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五十九章 伤离别(下)【两章合一,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格桑,快来帮忙,用枪打啊,那可是豹子呀,会把咱们的牛羊都咬死的……”

    在这个大雪山下小村庄里,由于山上小动物繁多,尤其是在夏季,很少见到豺狼豹子等喜欢偷食牛羊的野兽,是以巴珠在放牧的时候,并没有携带枪支。

    为了保护村里的牛羊和藏獒,巴珠手里拿着一把大砍刀,勇敢的迎向了雪豹。

    草原上生活的人都知道,虽然藏獒号称是可以与虎狼狮豹搏斗,但最多也就是能斗斗草原狼,和狮子老虎还有豹子这样的猛兽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巴珠明白仅凭自己和两只藏獒,是斗不过这只成年雪豹的,是以大声的招呼格桑,让他拿枪去打豹子,生活在这小山村的人,自然是不懂得什么叫做动物保护法的。

    “巴珠,这不是普通的豹子,它是大雪山的守护神……”

    格桑一把拉住了巴珠,想着既然答应了庄睿,干脆就开始从巴珠身上***吧。

    和这些很少出大山的村里人相比,格桑却是去过四川以及云南等好几个城市,在村里算是个见多识广的能人,虽然格桑不怎么相信庄睿的话,但是庄睿所说的补偿办法,却是让格桑心动了。

    要知道,村里的牛羊,除了逢年过节自己宰杀之外,就是拿出去换成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物件,虽然外面的人也都是藏民,不会坑村里人,但是以物易物,相对来说要比卖钱少了许多。

    一年下来,去掉村里必须要的开销,整个村子几十户人家的收入,也不过就是几万块钱而已,平均下来一户才1000多块钱。

    如果庄睿真能按他自己说的,也不需要每年都给,就是一次性给个20万,那村里即使用牛羊养着这只豹子,又有何妨呢?

    “格桑,你脑子坏了吧?这是豹子啊,是祸害咱们牛羊的豹子,你……你说它是雪山的守护神?”

    作为村里唯一一个在外面闯荡的人,格桑平时还是非常受人尊重的,是不是带来的登山队,也能为村里赚点钱,不过此刻他所说的话,让那放牧的巴珠完全无法接受。

    “巴珠,我说的是真的,你看,那雪豹不是没有去扑咬我们的牛羊吗,你再看看,那一只是不是传说中神山的守护神……”

    事实胜于雄辩,雪豹在庄睿的安抚下,并没有去追咬四散的牛羊,只是对面前两只藏獒有些警惕,但也没怎么放在眼里。

    毕竟有白狮那种战斗力的藏獒,这个世界上估计就仅有一只,即使是被藏民们认为是雪山守护神的雪獒,也远远不如白狮的。

    “雪豹,去把那些牛羊,都给赶回来,记住,不要伤害它们……”

    庄睿为了加深雪豹的威望,下达了一个让别人听起来匪夷所思的命令,要知道,这样活,一般可都是藏獒们做的。

    听到庄睿的命令之后,雪豹喉间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声,身体如同利剑一般窜了出去,转眼就赶到那些牛羊的前面,用爪子和咆哮,恐吓的羊群纷纷掉头,往牧民处跑来。

    即使有跑远的牛羊的,在速度上也远不如小雪,不过七八分钟的功夫,那些四散的牛羊,就全被赶了回来,只是身体在瑟瑟发抖,没有再跑的原因,是它们认命了。

    不单是巴珠看的目瞪口呆,就是庄睿也没想到,雪豹还真有几分藏獒的潜质,虽然做不到藏獒的以德服羊,但是以力压羊,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这……这……是真的?”

    巴珠也有些糊涂了,记忆中的雪豹是一种很残忍的猛兽,但是眼前的景象却又让他不得不相信,这只成年雪豹,的确履行了藏獒的职责。

    巴珠粗略的点查了一下,刚才跑丢的牛羊,居然全部都给赶回来了,即使是藏獒,也做不到如此迅速。

    刚才格桑和巴珠的对话,一直是用的藏语,直到这几句磕磕巴巴的话,说的是庄睿能听懂的,当下庄睿拍了拍雪豹,说道:“小雪,去闻下他身上的气味,以后不要咬它……”

    雪豹大模大样的走到已经变得有些呆滞的巴珠身边,用鼻子在巴珠身上嗅了嗅之后,转身又回到了庄睿的身边,很乖巧的趴在了地上。

    而那两只村里的藏獒,在白狮的管教下,这会也老实了许多,虽然看向雪豹的目光依然满是敌视,却是没有上前拼命的意思了。

    “巴珠大哥,这是活佛托梦给我的,以后它就是大雪山的守护神,而且它也是我的朋友,在冬天的时候,希望村子里能用牛羊来供养它,至于这些费用,我会出的……”

    庄睿一副神棍的模样,把自己和格桑说过的话,又给巴珠重复了一遍,可惜的是,巴珠会的汉语很有限,最后还是格桑给他翻译的。

    而后巴珠又见到了那只雪獒,这可是传说中的守护神,也是藏民们深信不疑的,巴珠连忙上去行了跪礼,在这些藏民心里,他们拜的并不是这藏獒的肉身,而是心中的那尊佛。

    庄睿看到巴珠对雪豹接任守护神这事儿,还是不怎么相信,反倒是对什么都没干的雪獒行起了大礼,想了一下之后,低头对雪豹说道:“小雪,去,和雪儿亲近下去……”

    大小雪都是女性,这两天消除了敌意之后,倒是也经常会有点肢体接触,对于小雪的示好,雪獒也很亲昵的用舌头回报了一下,不过这可惹恼了白狮,冲着小雪吼了一声,把它赶回到庄睿身边。

    见到这番情景,已经是由不得巴珠不信了,在格桑和索男的一力证明下,巴珠终于也对雪豹行了跪拜礼。

    庄睿在一旁看的心里直发乐,估计在西藏这地方,小雪绝对是第一只被人膜拜,成为类似于图腾般存在的豹子。

    “巴珠大哥,您也和我们一起回村子吧……”

    在临走的时候,庄睿又把巴珠给拐带上了,相信两个村里人说话,是要比格桑一人解释好的多。

    过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庄睿让巴珠先赶着牛羊,进了村子,他是想让巴珠把牛羊都赶回羊圈里,省的雪豹进村的时候,再闹出来偌大的动静。

    不过即使如此,动静也不小,因为村中的那些藏獒,闻到了雪豹气味,纷纷低吼了起来,拼命往村口跑来,即使是它们的主人,此刻也是无法制止。

    雪豹和藏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是保护人类牛羊的,一个却是以牛羊为食物,这两者之间是天敌,不可共存的,这也是雪獒在雪山上和雪豹撕咬的原因。

    十多只藏獒夺命狂奔、齐声怒吼,那种阵势可是不小,虽然有庄睿的安抚,雪豹也开始不安起来,喉中不断的发出低吼,要不是庄睿搂住了它的脖子,小雪指定转身就往雪山上跑了。

    “白狮,去管管……”

    看着来势汹汹的藏獒群,庄睿也有点不寒而栗,要是让这帮家伙冲过来,绝对会连自个儿一起给撕成碎片的,这几天自己身上可是没少沾染豹子气味。

    “呜呜……嗷唔!”

    听到庄睿的话后,白狮毫不犹豫的跳了出来,挡住了那群藏獒,脖子上的毛发根根竖立,喉中发出震天的咆哮声。

    藏獒们被白狮的吼声震住了,不过在看向雪豹的时候,又开始狂躁起来。

    一只像是领头的藏獒,嘴里也是发出一声咆哮,不过很显然,它不敢招惹白狮,而是从白狮身边绕了个圈子,想绕过白狮去攻击雪豹。

    “嗷唔!”

    居然还有一只不服从自己的藏獒,这让白狮感觉自己在庄睿面前,很是丢了面子,发出一声怒吼后,白狮庞大的身躯猛的扑了过去,一爪子拍在那只藏獒的头上,紧接着闪电般的用大嘴,咬住了那只藏獒的喉咙。

    “白狮,别咬死它……”

    庄睿吓了一跳,哥们让你去说和的,怎么就动气了手啊?而且还是窝里斗?

    其实这是庄睿不知道藏獒的习性,才会有这种想法的。

    每一个藏獒群,都是有一只獒王的,在这个藏獒群落里,所有的藏獒都要服从獒王的命令,至于谁能成为獒王,就要看谁最凶猛了,而族群里的每一只藏獒,在感觉自己能成为獒王后,也是可以向现任獒王发出挑战的。

    如果挑战成功,就可以成为新的獒王,老的獒王会黯然离开,如果挑战失败的话,挑战者要么死亡,要么也是离开獒群。

    在藏獒群里,獒王的命令就是最高指令,每一个藏獒都必须无条件服从,否则就会被视为对獒王的挑衅。

    白狮虽然凶猛异常,但是它来到村子里之后,并没有挑战过这只獒群的獒王,也就是说,那些藏獒虽然怕它,但是并不会服从它,想要取得獒群的说话权,那就必须先击败现在的獒王。

    这对于白狮而言,真是一件异常轻松的事情,短短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众人还都没有反应过来,原先那只浑身黑色毛发的藏獒,已经在白狮嘴下哀叫了起来。

    “嗷唔!”

    听到庄睿的话后,白狮松开了嘴,昂天长啸起来,而在场的十多只藏獒,除了雪獒之外,都趴伏下来,表示对白狮的臣服,这场面看的颇是让人热血沸腾。

    此时村里人看的藏獒纷纷往外跑,也感觉到了不对,加上巴珠进村后大声喊叫,很多人都拥到了村口这边,见到白狮大发神威的一幕。

    当然,被认为是雪山守护神的雪獒,和庄睿身后的雪豹,也都被村民们发现了,这引起了一阵骚乱,他们不知道是该先膜拜雪獒,还是要回家拿枪去打雪豹?

    至于雪豹为什么如此老实,这会却是没有一个人去思考,豹子豺狼,在大草原上,永远都是牧民们的天敌。

    “格桑大哥,该您出马了……”

    庄睿弯下腰抱住了雪豹的脖子,抬头招呼了格桑一句。

    格桑闻言是一脸苦笑,这事实在太他娘的难解释了,恐怕在说话的最初,自己一定会被这些乡亲们当成是神经病的。

    果然,在格桑和众人交流后,村民们脸上都是露出一副惊愕加鄙视的神情,没有一个人相信格桑所说的话,大声的在那边嚷嚷了起来。

    庄睿知道他们不信,有心想上前解释,无奈语言不通,也不知道他们说什么,不禁有些郁闷。

    过了一会,那个年老的村长也走了过来,在听了格桑的话后,反应尤其激烈,居然拿了拐杖要去打格桑,吓得格桑连忙跑到庄睿身边,说道:“小……小庄,这事我办不成了,他们谁都不信啊……”

    正好,这会巴珠把牛羊赶回到圈子里,也来到了村口,庄睿连忙喊道:“巴珠,巴珠大哥,你来给解释下啊……”

    巴珠亲眼见到过雪豹帮助找回牛羊,又见它和雪獒态度亲昵,对于庄睿所说的活佛托梦的说法,倒是信了成,听到庄睿的话后,用藏语和自己村子里面的人,交流了起来。

    这次村里人倒是没有露出生气的神色,因为一个人说,他们可以不信,但是一直都是老实本分的巴珠也这么说,就让他们疑惑了起来。

    而且白狮制止獒群和雪豹厮杀,也让众人感到不解,在他们看来,白狮也是属于佛祖坐骑一类的神兽,原本应该和雪豹是天敌的,现在如此维护雪豹,让他们大惑不解。

    “那只雪豹,真的帮助你找回了牛羊?”

    老村长向巴珠追问了一句,这事情太过离奇,不过也说不定真是佛喻呢,能让雪豹不吃牛羊的人,只有佛祖才能做到。

    要是被庄睿知道老村长心里的想法,保准他能乐开花,这一大忽悠,居然给自个儿整了个这么高的身份,比活佛都牛逼。

    巴珠是个实心眼的人,不会说瞎话,听到老村长的话后,很老实的回道:“大叔,这是真的,我亲眼见到的,巴珠可以对活佛起誓……”

    老村长闻言摇起了头,他还是不敢相信这么离谱的事情,想了一下之后,老村长对跑到庄睿身边的格桑摆了摆手,说道:“格桑,雪山的守护神,是会保护我们的……

    如果这只豹子,能在我们身边走一圈而不伤害我们的话,那我就相信了,以后我们会把它供养起来的……”

    刚才老村长也听到了格桑的话,知道如果村子里以后在冬天大雪封山的时候,供养给雪豹一些牛羊,就会得到不菲的一笔钱,所以才有这么一说。

    格桑闻言之后,马上给庄睿翻译了起来,今儿他算是大开眼界了,从雪豹到金雕,都对庄睿表现的服服帖帖言听计从,这让格桑内心深处,差点认为庄睿就是活佛转世了。

    “格桑,你问问他们不害怕吗?”

    庄睿怕有些人抢先出手攻击雪豹,那么自己也是无法制止雪豹正当防卫的啊。

    “不怕,我们藏族人是不会怕它的……”

    格桑和老村长交流了一下之后,给出了庄睿的答案,不过老村长还是让一些十来岁以下的孩子,都回到了村子里。

    在场的都是好猎手,即使受到雪豹的攻击,三两下还是要不了命的,足够旁边的人用枪把雪豹给打死了。

    “嘿,那这事好办,活佛指定的守护神,当然不会去伤害它所守护的人了……”

    庄睿闻言大乐,当下又做了一把神棍,伸手摸了摸雪豹的头,指着村里的人,说道:“小雪,去闻闻他们身上的气味,以后在雪山上见到他们,不要攻击他们哦……”

    雪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其实它心里也是害怕的,踌躇着不肯上前,最后在庄睿灵气的诱惑和语言的命令下,终于是钻到了人群里,在每个人身上都嗅了嗅,走到老村长身边时,还伸出舌头***了下老村长的手。

    虽然在场的每个人都被吓得不轻,但是经过这一折腾,他们是却是相信了格桑所说的话,顿时大声的欢呼了起来,在老村长的带领下,居然真对雪豹行了跪拜礼。

    庄睿身边的彭飞,看的直想笑,暗地里对庄睿竖起了大手指,在庄睿耳边低声说道:“庄哥,您真能忽悠……”

    “一边去,哥哥办正经事呢……”庄睿忍住笑,瞪了彭飞一眼。

    在这个时候,那老村长居然把全村的孩子都叫了出来,要知道,能见到雪山上的神兽,那可是一件莫大的福份。

    被庄睿灵气滋润着的雪豹,也非常的给面子,对着每个孩子都嗅了嗅,有些胆大的小孩,甚至伸手摸起雪豹的毛发,还好这大猫没有生气。

    如此一来,全村的人对于雪豹是雪山守护神的鬼话,是深信不疑了,而庄睿作为能和雪豹沟通的人,更是得到村里人的尊敬。

    这会已经是快到中午了,那些医生如果不是等待庄睿回来,昨天就会离开这里的,现在都收拾好了,庄睿婉拒了老村长的挽留,带着白狮两口子,就准备出山了。

    随行的还有两个村子里最强壮的村民,他们这是要跟随庄睿到县城里,去取庄睿答应下来的钱,这也是村民们承认雪豹身份至关重要的一条。

    “嘎……嘎嘎……”

    就在庄睿被村民们送到山口的时候,天空突然传来金雕的叫声,两只神异的金雕,从天空俯冲而下,一只落到庄睿身旁的地上,而另外一只体型较小的,居然直接落在庄睿的肩膀上。

    “我靠,你可不轻啊……”

    庄睿被这带着俯冲力量的母雕,拖的往前走了好几步才站稳了身体。

    “嘎……”

    母雕看着庄睿胸前的背包,叫了起来。

    庄睿知道它是想再看一眼自己的孩子,连忙把小东西放了出来,母雕不舍的用自己的脑袋,不住着小家伙的身体,眼中流露出来的情感,让庄睿几乎将金雕当成一个人看待了。

    两只金雕的突然出现,让村里人又慌乱了一阵,由于巴珠有关于金翅鹏王的讲解,地上又是跪了一圈子人,庄睿干脆就事论事,把金雕也列入到冬天村里牛羊被祸害的行列里了。

    在今后的很多年里,这村子都有一件让外人十分不解的事情。

    就是每到冬季最为寒冷的时候,总有那么一只雪豹大摇大摆的来村中捕捉牛羊,天空也时不时的会有一只大雕,将小羊羔抓走,而村里的人居然对此无动于衷。

    这事情后来传播了整个草原,却只有极少的人,知道真正的原因。

    在和雏鹰亲热了一会之后,两只金雕振翅飞上了天空,但是一直都在众人头上徘徊,任凭庄睿怎么挥手,它们都是久久的不肯离去。

    “雪豹,我走了,记住,以后不准伤害这个村子里的人啊……”

    相比那两只金雕,庄睿最舍不得的,却是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雪豹,这个明显岁数不大的小家伙,很是和庄睿对胃口。

    不过外面的世界终究是人类世界,雪豹出去的下场,庄睿都能想象的到,不是在自己的四合院里做一个困兽,就是在动物园里任人参观,所以庄睿还是决定让雪豹留在大雪山,留在大草原里,做个真正的雪山之王!

    “嗷唔……嗷唔……”

    雪豹不太理解庄睿话中的意思,还是紧紧的跟在庄睿身后,在它的思维里,庄睿就像是它的亲人一般,庄睿到哪,它就跟到哪。

    “小雪,回去,外面的世界,不是你能去的,回到大雪山,做你的雪山之王!”

    庄睿突然生气了,用手指着雪山,大声的吼了起来,他的爆发,吓了小雪一跳,身体往后退了几步,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过在短暂的惊愕之后,雪豹还是走到庄睿的身边,用牙齿轻轻咬住了庄睿的衣服下摆,使劲的往回拉他,眼中流露出无限渴望的神情。

    “小雪,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带你走,回去吧,大雪山才是你的家园……”

    庄睿说话的声音哽咽了,眼泪止不住的狂涌而出,像个孩子似地抱住了雪豹哭了起来。

    庄睿能感受得到雪豹对他的留恋,同样,他的心,这会也正像刀割一般。!~!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