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四章 翡翠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就到我了,秦叔叔,要不然您先解吧,这块料子小,擦一下就可以了……”

    本来已经轮到庄睿了,而庄睿抱着那块稗子正准备放到切石机上,看到泰淦然等人到来,停下了手,看着那块不过保龄球般大小的毛料,居然也用铲车搬运,不由笑了起来。“各位老板,我这块稍后来解,先让秦先生擦一下毛料,耽误不了多少时间,不行我的再排到后面去,诸位没什么意见吧?”

    庄睿把抱着的原石放到地上,回头冲着身后的几人说道,解石也是要排队的,在他后面,已经排了七八块毛料了。“没事●没事●秦老板先擦石吧……”没关系,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庄老板,您的料子可不能往后推,都等着庄老板您解石呢……

    众人听到庄睿的话后,很给面子的吆喝了起来,那后面几个准备解石的人虽然心有不忿,但是也知道自己在赌石圈子里的能量,远不及面前的这今年轻人,当下也都点头表示同意。

    庄睿在平洲的时候,还是个正宗的赌石小白,问出来的问题都能让人喷饭,不过时过半年,却是没有人敢再小看他了,从赌到那块红翡毛料之后,庄睿在赌石园子里的名声,已宛若娱乐图里那些天王之类的大明星了。

    秦浩然问言向四周拱了下手表示感谢,然后把他那块料子放在了切石机上。

    这是块黑乌砂毛料,正宗的帕岗厂的老坑原石,整块料子皮壳乌黑似煤炭一般,拿在手里都感觉到会沾得一手黑,和麻蒙厂的料子有些杷似,只不过麻蒙厂的鸟砂玉外皮会有一些灰色,而这块料子却是通体拗黑,不带一丝杂色。

    帕岗厂是缅甸历史最悠久的翡翠矿坑之一,不过经过数百年的开采,老坑已经是被全部采完停产了,这块料子应该是那些矿主们的存货,投放到此次翡翠公盘上的。

    这块帕岗厂的黑乌砂并没有擦边,是块全赌料子,如果按照正常的价格,这块料子应该在八十万舢B左右,因为这块原石体积并不算大,就算出了冰种料子,不过只能出个三五斤的,赌性不算太大。

    只是秦浩然将之拍下,却花了32万欧元,等于是里D多万舢\{\},在秦浩然心里,多少是有点不以为然的,只是庄窖写给他那些编号里,这块标就是第一个,所以他才花重金拍下来的。“这块帕岗厂的料子我也看了,没想到被他拍下来了……”“恩,是老坑料子,不知道被人留了多少年了……”“这秦氏珠宝此次手笔很大呀,刚才我看这料子的标底是三十多万欧元,也不知道能不能赚回来……”

    围观的众人看到秦浩然的这块料子后,纷纷议论了起来,他们的眼力都很毒,一眼就看出这块毛料的出处。

    在缅甸,各个矿山不同坑口所产翡翠,各具特色,质量好坏不同,因而识别赌石场口,对推断赌石玉质的好坏,有很大的帮助。

    玉石行业有一句名言,即“不识场口,不玩赌石”故在选购翡翠原石时,一定要懂得玉科的产地和特征,否则就没有条件做赌石生意,眼前的这些人都是行家,从外皮辨认赌石的产地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吃饭一样简单。“小睿,怎么擦?”

    秦涂然虽然也是赌石老手了,但是此刻居然在摆好了毛料之后,情不自禁的问了庄睿一句,可见在他心里,庄窖在赌石上的造诣,已经是远超过自己了。“秦叔叔,帕岗厂的老坑种,随便挑一面直接擦吧,我看好这块科子一一一一一r

    帕岗厂的老坑种原石,向来都是以皮薄、玉石结晶细,种好「透明度高,色足著称,中档翡翠最为常见,不过玻璃种高绿的翡翠也时有嵛出,庄睿这话的意思,就是说这块料子应该也是如此,里面的玉肉很丰满。“好,就按你说的来……”秦浩然脱下西装交给了方怡,露出里面白色的衬衫来。

    他并没有动切石机,而是拿起了个打磨机,打开电源之后,用那砂轮对着毛料的一面打磨了起来,随着砂轮和石头摩擦发出“咔咔”声,那黑色的外皮随之脱落到了地上,在秦浩然拿着打磨机的手上,布满了一层黑色的粉末。“出绿,出绿了……”“奎是的呀,出绿了……”

    在解石区,围观的人甚至要比解石的还要紧张,就在秦浩然一块砂轮还没有用完的时候,刚打磨进去不到两公分厚度的原石擦面上「一抹绿意像是北方的冬天将过,那黑山白水之间青草发芽,透出春的气息一般,悄无声息的露了出来。

    秦浩然连忙停住了手,关上打磨机之后,用庄睿刚过来的清水,擦洗了一下那个擦面,大辂两指宽的翡翠出现在了眼前,清水从翡翠上流过,在日光的照射下晶莹透亮绿意盎然,闪烁着迷人的光彩。玻……玻璃种的?”

    泰浩然此时几乎将眼睛都贴在了那个擦面上,根本就不顾白色的衬衫已经沾满了黑色的灰尘,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颢抖了,这也难怪,秦浩然虽然解过不少毛料,但是玻璃种的料子却开始第一次经他的手解出来。“大涨啊,真是大涨……”“秦氏珠宝这次公盘可是赚翻了……”“说不定就是那庄老板给选的料子,真是如光入神……“是啊,等下看看庄老板自己的料子如何?说不定又出一位翡翠王呢一一一一一r”

    围观的人群也变得喧闹了起来,这解石区一上午开出来数十块毛料,有赌涨的,也有伤垮的,但是玻璃种的料子,还是第一次得见,算上前面明标这十几天的陆续切石,玻璃种的翡翠,也是第一次被解出来。

    而有人说起的翡翠王,那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传奇,那人姓唐,叫唐泽南,是云南人,世代经营玉石生意,在清朝的时候,给皇宫里上供的翡翠,多出自他家族之手。

    出自翡翠世家的唐泽南自出生之后,就被身边的氛围所熏陶,历经数十年的翡翠人生,对对$!翠可以说是号七。指掌,任何一块没有“开刀”的毛料,他都能估算出价格,而且十拿九稳。

    年已花甲的唐泽南,现在依然活跃在赌石圈子里,被人称之为“翡翠王”并且还经营有两家专营翡翠毛料的公司,如果说玉王爷是和田玉中的王爷,那么唐泽南就是翡翠行中的帝王,两人在国内玉石围子里的知名度不相上下。

    不过此次翡翠公盘,唐泽南由于有事在身,并没有能来参加,迳让许多人都感觉到很可惜,因为翡翠王做人很大气,有人求他看原石,他都会欣然前往,并且给出的意见,往往就是最后的结果,可能这也是他被人尊称为“翡翠王”的原因之一吧。“小睿,赌涨了呀!”

    秦浩然兴奋的看向庄睿,这两指宽的j!覃,其价值已经在l0万欧元以上了,而且看这擦面,里面的玉肉应该不少,玻璃种的料子,即使是三五公个那也价值数百万欧元的,三十多万赌到的,秦浩然算是占了大便宜了。

    庄睿笑了笑,这种结果是他早就知道的,当下说道:“秦叔叔,恭喜啊,还擦吗?”“秦老板,接着擦下去,让咱们见识下啊……”“是啊,第一次出玻璃种,让咱们涨涨见识……

    围观的人都知道秦浩然是绝对不会卖这块玉耠的,不过能见识一下玻璃种高绿的料子,那日后也是个吹嘘的!$本。“不了,不了,这块料子要仔细琢磨一下,秦某人就不献丑:i;。。r。。。”

    秦浩然满脸堆笑的向着四周作了个揖,他此时心中激动,的确不合适继续去解石了,解石是一件非常细致的活,如果在解石的过程中,手稍微颢抖一下,可能都会破坏到里面的翡翠,使其价格大减的。“小睿,你来吧……”

    秦浩然-美滋滋的将毛料从切石机上拿了下来,对着庄睿说道,这会他看向庄睿的目光中,满是兴奋的神色,要知道,这仅是庄睿给他的第一块毛料,如果剩下的那几十块都有如此的表现……天哪,秦浩然已经不敢想象下去了。

    对于庄睿的眼光,秦浩然已经是再无一丝的怀疑了,就算庄睿现在告诉秦浩然,这铺地的砖头里有翡翠,恐怕秦浩然都要将其撬开切一刀看看了。“庄老板,该您了,话先说好,出翡翠一定要先考虑我老韩,:1!!lL。。r。。。”

    韩皓维现在对秦浩然那是打心眼里羡慕,他也知道庄睿和秦浩然的关系,这会恨不得自己那刚上小学的丫头立马能长大,就算是给庄睿做二奶,他都心甘情愿,有了这样的女婿,那不等于是坐拥了一座金山嘛。“一定●一定一一一一一一”

    庄睿笑着将切石机下面的毛料,抱到了上面,加固好之后,就打开了4石机的电源开关。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