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494-495章 投资上、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缅甸的冬天是属于旱季,通常几个月都不会下雨,此时太阳西落,在天边出现了红彤彤的火烧云,半边天色的云彩似乎被大火点燃一般,真丽异常。

    站在轨车上的庄睿发现,身旁彭飞和胡荣格身上,都被映射成金黄色了,就连前方的山岩,也是红通通的一片,远方郁郁葱葱的森林,也被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

    火烧云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几分钟之后就消失不见了,轨车还在向山下行驶着,没个么力\}L钟的样子,很难下到山脚处。

    由于矿脉的原因,胡荣的心情不太好,庄睿和彭飞都没有说话,耳边只有山风吹过的音响。

    无聊之下,庄睿看起了这平衡的四道铁轨,四道铁轨宽约四米,加上周围清理出来的地方,总共有六米多宽,而这个坡度的总长,应该有近千米左右。

    沿途的树木都已经被砍伐掉,铁轨下铺着一些细小的石子,能在如此陡峭的山上开出这么一条轨道来,可见胡荣前期的投资有多么大了。“这山体内会不会有翡翠的存在呢?”

    庄睿心中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来,在山顶的时候,好像自己并没有观察轨车附件,或许真在这里也说不定呢。想到这里,庄睿微微凝了下神,眼睛看向由于天色变晚而显得黑拗“一米……五米……十五米……二十米……”

    庄睿摇了摇$”看了将近幻多米的深度,入眼看到的岩石内部,虽然也都是辉石岩,但是并没有成块的翡翠出现,偶尔闪现在庄睿眼里的几抹绿色,颜色也是很淡,都是散落的玉石。

    庄睿不死心的又往里面看了十米远,这已经是他现在灵气所能达到的最大距离了,不过还是没有翡翠脉的迹象,庄睿略微有些失望,目光向下稍移了一下,就准备收回灵气了。“不是吧?”

    谁知道就在庄睿的目光下移的时候,一团冰冷的气息,突然被灵气感应到了,并且这股灵气十分的纯正,庄睿只在冰种翡翠里面,才感受过。“翡一一一一一一彭飞一一一一一一”庄睿差点脱口喊了出来,还好见机的快,顺口叫出了彭飞的名“庄哥,什么事?”站在旁边的彭飞,还以为庄睿有什么事情呢。“没事,晚上睡一觉,明天咱们就不上山了,去森林里打猎

    庄睿也没什么借口好找,干脆就提起了这事,虽然早先心里有些打退堂鼓,不过想想那些黄橙桧的金子,不去忒可惜了一点。

    只是庄睿在说话的时候,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对面的岩壁,好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旁边的人也没发现他的表情有些不对。

    如果是在白天,栲飞和胡荣一定可以看到,真睿脸上的肌肉,都在微微抽搐着,而抓住轨车扶手上的那双手,更是因为用力,而导致手背上青筋暴露,可见其现在的心情紧张之妻。

    “老弟,明天要是不想上矿的话,我叫珠番珀陪你们去山里转转吧,他对这周围的环境很熟怠,不过你们别走远,这野人山虽然遍地是宝,可也是步步杀机的……”

    胡荣明天是没空陪庄睿去打猎的,他要陪着两位教技继续勘探下矿坑的情况,这可是关系到他日后的决策的。“嗯,好,好,我们不走远……”

    庄睿心不在焉的回答道,一旁的彭飞不禁用胳膊碰了碰他,他不知道庄睿为什么答应胡荣,和那娘娘腔一起进山的,彭飞也是有些吃不消那位。“嗯,什么事?”庄睿侧过头去,看向彭飞,他其实都没听清楚刚才胡荣在说什么。”胡哥说让那个“煮饭萋”陪咱们去野人山打猎……”“什么?!”

    庄睿听到这名字,就;$身不自在,连忙说道:“胡哥,给我们两把枪,我们就在边缘转转就行了,不用那人陪了吧?”“那不行,看你们两个这样子,进山走个几百米说不定就迷路了,要是没人陪格话,我可不放心……

    胡荣一口拒绝了庄睿的话,虽然庄睿生的身材高大,但是对缅甸的丛林并不熟悉,而那个彭飞,更是长的一副小白脸的样子,想必也是个富家子弟,要是万一在野人山出点什么问题,胡荣可是没办法向秦浩然交代的。

    “那一一一一一一那明天再说吧一一一一一一”

    庄睿一反常态的没有坚持,让身边的彭飞有些奇怪。

    彭飞哪里知道,庄睿此时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这座大山里面了。

    在庄睿刚才感应到灵气的同时,他也看到了岩壁里面的情形「那种景象庄睿很难用语言来形容出来,入眼之处,完全都是绿色,就像是身处春天的大草原里一般,除了绿色,再也看不见别的东西了。

    一团团被包括在石皮里面的翡翠,在庄窖眼中散发着动人的荧光,刚开始的时候,庄睿甚至怀疑是不是先前的火烧云,让自己出现了错觉,但是随着轨车的移动,那一条条的翡翠矿脉,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这条矿脉距离庄睿现在轨车所处的位置,大概要深入到岩石内二十六七米左右的样子,距离山顶大概有ZD米左右。

    翡翠矿脉的长度,到目前为止,从庄睿最初看到的地方,已经往下延伸了六十多米了,宽度他无法预测,但是最少在四米以上,因为在他灵气所能达到距离的边缘,依然有翡翠的存在。

    由于轨道车一直都在移动当中,庄睿无法停下来具体的观察那些翡翠的品质,但是眼中所感应到的那些冰凉的气息,显示出这条矿脉的翡翠等级应该不会太差,并且他直观看到的几块翡翠,都在豆青种以上,是中档翡翠原料。

    “没了?”

    在轨道车向山下方向又驶出一百米左右,庄睿眼中的矿脉,骤然消失掉了。一百六七十米的翡翠矿脉,天哪……”

    庄睿此刻心中那叫一个激动啊,长一百六七十米,宽度最少在四米以上,这样的翡翠矿能值多少钱,十亿?二十亿?庄睿根本就不敢想来。

    上面所说的那些数据,并不是说一块j!茸有l多米,而是指在这一百多米的长度里,翡翠生长的较为集中,每隔上一段距离,就会有翡翠的存在,是为矿脉。

    胡荣先前所说经过勘探得知,这是缅甸最大的一个矿的话,并非是虚言啊,只是他现在没有找对方位,(8偏把出矿脉的地方做成了运送原石的轨道,如果从这里掏进去几十米,矿脉马上就可以显现出来。

    不过庄睿的想法有些简单了,这座山的坡度都达到了近1长,而庄睿发现矿脉的地方,位处于六百到八蛋米左右的地方。

    由于山体全是岩石,用钻孔勘探的办法,是很难从山顶打下去数百米之深的,所以想在这么一座占地广阔的大山上,准确的寻找到矿脉,那难度是非常大的,和大海捞针也差不多了。

    虽然在国际上曾经有专家学者推断,j!翠是在低温和高压的环境里形成的,但是一直都没有定论,对于翡翠的生长环境,至今没有一个能被公认的说法,并且在实际开采当中,翡翠矿脉也是飘忽不定,很难琢磨。

    就拿庄睿刚刚看到的这个矿脉而言,居然在半山腰里,要说低温高压,应该在山脚或者山顶这两处才比较吻合,但是偏偏就出现在了半山处,不知道那些地质专家们日后了解到这个情况,又会下什么样的推断。

    在往山下的这几百米的山壁里,庄睿再也没有发现翡翠矿脉的存在了,庄睿也恢复了冷静,他现在开始在思考,自己如何把这个消息告诉胡荣。

    能看不能说,这一直都是让庄睿苦蚀的地方,他总不能拉着胡荣到那有矿脉的山体处,直接给他说里面23多米深的地方就有翡翠吧?这纯粹是找死的行为。

    而且那块山体露出体表的岩石,都很正常,没用什么出翡翠的迹象,自己也不能像在新疆忽悠玉王爷那般,说从某某处看出那里面有翡翠,实在是一点依据都没有。

    在山脚下住的四五十个人,都是全副武装的护矿队,山上的工人平时是不下来的,在山上有简易的住处,并且也有大师傅做饭,除了夜里山风大一点之外,蚊虫倒是比山下少多了。

    在庄睿后面下来的,是那个工头珠番珀和一个小伙子,本来他们也不用下山的,是胡荣用对讲机特意把他们喊下来,明天陪庄睿进野人山

    山下已经点起了两处篝火堆,护矿队的一些人在下午的时候,进山打了一只野猪,另外还有些鸟类,早已经洗剥感觉了,用铁叉穿起来架在火上烤,在另外一堆小篝火堆上,架了一个锅,里面似乎在煮着什么东西。

    胡荣虽然有心思,不过还是强打起精神来,招呼庄睿和两位教授坐在铺垫好了的地上,面前摆着低矮的长桌,不时的有人将烧烤好的食物送到桌子上来。第四百九十五章投资

    他们所喝的酒,是一位护矿队员拿出来的,是散装的烈酒,放在一个大的透明玻璃容器里,只是里面那条五颜六色,足以婴儿手腕粗细的花斑蛇,让庄睿吓了一跳。“来,为了感谢两位教授,咱们饮了这一杯……”

    胡荣站起身来,对二位教授敬了一杯酒,两位老人来到这里之后的工作态度,是很值得人钦佩络。“庄哥,这酒喝了没事,毒蛇泡酒,可以医治风湿关节炎,越毒的蛇,泡出来的酒效果越好,对身体没坏处的……”彭飞见到庄睿的眼睛,不时瞄向那装酒的容器,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彭飞虽然不喝酒,但是蛇胆没少吃,知道这是好东西。

    庄睿闻言喝了一口,除了有一丝甜甜的感觉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不适,当下放怀大口吃喝了起来,今儿颠簸了一下午,肚子却是早就饿了。

    上前来敬酒的人很多,两位教授没一会就不胜酒力,胡荣招呼人扶他们去木屋里休息了,庄睿和彭飞顿时成了众矢之的,那些护矿的汉子们,纷纷端着酒碗找上了庄睿。

    这酒说是烈酒,其实就是缅甸人自家酿造的米酒,度数并不是高,庄睿喝了足有小二个居然还没倒下,不过也有些迷糊了,只是彭飞见机快,早就躲的远远的了。“庄老板,我敬你一杯,你可一定要喝呦……”

    一个声音传到庄睿耳朵里,顿时让他酒意醒了八分,抬头一看,那位泰国先生正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在这二十几度的气温中,庄睿还是禁不住的打了个寒战。“喝●嘻一一一一一一”

    回头看了一下,彭飞那义气的小子早不知道跑哪去了,庄睿端起碗来,仰口就喝了下去,顺势倒在了桌子上,哥们跑了不了,总能装醉吧?

    谁知道这米酒喝起来口盛不错,度数也是不高,但是喝多了,那后劲一点不比二锅头差,庄睿这一头倒在桌子上,顿时就感觉到天旋地转,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幸好胡荣是叫护矿队的人把他抬进的木屋,否则要是被“煮饭蒌”占了便宜,那庄睿可就亏大了。

    喧闹了几个小时之后,山间恢复了平静,那熊熊篝火也熄灭了,只是在黑暗中,不时亮起几个光点,那却是护矿队守夜的人在抽烟。

    胡荣对这个矿的重视,自然是不用多说了,仅是在进山那一公里多的通道里,他就安排了七八处明暗哨,但凡有个风吹草动的,这边的人马上就能赶过去。

    睡得半夜的时候,庄睿醒了过来,头疼已经缓解了,不过嘴却是干的要命,并且想嘘嘘的感觉十分强烈,掀开不知道谁给盖在身上的一张毯子,庄睿从竹床上坐了起来。

    在屋里有一股香味,那是缅甸特产的驱蚊革制成的蚊香,一炷香就可以使一间屋子里没有任何蚊虫。“谁?庄哥,您醒啦?”庄睿木屋的一角,响起了彭飞的声音。”嗯,我没事,你继续睡,我去解个手……摸索着从地上找到鞋子穿上以后

    ,庄睿推开了木屋的门,沿着那六七阶木头楼梯走了出来。缅甸人所搭建的木屋,为了防止夏天的山洪,往往都是妥高出地面一两米的,用粗大的木头作为砥柱,在上面用竹子和木头混合搭建起房屋的架子,然后铺上顶就可以了,在屋门和地面处,会有一个木头楼梯。

    等到夏天山洪流过的时候,冲击在这些作为底干的木头上,却是无法摧毁这些木屋的,这样的建筑,在缅甸、老挝和泰国等地随处可见。

    这些木屋基本上都不用钉子的,而是用浸过油的绳子捆扎的,十分的结实,木头上的树皮都没有刨去,籍着月色望全,看起来很是粗犷。

    庄睿在木屋后面爽快淋漓的嘘嘘一番之后,正准备找点水喝,看到在被木屋环绕的空地上,坐着一个人,在默默的抽着烟,仔细看去,正是胡荣。“唱干了吧1来1喝点水……”

    胡荣见到庄睿走过来,从身边拿起一个绿色的军用水壶,给庄睿递了过去。“咕咚……咕咚……”

    庄睿嘀是渴的厉害,接过水壶之后,几口就把一壶水给喝完了,这壶里面装的是山间的泉水,很是甘甜。“胡大哥,怎么不睡觉啊?”庄睿盘腿也坐在了地上,把水壶随手放在了一边。

    远处茂密高大的树木显得黑森森的,这个季节的缅甸,似乎也没什么虫子在鸣叫,四周很是寂静,静的让人感觉到有些压抑,似乎天地间就只剩下自己一人。“睡不着啊,我也想象你那样,喝踔了就什么都不管,呼呼大睡,可是这还有一帮子跟着我们胡家数十年的人,放不下啊……”

    胡荣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烟头在夜色里猛的亮了一下,然后将之擒灭在地上,脸上显出一丝愁容来。“胡大哥,您也不用太着急,这座矿经过那么多人勘测,应该是有矿脉存在的,只要挖下去,肯定会出翡翠的……”

    庄睿心里虽然知道翡翠矿脉的所在,但是苦于不能明言,这话说出去,听在胡荣耳朵里,却是安慰的意思多一些。“再挖下去?呵呵,两三个月还好说,时间长了,我是撑不下去JI!i。。r。。。”

    胡荣苦笑了一下,这些苦闷压在他心里很久了,现在算是找到了宣泄的闸口,滔滔不绝的和庄睿说了下去。

    原来胡氏家族现在看似风光,但是实际上,已经很难维系下去了,就是因为这座翡翠矿,几乎掏空了胡氏所有的资金,而且现在每天这数百个工人的支出,都是一笔不菲的数字,如果不是此次缅甸公盘上,胡荣也有所斩获的话,恐怕现在就支持不下去孓。

    翡翠价格暴涨,不过是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而胡氏在这2多年里,也就是积攒了相当于十多亿舢\{\}的资金,当然,这个数字在缅甸而言,那已经是相当多的了。

    只是胡荣近几年在东南亚做了一些投交,花去了好几个亿,加上现在这座翡翠矿的支出,几乎是掏空了胡氏所有的资本,所以现在胡荣家族的资金链,几乎是无以为继了,如果矿脉再不出翡翠的话,那后果会相当的严重。

    即使胡荣现在放弃这座$!翠矿,在资金上也不会有丝毫的好转,亭到他在东南亚以及台湾的投资见效益,估计胡家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在这次公盘上,胡荣之所以那么想走私给秦浩然一批翡翠原石,也是有想筹措资金的意思在内,虽然不会很多钱,但是多少也能缓解一下胡荣的压力,只是由于庄睿的横插一脚,擘舂浩然赌到几块好料子,这件事情并没有办成。

    庄睿听完之后,不解的问道:“胡大哥,就算现在这座翡翠矿开出了矿脉,你不是仍然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把这些翡翠变成现金嘛?”

    现在缅甸军政府严格控制j!翠原石出口,所以即使像胡荣这样的大翡翠商人,也只能依靠翡翠公盘来销售大量的翡翠原石。

    至于走私出去的原石,价格低不说,数量也不会很多,对胡荣现在的经济情况,没有根本性的帮助,所以庄睿才有此一问。

    胡荣摇了摇头,说道:“不一样的,只要这个矿坑不是废矿,这种局面马上就可-以扭转过来……”

    庄睿不知道,在缅甸,$!翠就是钱,各大翡翠公司之间,也是有生意往来的,用翡翠做抵押,周转一笔资金,这都是很正常的商业行为。

    只是现在胡氏这座矿没有找到矿脉,很多翡翠公司都在等着看笑话,并不肯接受胡氏公司的$!翠,或者是将价格压的极低。

    这样一来,就导致胡荣手上有翡翠,但却无法在短时间内使其变成现金,不过这座翡翠矿要是开始大批量出产!$翠原石的话,就说明胡氏走出了困境,那些公司自然会改变针对胡氏公司的策略了。“胡大哥,您现在的资金,究竟还能支持多久?”“节省一点,应该能到下次缅甸公盘,不过,那时候要是再没有发现矿脉的话●就一一一一一一就一一一一一一”

    胡荣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庄睿明白了,这等于就是一个无底洞,只要一天找不到矿脉,就不停的吞噬着大量的资金,胡荣现在是想抽手不干,却又舍不得前期的投资,正走进退两难的时候。

    想着那条一百多米长的矿脉,庄睿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当下说道:“胡大哥,缅甸可以接受外资的!$金投资吗?”

    “可以啊,缅甸的翡翠公司,有些就是外资,只是限制比较多,这几十年了,也不过就引进来5\6亿欧元的外!$而已,老弟,你不会想投资这个矿坑吧?”胡荣说着说着忽然抬起了头,吃惊的看向庄睿。

    P:两章一起发了,谢谢朋友们的月票和打赏支持,真的谢谢大家,要不然打眼再去打个滚?呵呵,继续去写第三章,没投推荐票的朋友,顺手点下吧。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