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三章 结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到庄睿电话后,马上赶过来的蒋昊蒋大组长,看着那地上被捆绑成一团的余震平,不禁吃惊的问道。

    这余震平被捆的很有意思,双手背后,双脚也是向后折了过去,被一根鞋带捆的结结实实的,有点像是玩杂技的一般,嘴里也被塞了十,破布,只是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庄睿,充满了怨毒的神色。

    而在此时,外面也传出喧闹声,数十个****进村,顿时让这个小村子轰动了,那些跟来的有乡体一级的领导,正在安抚着村民。

    不过这地方山高皇帝远,这些村民并不怎么买账,外面的人是越聚越多,如果不是这房子前面被拉上了警戒线,十多个实枪核俾的**站在那里的话,恐怕村民们早就冲进来了。

    “没什么,他不知道怎么发现了我的身份,拿枪要打我,被我朋友制服了,对了,是不是你们没埋伏好,被他给发现了?”

    庄睿很无辜的摊了摊手,他可不会说出自个儿说漏嘀的事情,妻不然这帮**指不定就翻脸不认人,不承认先前答应自己的事情呢。

    而且刚才确实很危险,要不是彭飞眼疾手快,在余震平刚抬起枪的时候,手中的小刀就闪电般的刺中了余震平的手腕,以彭飞的身手对付余震平,真是有点大人欺负小孩的味道了。

    不过这次显然没有上次惊险,因为从余震平掏枪到被育;飞制服,前后还没有两分钟的时间,庄睿都没反应过来,彭飞就已经解下余震平的鞋带,把他给绑了起来。

    而且就是那枪,彭飞看过之后,也是撇了撇嘀,保险都没打开,拿出来有个屁用啊?

    “先把他给拷起来,桑现场保护好……”

    蒋昊此-时也见到了地上的邵把手枪,连忙让人给装到塑料袋里,心里也是被吓得不轻,蒋组长可是知道庄窖背景的,要真是被这余老八伤到,恐怕自己这案子就算破了,也落不到好处。

    不过说老实话,此刻抓到了余震平,蒋昊心着实松了一口气,因为这家伙就像个泥鳅一般,实在是太滑溜了,一不小心就会被他跑掉。

    这个地方出门就是大山,丛林茂密,就是钻个几千人在里面,也显露不出耒,如果真是被余震平跑进去的话,恐怕将全郑州市的**都调来,都无济于事。

    余震平也知道自己栽了,并没有反杭,即使嘴里的破布被拿出来后,也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眼睛,还在死死盯着庄睿。

    “看我f嘛啊?我这也是配合**办案啊……”

    庄睿被余震平看的有些渗得慌,连忙把脸扭道一边,说道:“蒋组长,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啊,您这次缴获的文物,我也不多要,只要两件就可以了……”

    庄睿怕蒋昊过河拆桥,连忙提醒了一句,上次在陕西哥们见义勇为,啥好处没落到,反而是车子被晓得又被惊吓了一番,此次却是不能空手而回。

    “两件?你不是说需要三分之一吗?”

    蒋昊愣了一下,这可不像来之前和自己讨价还价的庄睿啊,不过蒋昊对这些东西并不在意,按照他的意思,多给庄睿一些,也能落个人情。

    “好,那就三分之一,蒋组长您可要说话算数啊……”

    庄睿一听这话,乐了,他原本怕自己要挑的那两件大过贵重,所以改了下条件,既然蒋大组长要坚持,那如果有什么压力,就让他出面好了。

    “对了,蒋组长,这余氏兄弟曾经给村里捐款建了学校,很受村民欢迎,我看你还是快点把人带出去吧……

    庄睿听到外面的喧哗声,不由好心提醒了蒋昊一句,这些村民可不懂什么是法律,您给他们**律,他们指定和你说人情,您要是给他们说人情,呃……那他们也不懂得什么叫法律的。

    “嗯,好,我这就安排,你是现在就回去?还是配合我们请来的文物专家,清理一下这些被盗掘的文物啊?”

    蒋昊很是从善如流,他知道在这些偏远地区,有些事情没道理讲·的,连忙用对讲机呼叫停留在村口的**,前来带人。

    庄睿想了想,说道:“我现在就回去,连夜回北京,蒋组长,我本来现在都在海南拍婚纱照的,就是被你们这事给耽搁了,我说,这批文物里面的那个青铜鼎和青铜编钟,一定要留给我的博物馆啊……”

    “行,庄先生,您放心吧,等被盗文物清点出来之后,我们会和文物部门协商,把你说蒋昊点头答应了下来,这事情难度不大,一千多件古玩,借给庄睿博物馆几件也不算什么大事,话说所有权还是国家的嘛,放在哪个博物馆都是为人民服务的。

    没过多大会,门口就响起了汽车刹车的声音,两个**压着余震平,上了警车,那些村民们见到余震平截着手铐出来,顿时炸锅了,有些冲动的小伙子,就要上前抢人。

    “砰!砰译!”

    三声清脆的枪响,震慑住了这些人,蒋昊站在门口,大声喊道:“乡亲们,这个人是杞了国法的,你们不要冲动……

    或许蒋昊那带着京味的普通话,这些村民们听不憧,但是那手枪可是真家伙,余震平又不是他们村上的二狗子和大恩人余老大,顿时那几个冲在前面的小伙子,都退了回去。

    虽然这些人的祖宗都是造反杀官起家的,但是佘老大给他们买的那台彩电,多少也让他们知道现在是新社会了,不是流行古代长矛大刀的时代了。

    看到村民们在乡镇领导的安抚下,逐渐散去,蒋昊长舒了一口气。“庄先生,您二位也跟这辆车走吧,我今天要陪这些文物专家留下来,明天才能回去……”

    蒋昊当年可是执行过解救被拐卖妇女的任务,那次足足被一些愚昧的村民打的躺在床上一个星期,是以刚才看到苗头不对,蒋昊马上就鸣枪示警了。

    “哎,我说蒋组长,您就不能再安排一辆车吗?”

    说老实话,让庄睿和余震平坐一辆车,他还真是不愿意,这哥们看向自己的眼神,像只狠崽子似地,那阴冷桀骜的样子,庄睿不.B_疑他会扑上来咬自己一口。

    莽昊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我再安排一辆车一一r一一一”

    由于此地民风彪悍,此次跟来的乡镇领导,今儿也是甭想回去了,蒋昊安排了一个本地的**,开车带着他的同事和庄睿一起返回郑州,自己虽然走不开,但还是要对余震平进行突审的。

    在看着那些专家清点文物一夜未睡的蒋昊,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经过一夜文物知识普及的他,终于明白了那两件青铜器的贵重之处,也明白了庄睿昨儿为什么点名要这两个物件了。

    在弄明白这两个物件的价值之后,蒋昊也不敢做主了,给部里打了个报告,让他们去处理这事了,而自己则是坐车回到了郑州。

    因为清点出来的文物数量,和余老七交代的有些不符,蒋昊必须要撬开余震平的嘴巴,挖出剩余文物的藏匿地点。

    不知道为什么,在余老七嘴里就是个滚刀肉的余震平,没等蒋组长来到,就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剩下的两个文物藏匿点,并且将自己十多年来所盗的墓葬,一一都交代了出来。

    直到余震平说出,自己这身材,是年幼时被余老大下药所导致不能成长的,蒋昊才突然明白了点什么。

    海南的夭很蓝,海滩边的海水,更是清可见底,不过这个时节的游客,却并不是很多。

    七八月份去海南,那纯粹就是找罪受,勐多度的高温下,还要西装草履摆造型,折磨的庄睿快要疯掉了,早上要拍日出,晚上还要拍夕阳,庄睿就差没问那摄影师了,自己夜叉和媳妇00××,他们要不要也给拍下来?

    从郑州返回北京后,庄睿就带着秦萱冰还有彭飞两口子赶到了侮南,不过来到之后,他就感觉自己失策了,这里海景虽然很美,不过这天气,就没一会感觉身上的衣服是干的。

    好容易一天下来,庄睿感觉比在郑州和余震平斗智斗勇还要累。“小子,别笑我,明儿就该给络们拍了……

    庄睿所住的酒店,距离一家港口不远,站在酒店的阳台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轮船上的灯光。

    这次庄睿和秦萱冰拍婚纱照,顺带着也让彭飞和他媳妇一起拍了,要不残今儿一天,庄睿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他是要等明天彭飞拍完,才一起回北京的。

    “柏那东西干……”

    彭飞撇了撇嘴,话说了一半,见到展本小鸟依人状的女朋友瞪起了眼睛,不由身子一矮,接着说道:“要拍,一定要拍!”彭飞的动作引得几人都笑了起来!!~!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