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590瓜噪591极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严大少有的是钱,老板您这目也发短插,叭…”庄睿和阳伟搭手,把一块四十斤左右的石料搬到了切石机上,还回头和那村民开着玩笑。

    站在一旁的严凯顿时与得面击发绿“我这可是小本生意啊。

    概不除账,”那村局脾气估计有点倔,拧着脖子回了庄索一向,他这集怕庄睿回头用了也不给钱,顺手在一个小本子上写了个数牢,这甚存计算庄睿一共会切多少块料子。”

    你这人”庄睿有点无语,见过财迷。

    没见过财详的这么厉害的一简古就是棺材里伸手一死要钱啊,和那个南京秦淮河古玩店的钱姚斯钱老板有的一拼。

    “妈的,不就是化口块钱吗。

    没见过钱啊。”

    严大少被庄睿挤兑了一句。

    本来就车得发绿的脸声一这会县更加难看了,从钱夹里拿出了几张口鹏。

    扔在了那村民的脚动一般死要钱的人。

    都不怎么会在平而午,那村誓呵呵的把钱捡起来,一查,还多了劲块。

    那张脸更是笑得像朵苏稀一般庄睿摇了摇头,这严凯就是一被宠坏了的孩午,和他较劲端的嘉丢了身份,当下也没再刺激严大少,将准备切开的石料位皆摆正,启动了切石机的电源。

    这块四十多斤的料子并非的带红色的鸡血石一它的底圭,具黑韦,的,而且也不是很纯正,略微有些灰黄,冻地是木纹冻一也很一般一属干印章料子里的中低档材质。

    木纹冻顾名思义。

    刻是村料的颜声黄黑交融有的坏今带占灰白么,并且依次有序,像是木头的纹理一般,属干比较常贝的印章质材六庄睿之所以买下这块料子。

    是因为这四十多斤的石料一可以解出近一半的印章材料来。

    放在宣睿斋出售最是合活不讨,因为去潘宗园游玩的人,大多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以普涌人居多,没有谁会去买几万几十万的印章的。

    这种料子的印章从几十到几百块钱。

    最贵也就县三五百而巳,一般人也都掏的起,并且这块石料虽然个头大。

    但某庄家买下来不讨花了凹多块钱,相比解出来的印章石,性价比十分的划算能出二十斤左右的料子,就可以分解出来百十个印章一算起来也能买到几万块钱了,庄睿虽然不靠这玩意赚钱但却县吸引人与的好东西,一个店铺里不能单卖高档物件,中低档的也悬必不可少的随着切石机发动的声音,庄靠直接用合金岳轮对着石料巾间切了下去。

    石屑飞舞中,偌大的一块石头被分成,两半一“唉,是黑色底,不值钱“是啊,这料子不怎么样最多值个几万块”“庄老师也有打眼的时候啊?”“话不能这样说。

    这块料子表现就不土么样估计买的不鲁一肯定不会赔钱的”四周围观的都是明白人,见到庄家这块鸡血石的切面之后,纷纷议论了起来,不过这些人眼界挺高,对这木纹淡的料午不怎么看得上眼。

    庄睿没有搭理他们,装模作样的观察了一下切面一用粉肇存料子上画了起来,然后用切石机将两块石料一一分解都切成了着具大小一多余无用的石头,都被庄睿剔除了出去庄睿这边干着活,那财迷老板可是一自都哭丧着脸,别人切石,一块石头一般都是一刀,最多也就是两刀三刀的,庄容紧紧存这一块石头上就切了旧多下,这老板实在是忍不住,大声嚷嚷了起来一“怎么了?咱们说好一块石头块钱的,你管我切多少下啊。”

    庄鼻笑着回了一句,看着这财迷老板心疼的脸都柚接起来了,庄寡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哎,我说你给他坠块钱用一次怎么问我要严大少在一旁回过味来了。

    一把拉住,那村民“放开,别动手动脚的,刚才是你自己说的,关我什么事。”

    山野之人多彪悍,那老板眼睛一瞪,把严天少吓得连忙松开了年。

    自己虽然带着俩保镖,但这是别的地盘,动起年来肯宏县自六吟亏,再说了,严大少依稀想起来自己刚来的时候,庄察好像正存和这老板谈着价格。

    看完庄睿解开这块石料之后小围观的人遂渐的散去了,大家伙来这是选购鸡血石料的,热闹看一会就够了“就你这样的还老师。

    切出来的玩意也都喜忧烦严凯倒是没走,一直站在旁边对庄睿冷嘲热讽的一他刚才也挺懂了,庄睿解开的这块料子好像不怎么样,这又给他一个嘲讽庄容的机会,不过这货也不想想,自己六七十万买的料子都赔的废掉一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庄睿啊?“哎,我说你烦不烦?没事滚蛋,别在这碍事庄睿在解第二块料子的时候,实在是凄不了严凯的瓜噪了,当下瞪起了眼睛。

    “我高兴,你把这里买下啦?爷就愿意在这呆着,你管得着,严凯今儿又丢了再子,而且六七十万块也打,水漂他具拿宇了主意,今天一定要刺激庄睿动手小好抓个把柄庄睿没用他刺激,回头给彭飞打了招呼:“彰飞一赶他滚蛋”彰飞早就在旁边感觉有点腻烦了,听贝,庄索的话后一一把抓住了严凯的衣领,用力往上一提,别看彰飞只要一朱七毒占但具只用单年就把严凯这看上去身强力壮的家伙给举了起来严凯一双脚悬空乱蹬着,嘴里还大声嚷嚷“放开一你放开我,我告你打人,一严凯的一个保镖这会也冲了上来,虽然打不过彭飞,但县雇主被打。

    自己要是眼巴巴的看着,那回去绝对是被解雇的下场“滚蛋吧你彰飞单手用力。

    把严凯扔向冲过来的那个保镖,他下弄很有分寸,力道并不是很大。

    让那保镖很顺利的接住,严凯“姓庄的,你打人,等着。

    有你好果午吟”严凯推开扶住自己的保镖。

    对着庄寡大骂,起来,只某贝至彭飞又要走过来,连忙钻进了车里。

    寺两个保镖都上了车后。

    股烟般开老,一“怎么样,拍下来了吗?”坐在副驾驶上,严凯看向后排的那个保镖,卓们刚才可县以身试虎,脖子现在还有点痛呢。

    “声少,没问题,全拍下来了后面那个保镖连忙点头。

    把手中的摄像机涕,过尖“我看看严凯接过来后,打开了那台家用刨,翻到,前面。

    只某越看脸韦,变得越难看,最后简直就是咬牙切齿了“严少,拍的还行吧?”那保镖把脸凑讨尖问肖“行,行你麻痹,操。

    刨,是你拍的,妈的,那俩妞都穿的像木乃伊似地,你拍她们干吗啊!你个白痴,白让我挨了顿打”严凯转过身去,拿着那加劈头盖脸的术着后排的保镖就砸了上去,这拍的什么东西啊,画面上全是秦劳冰和宋星君两人存窃窃私语,只有最后严凯和那保镖抱在一起的画面被拍了下来姑娘好看是不假,但是把严凯的锦囊对计全给破坏掉了那保镖听到严凯的话后。

    也是傻了眼刚才存彭飞单年拎着严凯的衣领,把他给提离地面的时候,秦劳冰和宋星君都发出了一声惊呼一用小手掩住了嘴巴,那副吃惊的表情,把自个儿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这才漏拍了彭飞提着严凯的画面。

    只是这事有点理亏,那保镖抱住了头,也不说话,一井让这少爷发泄一乍再说吧。

    “严少,要不然咱们回头。

    再去拍一次。”

    眼瞅着那。

    机的电池都被严凯给砸的掉下来”开车的保镖有点看不过眼了,小心翼翼的提了个建议“你白痴啊?让我再去挨顿打?”严凯要不是看那司机正在开车。

    恨不得冻他一起打,不过事已至此,也是没有办法了。

    “走吧,回昌化,开快一点小我不信治不,他们严凯发了一会呆后,把手指向昌化的方向,他不具存这汕不认识人,只是这事求到别人头上,脸面上会有此难看,这越某没啥能耐的人,越是要脸的紧。

    庄睿可没在乎过严大少。

    别说他家老爷午甚过,车的高官一就算是在位的。

    难道还能比大舅的官还大?是以在赶击,严凯这个一首在耳边“嗡嗡”叫的苍娱之后,庄睿把全副心神都放到了这此石料上几百斤的石料,不过也就是一二十块,存切石机不断的操作下,一块块的被分解开来,庄睿动作之娴熟,就某德叔也看得点头不”换他上去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操作门“庄睿,休息一下吧…”这解石纯粹就是体力活,干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庄家的衣服都被汗给浸透了,头发更是变得湿漉漉的,像寻刚除讨头一般第五百九十一章极品接过秦莹冰递过来的面巾纸,庄睿看了看所剿不易的石料回头说道:“伟哥,你和彭飞去老王叔家里把车开下夹咄坏石头解宇之后,咱们连夜回中海…”今儿累了一身大汗,庄睿实在是不组在这山沟甲某下尖了,虽然说烧点热水也能洗澡,但是毕竟不方便。

    现存不过四点多钟一解宇这两块石头马上走,最多晚上旧点就能返回巾海了“好,我们这就去…阳伟答应了一声,在这呆了两天,他也有此无聊了,毕音自己不懂鸡血石,只能跟在后面看热闹。

    “别忘了给老王叔钱啊,”庄睿存后面喊丫一声剩下的两块料子都不大,庄睿并没有切石,而某用砂轮机膘去了那一层多余的石皮,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忙活宇了,估讨这会阳伟和彰飞都还没走到老王头家里呢。

    这会从市场里挑选完石料前来排队解石的人也办渐亨得多了起来,鸡血石料不像翡翠。

    一刀切垮那价值就大减像那些大块头的料子,即使切坏了,也可以做印黄或者根据其浩型设计摆件,所以很多人都是打算将石料分解后带回尖的庄睿在这解了一下午的石料小倒是有那么三五个人一自在围观,庄睿所选的鸡血石,先不说品质但是几车块块都有料,仅从这点来看。

    绝对是稳赚不赔的。

    “庄老师,机器您用完了没?”旁边有人见到庄睿停下了手。

    凑上来问了一向“用完”庄睿正准备让位置呢,德叔忽然说道:“庄家一那两人还没回来,把你口口块钱买的那块料子擦开看看吧”德叔认识庄睿也有几年了。

    知道这弟午心性不坏一但县心眼不少,从他要买那块像是黑底料子的时候。

    德叔就看出来庄家对这石料很重视。

    “对了,德叔,您老不说我倒是把这茬给忘了庄睿拍了拍脑袋。

    那块“刘关张”的料午一首都放存彭飞的背包里。

    现在拎在了秦莹冰的手上,庄睿淬忙老讨尖。

    从向甲撅那块石料取了出来,又顺手拿出一叠子钞票。

    “诸位,切石机我不用了。

    你们用吧,我再使用下砂轮机就好了,”庄睿向四周作了个)揖,他占有这切石机都快两个小小时了一算下来也有两三千块了,拿钱这是准备和那财迷老板结账的“一共切了旧块石料。

    砂轮机使用了7次一其具钱一唉,这生意赔了那摊主见到庄睿拿着钱过来,连忙把本午给涕了过尖一一脸懊丧的表情,早知道今儿生意这么好。

    就不给庄睿打折了白白少赚了一千多块钱。

    “给您4四块。

    这还要用下砂轮机,熊这可直具开本毋立啊”庄睿哭笑不得的数了4口块钱交给了摊事,他这甘意做的可芳真精细,同一块料子使用切石机和砂轮机,那都要另外算钱的一“无本买卖。

    我买这些机器都花了”摊主不高兴的翻了个白眼。

    哥们这合金齿轮片,那可某有损耗的。

    用多了就要换的,当然,换一片也就是庄睿石头的钱“得,算我说错了,您这是大投资,行了吧。”

    庄睿被这摊主说的是啼笑皆非。

    几万块钱不到两川赚下回来。

    这买卖还不万利。

    庄雷干奋的摇了抚地:自只这学金融的,要是真和这村民较起真来。

    估计还说不讨他呢一人家都是歪理。

    没有了切石机上加固石料的工具,庄索一弄拿善那块秦具大小的石料,另外一手启动的砂轮机。

    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还没如此擦过石头呢。

    这块“刘关张”料子的石皮极薄,最厚的地方不讨只有一公分左右,而且地开石比较松散,稍不留意,就有可能伤到甲面的鸡血石如果不是德叔提醒,庄睿本没打算在这甲解开的,但某德叔话都说出来了,庄睿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庄睿很小心的用旋转着的砂轮抽面,打磨存石皮开死碎屑随之飘落了下来,庄睿几乎是在砂轮和石皮刚一接触,就挪开了年,再看向石料时,已经被擦去了薄薄的一层现在解的这块石刻,虽然是体积最小的一块一但县庄睿所荐费的力气,要比前面旧几块加起来都大。

    用力重了就会伤到甲面的白,彩一轻又无法擦去外面的石皮。

    一坎今头大小的石头,整的庄家同学某满头天汗,就冻彰飞和阳伟把车停在旁边都没有注意。

    一直在关注着庄睿手上石头的德叔,霍然止住,庄家擦石的举动,一把将石头给抢了过去。

    虽然现在日光西落。

    这块空地的井栈寸某很强的但具横叔还某拿出强光手电,对着那块石料仔细的察看了起来脸上惊愕的神么也变得愈发浓重了起来。

    虽然这块锋子只是初显端倪,还需要用细砂纸仔细打麾一但是诱过手电的强光,已经能分辨出里面的几种声彩“三色,黑白红,庄睿这“这是刘关张的鸡血石料子啊!”在把手中的鸡血石从各个方位观察过之后横叔终干喊了出来,声音之大,都盖过了旁边切石机齿轮和石头摩擦所发出的声普“什么?刘关张的料子?”“我没听错吧?马老师手上拿的是刘关张的料午。””马老师,您手上这么大一块,难不成都告刘关张的料午。”

    本来没怎么关注庄睿的人群小在听到德叔的话后一注意力马上都放在了德叔的手上,他们都是靠鸡血石吃饭的人自知知诺划莫张料午的珍贵,那可是仅次于“大红袍”的极品鸡血石料和翡翠一样,平时在市场以及店铺里,是贝不到这此极品鸡血石印章或者摆件的。

    “刘关张”和大红袍之类料子制成的鸡血石印童或老具摆件一般都会上拍卖会的,而且拿到拍卖会上,一枚印章的价格最少都孪在百万左右,庄睿这块料子足足有拳头大就算悬分解成印章的话,应该也能卖到三五百万了。

    当然,将这块料子做成“刘关张”的摆件,那市场价值将会更高。

    可以说从今年鸡血石交易会开始以来,庄雷的注块鸡血石料。

    某最为昂贵的。”

    马老师,这块料子能不能给我看看。”

    王小逸从人群里挤了出来,他的公司虽教占据了国内昌仆鸡血石市场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份额。

    但芳对干这么大块幕的“训关张”料午一还是第一次得见。

    德叔和王小逸也是老朋友了小当下把年里的鸡血石和强尖年由一起递了过去。

    “庄睿,你这小家伙,似乎并不怎么兴奋啊。

    我记得给你禅过这种料子在鸡血石中的地个呀德叔趁着王总存察看料舁的时候,带点调侃的对庄睿说道。

    “呵呵,德叔,我赌石是靠感觉的,上手那会就感带不错,果然出了块好科子庄睿笑着回答道,他真是装不出来那种兴奋的模样,缓试报一下,曾经亲手解开过价值上亿翡翠的人,还会对万的物件兴奋的一蹦三丈高嘛。

    “你小子,这运气德叔摇了摇头,庄睿这情况真有点像是特异功能了一不过这世上也有些人感觉特别的敏锐,只能称之为天赋吧六“王总,这料子怎么样?”“王老板!给大家伙说说。

    这料子嘉不朱刘关张啊。”

    “是啊,也给我们看看吧。

    要是能见到块刘关张的鸡血石,这次交易会就没白来”庄穿和德叔轻松的闲聊着。

    旁边可皋炸了锅”所有人都挤了过来,想一睹为快。

    “大家别挤,东西丢了算谁的啊?”王总大声喊了一句,直接就把那料子抱在怀甲丫一这东西就奉头大他要是给了别人弄丢了怎么办啊?“马老师说的没错,这是块极品刘关张的废料一可以说县沂年来最为珍贵的鸡血石料子了王小逸的话让骚动的人群安静了下来,作为国内最大的鸡血石商人。

    他的话无疑要比德叔更有说服力的“王总,不好意思。

    我们要离开了,您看?”庄睿虽然见惯了大场的,但是并不喜欢被人围善的感学十其县在秦莹冰跟着自己的时候,他总是逞感觉有此人的眼睛不怎么老实的要说庄睿这感觉也没错。

    要不那保镖就不会存严大少拨打的时候给了二女一个小特写了。

    “哦?离开昌化?”王总愣了一下,有点依依不舍的将石头交还到,庄幕年甲刚才解出来的鸡血石料,都已经被彭飞和伟哥拿到车上尖了,庄寡招呼德叔和秦董冰等人上车,自己坐到驾驶位皆一正准备开车的时候,却发现那个王总居然也跟上了车。

    “庄老板,我这是不请自上小外面太吵,我横和熊谈下这块刘关张的料子”王小逸这次称呼庄睿,是用了老板而不县安师的称谓庄索心下明了,估计眼前这个,是看上自己这块料子了P:两章一起更了,今天脑子老是嗡嗡的响,睁上才码的讲去牢,有点晚了,大家莫怪。

    还有最后昭小时本月结束。

    大家有月票别留到最后一天了一都投出来吧,很容易忘的,嗯,顺便求下推荐(未完待续)Y!~!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