齿轮绘大高了起来,空转着的合金齿轮发出了与切石时完全不同的声音。“涨了,赌涨了,大涨啊,小睿,是大涨啊!!!”

    秦浩然用力的拉扯了一下脖子上的领带,也顾不得中年男人的完美形象了,向着那块毛料就冲了过去,吓得庄窖连忙将合金齿轮给关掉,因为刚才秦浩然的头部,距离那旋转中格齿轮不过几公分距离,自己的手要是稍微抖一下,那可是把丈母爹的脑袋给开瓢了。“嘿,还奎走出来了……”

    庄睿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在侧面有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头,被切石机给震落了,正好对着秦浩然的方向,所以一直是从上往下看着的庄睿,发现的还没有秦浩然早。“赌涨号”

    已经走出了几十米远的那些人,听到秦浩然充满了欣喜的欢呼声之后,均是愕然的掉过头来,看着解石区那里站着的几个孤零零的人。

    在愣了一下之后,继而像是醒悟了过来,一个个肥头大耳的老板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庄睿等人的方向跑去。“玻璃种红翡啊,极品红翡,涨了,大涨呀……”

    在清晨八点多钟阳光的照射下,那块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红翡「羞答答的露出巴掌大小的脸面,散发出诱人的光彩。

    由于光线比较强,那冰种的料子乍然看上去,就像玻璃一般透明,使得最先冲到毛料旁边的人,给出了玻璃种的判断。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