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九章 母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庄睿,你和那狐狸精眉来眼去的干嘛啊?不知道你自己快要订婚了吗?”

    庄睿把金胖子和刘佳送出门后,刚一回到中院的客厅,就听到苗菲菲的质问声,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更是摆出了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狐狸精?你说刘佳?”庄睿愣了一下,这比喻倒是真的很贴切。

    “还叫的那么亲热,你答应她什么了?还要去摄制组?不会是去拍那种小电影的吧?”

    苗大警官还真是强悍,什么都敢说,看来上大学的时候,这帮子女学生也没少躲宿舍里看日本动作片。

    “扯什么呢,中央电视台春节搞的民间鉴宝活动。哎,我说苗警官,您今儿在哪受气了?跑我这来发泄火气了?”

    庄睿早上刚起来就被金胖子和刘佳轰炸了一番,那心里还真是有点火气,主要是被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引起的邪火。

    “你——我听说你要订婚了,来问问是不是真的,你什么态度啊,我走了——”

    苗菲菲一反常态的没和庄睿争执,站起身就往门外走去,这倒是让庄睿有些傻眼,这还是苗大小姐吗?

    走到门口的时候,苗菲菲回过头来,皱着鼻子“恶狠狠”的对庄睿说道:“这几天我休假,明天我要跟你一起去拍摄组看看,我还没见过拍电视的呢——”

    “去——您想去中南海都成——”

    见到这姑奶奶要走,庄睿心里轻松了下来。不过似乎——好像还有那么一丝不舍。

    庄睿也说不出自己是个什么心情,总之见到苗菲菲并没有因为他要订婚,而刻意疏远自己,庄睿心里应该是高兴吧。他也不想失去苗菲菲这个性情爽直的朋友的——

    “周哥,你也起了啊,不急着回彭城,在北京玩几天再回去吧。嗯,等会再说,你把大川他们都喊到门房去,回头咱们商量点事——”

    送走苗菲菲后,庄睿看到周瑞从屋里出来,正在前院打着一套军体拳,交待了周瑞几句之后,庄睿就一头钻回到后院,把昨儿带回来的装着虎皮的背包给找了出来。

    除了这虎皮之外,庄睿又在那些珠宝里挑拣了一阵,这才走出来房间。

    “妈,我给您淘弄了件礼物,您看看——”

    庄睿拎着背包回到了中原母亲的房间里,见到欧阳婉正在看着囡囡和丫丫做作业,连忙凑了上去,胡荣送的物件到这里就变成了庄睿淘弄的了。

    “舅舅,我要礼物,我要礼物——”

    庄母尚未答话,小囡囡就丢下了手中的笔,向庄睿扑来,她哪儿是做什么作业啊,就是拿着支笔在丫丫的作业本上乱画。

    “好,好,都有——”

    庄睿从兜里掏出两串链子,分别给丫丫和囡囡戴在了左手上,说道:“没事不要拿下来,也别给别人看,知道吗?”

    “知道了,是舅舅送的嘛——”

    “谢谢大哥哥,能不能给我哥哥看呀?”

    丫丫带着那串珠链,歪着脑袋问了一句。

    “当然可以,不过除了哥哥之外,别人就不要给看了——”

    庄睿笑着揉了揉丫丫的脑袋,他给两个小丫头的那串珠链,上面是六颗老天珠的,并且其余的珠子,也是用一种极品墨玉打磨出来的,虽然看上去黑黝黝的不起眼,却是价值连城的物件。

    庄睿刻意交待了两个丫头,就是不想让她们出去显摆,虽然这东西看在外行人眼里就像地摊上10块8块的玩意差不多,但要是被行家看到的话,说不定就会起什么坏心。

    见到两个小丫头欢天喜地的跑出去找彭飞显摆,欧阳婉向庄睿问道:“小睿,这东西值钱吗?别给了小孩子招惹祸事——”

    欧阳婉知道儿子现在身价不菲,而且又是倒腾古玩玉石的,拿出手的东西,想必不会太差,不过老天珠欧阳婉也没见过,她只是隐隐觉得那些墨玉打磨的珠子似乎挺值钱的。

    庄睿随口答道:“值个几十万吧,她们不说,别人是看不出来的。反正这些东西就是给人戴的,放家里也没用——”

    “什么?”

    欧阳婉被儿子的话吓了一跳,她本来以为值个几万块钱就不错了。没想到那么贵重,连忙站起身来,说道:“你这孩子,忒不懂事了,这么大的小人儿戴这些东西干嘛,不行,不能让她们戴——”

    “妈,没事,给丫丫说上学的时候放在家里就行了,那天珠对身体是有好处的,平时就让她们带着——”庄睿拉住了母亲,然后把那背包给打开了。

    即使折叠在了一起,这虎皮还是鼓鼓囊囊的塞满了整个背包,当庄睿把虎皮从包里拿出来摊开之后,欧阳婉已经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欧阳婉从小事生活在部队大院里的,很多朋友可能觉得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都很朴素,这是事实不假,但是他们同时可以接触到很多普通人接触不到的东西。

    像五六十年代就用上了电话电视剧,包括在文革初期一些过哇的品牌,甚至是被誉为资本主义毒草的电影书籍之类的东西,这些都是那个时代的人所无法想象的。

    欧阳婉也是如此,少女时代跟着父亲还是见识过很多东西的,她从小甚至弹得一手好钢琴,这也培养了她那恬静的性格,那会家里也有许多国外友好人士赠送的礼品,不过庄睿拿出的这张老虎皮,确实把她给吓住了。

    因为欧阳罡早年腿上受过伤,冬天的时候不能受凉,所以欧阳婉的母亲想了很多办法,给欧阳罡找了一块虎皮褥子,在冬天给欧阳罡盖伤腿的。

    小时候欧阳婉每到冬天,就经常把小手伸到父亲腿上的虎皮褥子里面取暖,她可是直到这东西的珍贵的,父亲只不过有一小块而已。没想到儿子居然拿出来了一整张虎皮。

    “妈,这张虎皮晚上您给盖在被子上,要是不想盖的话,我找人给您做个虎皮大衣也行,北京天寒,您身子骨又一直都不太好,别舍不得用——”

    庄睿走到沙发旁边,把整张虎皮都铺在上面,看起来犹如一直真老虎一般。如果欧阳婉想要虎皮大衣,庄睿还真准备拿去改,至于这张完整的虎皮呗改成大衣是否可惜,庄睿压根都没去考虑。

    从来都是母亲照顾自己,庄睿想想心下也是挺汗颜的,以前没钱就不说了,但是从有钱之后,自己出了送给母亲几件饰品之外,对母亲的关心的确是太少了,远不如姐姐对母亲的细致。

    “小睿,你有这份心,妈——妈挺高兴的,其实只要你多陪陪妈,妈就知足了——”

    欧阳婉看到儿子懂事,眼睛不禁有些湿润了,都说养儿方知父母恩,儿子真的长大了,知道关系自己了。

    “妈,今年我哪都不去了,好好陪您过个年,然后到初二初三的时候,咱们一起回彭城,给叔叔阿姨们去拜年——”

    庄睿坐在沙发上,伸手搂住母亲的肩膀。欧阳婉的思绪有些恍惚,曾几何时,儿子在自己累了的时候,就是这样把头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一恍然二十多年,自己已经鬓生华发,真的是老了啊。

    “对了,小睿,这虎皮买卖可是犯法的呀,你不会干了什么犯法的事情吧?”

    欧阳婉忽然想起了这事,她可是老师,平时对社会动态关注很多的。

    就在前不久的时候,欧阳婉还在新闻上看到这么一件事,东北一农民急需用钱,把祖传的虎皮一万块钱给卖掉了,然后买他虎皮的人,又转手把这虎皮卖给了另外一个人,卖了四万RB。

    最后购买者虎皮的人,是个走私贩子,买到虎皮之后,就联系了一个港商,谈好了150万RB的价格,但是在过海关的时候,虎皮被查了出来,前后包括那农民,三个人都被抓起来判刑了。

    欧阳婉怕儿子依仗娘家的权势,去做一些违法的事情,是以才有这么一问。

    “妈,您放心吧,您儿子的钱,每一分都是干干净净的,没有占国家一点儿便宜,这虎皮是萱冰的亲戚送的,等年后我订婚的时候他也会来,到时候会补办通关手续的——”

    见到母亲担心,庄睿连忙把这虎皮的来历交待了一下,话说他还真是没占国家什么便宜,那三顿黄金的价值,够买上这几百张虎皮了。

    “那就好,不过小睿,妈的身体还成,不需要这东西,我看你还是把他送给外公去吧,你外公老师念叨年轻的时候打过猛虎,却忘了把虎皮留下来——”

    欧阳婉用手在虎皮上摩挲了一阵,还是决定把这东西送给老父亲,不过这是儿子的一番心意,总归要儿子同意才好。

    庄睿笑了笑,说道:“妈,回头胡大哥来国内,还会带一张虎皮来的,那一张才是送给外公的,您就别操心了,晚上睡觉一定要盖上啊——”

    这会庄睿也猜出胡荣的心思了,敢情他是想亲手把那张虎皮送给外公的。

    P:快过年了,用这章祝愿天下的父母都安康,祝愿天下的儿女都健康,嗯,最后大声的喊一句,但愿你们月票都是投给俺的!D!~!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