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711-712章 平台(上、下)【两章合一,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11章平台(上)

    国家的各级旅游景点,虽然直管部门是国家旅游局,但是由于一些景点的特殊性,和文化部门也有着一些关联。

    而旅行社和各个景点的关系,又是十分的密切,所以在四九城一位官职不高,但却手握实权的领导发话之后,庄睿的博物馆,就成了各大旅行社旅游线路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了。

    中午吃过饭回到博物馆之后,博物馆旁边的停车场,已经停满了各种旅游大巴车,在博物馆的门口,则是站满了拿着小旗子的导游,带着各个旅行社帽子的游客,耳边挂着对讲机的博物馆安保人员,眼睛一边查着印制精美的门票,一边清点着进入博物馆的游客数量,一切显得是那样的井井有条。

    现在博物馆的大门已经被电子栅栏封闭起来了,每次只能通过两个人,以方便安保人员检票,庄睿等人是从博物馆另外一个侧面进入的,直接可以到达会议室。

    “老弟,我就不跟着凑热闹了,回头跟咱们再联系,我在北京还要呆几天……”

    下得车来,趁着去会议室的功夫,马胖子挤到了庄睿的身边,今儿庄睿实在是太忙了,就连马胖子这样关系十分好的朋友,都没时间招呼。

    庄睿看着满头大汗的马胖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马哥,真是对不起,回头空下来,我请您吃饭……”

    听说自个儿博物馆开业,缺少些杂项类的古玩,这哥哥用汽车一气给拉来了上百个山西漆器,从汉唐到明清的都有,其中不乏精品,有些描金漆器更是价值不菲。

    根据考古发掘实物证明,漆器出现的最早时期,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期,在商周汉唐时代,漆器虽然也用于生活中,不过大多是为装饰所用。

    一直到唐末明清,瓷器发展迅猛,取代了漆器摆设装饰的功用之后,漆器才更多的作为家庭或许宫廷实用的工具。

    按照庄睿的估算,这些漆器的价值,恐怕要在三千万以上。

    三千万对于现在的庄睿和马胖子而言,可能都不算什么,不过这人情庄睿是欠下了,因为庄睿就算是拿着3000万的现金,恐怕也收不到这些物件的。

    正因为有了这一批漆器,庄睿准备把杂项管再分隔成几个小一点的展馆,像玉石展馆,漆器展馆,或许在今后根据某一类别的藏品,再开启别的展馆。

    现在漆器展馆的展柜订购已经在进行中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曾经在历史上大出风头的漆器,就能出现在游客面前了。

    “吃饭就算了,啥时候有空带哥哥再去趟缅甸就行了,哈哈……”

    马胖子拍了拍庄睿的肩膀,接着说道:“老弟,哥哥这辈子就指望这双眼睛吃饭,看了那么多人,唯独看不透你小子,好好干吧……”

    就在一年多以前马胖子认识庄睿那会,庄睿只有两三百万的身家,勉强算得上是个小富,不过到了现在,从财产上而言,庄睿已然能和马胖子平起平坐了。

    马胖子走到今天这一步,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绕了不少弯路,经过二十多年的奋斗,才有现在的身家,而庄睿拥有这一切,只不过用了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这让四十多岁正当壮年的马胖子,也有点感觉廉颇老矣的感觉了。

    看着马胖子那肥胖的身躯消失在门口,庄睿心里也是有很多感慨,自己又何尝不是靠着这双眼睛,得到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呢?

    “庄老师,怎么不进去啊……”

    “庄老师,我手上有几个玩意,等有空咱们交流一下?”

    “庄老师,您馆中的一些藏品,有没有意思交流一下?”

    今儿庄睿可是没时间在那里忆苦思甜,,这刚刚走个神,就不断的有人在和他打招呼来了,当然,这话题是离不开古玩这行当。

    “可以,可以,回头咱们联系……”

    “哎……刘总,您就别琢磨我的玩意了,我展馆里的物件,那可是只出不进的……”(打眼弄错了吧,不是只进不出吗??)

    庄睿随口和众人搭着话,这些人已经很有可能都会成为他的客户,与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客户,与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藏友专家们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是十分有必要的。

    古玩行最讲究的就是交流,有些人交流藏品是为了兴趣爱好,但是更多的人交流藏品,却是单纯为了赚钱,把这个当成一个谋生的手段,而全国指望这行吃饭的人,亦不在少数。

    朋友们不要以为有好东西,就一定能卖出好价钱来,一件古玩的售出,是受到许多方面的影响的,诸如拍卖行的宣传力度,市场的炒作强度,还有购买人的消费能力等等。

    而且拍卖行也是挑选物件来拍的,不是什么东西都能送拍,打个比方,像是青铜器的交易,一般都是必须要在私下里进行的。

    所以说,很多人即使收藏有好东西,却是因为上述的种种原因,一直留在手上不愿意出手,就是为了找个合适的买家。

    而这家博物馆所表现出来的经济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庄睿更是在不同场合,显露出了自己想要购买古玩的欲望,所以很多藏家们,都对庄睿表达出了想进一步交流的意思。

    一边和众人客套着,走进了博物馆的会议室,诺大的会议室里座无虚席,可以说,这是古玩界的一次盛会。

    马先生的博物馆虽然搞的是会员制的,但是平时最多也就是组织个三五十人的小聚会,像今天这样的全国性质的集会,恐怕除了国家在进行某些改革研讨时,才能召来这么多的人。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各位朋友,我谨代表定光博物馆和庄总,感谢大家能在百忙之中,参加定光博物馆的开业典礼……”

    会议是由皇甫云主持的,皇甫副馆长发挥了做律师时的口才,在说了一番没营养的话后,皇甫云接着说道:“今儿咱们诸位同仁聚集一堂,除了交流下收藏经验和心得之外,我们庄总有一个提议,就是开办一个会员制的收藏网站,在座的都将成为这个网站的会员……”

    “皇甫馆长,这个会员是什么啊?加入了有什么用?”

    “是啊,我这老头子还没上过网呢……”

    “上网又不能看实物,意义不大啊……”

    听到皇甫云的接下来的话后,场内顿时议论纷纷,说老实话,虽然现在讲与时俱进,不过在2005年,这些玩儿收藏的人,韩真是没几个懂啥叫网上冲浪的,有那时间,他们都用于在古玩市场转悠了。

    有不懂的,也有不以为然的,不过也有人面色变得不大好看的,像马先生的博物馆,用的就是会员制,他不知道这网站会员制是否会对他有影响,当下咳嗽一声,拿过自己所坐圆桌前的一个话筒,说道:“大家静静,先听皇甫馆长说完……”

    马先生在古玩界还是很有影响力的,在场的这些人,差不多有四分之一都是他那博物馆的会员,每年向他缴纳会费的,所以马先生话音一落,场内慢慢变得安静了一些。

    “咳咳,我来解释一下吧……”

    庄睿见到皇甫云有点镇不住场子了,遂接过他的话筒,说道:“搞这个网站,是鄙人一个设想,大家来自天南地北,很难经常这么聚在一起交流……

    但是网络不通,不管大家身处何地,都能网上交流经验得失,并可以将自己想要出手的物件,拍成照片挂上去,并且是想要购买什么东西,也能在网上留下求购信息……

    有了这个平台,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私下里看货交易,俗话说:一人计短众人计长,相信在座几百位收藏界同仁的藏品里,总归有大家喜欢个需要的玩意儿,这样互通有无,总比咱们只能去拍卖行和古玩市场淘弄物件要强吧?”

    见到众人脸上都露出思索的神情,庄睿停了一下,喝了口水之后,接着说道:“当然,咱们这个网站,只用于藏品之间的信息交流……

    至于藏品的真假和后期的交易,网站是不涉足的,还还需要诸位私下里鉴定,我想,有马老师的鉴定团队在,这个问题应该是不难解决的……”

    庄睿的话,让原本脸色有点难看的马先生,眉头舒展开来,要知道,马先生的会员们,主要都是冲着可以免费帮其鉴定古玩这一点福利,而参与进去的。

    庄睿华中的意思很明显,网站只用于信息交流,鉴定这一块不管,也就是说,和他的生意不但没有冲突,还有很大的互补作用。

    “小庄这个建议不错,在座的各位都是有经验的藏友和专家,拿出来的物件,想必不会太假,可以交流(交易)的空间很大,不是现在那些收藏网站可以相比的……”

    马先生接下来的话,让众人心头一亮,别看在座的只有几百人,但是这几百人可都是收藏界里有点名望的人,手里的好东西,不是一般的多。

    平时由于地域的限制,很可能众人都在各自或者周边的城市进行交流和交易,这样交流面就变的很狭窄。

    但有了庄睿所说的这个网站,大家就能见到所有人想要出手或者想购买的东西,可以选择的余地就会变得大了很多。

    平台(下)

    庄睿在场内众人消化了一会马先生的话后,接着说道:“马老师说的对,并且咱们这个圈子不对外开放,只有各位通过自己专有的VIP账号才能进入到网站,这样就避免了一些心存不良的人上传假东西进行恶意交易……

    另外我还想申明一点,玩古董虽然都有打眼的可能性,但是通过鉴定,如果那个人试图恶意的多次用假古玩进行交易的话,他将被取消会员资格……”

    “庄老师,如何才能鉴别说,有人恶意交易呢?”

    “是啊,看走眼是正常的,不能有那么几次,就说是恶意的吧?”

    “说的是呀,就是诸位老师,恐怕也不能保证次次都买到真物件吧?”

    听到庄睿的话后,场内顿时人声鼎沸,议论纷纷,不过庄睿所说的是在保障众人的利益,提出异议的人并不是很多,开口说话的几个人,都是圈里经常出手古玩的,庄睿刚才说的,对他们影响最大。

    而且大家都是这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每次拿出来的东西,经过鉴定都是假的,恐怕谁都丢不起这个人,到时候估计不用人驱逐,他们都不好意思再出来混了。

    “诸位,我还没说完呢,我这样想的,大家共同推选出来9位在古玩圈子里有德望的人,组成一个专家评定组。

    而每次较以前的鉴定结果,如果物件是假的话,都要报到这个评定小组里,由9位专家通过对这东西综合鉴定,用不记名的方式,投票进行评定,是否恶意交易。

    我想,大家推选出来的专家,应该是可以代表咱们大多数人的……”

    庄睿的话让众人沉思了起来,他说的没错,一次两次打眼失手,那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三番五次拿出假东西来交易,就会让人怀疑交易人的初衷了。

    而专家评定的办法也不错,不记名投票,谁也不知道哪个人投的是什么票,这样专家也不会得罪人,算是比较公平的。

    “小庄啊,你这法子我觉得不错,只是我老头子还不会用电脑呢,这可怎么办啊?”

    在众人考虑了一会之后,场内忽然传出来一个声音,说话的这个人六十来岁的年纪,是一位来自陕西的老板,姓雷,是半路出家玩古董的。

    不过雷老板为人精明,眼睛很犀利,买到的物件真多假少,比杨伟他爸强多了,在圈子里了也小有名气。

    “雷老板,让您孙子教您不就成了啊,简单的很,您生意做那么大,不会连上网都学不会吧?”

    一个和雷老板相熟的人,大声喊了起来,引得场内一阵哄笑声。

    说老实话,庄睿的这个网站,要是真有他所说的这种效果,上网这样的事情,每个人都能解决的,自个儿不会,身边亲戚朋友晚辈们,总归有懂的呀。

    场内稍微安静了一点之后,庄睿说道:“我的这个提议,只是想为了大家更方便的进行交流,完全都是免费的,大家如果同意的话,咱们就可以推选评定组的专家,如果有哪位不想参与,现在就可以退出,大家举手表决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可能也有人不愿意凑这热闹,就是庄睿搞这个网站,也是存在着很大的私心的。

    庄睿给定光博物馆的定位是:在未来的10年内,不管是馆藏数量还是馆藏精品,都要做到私人博物馆当之无愧的NO.1。

    从庄睿现在的几项投资来看,在未来的几件中,翡翠矿和房地产的产出最大,他手里最少能有10亿以上的资金。

    如果仅是通过这个平台,庄睿可以发出自己的求购信息,同样,在看到别人有意出售的物件之后,也能第一时间去购买。

    至于真假,那绝对逃不过庄睿的法眼的,因为最终交易,还是要网下看货付款的。

    “我参加……”

    “我也参加……”

    “这是好事啊,大家都参加……”

    在庄睿说完之后,场内呼啦啦的都举起了手,即使有不愿意参加的,在这种场合也不会表露出来,最多是自个儿以后不上网罢了。

    “好,那大家推选一下各自心目中最为推崇的评定组专家吧,下面每个人会有一张选票,各位只要把您希望成为评定组专家的人名写在上面就可以了,等一会咱们公开投票,保证做到公正公平公开,绝不作假……”

    庄睿最后一句话,引得众人笑了起来,不算网络上的虚拟的东西,要说在中国什么实物被盗丵版的最多,那绝对就是古董了,每个城丵市里古玩市场成千上万的物件,难不成都是真的?

    按照事先的安排,10多个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把一张纸片大小的投票,送到了每个人的手里。

    庄睿的这个想法,来的比较突然,事先除了皇甫云之外,没有和场内任何一个人沟通过,所以这些人即使想串联起来共同推选一个专家也是不大可能的,最多三五个关系不错的人,小范围的讨论一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刚才发下去的那些选票,又重新被收到了事先准备好的几个透明玻璃箱里,拿到会议室的前面。

    收上来选票之后,庄睿开口说道:“我看咱们就麻烦马老师,金老师和孟教授还有德叔四个人,来作为开票的监督吧……”

    庄睿所说的这几个人,在国内收藏界和学术界,都是顶尖的任务,场内众人并没有异议,几人站到了玻璃箱的旁边,监督其工作人员开箱读票。一个工作人员读名字,而另外一个则是在黑板上写下名字,用“正”字来计算选票的数量,虽然庄睿这次准备的有些仓促,但也似模似样,让人都感觉很新奇。

    “马XX,一票……”

    “孟XX,一票……”

    “杨X,一票……”

    “庄X,一票……”

    随着读票工作人员的话声,一个个名字被写在了黑板上,让众人最为熟悉的就是马先生、孟教授、庄睿、德叔还有几个经常在国内电视杂志上露面的人。

    在场的一共就三百多人,读票进行的很快,中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9个得票最多的,就已经被统计了出来。

    不知道庄睿是否因为主场作战的原因,他得到的选票,居然是最多的一个。

    另外想马先生、德叔、金胖子等人,也都是被选为了专家评定小组成员,可以说这九个人,囊括了古玩界各个类别的专家,也包括考古界的领军人物孟教授等等,这个结果,还是让大家都很满意的。

    接下来,众人又商讨了一些具体的细节问题,像提出申请评定的渠道等等,一一都的得到了解决。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晚上,有些人会酒店,准备明天再来细看博物馆的藏品,而有些人则是要赶飞机,庄睿安排人叫了出租车,把嘉宾们都给送了回去,此次的博物馆开业和同行聚会,算是圆满结束了。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还不少,像网站的搭建,和每个人的沟通,只是庄睿很不负责任的把这些事情,都交给了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卫鸣去解决了,现在楼卖的差不多了,总要给那的员工找点事情做嘛。

    ……

    “我靠,总算没事了……”

    在送走最后一个客人之后,庄睿站在自己那虽然已经关门了,但是依然灯火通明的博物馆大门口,累的只想一屁股坐在地上。

    虽然灵气可以消除疲劳,但是这一天精神绷得紧啊,大事小事都要他来过问,这脑子乱哄哄的就快要爆炸了。

    皇甫云倒是精神奕奕的,这点强度的工作,对他而言,是早已习惯了的,当下拉了一把庄睿,说道:“没事?早着呢,走,先去找个地方吃饭,我把云总给喊来,今天的帐要报给你……”

    皇甫云所说的云总,叫云曼,今年三十一岁,是秦瑞麟珠宝店的财务总监,庄睿在接手了宣睿斋之后,就一直让她监管两边的财务,现在又加上博物馆这边的工作。

    云曼是香港人,不知道是不是眼界高的原因,一直都没有结婚,不过庄睿发现,从皇甫云和她接触之后,这两人似乎擦出了点火花,最起码刚来北京时没事就打个电话给庄睿喊他去酒吧的皇甫云,这段时间很是消停。

    “得,那上车吧……”

    庄睿也想知道,今儿自己这开业第一天,到底能有多少进账,哥们这一个月啥事不干,就要往外掏一百多万。

    虽然庄睿是财大气粗,但也不能整天大喘气,自个儿从腰包掏钱啊?想让博物馆健康发展,最终还是要收支平衡才行的。!~!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