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510511章 筹集资金(上、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刘大辛持,别拿我众升斗小民开必了,辛持那是你的略”据可是一点儿都不沾边啊

    庄睿见到刘佳点头肯定之后。立马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他可没有那位马先生的爱好,又是出书又是做访谈的,庄睿只想守着自己这一亩三分地,过自己的小日子而已。

    再说了,今年过年或许是庄睿最忙的一年,外公这边很多亲戚要去拜年,中间还要回彰城一趟,话说刘川的老爸老妈,也是自己的干爸干妈,那从小对自己可是不错,不能不去。

    另外自己给胡荣的答复是半个月的期限,也要在这段时间搞定那2亿鹏的资金,庄睿哪儿有空去做什么主持啊。

    “庄老师,您听我说完,再决定答应不答应好不好?”

    刘佳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来,一只手拉向庄睿的袖子,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小心,却是拉到了庄睿的手上。

    “你说,你说,不过快点啊,咱们马上就要考试了”

    虽然刘佳那一直插在兜里的小手很温暖,不过庄睿除了秦董冰之外,对别的女人可没这经验,触电似的把手缩了回去。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庄睿顺手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支点上了,不过在点烟之时,手心里那淡淡的女人香味,却是让庄睿有些失神。

    庄睿心里也有些奇怪,哥们早都不是雏了,怎么反应还这么大?其实庄睿的反应是很正常的小这男人啊,要是不知道女人的滋味,或许只会存在想象当中,可是一旦沾了腥,那想象力马上就会延伸到他接触的每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身上。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这并非是对自己的伴侣不忠,而是男人潜意识里的一种下意识丝为,简称凶,而鼎对象一般都是以明星居多,像那些经常出现在大屏幕里的女明星们,就是亿万男人动用五姑娘时的最好素材。

    刘佳长的虽然不如秦董冰漂亮,甚至也没有苗菲菲身上的那种清纯,但是她的举止间却是有股子媚态,很容易就会让男人生出某种遐思。

    见到庄睿的样子后,刘佳抿嘴笑了一下,说道:“庄老师,这个节目一共要播出七天,不过都是提前录利的,从下个星期开始,不会耽误您过年的,如果您不想做主持的话,那做鉴定嘉宾也是可以的呀”

    刘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给导演推荐了庄睿,从济南回来之后,两人就再没有过来往。或许是想借这个机会,完成自己钓金龟婿的心思吧。

    “年前”也不行,我也没时间,实在对不起,刘小姐,考试开始了,咱们入场吧,”

    庄睿的答复让刘佳感到有些意外,她从做主持到现在为止,还是第一次邀约别人参加节目被拒绝的。虽然有心再多说几句,但是考试开始的铃声已经响了起来。

    “本小姐还就缠上你了,”

    看到庄睿匆匆离去的背影,刘佳微微顿了顿脚,也向考场走去。

    参加考研的人着实不少,一共分了五个教室,仅在这个学校就有两百多人,还不算北京市同时进行的另外的考场。

    现在的大学生不比九十年代吃香了,本科生进入社会也不过就是一千多块钱一个月,很多学生就想继续读下去,读完研究生在到社会上打拼。

    当然,这些考生里也不乏已经参加工作的人,有不少考生都是大腹便便,一副领导的模样,在中国小学历和职称,那可是和自己收入有着直接关系的。

    尤其是政府官员,要是不读个什么硕士博士之类的文凭,那升职填写简历的时候,脸上都烧的慌。

    进入到教室之后,庄睿松了口气,刘佳和自己并非是在一个考场里,说老实话,庄睿有些怕这女孩,因为他从对方眼里,看出一种野心和欲望。

    庄睿不太喜欢这一类的女人小因为女人有野心,尤其是漂亮女人,这野心可以成为其成功的基础,但也是其最大的弱点,这类女人往往裤腰带比较松,为了自己的某些目的,可以付出很多东西。

    发下试卷之后,庄睿强行把脑子的杂念都驱逐了出去,上午考的这门是英语,也是他的强项,很快庄睿就做完了卷子,由于不能提前退场,无聊的坐在座位上等待考试结束。

    当铃声响起的时候,庄睿第一个交了卷子,飞也似的冲了出去,早知道就不把手上的吊带给拿掉了,那样或许刘大主持就不会纠缠自己了,总不能让个断了手的专家去面对全国观众吧。

    “开车

    庄睿钻进学校外的车里之后小就对彭飞喊道,趁着刘佳还没出来,一定要溜之大吉,这女人虽然不可爱,但是某些方面,却是更加的吸引男人,庄睿自问自制力还不是那么的强。

    “哎,”彭飞答应了一声就启动了车子。

    “停,停下,我还是打车去吧,你回头还有约会”

    车刚年出去几米,庄睿忽然想起了这茬,连忙喝住了彭飞,推开车门笑着说道:“你小子要是搞不定的话,这工作也没了啊”

    “是要再买个车了

    这一辆车的确有些不方便了。老妈还时常要去玉泉山,坐在出租车上,庄睿想着要买辆什么车,虽然外面还有引乙的资金没着落,但是买辆车的钱他还是有的,再不济从彰城先开出辆奥迫用着呗。

    下午的考试让庄睿死了不少脑细胞,他就想不明白了,这考古和政治有屁的关系,而且还都是一些形式而非的东西,怪不得很多高校的老教投都招不到研究生呢,要不是庄睿这几个月都在死记硬背,估计也是考不过去的。

    下午考完试,是彰飞来接的庄睿,同车的还有那个女孩,彭飞的女朋友,女孩原本就在等着彰飞,两人之间把话说开了,到是也和好了。

    “彭飞,你比我也小不到几个月,什么时候把婚事给办了吧”两人送张倩回家之后,庄睿笑着对彭飞说道。

    “庄哥,不灿,

    汀飞不好意思的算了笑。他有要是感觉自只现在什备都缨腊吼连住都是借宿在庄睿家里,把女孩娶过来,总不能还赖在庄睿那里住吧?

    “真不急?得了吧你,行了,要是把我当大哥的话,等天气暖和点,就把事办了,不用搬出去住了,丫丫可能会不习惯,我那宅子房间也多,中院你选一间就行了

    庄睿的话让彭飞的嘴唇蠕动了几下,最终只说出来五个字:“谢谢您,庄哥!”

    不过从这一刻起,彭飞是真的把庄睿当成大哥看了,而那套四合院,他也当成了自己的家,久违了的亲情又回来了,这让彭飞的眼睛变的湿润了起来。

    人和人就讲究个小缘分,庄睿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对彭飞这么好,或许是第一次去他租住的那件简陋的平房时,被丫丫那一声天真的“大哥哥”和兄妹之间的感情打动了吧。

    接下来的几天,庄寄忙的连轴转,一连三天的紧张考试,让他精神绷的很紧,每天都要着书看到很晚,这让上门找庄睿找了了几次的欧阳军很不满意。

    不过庄睿的回来,让家里热闹了很多,这几天彭飞和郝龙,都带着家里的两个孩子张贴对联喜字,并且在中院的假山上,拉起了通电的彩灯,晚上通上电之后,变得很是漂亮。“四哥,您不会就是找我来喝酒的吧?”

    庄睿看着坐在自己房间的欧阳军,没好气的问道,今天是考完试的第一天,本来庄睿晚上是想去拜访一下孟教授的,没想到被欧阳军拉回到后院,摆上了几个卤菜,硬是要自己陪着喝酒。

    反正徐晴也来了,正在前院和庄母聊天,欧阳军笑着说道:“喝酒怎么了?这不是天气冷嘛,嗯,晚上我就住你这了”

    辉,您爱住多久都行,我也正好有事找您呢”

    庄睿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这宅子快成欧阳家的进京招待所了,不光是身在北京的欧阳磊和欧阳军没事就来住几天,连在外地工作的欧阳路兄弟俩,只要是回北京,一准到这里报道。说是姑母家做的菜好吃。

    不过这也正合了庄睿的心意,宅子太大,人多了热闹。

    “我找你也有事,算了,你先说吧欧颠军没想到庄睿也有事找自己。

    “四哥,您手上现在有多少资金啊?我是说马上就能调出来动用的”

    这几天忙着考试,庄睿没顾得上筹集资金的事情,现在遇到欧阳军,正好问一下,反正投资矿脉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或许这两亿等到下次缅甸公盘的时候,就能收回来了。

    没想到欧阳军听到庄睿的话后,眼睛突然瞪大了,看着庄睿说道:“哎,我说你小子,是知道今儿四哥来借钱的不是?”

    “您问我借钱?我现在可是穷的叮当响啊,还有两个亿的缺口呢,我还想着问您借几个…”

    庄睿一听欧阳军的话,也有些傻眼,这哥哥居然是来借钱的。兄弟俩今儿打着一个心思。

    第五百一十一章筹集姿金(下)

    “两个亿?庄睿,你小子上个月可是去的缅甸,又不是去澳门,干嘛了整出两个亿的资金缺口?”

    欧阳军被庄睿的话给吓了一跳,酒杯端到唇边了愣是没往嘴里送,庄睿去缅甸的时候,那欧元可是找他帮忙兑换的,对于庄睿的身家,欧阳军算是最了解的了。

    庄睿被欧阳军说得有些哭笑不得,摆了摆手,说道:“四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没那事,我是想在缅甸投资个翡翠矿,你也知道,我这次带的资金全部都买原石了,嗨,和你说这些你也不懂。

    对了。四哥。你要借多少钱?嫂子把你零花钱全没收了?百八十万的我还有,多了别找我啊”

    “百八十万?打发要饭的啊,那点钱我还看不上,我说老弟,你说的赌石我也知道点,那玩意不能吃不能喝的,你把钱全花那上面了?”

    欧阳军翻了个白眼,他这次来找庄睿,是想拆借个一亿的资金,去做房地产生意的。

    这几年全国的房地产都被炒的很热,虽然在前几年欧阳军就有机会入市的,不过那会被老爷子看得紧,不允许他做,现在自个儿结婚了,老爹那不管那么多了,欧阳军才重新兴起了这个念头。

    主要是这钱来的忒容易啊,别的不说。就是欧阳军新买的那四合院,现在只要一转手,三四千万。顺就是稳赚的。

    别看欧阳军平时摆谱摆的不但是真要论起身家来,他能掏出来的现金,不过就五六千万鹏而已,和宋军等人比起来差的远了。

    而且欧阳振武虽然同意儿子去搞房地产。但是说明了一点,倒卖地皮的事情不能干,这让欧阳军前期动用关系拿下了几块地皮,却是不敢往外卖,现在只能想办法自己开发了。

    要说起房地产,其实说白了小就是用国家的钱帮自己盖房子,没见那些大房地产公司,都是银行最大的债务人嘛,从银行借钱开发,然后等房子卖出去再把钱还给银行。

    就算是房子卖不出去,那也不关自己的事情,欠银行的钱怎么办?好办啊,抵押的反正都是房子,银行你把房子收回去完事,这等于就是赚了钱是自己的,赔了钱的话,那就是银行的了。

    所以说,这房地产是二十一世纪最热门的产业一点都不为过。

    只是这行当虽然是空手套白狼,但还是需要一点启动资金的。欧阳振武管束又严,他可不想让上个世纪陈某人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给某些政治对手以机会,所以欧阳军想拿地皮与别的房地产公司合作的心思,也被否决掉了。

    想做房地产,可以,欧阳部长发话了。你自个儿折腾,不要留人把柄。

    是以这一个多月来,欧阳军都忙这些事情了,他买了个有施工资质的建筑公司,把自己手头上的钱花的七七八八了,虽说媳妇那有点私房钱,但是欧阳军抹不开那脸面呀。所以这才想到了庄睿身上。

    只是欧阳军万你忽到。庄家找他点换的近欧亦。居舞今部都给花奶。…且还是买的石头,这简直就是败家子啊。

    “四哥,您那房地产虽然赚钱,可是太麻烦,还不如把那公司卖了,跟我投资翡翠矿吧”

    庄睿搞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笑着说道,他虽然也很看好房地产的前景,不过相对而言,投资翡翠的利润,比投资房地产还要大出好几倍来。“你说的容易,我这前前后后砸进去快一个亿了,卖掉我喝西北风去啊?得了,我再去想别的办法吧

    欧阳军心里明白,凭着他手上的那几块地皮,只要将其开发出来,怎么都会赚钱的,让他丢掉这看得见的肥肉,去趟庄睿的浑水,他才不干呢。

    “行,以后您别后悔就成”

    庄睿看着这未来的京城房地产大亨,笑了起来,接着说道:“四哥,那您帮我用这宅子,从银行贷个两亿鹏,怎么样?”

    庄睿原本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他以前就知道欧阳军手上没多少钱的。

    “贷款?”

    欧阳军低头想了一下,说道:“贷款倒不是不行,你这院子现在市值应该在两亿以上的,我说老弟,你真铁了心要投资那什么翡翠矿?。

    说老实话,庄睿在新疆的那个玉矿,倒是让欧阳军有些眼热,不过他对于翡翠不怎么了解,再加上是投资到国外,没办法掌控自己资金的流向,所以欧阳军对庄睿的这个决定,并不怎么看好。

    “四哥,您玩的实业,我玩的是资源,咱们各干各的,您把这乙帮我贷出来就行了”看到这个目前最为困扰自己的事情,马上就能解决了,庄睿心情大好。

    “那成,不过年底银行收缩银根,是不会再放贷大额的资金了,你这事要年后办,估计三四月份的样子就能拿到钱了”

    见到庄睿态度坚决,欧阳军点头答应了下来,只要手续正常,这不算什么大事,别人也抓不到什么把柄。

    “三四月份?别啊,四哥,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年天十天之内您帮我贷刃刀万欧元,或者引匍鹏都行”

    庄睿一听欧阳军的话,急的差点跳起来了,他现在是怕胡荣那边撑不住,如果钱不到位的话,放弃掉那座翡翠矿,所以现在一定要有钱安住胡荣的心,慢慢引导他把矿脉给挖出来。

    “你当我是央行的行长啊?说话就扔给你引引别说十天,一个月这事我都办不了,除非走些别的渠道,那要是被你小舅我老子知道事情就大发了,”

    欧阳军也急眼了,差点没拍桌子,他要是能走非正常渠道从银行贷款,那自己的事情早就解决了,还用得着来求庄睿?

    欧阳军虽然没从政,但是以他的身份,很多人还是盯在眼里的,越是如此,有些事情做起来,越是要按照银行的程序来,否则以后万一出点什么砒漏,这些小事都会被无限放大的。

    贷款是小事,并且欧阳军也可以免去其中一些灰色的东西,不过那必须要按照章程走,要不是这样的话,欧阳军混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才那么一点身家。

    庄睿细想了一下,也明白了这其中的关节,摆了摆手,说道:“那算了,我再想办法吧,这钱用的急,过完年必须到位,等不了银行那边

    哥俩又喝了会酒,徐晴过来找老公了,拉走了欧阳军之后,庄睿给新疆的田伯打了个电话。

    从玉王爷那里得到的消息也不算好,由于2月份刚出手的一大批和田玉,现在市场价格稍有回落,不是再卖原料的最好时机,下一次分红的时间,只能等到开春以后再说了。

    至于彰城的几个修理厂和京城秦瑞麟店,庄睿心里清楚,这两个地方最多只能抽调出一两千万的资金,对于两亿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没有什么作用。

    马胖子和宋军手上可能有这笔钱,但也只是可能,因为这两人在缅甸公盘上,也砸进去了好几亿,囤积了不少料子,自己要是开口的话,万一被拒绝了,那日后见面就尴尬了。

    现在社会上不是流行这么一句话:如果你想失去一个朋友,就问他借钱,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庄睿是不会开口向别人借钱的,毕竟他和宋军与马胖子的关系,不像刘”那么铁。

    “彭飞,跟我出去一趟

    想了一会之后,庄睿穿好了衣服,到前院招呼了一声彭飞。

    “小睿,什么事情这么急,到了门口才给我打电话啊?”

    马上要过年了,欧阳磊的事情也特别多,本来晚上还有一个不太重要的会议要参加,接到了庄睿的电话后,他还是赶回了家,因为这可是自己小表弟第一次上门。

    “谢谢嫂子,磊哥,很重要的事情

    庄睿接过蒋颖倒的茶水之后,看向欧阳磊。

    他已经下了决定,把这批黄金的事情给说出来,反正以自己的能力,是没有办法取出那些黄金的,与其留在缅甸,到不如便宜国家了。

    而且庄睿还抱着一点私心,国家拿大头,总归也要给自己一点汤水喝吧?

    “那来书房谈吧欧阳磊的书房。是他在家处理工作的地方,那里是儿子和老婆的禁地。

    来到书房之后,庄睿把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除了省略了如何发现藏宝图那一段之外,没有任何的隐瞒。随着他的讲述,欧阳磊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欧阳磊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圈,低头思考了一会,说道:“心屯黄金,还有大量的珠宝小睿,这要是动用国家力量,你可能一点都得不到”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