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五章 天桥卖把式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除了庄睿之外,在场的人包括秦萱冰在内,对彭飞都不怎么熟悉,听到他们是兄弟相称,几人都以为他和庄睿是玩的不错的朋友呢,庄睿也从来没解释过他的和彭飞的关系,因为庄睿不怎么喜欢保镖这个词。

    此时见到两个身高都在1米80以上的壮汉,用身体向稍显瘦弱的彭飞撞去,秦萱冰和宋星君已经把手捂在嘴巴上了,在她们想来,彭飞肯定是要撞飞出去的,怎么说都是自己人,两人已经不忍再看了。

    “嘭……嘭嘭……”

    就在二女闭上眼睛的时候,耳边传来几声像是鼓槌击打在皮革上面的沉闷声响,紧接着惨呼声响起,不过让秦萱冰和宋星君有些疑惑的是,那惨嚎的声音,似乎并不是彭飞发出来的。

    睁开眼睛一看,彭飞依然好好的站在原地,而冲向他的那两个保镖,却是一左一右的蹲在了地上,用手死死捂在肋部,脸色煞白,满是痛苦的神色,豆粒大的汗珠正从脸上滑落下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秦萱冰和宋星君都惊呆住了,再看向阳伟的时候,这哥们也是长大了嘴,脸色在震惊之余,仿佛还有些迷糊。

    或许这些人当中,只有庄睿看的最为真切吧。

    刚才在那两个保镖,即将用肩膀撞到彭飞的时候,彭飞的身体突然后撤了一小步,使得两人发力却没有受力的地方,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空荡荡的很是难受。

    正在那两人准备稳住脚步的时候,彭飞却是身形突然一矮,趁着二人收力的瞬间,左右拳闪电般的击打在了两人腋下,而且在瞬间工夫,分别打出了五六拳,那两人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肋骨处传来的剧痛,就已经传达到大脑神经中枢了。

    俗话说打人要打软肋,指的就是腋下肋骨那地方,那里受实了一拳,一般人基本上就会丧失战斗力了,如果用力大一些,就是将脾脏打坏掉,也是很正常的。,

    彭飞用的力道极有分寸,既没有打断他们的肋骨,又让二人在短时间内,无法站起身来。

    “彭飞,没事吧?”

    庄睿走上前去,在彭飞耳边轻声问了一句,他自然不是关心彭飞的安全,以彭飞的身手,要是栽在这两个人身上,那真是白混了。

    庄睿问得是地上蹲着的两人,毕竟他们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要是真打了个脾脏碎裂,那事情就要闹大发了,庄睿倒不是怕事,但是他怕麻烦啊。

    “没事,庄哥,他们蹲个几分钟就好了……”

    彭飞笑了笑,这俩保镖应该也是部队出来的,不过看他们的身手,不像是练过的,充其量也就是会个军体拳,退伍后靠着身强力壮吃这碗饭的。

    “那就好,走吧,咱们吃饭去,老王叔,德叔夸您家里的农家菜做的好吃呢……”

    庄睿拍了拍手,带着秦萱冰旁若无人的从严凯一行人中间走过,虽然年龄都差不多大,但是在庄睿眼里,这严大少只不过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而已。

    正如彭飞所说,那两人在地上蹲了两三分钟之后,慢慢的站起了身子,不光是他们,就是挨了庄睿一脚的严凯,这会也没事了,不过他脸上原本的嚣张神色,此刻全部变成了惊愕不解和怨恨。

    严凯怎么都没有想到,平日里吹嘘的天下无敌的俩保镖,压根就不是别人的对手,自己的家世,别人又根本不当回事,他现在所有的依仗都没有了。

    自个儿单挑不是庄睿的对手,手下人更是被别人瞬间就给放倒了,严凯再白痴,也知道现在不是报复的好时候,他在闹腾下去,只能接着吃眼前亏。

    “走,不住这了……”

    严凯满眼怨毒的盯着庄睿等人的背影,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带着那位顾问先生和两个保镖,钻进开来的车里,向山下驶去,却是连原本订好的一间房也不要了。

    “你们两个,平时不是说很能打吗?”

    车开到山下之后,严凯那张脸阴沉的快要滴下水来了,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呢,要知道,从小到大,都没人动过他一手指。

    被庄睿当着那么多人给踹了一脚,严大少感觉自己脆弱的心里受到了摧残,这会他心里郁闷的几乎要炸开了。

    “严少,那人绝对是个练家子,别说是我们俩,就是教官来了估计都打不过他,说不定就是中南海保镖呢……”

    技不如人,俩保镖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拼命夸大彭飞的本事了,要是彭飞知道自己这个被部队强制退伍的人,给安上了个中南海保镖的名头,心里会是个啥滋味?

    “中南海保镖?中你妈啊?你怎么不说那人是国家主席?”

    严凯听到那保镖的话后,彻底暴走了,压抑已久的怒火全部爆发了出来,伸出手对着俩废材保镖的头劈头盖脸的扇了过去,一边扇嘴里还一边骂骂咧咧的。

    “严少,我看你和他们先回去吧,鸡血石的事情,我一个人来办就可以了……”

    那位鸡血石专家出言打断了严凯的举动,他这次算是得罪的中海的德叔,不过背靠严家这棵大树,他也不怕什么。

    “对了,老曹,我还没问你呢,那个什么姓马的老头是中海人?他们是什么来头?”

    气急攻心的严凯听到老曹的话后,倒是清醒了过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拿庄睿等人没办法,不代表以后也治不了他们。

    “那老头是中海人,并且是个杂项鉴定和古瓷修复专家,在圈子里的名头很响,在中海收藏界,也算是个人的……”

    对于老曹而言,德叔在收藏圈子里的地位,自己绝对是要仰望的,他说话还算是中肯。

    “屁的人物,不过都是些穷酸货,行了,老曹你去找个干净点的地方住下,**我倒是要看看他们怎么交易鸡血石?”

    严凯根本就没打算离开玉岩山,哥们今天打不过你们,**哥们拿钱砸死你。

    严凯从小慌没缺过钱花,无论是什么跑车刚出来,他只要想要,都能搞到手,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明儿怎么用钱砸的庄睿等人买不到东西。

    老曹也是看出严凯的心恩了,不禁摇头苦笑,这活宝不知道哪根筋抽到了,非要来参加此次的鸡血石交易会,恐怕自己这次是完不成任务了,要找个机会给老板打个电话说下这事才行。

    “彭飞,你行啊,居然一人放倒那俩傻大个,以前练过的?”

    不提严凯一行人怒气冲冲的离开,庄睿等人此刻已经坐在了这农家乐的餐厅里,准备吃晚饭了,经过刚才一耽搁,现在都快晚上7点钟了。

    阳伟这会正好奇的用手捏着彭飞的胳膊,他想看看,这貌不惊人彤彭飞,是怎么有那么强的爆发力的。

    “菜上来了,伟哥,吃你的饭吧,彭飞老辈人是在北京老天桥卖把戎的,就你这样的,彭飞一人能打10个……”

    庄睿知道彭飞不愿意提以前的事,并且虽然离开了那支部队,还是要遵循某些纪律的,于是给彭飞胡乱安了个名头。

    只是彭飞在旁边听的直皱眉头,自己祖上八辈那也都是庄稼人啊,倒是去过天桥看把式,自己这老板真会扯淡。

    “来,马老师,这是我们家自己酿的梅子酒,不醉人的,你们尝尝?”

    等菜都上齐了之后,老王头拿着一瓶装在矿泉水瓶子里的酒,放在了桌子上。

    江浙地区盛产梅子,基本上家里种梅子的人,都会自己酿一些,不过那都是四五月份的事情,老王头拿出来的这梅子酒,却是去年留下来的。

    “老王叔,今天这事挺不好意思的,他们留下来的那间房,我们也租下来了,对了,房价都算200吧……

    在别人家里打架,庄睿有些不好意思,见到老王头过来,连忙站起身给他道了个歉。

    “不用,不用,看小哥你说的,120就是120,吃住都包的,那小子刚才要是还想闹事,老头子我拿猎囧枪把他给打出去……”

    老王头连连摆手,指了指门后面挂着的一把猎囧枪,示意自己没说大话。

    “呵呵,王老弟你还能上山打猎,我们可就有口福啦……”

    德叔笑呵呵的指着桌子上的菜,对庄睿等人说道:“这些都是农家菜,这土鸡煲,野猪肉,野兔肉,农家土豆饼,笋干炖肉,在外面可是吃不到的,都是王老弟亲自上山去打的,来,大家尝尝吧……”

    这人年龄大了,最怕别人说他没用,德叔的一番话,算是说到老王头心窝子里去了,听得老王头是喜笑颜开。

    农家没城里那么多的规矩,老王头嘴里大声喊着老婆子,非要再加上几个菜,自己也坐下陪着德叔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之后,德叔看似不经意的出言问道:“王老弟,你去年上山,可是挖到什么好料子没有啊?”

    P:第二更,今天在医院折腾一天,除了让花钱买药,医生的话和网上自己查到的没啥两样,有点累了,就2更了,**争取爆发一下。

    月票有点悲催啊,居然被前面2个甩了那么远,朋友们看看,要是还有货,就支援下吧,没有月票投几张推荐票也成。

    〔小〕〔小〕〔小〕〔说〕〔网〕〔首〕〔发〕U!~!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