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二章 捧着金饭碗的乞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与其叫做缆车,不如叫电轨车更合适一点,轨车大概有一米五宽的样子,车斗肚子很大,里面能并排站上去三四个人,胡荣陪着冯陈两位教授,先了上了一辆车,下面电闸合上,轨车缓缓向山上升去。

    庄睿和栲飞是第二波上去的,这一辆车上就他们两个人,站在里面很是宽敞,轨车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几分钟之后,也升到了半山腰,看向山下的人影,已经是变的小了。

    “庄哥,这里过去三十公里左右,就是地图上埋藏那批黄金的地,G,“:i;……r”

    彭飞的话让庄睿愣了一下,连忙上下看了一眼,上下两辆轨车距离自己都还有几十米远,这才顺着彭飞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就是野人山?”

    在彭飞手指的方向,庄睿只能看到那连绵不断地山脉,郁郁葱葱的森林,拔地而起的参天大树,给人一种神秘幽静的感觉。“对,就是那个方向,不会错的……”

    前后的人距离舍己都远,彭飞也不怕被他们听到,指着远处的一个山头说道:“如果我目测没有铝的话,三十公里,差不多就是从这里到那个山头的距离……”“嘶一一一一一一”

    庄睿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不过在看向那座山头之后,嘴里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可不会认为从这里能看见,就可以轻易的找过去,俗话说望山跑死马,这三十公里的距离,比自己想象之中的,还要难是的多。“其实这里已经算是野人山了,从山下就可以通往那里,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小路走,要不然的话,恐怕三四个小时都不足以来回的……”

    彭飞也皱起了眉头,从这里过去,全部都是山道,并且到处都是丛林,彭飞倒是不怕迷路,但是在丛林之中的野兽,毒蛇以及那瘴气,都是可以致人死命的,带上庄睿前往,他实在没有多少把握,能保护的了庄睿的安全,0“看机会吧●说不定晚上就回去了……”

    庄睿听到彭飞的话,心里也是凉了一半,黄金虽然吸引人,但是小命更加的重要,庄睿也不是缺钱的人,之所以找到了这里,完全是心里的好奇心作崇,现在看到这般情形,心里已经是打了退堂玫了。

    彭飞默默的点了点头,他只关心庄睿的安全,对那些黄金虽然好奇,但是并没有贪念,试想以前价值数以亿计的海洛因摆在眼前,他都没有动心过。

    这轨车上升的速度十分的慢,看着不是很高的山,但是坡度很长,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才升到了山顶上面。

    整个山顶的山头,已经被夷为平地,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平台「上千人在这里忙碌的工作着,居然还是七八辆“怪手”挖掘机,真不知道胡荣是用什么办法将之运上来的。

    山头上的工作分为了几种,有些人是跟在怪手挖掘机后面检验j!翠原石,有些人则是在山体上打孔爆破,还有些人在几个深坑里上上下下,反正除了刚上来的庄睿和彭飞,就连胡荣与两位教技,都在忙碌着。

    两位教授此时蹲在地上查看着那些挖掘出来的岩石,以分辨它们的生成年代已经当时的地壳状况,藉此来分析此处是否为翡翠生长的环境,等一会的话,估计还要下到矿坑里去查看。“怎么样,老弟,这就是翡翠矿,这是咱们的地盘,你随便看,没人会阻止你的,也帮老哥看看,这里究竟是否为废矿?”

    胡荣见到庄睿上来之后,叫过山上一个管事的人,去陪同两位教授,自己向庄睿走了过来。“胡大哥,我就是跟来玩玩的,可没本事去看矿脉啊……”“没事,你随便转转吧,最多就是把这矿给关掉……”

    胡荣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句话说的简单,不过要是真关掉的话,那胡乓厂可就是元毛大伤了。“要是投资不多的,关掉也未尝不可……”庄睿信口说道。

    胡荣闻言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差点蹦了起来,风度全无的瞪着眼睛说道:“投资不多?老弟,我整整投资了八千万美元进去了啊,除了缴纳给政府的钱,就是这些基础铍施,都花了差不多20万美元了,要是再不能量产出翡翠,这次老哥就惨了……”庄睿是自己人,胡荣也不怕自爆其短,把压在心头许久的话都说了出来。八……八千万美元?有这么多?”

    庄睿闻言被吓了一跳,按照现在的市场汇率,B了,这个数字可真是不小,自己那新疆玉矿,总价值不过在十五个亿左右,投入只是几千万,没有想到这翡翠矿的投资如此巨大。“唉,老哥我这次是失策了……”胡荣叹了口气,把这事的来龙去脉给庄窖讲了一下。

    原来这处新矿,是缅甸各大翡翠公司和政府联合勘探的,当时种种勘探结果表明,这个矿蕴含了极其丰富的翡翠矿脉,能称得上是缅甸第一大矿,所以在后期招标的时候,引得各大公司疯狂投标。

    由于胡荣家族原先的那些老矿坑,都已经开采的差不多了,继续新矿未扩展业务,并且勘探这座矿的时候,胡氏公司也有人参与,一致认为是个富矿,所以胡荣当时花了很大的代价,拿下了这座矿的开采权。

    除了要支付原先所有公司的加起来,近么万美元的勘探费用之外,又向缅甸政府缴纳了刘00万美元的保证金,

    再加上这里先期七七八八的投资,总费用已经达到∽万美元了「如果再没有收益的话,胡氏公司这次就亏大发了。

    因为缅甸军政府还占有-百分之十的干股,在投标书上是明确写了分红最低标准金额的,就是没有产出,胡氏公司也需要向政府交钱,除非转手把这矿给变卖出去,只是现在这种情况,谁都不傻,根本就没有人会接手的。

    “胡大哥,你买下这座矿花的代价未免太大了吧?支付勘探费是可以理解的,缴纳保证金也很正常,不过政府迳百分之十的股份坐等分红,这条件未免太苛刻了,翡翠没采出来,谁敢说一定会赚的?”

    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庄睿是连连摇头,他和玉王爷合作的那座玉矿,压根就没政府什么事,不过听说最近出台了个文件,政府也是要开始整顿了,但是对于前期已经开采的矿,是不会动的。“唉,当时竞争太激烈,我要是不加上运条件,根本就拿不下来这座矿的一一r一一一”

    不用庄睿说,胡荣早就是悔恨莫及了,只是合同已经签了,他要是单方面撕毁合同的话,那会被缅甸政府和所有的矿业公司一起打压,这今后果可是要比每年支付给缅甸政府一点钱,严重的多了。“胡哥,你这先期投资,政府没有出钱吗?”“让他们出谶?笑话,他们穷的就指望从我们口袋里掏钱呢……”胡荣没好气的说道。

    缅甸的军政府,说白了就是万事不管,在缅甸这地方,连税收迳说法都没有,所以缅甸政府穷的和叫花子也差不多,为了养军队,只能是死命的卖资源。

    财政的主要收入,自然就在这些资源公司上了,想要开采新矿,那就必须经过政府的同意,并且有足够的好处才能进行,他们只管要钱,别的是一概不问,你就是把整个缅甸都给挖空了,他们都不带多问一句的。这……这样也行?”庄睿听得是目瞪口呆。“运算什么,要说缅甸和中国贸易,那才更叫离谱呢,这双方之间的贸易分配模式,你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吗?”庄睿摇了摇头。

    “那就是中方拿走一切,缅甸人一无所得……”胡荣在说话的时候,不知道是该为自己的祖国骄傲,还是应该为自己生活着的硒甸感到悲哀。庄睿此时早已听傻眼了,敢情这样做生意也行?

    前面说过,缅甸基本上是一个半分裂的无政府的国家,中央年财政收入仅为2亿元人民币,这点钱用在中国,大概能够修建半所大学,或者修建簋】公里高速铁路,总之,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这点成约等于没有。

    因此,缅甸政府既没有能力平息割据,对缅甸政府来说,战争是一种无法想象的奢侈品,也没有能力应对灾害,而中国政府为一次地震的昊单,往往都是以上千亿格资金来计算的,

    缅甸更没有能力维护经济主权,随便一个中目-的大型企业,就比缅甸政府有钱。

    同时由于缅甸传统上没有税负,军政府为了政治稳定,更不敢开征各项税收,结果税法形同虚设,国库完全没有来源。

    在缅甸的这种具体国情下,政府连维护国家形式上存在的财力都有问题,因此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唯一的出路就是:卖资源。

    P:第二更,还差么推荐票加更,话说这玩意不要钱啊,大家顺手点下就成,咋这两天的推荐票这么少啊,顺带呼唤月票。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