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610-611章 削铁如泥(上、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皇甫兄.怎么了?没买点什么吗?

    庄睿回过头去,见到那店铺的主人还站在门口.当下也不好多说,随口问了一句。

    “下次再来看,今儿想认识下庄兄弟.走.一边走一边说……

    皇甫云再怎么说也是律师出身.这察言观色的本事,不比庄睿差多少.当下背对着“刀剑斋”,给庄睿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挤入到了人群里。

    “妈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晦气……”

    刚才送皇甫云出来的那店铺老板,此时脸上的笑容早已不见了.

    冲着两人的背影吐了口吐流.愤愤不平的在心里骂了起来。

    他店里的这批武士刀,的确是假的,都是从河北和天津二地订制来的.那里有一些工艺品厂,专门订做古董刀剑、作为家居装饰之用。

    这店老板原先订制了两把.没想到遇到了皇甫云,编了个从日本破落家族收购的故事,居然卖出了50万的高价来,这让他尝到了甜头,连忙又订制了儿多把,约了皇甫云今天来看货.却没想到皇甫云为了结识庄睿,连刀都没者完就走掉了。

    当然,庄穿在店里表现的中规中矩,店老板倒是没惊疑什么.和皇甫云另外约了个者货的时间.只是生意没做成.这老板心里有那么一点儿犯嘀咕。

    “老板.您这事办的不地道啊,到了潘家园芜悠.自家的店都不来.太说不过去了吧,不行.您要给个说法才成……”

    庄睿一踏进“宣睿斋”的大门.就被赵寒轩给堵上了,老赵本就是个爱交朋友的性子,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交朋友吃亏上当,这段时间和庄睿相处下来.也成了关系不错的哥们.是以说话很是随便。

    “小庄,你来啦”

    坐在那个印章石后面的葛师傅.见到庄睿后连忙站起来打了个招呼,他可不敢像赵寒轩那样说话,放在旧社会里,庄穿这就要叫做东家的。

    “说法?晚上你们找个地吃饭去吧.餐费算店里的.对了,大雄呢?

    庄睿进到店里看了一眼,却发现除了猴子和另外一个店员在,大雄却是不在。

    赵寒轩笑了笑.说道:“让那小子去进货了,多跑跑渠道,以后上手也快点……

    “老赵.你这可是逼我给你加工资呢……

    庄睿有些郁闷的拍了拍赵寒轩的肩膀.看来这老小子还是没死了出去单干的心思.不过这也不奇怪,有谁不愿意做老板而去当伙计听别人使唤啊?

    “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我可是给你卖身两年呢…”

    赵寒轩笑着岔开了话题,看到庄睿身后还跟了个人.问道:“老板.这位是……

    “嘴.你看.差点把贵客给忘了……”

    庄睿一拍脑袋.将皇甫云让了出来,说道:“刚才看物件的时候认识的,皇甫云.美国大律师,想.也是古玩刀剑收藏的行家……”

    “庄兄弟,您就别在寒掺我了,还行家呢.丢死人了,对了.我是不是该叫您庄老板啊?

    皇甫云一直很安静的站在庄睿身后,说走实话.他对庄睿的身份也很好奇.比自己还要年轻几岁的人.居然在潘家园开了这么大一家店。

    庄睿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别.我这老板做的不称职.您还是叫我老弟吧……”

    “庄老弟.您才是真正的行家啊.刚才一定是藏松了.国内还真是藏龙卧虎呀……”

    想到庄睿当时在“刀剑斋”说的那句话.皇甫云心里对自己花了50

    万买下来的两把武士刀,信心也变得有点不足了。

    其实皇甫云当时也有点疑惑、不过在看货的时候.有一位说着日语当时也是有意购买.并且和皇甫云抬了几次价格,皇甫云也就没有多想.直接给拿下了。

    只是现在回头想想.发现其中疑点甚多,而且在自己购买了两把武士刀之后.又突然出现了儿多耙,这也让皇甫云疑心大起,不过人往往是当局者迷,皇甫云也是在庄睿点拨之后.才慢慢的将心中的疑窦无限扩大的。

    皇甫云想的没错.那日本老人的身份倒是真的,不过却是店老板花钱请来的托,可见现在的古玩店为了做套.花费了多少工夫,单单是请那位临时演员,那店老板就掏了一笔不菲的演出费。

    当然.那狂儿估计现在早就回日本了.这事也就是死无对证,即使皇甫云找上门去.也是拿那店老板无可奈何。

    古玩向来都是买定离手的.并且发票也是开的工艺品,皇甫云是一点后账都没法找的.做局下套、尤其是开店铺的人,绝对是不会留下任何尾巴的。

    “怎么了?被人钓着了?损失大不大?

    赵寒轩对这事敏感的很.一听两人的对话.就知道皇甫云估计被人给下套了。

    “差不多50万吧,这国内的假玩意可真是多啊……

    皇甫云叹了口气.他是从国外开始喜欢上刀剑收藏的,本以为国内遗留的真玩意要多一点,谁知道第一次出手就栽了个大跟头。

    赵寒轩这会也算是看开了、听到皇甫云的话后.自嘲的说道:“老弟.就当是花了50万抉钱买个教训吧.哥哥我可是被人设局子骗走了800万.连这店都改了姓了……”

    皇甫云不知道这事.追问之下.也是摇头不已.自己还真算是幸运的.第二次就遇到了庄睿.否则的话.恐怕还要往里面砸钱。

    不过皇甫云对庄睿是如何辨别出真假,还是一头雾水.当下看向庄睿问道:“庄老弟、我瞧您刚车.只是看了刀鞘.对于里面前没有细看.您如何者出这刀有问题的呢?”

    “里间去说吧,也让您看看我刚才买的玩意儿……

    庄睿见到店里的人有点多.和葛师傅打了个招呼,带着皇甫云走到了隔间里、赵寒轩自然也跟进去了.想见识下庄睿又淘到了什么好玩意儿。

    “皇甫兄,您先看看这两把刀剑……

    庄睿进到隔间之后,把包裹在那两把刀剑上的报纸都给拆开了,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子上。

    “锈成了这样?价值不是很大啊…

    皇甫云见到两个烧火棍一般的玩意,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问庄睿要了幅手套,戴在手上先看起了那把刀来。

    “这把应该是两汉年间的铁制环首刀,不过刀柄已经腐朽了.而且刀身氧化的太厉害,不值得将之打磨出来……

    皇甫云还其是在刀剑上下过功夫,略微看了一下.就掏出了身上带的钥匙、在环肯刀孔洞的地方掏了几下.把那里的铁锈给除去了.将原本上环的孔洞露了出来。

    “想?这个我准备自己打磨一下的,应该不麻烦……”

    庄睿买的这把刀价值不大,是准备拿回家找快砂轮打磨打磨的。

    皇甫云听到庄睿的话后.连忙说道:“庄老弟.好刀可是不能胡乱磨制啊,那会伤了的。

    “哦?还有这说法,皇甫兄讲来听听……

    庄睿对于瓷器的修复.多少还了解一点,但是对于刀剑的保养.真的就是一窍不通了.刀剑收藏是近几年兴起的,就是德叔对这类古玩,也是不甚了解。

    “庄老弟.这刀剑研磨,如果不是专业人士的话,很容易就会把表面覆盖层的硬钢都磨掉的.那样整把刀剑的外形,就会发生改变,这是大忌啊……”

    皇甫云难得和人交流刀剑的收藏知识.皆下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刀剑收藏没有行例可言,皇甫云所说的,都是他这几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却是让庄睿和赵寒轩大涨了知识。

    原来,刀剑研磨虽然会使得古董刀剑重现美丽的花纹,但那却不是刀剑本身所有的,这样看上去虽然好看,但是失去了古玩刀剑所独有的那种韵味.看在行家眼里,卸是价值大减。

    在日本,一个优秀的研磨师.打磨一寸的刀剑,要收取100美元的研磨费,处理一把刀剑可能花费的时间.需要半个月之久.所耗费的精力.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到的,并不是说随便伞来磨制保养一下,就能重现原本的风采的。

    古玩行里曾径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位古玩贩子下乡去收物件.看中了一件老乡家里的六角植木小方桌.于是出了2万块钱的高价买下,准备第二天带走。

    谁知道第二天去到老乡家里一看,那原本包浆浓厚.古朴雅致的方桌.居然变得像是新的一样了.上面还有未干的油漆味道。

    古玩贩子立时大惊,问起根由,原来却是那老乡.感觉对方两万块钱买了旧桌子.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于是晚上找了砂纸,将整张方桌打磨完之后,然后又用油漆给刷了一遍.自感对得起这两万块钱了。

    只是这么一来,却使得那古玩贩子捶胸顿足.最后钱也没给.转脸离去了.这就是古玩保养不皆所带来的后果。

    古董刀剑的保养,也是十分的讲究的.甚至不在书画之下。

    一般来说.很多刀剑藏家喜欢侯用除锈油、但是对于宋代之前的兵器,尤其是错金错银的刀剑.除锈油一旦进入到缝隙里.就会发生膨胀.继而会破坏原有的结构的。

    按照皇甫云的经验.研磨完毕之后的刀剑.最好就是经常擦拭,不要用任何带有化学物质的药剂去涂抹.最好是在不把玩的情况,使用真空包装机,给刀剑穿上一层衣服。

    听完皇甫云的讲诉之后.庄客也是长了不少知识.不过这两把刀剑.环肯刀价值不大.而另外一把.却流需要去打磨的。

    “庄老弟,您还没说那批武牛刀假在哪儿呢?”

    皇甫云虽然心里也有八九分认为那批武士刀是假的了,但是他从外观上来、的确和其的一样,这不弄明白了.心里总归是有个疙瘩。

    庄睿笑了笑,说道:“皇甫兄.我问您一下.这500多年前的刀剑,如果品相如此之好的话.是不是要经常的擦拭?

    皇甫云答道:“那是当然了.以前没有真空包装.最少要三五天就擦拭一次,我就是毒那刀鞘上的磨痕,像是擦拭过多所造成的……,“嗯.三五天擦拭一次.要持续劝年的时间,说明主人肯定是非常看重这批武士刀.皇甫兄,您想一下,主人余对这批刀剑的价值不了解?会如此轻易就被那个店老板收购?”

    庄睿闻言大声笑了起来,按着说道:“皇甫兄.咱们可以打个赌,您把已经买的两把刀去做下碳十四测试,如果是真的.再去买另外的那些也不迟的……”

    日本和欧美联系甚多.古董刀剑收藏,也是从欧美兴起的,如果那日本家族想出售这批武士刀,首选绝对是欧美拍卖行.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从这一点上,几乎就可以推断出这批武士刀的真假了。

    皇甫云细想庄睿所说的话,越想越是有道理.最后站起身来,对着庄睿鞠了一躬.说道:“庄老弟,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皇甫惭愧……”

    皇甫云对刀剑古玩研究甚深不假.但是他更多的是从技术层面去研究的.只是现在的古玩作假,恰恰能做的以假乱真.技术上几乎是无可挑剔的。

    这也是皇甫云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古玩鉴赏的缘故,鉴赏古玩,不仅要从专业上来看,更要从收藏人以及卖家的话语中寻找破绽,因为现在的作假技术过于逼真.很多高仿的物件,真的是非常难以辨认的。

    而庄睿的话,就是引导皇甫去从最基本的常识上去推断.那店老饭所讲的故事.也就不攻自破了。

    “奶奶的.放着老外不骗,骗我这自己人……”

    皇甫云搞清楚情况之后.恨恨的骂了一句.不过眼睛一转,说道:“我买的那两把也算是高仿的了.回头过几天我带出国去.看看能不能上伦敦的一个拍卖会……”

    “这样也行?

    庄睿被皇甫云说愣了,不过售假到国外.庄睿是举双手赞成的、他早先都有这想法,要不是动手能力差.庄睿都想做几幅蒙娜丽莎拿出去卖.当然,只是心里想想而已。

    “嘿嘿,老外那些鉴定师.不怎么考究文化背景.只相信仪器和自己的眼晴,这两个物件底拍价应该在5万美元左右.估计是不会做碳十四鉴定的.反正拿过去蒙一下.说不定就可以呢……”

    皇甫云嘿嘿笑了一声.这几年他都在各个国家的拍卖场上寻找古玩刀剑、有时候也会卖出一些藏品、和一些芬定师都根熟悉,对这个还是几分把握的。

    庄睿给冷笑了起来,说道:“这样好啊,您要是有渠道.国内假玩意多了去了,都整出去卖给老外去……

    “这事也就是偶尔为之,成不成还两说呢”…”皇甫云可不敢打包票。

    “嗯.不谈这个了.皇甫兄、您再看看另一把剑吧…

    庄睿也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否则国内的造假贩子们.早就将角伸了出去。

    其实庄睿不知道,现在就是在国外,那也是充斥着大量的中国赝品古玩,根源就是最近几年出国淘宝的人多了.制假售假的人,也出口很多“现代工艺品,到了欧美国家。

    国内的大多人,都认为国外的文物肯定是真的.基于这个心理,很多人大肆购买古玩带回国内.其实最终买到的玩意儿,还是假东西。

    “好,我先看看这把剑……

    国内收藏古玩刀剑的人实在太少.皇甫云今儿感觉是遇到知音了,当下又拿起那把青铜剑看了起来。

    “这把应该是秦汉以前的青铜剑,不过这上面为何是铁锈而不是铜锈.我就看不明白了……”

    皇甫云在观察了半天之后.满脸疑惑的将这么长二尺左右的青铜剑、交到了庄睿的手术。

    听到皇甫云的话后.庄睿也是暗暗佩服.他之前并没有留意到这一点、只是心里微微有点困惑.不知道为何在这锈迹下面,那青铜剑的纹路会如此清晰.听皇甫云这么一说.庄睿心中才明亮了起来。

    “呵呵.皇甫兄.今儿就让你见识一把绝世宝剑……

    庄睿心中有了底,当下让赵寒轩给拿了一把锤子,还有一卷砂布过来。

    “庄老弟,您不会就这样……”

    见到庄睿拿着锤刀.在剑柄出刮了起来,皇甫云看的是目瞪口呆.他也修复过不少古董刀剑.但是像庄睿干得这么没技术含量的.他还是第一次得见。

    而对于庄睿所说的绝世宝剑,皇甫云更是毗之以鼻,都锈成这样了.就算研磨出来、那也是锋芒不再了。

    “没事.您瞧好吧……

    庄睿并没有像皇甫云所想的那样,去用锤刀打磨剑身,而是在清理干净剑柄处的锈迹之后,用砂布一圈圈的环统在了剑铜把手上,做出了一个简易、可以握在手上的剑柄。

    后面庄睿的举动,就让皇甫云和赵寒轩感到奇怪了,因为庄睿拿着那锤刀,轻轻的对着剑身敲打了起来,力道并不大,每隔上几寸的长.庄客都会轻轻的敲打一会、由于锈迹几乎布满了剑身,所以发出的声音非常的沉闷。

    赵寒轩好歹也是圈里人.看了庄睿的举动后,忍不住说道:“老板、您不会以为这样敲打一下.锈迹就会脱落下来吧?那这把剑绝对是鱼肠一类的名剑了……”

    “是啊.湛卢,巨阙,豪曹.纯钧,龙泉这些名剑.倒是可以不腐不朽,但是这把……

    皇甫云也摇了摇头.显然不怎么看好庄睿手中钟这把剑。

    “不腐不朽?不可能吧?

    庄睿抬起头来.吃惊的问道、在他意识里,再好的刀剑出土之后,都是破铜烂铁一把.铁和铜容易生锈,这是带识,全世界每年有数以千万吨的铁被腐蚀而变成废物。

    “当然可以不腐不朽了.这个您不知道?

    皇甫云见庄睿摇头,才意识到面前这位是行外人.当下说道:“在湖北省江陵县望山一号楚墓中,曾经出土的“越王勾践自作用刀剑.”您知道吧?”

    庄睿哪知道这个啊?当下摇了摇头,皇甫云继续说道:“这把刀剑埋藏地下少说也有2400年了,但是出土的时候.却毫无锈迹,刀剑上刻着的“越王勾践自作用刀剑”八个字.清晰可见.刀剑上镶嵌的琉璃,刀剑格部分流畅的花纹也丝毫无损。

    刀剑刀锋利如故.好像这2000多年的时光只是一瞬间.布满地球的氧气对它毫未发样作用……”

    其实不仅是楚王墓里的勾践刀剑.在在龙泉稽圣潭搭下出土的春秋时代的青铜刀剑.在云和县紧水滩工地上发掘出的同时代的青铜刀剑.也完整无损。

    西安秦始皇陵,其中出土了一把宝剑.被称为奉王宝剑,这把宝剑.又进一步证明了我国古代铸宝剑技艺之高超。

    当时出土的墓坑阴暗潮湿.离地面约有5-6公尺.墓土中渗透了水分.它在这样的地方长眠已达刀2000年之久,但出土时却通体乌亮.寒光凛凛,用它栽纸.一下划透十几张.锋利之极。

    “我靠,真有这事?

    庄睿虽然语带疑问.但是知道这事假不了,因为一查就能知道的,主要是他以前对古董刀剑出土新闻的关注太少了,这也不怪庄睿.他学习古玩鉴赏.满打满算只是一年的时间.哪能事实明了啊?

    “赚大发了.奶奶的,这次真是赚大发了……

    庄睿此时看向手中青铜剑的时候,眼中满是炙热的神色.如果按照皇甫云所说,那些名剑都是不腐不朽的.那舟己手中的这把青铜剑.极有可能与干将.莫邪.龙渊.鱼肠之类的名剑,是同一个档次的。

    继读在青铜剑周身敲打了近刃分钟之后,庄睿停下手来,很神秘的向皇甫云和赵寒轩笑了笑.说道:“两位.瞧好吧.我给你们变个魔术……R!~!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