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五章 股份交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虽然说金玉满堂是每个人心中梦寐以求的愿望,但是被这只有婴儿巴掌大小,并且极薄极重的金砖砸到,那却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虽然在箱子破裂之前,彭飞出言提醒了刘川,并且往后拉了他一把,但是刘川依然没能完全躲过去,头上被一块从上面箱子里滑落的金砖,给轻轻的蹭了一下,顿时鲜血就涌了出来。

    “我靠,这他娘的不是金子,是炸弹啊……”

    额头处流出的鲜血滴到嘴里,刘川鬼叫了起来,用手擦了一把,就着灯光一看,满手的鲜血。

    “出去,先退出去,彭飞,给大川包扎下……”

    庄睿看到山洞里乱哄哄的样子,不由后悔带刘川这货来了,正经事办不好,捣乱倒是有一套。

    还好,刘川额头只是破开了个口子,根本就不用包扎,彭飞从直升机上拿出一瓶矿泉水,给他擦干净后,用邦迪创伤贴贴上后,倒也没有什么大碍。

    在刘川治疗伤口的时候,庄睿打量起手里的金砖来,这是刚才从山洞里退出来时,他顺手拿的一块。

    这块金砖只有四五厘米长,两厘米左右宽,厚度连一厘米都不到,说是金条也差不多,虽然很小,但是拿在手心里却是沉甸甸的,在阳光下发出了耀眼的金光。

    庄睿估计了一下,就这么一丁点儿,应该就有1000克左右重了,也就是一公斤左右,虽然之前庄睿就知道黄金比重为19.32,但是他没想到,就这么一点儿,居然就有这么沉。

    “似乎和自己那天看到的不一样啊?”

    庄睿有些疑惑,自己那天所看到的,都是一块块的大金砖,想到这里,庄睿扭过头去,直接用眼中灵气向山洞里看去。

    “原来是这样……”

    仔细观察之后,庄睿明白过来了,敢情那一块块的大金砖,却是这些小金砖排列在一起所形成的,猛然看去,就像是一整块完整的大金砖。

    而且这些箱子里放的也不完全都是金砖,半人高的一个箱子里,倒是有一大半都是木头架子,那些黄金,都整齐的排列在上面。

    “**,哎呦,怎么还有这么多的木头啊?”

    庄睿这边正看着黄金,山洞里又传来刘川的叫声,紧接着这货从里面跑了出来,手心扎了根木刺,这对着阳光往外挑呢。

    “你小子别进去了,那些木头是承重用的,黄金的比重比一般金属大,分开放才能搬得动,要是放到一个箱子里,那会可没什么起重机……”

    庄睿也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节,起身从直升机里拿出几个箱子来,和彭飞以及郝龙重新走了进去。

    进到洞里之后,彭飞将两个强光照明灯卡在了石壁上,山洞里顿时变得明亮了起来。

    “不行,每个箱子里最多只能放100块,再重就撑不住了……”

    庄睿在收拾金砖的时候,查了一下数量,放到100块左右的时候,他拉上箱子的拉链,试着拎了一下,单手根本就拎不动了。

    一块金砖的重量差不多就是一公斤,100块就是100公斤,已经达到这种箱子承重的极限了,再放的话恐怕帆布都要被撕扯烂了。

    “这他娘的金子有什么好啊……”

    庄睿有些无奈的坐在了箱子上,初见这些黄金的时候他还有些兴奋,现在就感觉到不方便了,这破东西不能吃不能喝的,携带又不方便,为啥偏偏那么值钱。

    也忒难为古代人了,每天出去身上都要带上一袋子金属,哪有现在方便,开张支票就是千儿八百万了。

    “别看着我了,搬吧……”

    见到彭飞和周瑞都在等自己拿主意,庄睿站起了身子,拉出箱子的拉杆,往洞外拉去,还好这山洞的地面算是平整,要真是抬出来,那能累死这几个人。

    刘川接连吃了两次亏,也不肯再进山洞了,他守在直升机旁边,和郝龙一起把庄睿等人装好黄金的箱子给搬到直升机上,只是才搬了十几个帆布箱子,这货就累的抬不起手来了。

    虽然只是从地面搬到直升机上,高度不过一米左右,但是这一个箱子就重达两百斤,别说是刘川,就是郝龙都有些吃不消。

    庄睿拉着一箱黄金走到了直升机边上,对郝龙说道:“郝哥,你和大川去里面装箱,我和彭飞来搬……”

    “老板,我没事,让大川进去吧,我还能撑一会……”

    “嗯,庄哥,你左肩伤还没好,不能受力,你们都去装箱吧,我自己个儿往上搬就行了……”彭飞也走了过来,这小子气力简直大的吓人,两百斤重的箱子,他一弯腰就给抱了起来,直接放到了直升机上。

    有了彭飞这个专业搬运工,刘川和郝龙都进入到山洞里,装箱的速度明显的加快了,只是没多久,箱子不够了。

    庄睿他们一共只买了五十多个箱子,到现在也只是搬了六吨左右的黄金,在山洞里还有六大箱黄金,不过其中两个箱子装的却是一些珠宝翡翠。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把机舱里装好箱的黄金,倒在直升机放置货物的后舱里,这才把整个山洞里的黄金全部给搬了出来。

    “要死了,要死了,木头,这样的事情,下次别再喊我了啊……”

    倒腾完黄金之后,刘川四仰八叉的躺倒在了山坡上,这装箱的伙计也不轻松啊,最少要把黄金捡起来放到箱子里,几人之中刘川的体质最差,这会累的几乎虚脱了。

    “你这叫活该,床上使力使多吧?”

    “滚一边去……”

    刘川却是连斗嘴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他有些奇怪,庄睿的身体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了。

    庄睿笑着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山洞里面可是还有两大箱珠宝没有腾出来,他和彭飞等人又一一将那些珠宝全部倒在了背包里,这才算是大功告成。

    只是在倒腾珠宝的这个过程中,庄睿心里有些不解,这些珠宝首饰,看其雕琢工艺以及风格玉质,居然很少有翡翠,大多都是中国产的软玉,里面甚至还有鸡血石和玛瑙等物,年代也是比较久远。

    另外还有一些黄金和和田玉打制的酒杯,庄睿甚至看到一个有六种沁色的古玉,这样的玩意,即使在国内都难得一见的。

    虽然时间紧迫,没有仔细查看,但是这些东西肯定不是缅甸产的,庄睿心中疑惑,“难不成是小日本从中国抢去带到缅甸的?”

    其实这是庄睿想岔了,要知道,在一两百年前的缅甸,翡翠是极不受重视的东西,缅甸的那些土皇帝们,也从来没拿这些东西当回事,反而崇尚中国的玉石金银饰品。

    从唐宋以来,缅甸作为蛮荒小国,一直都是中国的属国,每年都要给上国递交国书,上交贡品,而中国作为宗主国,自然也讲究个气派,回礼给缅甸各个番邦属国的东西,往往比他们的贡品还要多出许多倍。

    到了明朝的时候,很多草原部落,拜访天朝那叫一个勤快,目的就是从所谓的天朝上国这冤大头身上捞取好处。

    缅甸的皇室自然也是得到了不少来自天朝的赏赐,只是后来仰光和曼德勒相继被日本鬼攻占,这些东西才落到了这里。

    庄睿也是后来拿了一个白玉做的杯子给别人看,才知道了这些东西的来历,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几人吃了点东西,补充了一下体力,已经是下午快三点钟了,搬运这些黄金,整整用了五个多小时的时间。彭飞,把洞口再给堵上吧……”

    庄睿仔细的把山洞里梳理了一边,连一粒珍珠都没有遗留下来,然后交代彭飞再把洞口给炸掉。

    这次爆破用的炸药比较多,山洞入口处完全被炸塌了,虽然能看出爆破的痕迹,但是要想清理出来进入山洞,可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又休息了半个小时之后,彭飞驾驶直升机,向胡荣矿场所在的方向飞去。

    庄睿那天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从森林边缘进入到这里,可是花了他和彭飞四个多小时的时间,而这次不过短短的20多分钟,就已经看到矿场了,这还是低空飞行放缓了速度的情况下。

    “老弟,你……你还真是大手笔啊,啧啧,这种直升机都能开来……”直升机在山脚下的营地挺稳之后,胡荣马上迎了上来,围着那直升机转了一圈,脸上尽是羡慕的神色,他进出帕敢经常乘坐直升飞机的,被缅甸那老破残旧的飞机可是给折腾的不轻。

    “胡哥,您带来的人可靠吗?”

    庄睿从直升机上下来后,直接开口问道,他刚才在直升机上的时候,就看到这山脚四周,尤其是营地的周围,都有拿着冲锋枪的人在把守着。

    “放心吧,我这次一共带了八十个人来,都是我胡氏家族里的人,平时他们是呆在华人城的,绝对可靠……”

    胡荣听到庄睿的话后,脸上变得严肃了起来,他这次所带来的人,就算不是姓胡,那也是和胡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用国内几十年前的话说,就叫做根正苗红。

    “成,我还要赶回国内,胡哥您带磅了吗?称一下这金砖的分量,然后就能叫人往车上搬了……”庄睿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金钻来,递给了胡荣。

    胡荣经常接触到金子,拿到手里之后,对着阳光分辨了一下,然后放在嘴里咬了一下,脸上笑了起来,说道:“不错,这金子成色很不错,能卖出好价钱……”

    胡荣摆了摆手,叫人拿过一个电子磅来,在上面称了一下,这一块黄金的重量不多不少,刚好是1000克,接连称了几块,每块的误差都不超过两三克。

    “老弟,你一共带来的多少?”胡荣有些好奇的看向庄睿,他并没有怀疑这批黄金就是出自缅甸。

    庄睿笑了笑,把胡荣带到了直升机旁,拉开了舱门,指着那数十个帆布箱子,说道:“这些箱子里全部都是……”

    “全部都是和这成色一样的……黄金?”

    胡荣很艰难的咽了下口水,他虽然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但是一次能见到数吨黄金的人,恐怕除了大银行的金库保管员之外,常人是没这个眼福的。

    “对,一共七吨,每个箱子里是一百公斤,胡哥,您把那车开过来,找几个信得过的人验证下往车上搬吧……”

    庄睿早先就看到在营地里停了一辆押款车,想必是胡荣准备押运黄金用的。

    “好,好!”

    胡荣搓着手,喊了10几个人安排了一下,把押款车倒到直升机舱门的旁边,周瑞和彭飞等人在直升机上,开始和他们交接了起来。

    这些黄金都是重新融化后用模具定型的,重量体积几乎完全一样,每块一公斤,两边都有人计数,不多时已经搬了一吨多了。

    而胡荣把庄睿拉到营地的一间木屋里坐下了,拿出两份协议,摆在了庄睿面前,说道:“老弟,缅甸黄金的价格稍微高一点,我给你算130元rmb一克,我这矿场你拿出2吨的黄金,我给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胡荣的话让庄睿愣了一下,他们先前说好的是2000万欧元买胡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而2吨黄金的价值约在2600万欧元左右,如果按照胡荣现在所说,那自己可是占了便宜了。

    “老弟,哥哥我在别的行业还有投资,资金有些紧张,这股份上算是占你的便宜了,不过你放心,另外三吨你要出售的黄金,还有要给你运回国内的两吨,我都给你办的稳稳当当,一点不用你**心,你看怎么样?”

    胡荣见到庄睿不说话,还以为他不同意,连忙出言解释了一下,因为这座翡翠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任何富矿的迹象,那也就是说,庄睿投资越大,以后赔的可能就越多。

    “胡哥,成,就按您说的办……”

    庄睿脸上现出一丝犹豫的神色,过了两三分钟之后,重重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心里却是已经笑翻了:“您就是把这整个矿场的股份卖给我,我都敢接着!”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