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七十四章 麻烦(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青铜器既然有”生坑”,自然也有”熟坑”之说了。

    “熟坑”指的是”生坑”铜器出土后,经过了较长时间的流传,自然磨损或人为清洗,使其天然形态变化为一种表面类似蜡质感,而底层依然蕴含”生坑”原有的色泽。

    现在的大部分传世品,基本都是由”生坑”到”熟坑”,到后来基本看不出出土痕迹了的。

    但是也有很多的”熟坑”青铜器,是把”生坑”用化学方法清洗,去除原诱色,涂覆保护膜料,防止进一步锈蚀而处理出来的。

    庄睿眼前的这两个青铜爵,却没有经过人工去锈,保持了出土时的原色,在爵的非面,依然有些铜锈。

    但是看其光泽,又不像是刚刚出土的样子,所以庄睿估计,这两,物件,是出土文物不假,不过出土的时间,应该在三年以上,不超过旧年。

    小个子男人在庄睿说出十年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不过随之就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抬头看向庄睿,说道:”是不是出土的我不知道,但是这东西,的确是家传的,这位老板要是感兴趣,可以报个价,如果没有兴趣的话,任某就告辞了……”

    北方人喝酒有一句话,叫做人倒架不倒,架倒势不到,这小个子男人纯粹是在自说自话,就算庄睿看出来物件出土的年份,依然是咬死不承认。

    “东西是您的,您先说伞价格听听见……”

    庄睿笑了笑,换成是他,也肯定不会承认这玩意的出土年份的,当下说道:”这两个青铜爵”有一眼”,不过东西是您的,这价格还是要您来说……”

    事情很明显,这东西就算不是眼前这人从古墓里掏出来的,和他也跑不了关系,庄睿干脆就承认了,东西不错,”有一眼”是古玩界的行话,意思就是说这物件不错,是大开门的玩意儿。

    “一个10万,两个20万”

    姓任的男人话不多,而且也很谨慎,进门坐下之后,庄睿就给他倒了一杯水,不过这有一会功夫了,他从来没有端起过桌子上的茶杯。

    “20万,价格倒是可以……”

    庄睿闻言沉吟了起来,夏商周时期的青铜爵,以周朝的做工最为精致,价格也是最贵的,如果在古玩黑市上的话,一个最少要卖到20万B,这人的开价,例是不贵。

    “这东西没走过光吧?”

    庄睿突然问了一句,意思就是这玩意有没有被人盯上。

    一般水平不高的盗墓贼,很难把整个墓里面的陪葬品全部清空,很可能会遗留下来一些物件,而有关部门就会根据遗留下来的东西,推断

    出被盗走的文物和数量。

    小个子男人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当时都找遍了,家里就留下了这两件,全都带来了,保证不会有问题……”

    这话庄睿也听得懂,对方是说,自己的活干的很干净,那个墓里只有这两件东西,仝都掏出来了,不会因此有人追查到自己的

    当然,这话庄睿是不信的,一个能出青铜黄金瞳吧手打爵礼器的商周墓,最少是王侯大墓,岂能就这两件陪葬品?要真是如小个子男人所说,他们这趟活就算是走空了的。

    庄睿不置可否的说道:“东西看了,您收起来吧……”

    收起来的意思,就是买家不要,请卖家将藏品收回去,一般就说收起来吧,而如果是说留下来或者是包起来,那意思就完仝相反了。

    “嗯?不要,那任某先告辞了……”

    小个人男人听到庄睿的话后,面色一变,站起身来,手脚麻利的把东西重新装回到蛋糕盒子里,就准备起身出去了。

    要是不看到这人的脸庞,旁人还真会以为这是个拿着蛋糕回家舟中小学生呢。

    见到这人马上就要出去了,庄睿突然说道:”慢着……”

    “怎么?这位老板还要留客不成?”

    小个人男人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右手拎着蛋糕盒子,左手却是往腰后面摸去。

    庄睿连连摆手,说道:”不是,任先生误会了,这东西我看中了,但是现在要不起,也没法要,换个时间,换个地点,有人会找你买的,到时候猴子联系你吧……”

    “嗯?”

    小个子男人听到庄睿的话后,稍微一想,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关节,敢情对面这男人是想要,但是又怕日后出了问题牵扯到他,这才拐弯抹角的说了这么一番话。

    “呵呵,那就谢谢这位老板了……”

    进门之后,小个子男人第一次露出了笑脸。

    “任先生,还有要请教的,您要是没急事,坐下喝杯茶咱们再聊几句?”庄睿说道。

    “好,不知道这位老板还有什么要问的?”

    那人犹豫了一下,又坐了回去,不过对面前刚换的那盏热茶,依然是熟视无睹。

    “好东西不怕多,不知道任先生家里,还能不能翻找出来点别的物件呢?”

    庄睿看这姓任的为人谨慎,倒是真想和他多做几桩生意,毕竟就是自己不买这些玩意,迟早也会落入到别人的手里,如果这些青铜器的首尾真的很干净,吃下来也是无妨的。

    就算是日后出了事,追查到自己头上,最多退东西罚钱,这事儿不是没有过,都是这样处理的,真被判刑的买家,都是些二道贩子倒手转卖到国外出的事,国内买来收藏的那些藏家,还没听说过谁被抓起来的,只是处理起来麻烦一些而已。

    现在庄睿多少也习惯了自己是个有钱人的事实,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是不能否认,在这个社会中,钱权在某些时候,还是占主导地位的。

    “老家在陕西,家底还是有点的,不知道这位老板是想要重器,还是这类的酒器食器?某这事儿过了,我回家拾掇一下,说不定还有点儿别的东西……”

    “任某人”对自己的眼光还是比较自信的,猴子和赵寒轩二人,他是早就见过的了,知道他们在潘家园黄金瞳吧手打有店铺,绝对不是条子。

    而和庄睿接触了这一会儿功夫,他也能分辨的出来,庄睿也不是吃公家饭的,所以才在话中,给庄睿露了一点儿底。

    “有重器?是完整的?带铭文吗?”

    庄睿吃了一惊,所谓重器,指的就是青铜鼎,而且还必须是体积不小的青铜鼎,这些东西可是很罕见的,即使是盗墓的人,也很难搞出青铜鼎,一般都是将之砸碎了带出去。

    像1939年的时候,在殷墟武官村吴家柏村坟园出土的司母戍大方鼎,高133厘米、长110厘米,重875公斤,形制非常雄伟,被称之为鼎中之王。

    这样的物件,已经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了,那都是无价国宝,就像是兵马俑一样,曾经有国外的博物馆,黄金瞳吧手打向国家出过价格,一亿美金一尊,毫无疑问的就被拒绝了。

    小个人男人答道:“不大,但是很完整,带文,是商周时期的,家里的老物件,要不是最近手头紧,是不会卖的……”

    “这东西,敢接手的不多啊……”

    庄睿右手的食指,无意识的在桌子上敲着,买点小物件,被查出来没关系,要是真涉及到国之重器,那恐怕不等警??察找上门,.小舅都能扒掉自己一层皮。

    “那就以后再说吧,这事完了老板要还是感兴趣,咱们再联系

    吧……”

    小个子笑了笑,站起身来,这次却是实实在在的告辞出去了。

    等到姓任的出门之后,赵寒轩一脸忧色的对庄睿说道:”老板,那两件青铜爵接下来没什么,重器可就算了……”

    赵寒轩不是古玩行的菜鸟,虽然不是玩青铜器的,但是他也知道,每一件带铭文的重器出土,都会震惊整个古玩圈子和考古界的。

    而出土重器的陵墓,必是王陵无疑,如果那青铜鼎上面还有铭

    文,就更加麻烦了,即使庄睿买下来不出事,也是不敢显露出来的。

    因为这样的大墓,被盗之后,一定会被追查到底的,只要庄睿敢拿出来,那绝对是找死,不要小看国内有关部门的能力。

    这样的物件,一般都是走私到国外,卖给港澳或者的一些喜欢中国艺术品的藏家们的。

    “老赵,这人不简单,别说是重器,就是这两个青铜爵,我也不想要了……”

    庄睿和赵寒轩想的不一样,他可是亲眼见过盗墓贼的,也听闻孟教授讲过许多盗墓的事情,知道一般的盗墓贼,是搞不到完整的青铜鼎重器的。

    而这小个子手上有,只能说明一点,他的背后,绝对是一个有组织的盗墓团伙,如果是走单帮的盗墓贼,那庄睿还无所谓。

    但是庄睿最怕的,就是和这些团伙扯上关系,这些人都是要钱不要命,想想在陕西的遭遇,庄睿这腿肚子还有点打颤呢。

    庄睿坐在那里沉吟了半晌,最终抬起头,说道:”猴子,这事儿先放放吧,有些东西最好别碰,可能会沾惹上天大的麻烦……”U!~!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