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636-637章 奇货可居(一、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六百三十六章 奇货可居(一)

    “当然,我想此刻在巴黎的任何一位收藏家,都愿意和庄先生交往的……” 埃兹肯纳点了点头,能拥有毕加索的六幅素描画,那肯定所有喜欢毕加索作品的人,都乐意和庄睿做朋友的。

    听到老板发话了,斯特林及时此时再兴奋,也只能强自压抑了下去,本想着再欣赏一下毕加索的那几幅作品,却是被彭飞手脚麻利的收了起来,还带着一副防贼的样子,郁闷得斯特林差点暴走。

    不过,斯特林是没有这种自个的,在卖家为王的收藏市场,尤其是顶尖艺术的高端市场,谁都不缺钱,想让别人卖出自己心仪的艺术品,那就要看你是否有诚意了。

    “亲爱的庄,我想知道,您今天喊我们来,是否是为了出售这几张毕加索的作品了?”

    埃兹肯纳那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后,开始慢慢的靠向了主题,他之所以问出这话,是想占据谈判的先机,让庄睿潜意识里认为,是他想卖,而不是自己想买,这也是谈判的一个小技巧。

    “出售?”

    不,不,不,埃兹肯纳先生,您误会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卖这几张珍贵的毕加索作品,现在没有,以后也绝不会有……“庄睿听到埃兹肯纳的话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连连摆手,说了好几个不字,语态坚决的否认了埃兹肯纳的话。

    虽然说庄睿从购买了私人飞机之后,身家大幅度缩水,但是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出售毕加索的画,甚至从来也没有想过出售自己任何一个藏品。

    在现在的国际艺术品市场,无论是毕加索的作品,还是自己的那些珍藏,绝对是属于有价无市的。除非一些身无分文走头无路的人,是没有人愿意用毕加索的作品去换取金钱的。

    “不卖??”

    埃兹肯纳愣了一下,看了一旁的黄埔云后,对庄睿说道:“亲爱的庄,那您今天叫我们来,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让我们欣赏一下毕加索先生的作品?”

    埃兹肯纳在英国的收藏圈里,也算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可不认为自己放弃了一个重要的晚宴,只是为了看一眼毕加索的作品而来的,那样还不如去罗浮宫看呢。

    “埃兹肯纳先生的汉语说的非常好”

    庄睿没有接埃兹肯纳的话,而是夸奖了一下他的汉语水平,埃兹肯纳很绅士的点了点头,等待着庄睿的下文。

    “想必埃兹肯纳先生一定也非常了解我们国家的文化,在我们国家,收藏家之间是很少用金钱去购买他所喜欢的藏品的,更多的是,用自己的收藏区和对方交换,如此一来,双方都能得到自己心仪的藏品,埃兹肯纳先生,我想,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其实以物易物。也不单单是中国藏友们的专利,在国际上也是非常流行的,埃兹肯纳一听到庄睿的话,马上就反应了过啦,他完全明白庄睿的想法。

    “当然,我想此刻在巴黎的任何一位收藏家,都愿意和庄先生交往的……” 埃兹肯纳点了点头,能拥有毕加索的六幅素描画,那肯定所有喜欢毕加索作品的人,都乐意和庄睿做朋友的。 听到老板发话了,斯特林及时此时再兴奋,也只能强自压抑了下去,本想着再欣赏一下毕加索的那几幅作品,却是被彭飞手脚麻利的收了起来,还带着一副防贼的样子,郁闷得斯特林差点暴走。 不过,斯特林是没有这种自个的,在卖家为王的收藏市场,尤其是顶尖艺术的高端市场,谁都不缺钱,想让别人卖出自己心仪的艺术品,那就要看你是否有诚意了。

    “亲爱的庄,我想知道,您今天喊我们来,是否是为了出售这几张毕加索的作了?”

    埃兹肯纳那双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后,开始慢慢的靠向了主题,他之所以问出这话,是想占据谈判的先机,让庄睿潜意识里认为,是他想卖,而不是自己想买,这也是谈判的一个小技巧。 “出售?” 不,不,不,埃兹肯纳先生,您误会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卖这几张珍贵的毕加索作品,现在没有,以后也绝不会有……“ 庄睿听到埃兹肯纳的话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连连摆手,说了好几个不字,语态坚决的否认了埃兹肯纳的话。

    不过,随之埃兹肯纳的眉毛,也仅仅的皱了起来,以物易物这种交易的发生,多是出于提出的一方,看重了对方的某个物件,然后拿出自己最好的东西与之交换,一般来说,都是最先提出的一方,要小小的吃亏的。

    但是现在的情形是,庄睿连自己拥有什么收藏都不知道,就敢提出以物换物的交换方式,摆明了就是依仗手中那些毕加索的素描画稿,自己如果拿不出让对方满意的古董来,恐怕这桩交易也就黄掉了。

    但是埃兹肯纳还真的就在乎庄睿手中的那些毕加索素描画稿,作为一个收藏夹是否能成为世界级的大收藏家,他的藏品里有没有毕加索或者梵高等人的作品,是极为重要的一个标志。

    而埃兹肯纳齐家族的底蕴,不外乎就是当年从中国掠夺的大批古董文物,对于欧美的艺术品,却是没有收集到多少,埃兹肯纳想要得到国际收藏家们的肯定,仅仅拥有来自中国的古董,那是远远不够的。

    “庄先生,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只不过我的收藏品都在伦敦,现在确实没有办法给您挑选……“埃兹肯纳的心态摆得很正,要说自己那些藏品的珍贵程度,不见得就低于毕加索的作品,只是物以稀为贵,流落在国外的中国文物数以万计,但是毕加索的作品,来来去去也不过那么几万件,而且大多都是已经被世人和博物馆收藏了,即使拍卖市场偶尔能见到那么一幅,也是很快就被人高价拍走掉。

    埃兹肯纳知道,自己能见到这六张素描画,已经算是运气不错了,绝对不能用其市场流通价格来衡量价值的。

    不过,随之埃兹肯纳的眉毛,也仅仅的皱了起来,以物易物这种交易的发生,多是出于提出的一方,看重了对方的某个物件,然后拿出自己最好的东西与之交换,一般来说,都是最先提出的一方,要小小的吃亏的。 但是现在的情形是,庄睿连自己拥有什么收藏都不知道,就敢提出以物换物的交换方式,摆明了就是依仗手中那些毕加索的素描画稿,自己如果拿不出让对方满意的古董来,恐怕这桩交易也就黄掉了。 但是埃兹肯纳还真的就在乎庄睿手中的那些毕加索素描画稿,作为一个收藏夹是否能成为世界级的大收藏家,他的藏品里有没有毕加索或者梵高等人的作品,是极为重要的一个标志。 而埃兹肯纳齐家族的底蕴,不外乎就是当年从中国掠夺的大批古董文物,对于欧美的艺术品,却是没有收集到多少,埃兹肯纳想要得到国际收藏家们的肯定,仅仅拥有来自中国的古董,那是远远不够的。 “庄先生,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只不过我的收藏品都在伦敦,现在确实没有办法给您挑选……“ 埃兹肯纳的心态摆得很正,要说自己那些藏品的珍贵程度,不见得就低于毕加索的作品,只是物以稀为贵,流落在国外的中国文物数以万计,但是毕加索的作品,来来去去也不过那么几万件,而且大多都是已经被世人和博物馆收藏了,即使拍卖市场偶尔能见到那么一幅,也是很快就被人高价拍走掉。 埃兹肯纳知道,自己能见到这六张素描画,已经算是运气不错了,绝对不能用其市场流通价格来衡量价值的。

    老婆20:49:06 “东西都在伦敦?“ 庄睿闻言有点轻轻的用手指在桌子上敲了起来,说老实话,他并不怎么想和私人交易,因为商人逐利,他们在交换藏品的时候,肯定会以价格去衡量两间物件价值的,那样不能使自己利益最大化。 庄睿最想的,还是和博物馆进行交换,在国外有很多博物馆都藏有许多珍贵的中国文物,但是相比毕加索的作品,他们肯定更爱后者。 话再说回来,包括许多私人博物馆,大多数博物馆里的东西都不是属于私人得,想要用博物馆的东西捐赠或者是交换出售,都需要博物馆董事会的同意,但是庄睿相信,那些老外们,肯定会同意用中国古玩去交换毕加索作品的。 由于东西都不是自己的,就不存在价值对等的说法,这样一来,操作空间就会大上很多,庄睿可以得到更多自己想要的东西。 “庄先生,如果您有时间去伦敦的话,我想我的藏品,是可以让您满意的……“ 埃兹肯纳十分想得到这几张毕加索的素描画,而且他也不想让这些东西流入到拍卖行里,因为埃兹肯纳知道,这几年毕加索作品的价格突飞猛涨,就这几幅素描,价格说不定就要在千万美元之上。 而且这些作品一旦上了拍卖,很多事情就身不由己了,埃兹肯纳也无法掌控局面的,到时候万一再来一位国际大藏家和自己竞争,恐怕自己掏出去的钱,绝对要比想象中的多。

    “好吧,埃兹肯纳先生,您的诚意打动了我,这样吧,三天后我会乘坐私人飞机去伦敦,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请您列一张清单来,把您拥有的最好的藏品,标注出来让我看一下,咱们之间是否有交易的可能性”

    庄睿想了一下,反正自己是要去伦敦的,而且这以物易物说起来简单,但是操作起来也是很复杂的,三五天时间肯定办理不好,也就是说,这批毕加索的作品,一段时间内肯定会留在自己手里,去伦敦看看也没什么。

    并且庄睿还提出了这么一个条件,他要先知道埃兹肯纳手里都有哪些藏品,如果没有自己满意的,那这桩交易自然就谈不拢了。

    反正庄睿不怕这些毕加索的作品卖不出去的,只要他放出风去,别说那些私人藏家了,恐怕单是拍卖行,就能把酒店门槛踩烂掉。

    “好的,亲爱的庄,我回去就把清单给您传真过来,我想您一定会满意的”

    埃兹肯纳见到庄睿下了逐客令,逐站起身来,和庄睿握手之后,递给了庄睿一张名片,然后拉着那位意犹未尽的斯特林先生告辞了,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到了,交易是否能成,就要看自己拿出来的东西,能否让庄睿动心了?

    埃兹肯纳对这一点还是很有信心的,他的藏品多为中国的瓷器,而且还都是宋元明清几朝的官窑精品,在国际市场都极为少见,如果庄睿是一位民族主义者,肯定会对自己拿出来的物件感兴趣的。

    “庄哥,这些用铅笔画的东西,都是古董?”

    等到埃兹肯纳和黄埔云等人走后,彭飞拿起来一张素描打量了起来,他能听得懂英语,知道刚才那两个老外对这张画很重视。

    不过彭飞打量了半天,怎么看都看不出个好来,想看光屁股女人,这法国电视台就有成人频道,那可比这画好看多了,还是成人动作片呢。

    “嘿,小子,你这话问的多新鲜啊,不是古董有人赶着来给你送钱吗?”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在小心的将素描画收好之后,接着对彭飞说道:“这些东西小心保管,说不定就能换回几把“定光剑”之类的宝贝,千万保管好啊”

    “定光剑?”

    彭飞被庄睿说的吓了一大跳,连忙用双手接住庄睿递过来的那些素描画,心里直犯嘀咕,这些画看上去也不比他女朋友学校的那些小朋友们,画的要好多少啊?

    “庄睿,传真过来了,你来拿一下”

    房间里忽然响起了秦萱冰的声音,听的庄睿愣了一下,这埃兹肯纳的效率还真的很快,这才刚过了半小时,居然就把古玩目录整理了出来。

    第637章 奇货可居(二)

    庄睿哪里知道,埃兹肯纳是怕庄睿再找买家,这才急急忙忙的把自己手头最好的几件中国古董整理了出来,给庄睿传真了过来。

    庄睿手中的那六张毕加索的素描画,肯定是要比埃兹肯纳现在收藏的中国古董,在他心里分量更重一些,不管庄睿是否同意交换,埃兹肯纳都列出了自己手中最值钱的几个物件,一点都没有藏私。

    “南宋官窑笔洗”

    “宋钧窑,窑变碗?!”

    “北宋,定窑花纹平底盘……

    “北宋,定窑梅瓶?”

    “无青花,鱼澡纹大罐……”

    “成化斗彩夭字罐,南宋,龙泉窑……”

    “万历五彩大瓶……”

    “无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

    拿着手中的这张传真纸,庄睿的身体情不自禁的发起抖来,尤其是拿着纸的右手,很明显的颤抖着,看的彭飞和秦萱冰,都不明所以的瞪大了眼睛。

    “庄睿,庄哥,你……这是怎么了?’’

    秦萱冰和彭飞异口同声的问了出来,让正处于神游状态的庄睿猛的打了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没……没什么,你们两个别说话,让我安静一下……”

    庄睿有点不敢相信的又看了一眼这张传真纸上的字眼,没错,自己没看花眼,的确有两件元青花,两件宋定窑瓷器,居然还有一个发生了窑变的钧窑瓷,难道埃兹肯纳是挖了宋官窑的瓷址了吗?

    北宋五大名窑的瓷器,这张传真纸上就有三个,而且钧窑还是发生了窑变的瓷器,其价值更是远胜于普通钧窑器皿。

    要知道,古人烧窑,对于窑变瓷器的理解比较迷信,如《清波杂志》说:“饶州景德镇,大观间有窑变,色红如朱砂,物反常为妖,窑户亟碎之。”

    一般窑工见到窑变瓷器,大多都被毁坏掉了,所以流传至今的窑变瓷器极少,而出自钧窑的窑变瓷,更是稀世罕见。

    定窑瓷器更是不用多介绍的,世人皆知,以白瓷为主的定窑瓷器,在白瓷胎上,罩高温色釉,后期更是烧制出了黑釉、酱釉和绿釉等品种,文献称为“黑定”、

    “紫定”和“绿定”,名满天下。

    上面说的这几种瓷器,都是在国内难以得见的,有时候能见到一个碎瓷片就不错了,而埃兹肯纳的清单上,随随便便的就写了好几个,庄睿相信,这绝对不会埃兹肯纳的全部老底。

    要说这几件宋名窑的瓷器让庄睿有些吃惊,那么两件元青花瓷器,则是让庄睿震惊了,宋朝瓷器虽然少,但是在国外各大博物馆还是时有得见,不过元青花就不同了,那真是凤毛麟角,难得一见的。

    尤其是列在传真名单上的最后那件,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就庄睿所知道的,绘有人物故事题材的元青花瓷器,在这个世界上绝对不超过10件,当然,这几件都是已经出土并且经过考证的。

    只是让国人痛心疾首的是,现藏于东京出光美术馆“昭君出塞”罐、裴格瑟斯基金会藏“三顾茅庐”罐、安宅美术馆旧藏“周亚夫屯细柳营”罐、美国波士顿馆嘴“尉迟恭救主”罐、亚洲一私人收藏家藏的“西厢记焚香”罐、万野美术馆藏“百花亭”罐等元青花瓷器,居然没有一件是在国人手中。

    “拿下,一定要把那件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拿下来!”

    庄睿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大声怒吼着,虽然元青花近年来价格大涨,不乏国外炒家的炒作,但是元青花稀少,那也是真实存在的事情。

    至少庄睿在国内各大博物馆里,还没有发现一件真正的元青花瓷器,大多都是明清后仿的,现在能有机会拿到一件元青花瓷,庄睿心中已经是激动的无以复加了。

    “电话,刚才埃兹肯纳留下的名片呢?”

    庄睿回过神来,在茶几上翻找了起来,即使让庄睿把所有的毕加索素描都拿出来和埃兹肯纳换这个鬼谷子元青花,庄睿也是心甘情愿的

    “老弟,埃兹肯纳发给你的传真收到了吗?”

    正当庄睿找到埃兹肯纳的名片,心急火燎的正准备打过去的时候,皇甫云的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

    “收到了,皇甫兄,我告诉你,埃兹肯纳竟然有两件元青花,是的,有两件!”

    庄睿怕皇甫云不相信,在电话中故意加重了一下口气,只要是玩瓷器的,都知道元青花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那代表了一个横扫欧洲的无敌王朝的最高艺术水准。

    “老弟,你先别激动,埃兹肯纳发给你的传真,我也收到了一份,上面列出来的东西清单,我都看了……”

    皇甫云的声音却是比庄睿要淡定了许多,这也难怪,东西再好也到不了他的手上,俗话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嘛。

    “皇甫云,就换那件鬼谷子元青花,需要什么条件让他提出来”

    庄睿开门见山的说道,只要清单上的那件元青花是真的,庄睿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就算把那刚到手的私人飞机再卖掉,他都愿意。

    “老弟,淡定,要淡定……”

    “蛋定个妹,我现在就想去看看那元青花是真是假了!”

    庄睿没好气的在电话里回了一句,他都快蛋疼了,能定的住嘛?

    听到庄睿的话后,电话一端的皇甫云嘿嘿笑了起来,说道:“老弟,你这是当局者迷啊,你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给你打这个电话吗?”

    “我哪知道?”

    庄睿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说道:“皇甫兄,不会是埃兹肯纳让你来做说客的吧?”

    庄睿刚才看到那鬼谷子青花瓷罐,还真是急眼了,现在一稳下来,顿时头脑清明了许多,那元青花固然不错,但是自己手上的毕加索作品,也不是没名没姓的物件,价值同样不低啊。

    “嘿嘿,你说对了,埃兹肯纳怕你把毕加索的画稿卖给别人,特意交代我转告你,他的那些藏品,绝对都是真的中国瓷器,他期望你到了伦敦看过东西之后,再决定毕加索作品的归宿……”

    果然,皇甫云后面说出来的话,和庄睿的设想差不多,从埃兹肯纳刚回去连气都没大喘一口,就把传真给自己发过来了,可见他对于毕加索作品的渴求,恐怕要比自己想得到元青花的心思更甚。

    庄睿定了定神,说对:“皇甫兄,那你看……我应该怎么做?用那六张毕加索素描,换那件鬼谷子元青花?”

    “凭什么啊?凭什么你拿六张画,才换一件瓷器啊?老弟,我告诉你,你就狮子大开口,一张素描换一件瓷器,宰死那老小子……”

    电话对面传来皇甫云的喊声,他比庄睿还要狠,反正已经是好几年没有毕加索的作品上拍卖会了,庄睿手中的物件,绝对是奇货可居,不宰白不宰。

    庄睿点了点头,说对:“好,那就按你说的办,我先不给他回话,先拿拿劲再说,对了,我这里还有二十多张素描稿子呢,你再给我介绍点人来啊……”

    听到皇甫云的分析,庄睿也知道自己手上的这些素描画的分量,当下也不急了,准备等到自己见到那些瓷器的实物之后,再去和埃兹肯纳讨价还价。

    只是庄睿和皇甫云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庄睿的横插一脚,埃兹肯纳几个月之后,就会在伦敦佳士德举行的“中国陶瓷、工艺精品及外销工艺品”拍卖会上上演一出自拍自买的好戏来。

    为了拉高元青花的市场价值,埃兹肯纳自己垫付了100多万英镑的手续费,将那件鬼谷子下山图的元青花,炒出了一个2.3亿RMB的天价,创下了当时中国艺术品在世界上的最高拍卖纪录。

    不过现在事情有了一点儿改变,因为庄睿看上了这件鬼谷子元青花瓷器,后来的天价拍卖依然进行了下去,只是拍出的并不是这件元青花了,而且埃兹肯纳在某种意义上,还帮庄睿做了一把嫁衣。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会在后文中一一向大家表述出来。

    “行了,明天我带吉美博物馆的荣誉馆长,去你那里看画,对了,你小子给哥们透露下,你到底有多少张毕加索的真迹啊?”

    皇甫云也掩饰不住心中的好奇,他刚才可是亲眼得见斯特林鉴定庄睿的画为真迹的,先不评说斯特林人品如何,但是他的鉴定水车,在欧洲艺术品界,还是颇有名声的。

    “嘿嘿,不算那六张,还有二十二张,怎么样,能忽悠住一些人了吧?”

    庄睿在电话里得意的笑了起来,以前在国内淘宝,那叫窝里横,即使淘到了宝贝,庄睿心里也不是特别的舒服,尤其是他的第一桶金,那部手稿,到现在庄睿对那老大娘还心怀愧疚呢。

    不过宰老外,庄睿可是一点儿心里负担都没有了,就差唱大刀向洋鬼子们头上砍去了。

    PS:两章连更了,酝酿一下,明儿准备再爆一下,哥们姐妹们月票顶起来,嗯,推荐票也顺手给几张吧。!~!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