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八章 结跏【五千字章,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种事情根本没得商量,让庄睿捐个千儿八百万的香火钱,他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但是白狮和这个可能对家人身体有帮助的转经轮,庄睿是绝对不会交出去的。

    得到转经轮后,庄睿还没怎么研究过呢手打,这会听杨凯文说着话,手里却是把玩起了那个转经轮,不紧不慢的摇晃了起来。

    “嗯?还可以这样?”

    庄睿用灵气可以观察到,在转动转经轮的过程中,转经轮里面那紫金色的愿力,居然沿着紫檀木柄,缓缓的渗入到了自己的皮肤之内。

    “这岂不是和自己眼中的灵气有一样的作用?”

    庄睿愣了一下,再也没有去注意杨局长在那喋喋不休的说什么了,全身心的关注起这个转经轮来。

    这一仔细观察,庄睿才发现,在转经轮内愿力渗出的同时,转动着的经轮,似乎也在缓慢产生着愿力,让经轮内的愿力,始终保持着平衡的态势。

    “宝贝啊,这是宝贝……”

    庄睿发现了这一点之后,心中大喜,这玩意不单是能给媳妇用,就是老妈也能用啊,虽然进入身体的灵气数量很少,但是长期使用,延年益寿是肯定的。

    现代人对于鬼神仙佛都抱着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态度,这道理用在转经轮上,刚好能说得通,不信的人也不会整天借助转经轮诵经,自然得不到经轮所产生的好处了。

    原本庄睿还在苦恼,这转经轮里的灵气怎么才能引导出来?没想到只要转动经轮就可以了,而且还能自动补充,不愧为当年莲花大士使用的佛器。

    “老弟,怎么了?魔障了啊?”

    庄睿正沉浸在惊喜之中的时候,忽然感觉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干嘛啊?郑兄,吓了我一跳,我在鉴别这个转经轮呢……”

    庄睿没好气的看了郑华一眼,接着说道:“杨局长,郑兄,你们知道这个转经轮,是什么来历吗?”

    “不知道……”

    郑华和杨凯文同时摇了摇头,虽然在那店铺里的时候,郑华听到班禅提到过一点转经轮的事情,不过他丝毫都听不懂是什么意思,那些佛经对他而言,无异和天书一样难懂。

    “嗨,我说你卖什么关子,快点说啊……”

    就在庄睿正组织语言的时候,郑华催促了起来,说老实话,这东西能入得班禅的法眼,让郑华和杨凯文都很好奇。

    要知道,布达拉宫里面,什么佛器宝贝没有啊?那位布达拉宫的主人居然会向庄睿索要这个东西,可见这个黄金转经轮,即使在布达拉宫里,也是能数得上的佛家重器。

    “你们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庄睿摊开两手,开起了玩笑,就在郑华准备扑上来的时候,笑着说道:“这东西应该是8世纪左右进入西藏的莲花大士,所使用的佛器……”

    看到两人脸上均是露出迷惘的神情,庄睿解释道:“莲花大士是古印度乌仗那国人,嗯,就是现在的阿富汗那边的,他是建立藏传佛教前弘期传承的重要人物,藏传佛教宁玛派的开山祖师,也是最早将佛教传入西藏的人之一……

    传说莲花大士是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和释迦牟尼佛的身口意三密之应化身,这可是真正的佛祖,所以他所用过的东西价值几何,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这……这堪比佛祖舍利啊……”

    杨凯文和郑华听的目瞪口呆,过了半晌之后,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和佛祖舍利比不了,但是比一般的佛家法器要强很多,这东西就算不是莲花大士使用的随身法器,也是被高僧大德加持过的,比我这串天珠手链要贵重多了……”

    庄睿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转经轮,自己的天珠手链对身体虽然有好处,但是弊端也多,不能让外人随意接触,每到和媳妇要那啥的时候,都要把它取下来放到一边的。

    虽然同为佛家法器,但是天珠手链里面,并没有形成愿力,和这个转经轮相比,还是要差了好几个档次的。

    郑华发了一会呆之后,反应了过来,神情激动的冲着庄睿说道:“庄老弟,你这东西一定要卖给我,价钱随便你开……”

    听到郑华的话后,庄睿毫不犹豫的说道:“想都别想,郑兄,萱冰也是信佛的,这东西我要留给她……”

    “我出一亿港币,怎么样?”

    郑华还不死心,不过开出价后,看到庄睿不屑一顾的样子,不由垂头丧气的说道:“你小子也不差钱,肯定是不会卖的,不过老弟,这要是被我爷爷知道你有这东西,他肯定会来讨要的……”

    “班禅张嘴讨要,哥们都没给面子,你们家老爷子也不成……”

    庄睿干脆摸出电话,直接打给了贺双,让他连夜飞到拉萨来,将这个转经轮给带回去,这东西庄睿可是不放心托运快递什么的,要是丢了,自个儿都没地哭去。

    “得,你狠……”

    郑华见到庄睿的举动,也是傻了眼,这哥们够狠,为了这个转经轮,居然让私人飞机跑一趟,要知道,私人飞机升空一小时,那费用就要在十万上下了。

    庄睿这态度也要郑华打消了对这转经轮的染指之心,本来想着回去告诉老爷子的,现在也打算闷在心里了,否则老爷子要是知道而又得不到,那还不憋出病来啊?

    几人说话间,客厅的房门被从外面给推开了,彭飞和一个推着推车的服务员站在门外,却是庄睿的晚餐送来了。

    “庄睿,明天上午十点,班禅灌顶,我到时候让人来接你们啊……”

    杨凯文和郑华见状,只能出言告辞,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东西落到庄睿手里,谁都甭想再要走了,谈钱,人家根本不缺,谈感情,谁还能有庄睿和媳妇感情深啊?

    吃过饭后,庄睿带着白狮围着别墅散了会步,看的出来,这对于常人的高原反应,却是让白狮十分的适应,庄睿从白狮发出的低吼声,能听出欣喜的意思来。

    “白狮,愿不愿意留在西藏呢?”

    庄睿坐在别墅前面的草地上,用手搂住白狮的脖子,轻声问道。

    见到白狮的样子,庄睿也有点迟疑了,虽然舍不得,但是能看的出来,白狮来到西藏之后,变得活跃了很多。

    “呜……呜呜……”

    白狮喉间发出一阵低沉的声音,使劲的摇了摇头,脖子上的长毛,搞的庄睿脸上痒痒的。

    “好,那就跟着我吧,我能活一百岁,一定也让你活到一百岁……”

    庄睿高兴地拍了拍白狮的大头,用灵气给它梳理起身体来,白狮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在月光下的一人一犬,显得是那些的和谐。

    第二天一早,庄睿接到了贺双的电话,他和丁浩已经在拉萨机场了。

    “老贺,这东西一定要亲手交到我媳妇手上啊……”

    庄睿叫了别墅区管理处的一辆车,直奔机场,小心的将放在一个纸盒里的转经轮,交给了贺双。

    他昨天在电话里和秦萱冰已经说过了,听到庄睿找到一件佛祖曾经用过的法器,秦萱冰也是很高兴,如果不是有身孕的话,恐怕她也要跑到西藏来了。

    “庄总,您放心吧,我一回北京,就把这个给送过去……”

    随着连夜赶到拉萨,贺双也没有什么不满,话说庄睿给他们的待遇的确很好,这要是换做飞民航,工资没现在高不说,也没有现在那么空闲,要知道,这快半年的时间了,总共连一个月都没有飞到。

    “嗯,麻烦你们两个了,我估计没有那么快回去,到时候再给你们电话好了……”

    庄睿看了看手表,这会已经是快九点了,估计赶到布达拉宫,也差不多轮到自己接受班禅灌顶了。

    ……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到布达拉宫了,但是庄睿看着面前开阔的广场,还是感觉到有些震惊,作为布达拉宫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城市广场。

    广场上的游客,和那些朝拜的人,也都形成了很独特的风景线。

    “庄先生,咱们进去吧……”

    宗教局的张科长已经等在这里了,在他身后,还站着大昭寺的巴桑小喇嘛,他也是此次寻访队伍的一员,也要来接受班禅的赐福。

    “走吧……”

    庄睿点了点头,带着白狮和彭飞,跟随张科长进入到了布达拉宫。

    这座修建虽然晚于大昭寺,但是名气却大于大昭寺的古代藏王宫殿里,充满了肃穆的气氛,来往的游客在导游的带领下,参观着对外开放的部分。

    而庄睿等人则是在一位中年喇嘛的引领下,直接走向布达拉宫的后殿,庄睿也分不清穿过了多少回廊宫殿,足足走了有十多分钟,在经过了一个迷宫般的回廊之后,那个中年喇嘛才停住了脚步。

    在庄睿等人面前的,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房间,甚至没有前面那些华丽。

    “这班禅每天呆在这里,也很不舒服啊……”

    单单是进出,恐怕就要半个多小时,要是让庄睿住在这里,那他肯定不习惯,而且走过这么多地方,庄睿也没看见个电视剧啥的,一点娱乐生活都没有。

    其实庄睿并不了解班禅的生活,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除了每天上午都要学习佛法经文之外,还需要学习英语,并且在下午的时候,可以在寝宫里学习电脑。

    午饭之后一直到下午4点,是十一世班禅自由支配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大部分时间他都用来学习电脑或者阅读各种书籍,其中包括有关藏传佛教的书籍,科普读物、杂志、报刊等。

    藏传佛教所说的转世,并不能将前世所有的知识都继承下来的,也是需要一步步的学习和积累,才能成为真正的班禅活佛。

    “几位请留步……”

    来到那个房间门口之后,庄睿等人被两个喇嘛给拦了下来。

    “庄先生,你们几个人进去就行了,我在这里等你们……”

    张科长不是第一次来,知道规矩,转身交代了庄睿几句,由于彭飞也要跟随庄睿参加寻访队,倒是可以跟进去。

    庄睿指了指白狮,对拦路的侍从喇嘛说道:“它可以进去吧?”

    “当然可以,它可是我们的护法……”

    “能进去就行,走吧……”

    庄睿有点不礼貌的打断了那喇嘛的话,少跟哥们说那些什么护法神兽之类的事情,您就是把它说成二郎神的哮天犬,在哥们眼里,那还是白狮。

    那侍从喇嘛显然没有修炼到家,用眼睛瞪了庄睿一眼之后,才推开了身后虚掩着的房门,让庄睿等人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大概有四五十平方米大小的房间,在房间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佛像唐卡,靠门一边的藏柜上,摞着一叠叠包裹整齐的经书。

    房间里除了刚进来的庄睿等人和结跏跌坐在那铺着厚厚垫子禅床上的班禅之外,还站着几个人,两个侍从喇嘛分左右站在班禅身边,另外就是杨凯文局长了。

    再班禅身后,挂着一幅怒目金刚的唐卡,手持金刚杵,头发蓬张,两眼圆睁,形象十分凶恶。

    “这不是吓唬人嘛……”

    看着那唐卡,庄睿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不过他不知道,班禅的居所并不是在布达拉宫里面,而是在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

    扎什伦布寺位于日喀则城西,由宗喀巴的弟子根敦珠巴主持创立,是西藏黄教四大寺之一,那里是历代班禅的驻锡地,历史地位仅次于庄睿现在身处的布达拉宫。

    只是因为强巴洛珠是十一世班禅的老师,他才会来此参加这次的仪式,并且给寻访队的人员灌顶赐福的。

    “咱们是第二次见面啦……”

    让庄睿没想到的是,他刚一走进房间,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就和他打起了招呼,似乎还对他挤了挤眼睛。

    “是,昨天不知道是您,还请不要见怪……”

    庄睿双手合十,对着这位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大活佛行了一礼,今天他才算是看清楚了班禅的面容。

    额尔德尼看上去,和他的实际年龄差不多大,脸上略显青涩稚嫩,唇边长有细细的胡须,身上穿着一身明黄色的喇嘛服饰,在头上,还戴有一个尖尖的喇嘛帽子。

    “我感觉到老师应该转世在北方,你是有大佛缘的人,还希望你能找到老师的转世……”

    额尔德尼今天要给不少人摸顶赐福,他并没有对庄睿多说什么,随口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让庄睿走到近前来。

    “这个……不跪行不行?”

    在十一世班禅面前的地上,摆着一个蒲团,想必是给信徒们跪拜用的。

    不过庄睿当初跪强巴洛珠活佛的时候,那老活佛年龄够大,庄睿没有心理障碍,现在让他跪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庄睿还真是跪不下去。

    “无礼!”

    站在两边的侍从喇嘛听到庄睿的话后,顿时满脸怒气,大活佛亲自给灌顶赐福,这是万千信徒做梦都会笑醒的事情,这个人居然还不愿意?

    年轻的班禅并没有生气,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你跪的不是我,跪的是佛……”

    “我能不能和你一样,坐在蒲团上?”

    庄睿还是有点不甘愿,他长这么大,除了跪过老妈和那位老活佛之外,就连外公都没跪过,真是有点抹不开面子。

    “和我一样?呵呵,你要是能做到,当然可以……”

    班禅闻言笑了起来,他把盖在腿上的喇嘛服拉高一些,将双腿露了出来。

    “这有什么难的……”

    庄睿撇了撇嘴,走到床前的蒲团上,右脚放到左脚后面,坐了下去。

    等到屁股坐在蒲团上之后,庄睿伸出手,把自己的右脚压左髀上,左脚压在右髀上,如同打了一个蝴蝶结一般,双足交叠,脚心朝天,上身挺直,和坐在床上的班禅动作一般无二。

    庄睿露出这一手,不但让站在一边的杨凯文看直了眼,就是那两个侍从喇嘛,也是不敢置信的看着庄睿,这活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这种做法叫做结跏跌坐,为佛家取道之方,是佛教的各种坐法中,最具有代表性的,除了修炼之人,很少有人能坐的像庄睿这样自然。

    班禅见到庄睿如此轻易的坐了下去,也是有点吃惊,开口问道:“你修炼过瑜伽?”

    “没有……”

    庄睿摇了摇头,说道:“您不是说我有佛缘吗?这点小事情都办不到,那还叫什么佛缘?”

    庄睿这是典型的占了便宜卖乖,他纯粹是身体多次经过灵气的梳理,韧带变得很舒展,是以才能坐下去,要是换做一年多以前的庄睿,别说是结跏跌坐,让他劈个大叉,都能难为死他了。

    班禅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伸出了右手,抚摸在了庄睿天灵上,嘴里念念有词,开始帮他摸顶赐福起来。

    过了有一分多钟,班禅拿开了手,左手从身边喇嘛手上接过一条雪白的哈达,挂在了庄睿的脖子上。!~!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