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五章 过河拆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斯特林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包,拿出了一副白手套和一个放大镜,中外这些鉴定师们吃的家什都差不多,戴上手套后,斯特林随手拿起最上面的一幅素描画来。

    “嗯,还是有点料的……”

    庄睿见到斯特林并没有先去查看素面本身画的是什么,而是先看了那张素描纸,轻微的用手折了一下,看看纸质的硬度和柔韧度,这是鉴定字画所必须的程序。

    在检查完纸质之后,斯特林脸上原本很轻松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手上的这张素描纸,应该是产自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巴黎,这一点还是瞒不过斯特林的眼睛的。

    也就是说,即使这些素描画作是仿制的,那也是有点年头的仿制品,并且成本也不低,要知道,现在去买半个世纪以前的素描纸,那价格贵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

    埃兹肯纳的一双小眼睛也在茶几上来回看着,作为一位资深的古董收藏家和艺术品商人,他有种感觉,也许今天自己真的可以见到毕加索的真迹,当然,这是他的一种感觉。

    “杰奎琳、洛克?!!”

    忽然,从正在看着那张素描的斯特林嘴里,发出了一声惊呼声,将房间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就连套间的门,也微微动了一下,那是好奇的秦萱冰,正躲在里面偷听呢。

    “斯特森先生,不知道您的鉴定结果出来了吗?”

    庄睿本来不认识这画上的女人的,但是听斯特林叫出了名字,他心里马上就明白了,敢情这是毕加索给他最后一伤夫人的素描画像。

    在上个世纪1953年的时候,毕加索在玛都拉陶艺工作坊邂逅杰奎琳、洛克,虽然从这个时间段来1961年和毕加索结婚的八年中,毕加索一直都有着情妇,但是杰奎琳、洛克忍受了这一点,两人一直携手走过了毕加索的后半生。

    杰奎琳、洛克是毕加索的第二任妻子,这位西班牙女子为晚年的毕加索,营造了一个温馨宁静的世界,毕加索常从她的体形中回想起卡塔卢尼亚的农妇,他为她画了大量的肖像画。

    但是可惜的是,在毕加索去世13年后,杰奎琳、洛克女士或许是无法忍受没有毕加索的日子,最终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自杀身亡了。

    杰奎琳、洛克死后,毕加索为她所画的大部分素描以及油画,都流入到拍卖市场,而毕加索画作的升值,也正是在那个期间,可以说,正是杰奎琳、洛克的遗留下来的毕加索画作,将毕加索作品提升了一个台阶的。

    斯特林被庄睿的声音从震惊中惊喜了过来,在小心翼翼的放下那张素描后,斯特林一把拉住了庄睿的胳膊,近乎哀求的说道:“这是毕加索夫人的肖像画,没错,一定是的,庄先生,我想知道,这幅画的来历,希望您能告诉我……”

    “对不起,我只能告诉您,这些画都是通过正当渠道购买来的,至于其它的事情,您不需要知道,您的工作是看完这些画后,告诉埃兹肯纳先生,它们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就可以了……”

    庄睿能理解斯特林的心情,考证一件古玩,往往要比鉴定出它的真假,难上无数倍,但这也是收藏所吸引人的地方,让人不断的去挖掘、去探索那些几十甚至数百上年前,所发生过的未知故事。

    不过即使眼前这人是自己的同行,庄睿也没打算告诉他自己这些素描画的来历,因为现在身处巴黎,不是自己个的地盘,庄睿不想节外生枝。

    谁知道那位可爱的雷诺先生,如果知晓自己三万英镑,卖出去的三十二幅毕加索的作品全都是真迹,会不会跑到庄睿所住的酒店一哭二闹三上吊呢?“对不起,是我冒昧了……”

    在国外的艺术品市场,和国内的古玩市场差不多,私人之间的交易,您只要知道物件真假就可以了,来路并不是最重要的,而且国外要更加注重个人隐私,在听到庄睿拒绝的话后,斯特林马上向庄睿道了歉意。

    庄睿随意摆了摆手,说道:“没关系,斯特林先生,请继续……”

    艺术品市场和传统行业不同,这可是卖家市场,只要您有真玩意好东西,不怕卖不出去的,稍微放出点风声,大把人挤破头找着您买的。

    所以庄睿并不急,实在不行就把这些素描画带回北京城去,谁想要就去北京买,哥们也做一回国际收藏家。

    斯特林听到庄睿的话后,并没有拿起那张他刚看过的素描,而是看向庄睿说道:“庄先生,我可以确定,这一张,的确是毕加索的真迹,是他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所做的……”

    “等等,斯特林先生,您是如何知道,毕加索所画的时间呢?”

    庄睿出言打断了斯特林的话,因为毕加索认识杰琳、洛克的时间是在1953年,保不齐这画是在那前后所做的呢?

    “庄先生,您要知道,毕加索虽然是一位精力旺盛的人,但是到了八十岁以后,对于女人他就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但他又不甘心如此。

    所以,在这个时间段他的画风也有点改变,在他这个时间段的画中,都有偷窥者的存在,我想,那就是他对自己的标榜吧?”

    谈到专业上的知识,斯特林变得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滔滔不绝的引经据典,从毕加索早年的性格谈起,一直说到毕加索晚年的心理问题,给庄睿等人好好的上了一课。

    这事庄睿倒是听说过,因为毕加索曾经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那就是:“我们上了年纪,不得不把烟戒了,但是抽烟的欲望还是有的。爱情也一样。”

    毕加索在无法和女人行使爱的权利之后,就把这种欲望表现在了他的画里,那就是所谓“看的权利”,在他这个时期的画风,不管是油画还是素描,都会有一个男人隐隐约约的影子,在看着画中的女人们。

    “您说的很好,斯特林先生,请继续,下面还有五张素描呢……”

    庄睿点了点头,表示对斯特林这番话的认可,听到斯特林的这番话,对他也很触动,这中外鉴定都是需要了解作品作者的心理情况的,如果不是斯特林对毕加索每个时代风格的熟悉,他也说不出上述的那些话来。

    “谢谢,庄先生,您将带给我们一个美妙的夜晚……”

    此时斯特林对庄睿态度大改,站起身冲着庄睿微微鞠躬之后,才坐下重新鉴定了起来,彭飞拿给他的是那六幅女人身体素描写真。

    虽然这六张素描上面的女人,都是同一个人,不过背景和服饰都不尽相同,并非全部都是裸露身体的,有两幅画是身上穿着睡衣,酥胸半露躺在床上的造型。

    斯特林在鉴定这些素描稿的时候,每看过一张,脸上兴奋的神色就增加了一分,等到看完所有六张素描之后,他激动的差点没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把拉住庄睿,问道:“亲爱的庄,您一定还有其他的作品,麻烦您都拿出来吧……”

    如果是毕加索的油画,那很有可能只有一张,但是像素描作品,每次发现的时候,都是最少出现一册的,基本上都在十张左右或者是再稍多一些,但是庄睿这次只拿出了六张,所以斯特林才有此一问。

    “哦,斯特林先生,请不要着急,先给埃兹肯纳先生说一下,这些属于毕加索先生的作品,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吧……”

    庄睿轻轻推开了斯特林抓住他胳膊的手,开什么玩笑啊?哥们已经真金真银的把玩意儿拿出来了,还想看?那也不是不行,但是您二位也要拿出点儿诚意来吧?

    “真的,当然是真的,我可以向上帝保证,这六幅作品,绝对是毕加索的真迹,这是毫无疑问的……”

    说老实话,斯特林此时的表现,像一位狂热的收藏爱好者,更多于像一个冷静的鉴定师,他此刻只想把庄睿所有关于毕加索的作品都欣赏一遍,过了今天,恐怕他就没有这种机会了,因为这些画是否还会属于庄睿,那都是不确定的事情 了。

    斯特林知道,庄睿拥有这些作品的消息,一旦传出去,会给整个欧洲艺术品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冲击?那绝对会让所以追棒毕加索作品的拥簇们,都集中到巴黎这座城市的。

    “嗯,好了,斯特林先生,您可以先休息一下了,我想埃兹肯纳先生肯定是有话要和我谈的……”

    庄睿等到斯特林确定了这几幅画的真收之后,立即很不讲究的马上就干起了过河拆桥的事情,并且连水都没有倒上一杯。

    斯特林只不过是一位鉴定师而已,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和他多啰嗦,而且庄睿对于斯特林刚进屋时那眼睛长在脑门上的态度,还是小有芥蒂的。!~!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