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785-786章 败家子(上、下)【两章合一,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哦?说来……,对于这个徐先生,庄睿是充满了好奇心的,那留有“许”字的古玩唐三彩,是庄睿唯一挑不出毛病的古董赝品,如果不是里面的那个字,庄睿也不敢贸然将其打破,而只能用碳十四检测的方法断其真伪了。

    “庄总,您绝对想不到”这姓徐的家伙,就是个败家子的…”

    李大力笑了笑”接着说道:“庄总您找的这个人,叫徐国清,今年四十岁整,祖籍是河北邯郸碰县人,六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刚出生的徐国清,就跟随父母来到石家庄高邑县定居的…

    到了八十年代的时候,咱们国家开始鼓励私人创业”徐国清的父亲有一手烧制陶瓷的手艺,于是就开了个陶瓷厂,到了八十年代末期,就成了石家庄远近有名的千万元户的的徐国清的父亲在一九九零年因病去世了,这厂子也就交给了徐国清。

    只是这人正经脸不干,一不出去跑业务,二不管厂里的生产,刚接手工厂,就建了个研究所,整天在里面摆弄古瓷。

    按说这研究古瓷也没什么,不过徐国清这人不同,他居然把从国外花重金买回来的好几个唐三彩物件,全给敲碎掉了,这事很多人知道,都成笑话了。

    在八十年代私企比较少,徐国清的工厂也没什么人没他竞争”所以生意很不错,不过这人不懂得维系关系,到了九十年代后,各种私提工厂层出不穷,他的陶瓷厂,很快就淘汰掉了…的这”才十几年的功夫,徐国清就把家业给败坏的差言多了,那工厂也是名存实亡”庄总,您说这人是不是个败家子?”

    “呵呵,这人有点意思…”

    庄睿笑着摇了摇头,从徐国清烧制的这些唐三彩中,庄睿可以看出他那高超的技艺,也能理解他敲碎真品三彩瓷器所为何事,不过李大力形容的也没错,这人还真是个地地道道的败家子。

    要知道,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如果能坐拥上千万的身家,那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家比现在亿万富翁的含金量都要高出许多。

    现在的台湾首富,那位号称百亿身家的郭老板,在八十年代末的时候,也不过就是身家百万,手下的员工还不到一百人呢。

    如果徐国清稍微有点商业头脑家不说现在成为什么百亿富翁了,但是最起码也能在陶瓷行业占得一席之地,李大力给他那“败家子”三个字的评偷,一点儿都没错。

    不过这个人也让庄睿更加妈奇了,放着上千万的生意不去打理,专门去做麾品唐三彩,庄睿也搞不清这人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了家要说他制假卖假,那也不会亏的连厂子都要倒闭啊?

    “对了,庄总”本来我是约这哥们去北京没您见面的,不过他正准备卖厂子,一时来不开家所以才劳您跑这一趟的的的”

    李大力突然想起了这事,连忙给庄睿解径了一下,徐国清在李总心里,可是连庄睿的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上的”按理说自己没把他喊到北京见庄睿家这事已经是自个儿没办好了。

    庄睿笑着摆摆手,说道:“没所谓,反正都不远家去那里看看也好……,六庄睿也想见识一下,这位徐大师究竟是在什么样的环境里”能仿制出连诸多专家都看不出破绽的唐三彩器皿来的?

    要知道,仿制古陶瓷,不但烧制工艺还完全按照古陶瓷的工艺来,还必须有古代的烧制配方,就是在用料以及烧制时的温度火候上,也要丝毫不差,有时候多一度或者少一度,都会让一窑瓷器前功尽弃。

    像近代出土的古代名窑遗址内,经常会出土大批的破碎陶瓷器,那些东西并不是说是完好的瓷器在经历这么多年后破碎的,而是烧制出来之后,就被窑工们打破掉的便古代给皇家烧制陶瓷用具,那是极其考究的,稍有瑕疵,就必须要打碎丢弃,有时候十多窑都未必能出一件精品,所以遗址上那满地的碎片,都是由此而来的。

    唐朝距今已经1000多年了,唐三彩的烧制秘方早已泯灭在历史长河中了。庄睿心里纳闷的是,徐国清究竟是如何还原的这种工艺?

    石家庄市地处华北平原腹地多是京津冀都市圈第三极核心城市,全国重要的医药、坊织工业中心城市,重要的现代服务业没生物产业基地之一,华北重要商埠。

    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的高速之后,庄睿等人来到了石家庄的地界,不过距离高邑县还有五十多公里的路程,李大力本来想在石家庄招待一下庄睿的,不过被庄睿拒绝了,直接驱车超往了高邑。

    中午快12点的时候,两辆车前后驶出了京深高速,在高速路口,有一辆丰等在那里,李大力没彰飞打了个招呼,示意他停下车。

    “老于,你这次山青办得不地道啊…… ”

    李大力下了车后,对着那辆车里下来的一个中年人的肩膀,狠狠的捶了一下。

    那个人苦着脸受了李大力一季,皱着眉头说道:“嗨,李老板,我这也是受朋友所托,实在是没办法,得”今儿您来了,我做东,咱们先去吃饭”有事儿下牛谈的的”

    “嗯”今儿有贵客”老于,那件事就算了,不过这客人要招待不好的话,咱们这十多年的交情就没了啊……,…”

    李大力本人就是捞偏门的,他经营的黑市拍卖也是见不了台面的,对于这事儿也是习以为常了,并没有责怪老于让他帮忙出手质品的意思。

    “哎呦,李总,李哥,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来到我的地头,喝不好那都不能来的,我给您说,回头可是安排了好几今年轻妹子陪着喝酒的啊,想那啥都行的的的”老于见到李大力没生气家脸上顿时笑了起来,不过那表情看起来很淫荡。

    老于和李大力认识了十多年,知道他喜欢这调调,昨天联系了好几家夜总会家找了几个不错的小姐来,准备今儿把李总给伺候舒服了。

    “什么”

    李大力一听这话,吓得差点没蹦起 来,连忙压低了声音,说道:“赶紧打电话撤掉,别搞这此事。

    李大力去了趟北京城,尤其是在京郊会所呆了几天之后家对这些小地方的胭脂俗粉也看不大上眼了。

    按照李总的想法,就凭庄睿在那会所的表现,还不是想玩哪个明星,就玩哪个明星啊?

    “不要了?我钱可是都给了啊……,……”

    老于听到李大力的这话,顿时愣了一下家这老伙计平时最喜欢这个,大城市严打的时候,还经常跑自己这来找乐子,今儿怎么那么反常啊?

    再说了,老于今天叫了八个小姐,每人,四块钱都付过了的,不那啥也忒可惜了点。

    “车里坐的那位。玩的可都是大明星,看不上这些的,别弄巧成拙了,嗯,今儿晚上我不来,安排晚上吧……,……”

    李总也不是什么好鸟家听到老于的话后”立马攻变了主意,把陪小姐的重要工作安排到了晚上。

    “行了,开车带路吧,让那些小姐撤了家记住,回头别劝酒啊,那位和咱们不是一个招次上的人……,这”李大力又重点交代了老于几句。

    要知道家在北方来了朋友吃饭,不喝酒是不成的家而且一喝准喝多,不把您灌醉那都不要好客,李大力这是怕老于回头说话没轻重,惹的庄睿生气。

    “我明白了,季总,您放心吧……,这……”

    老于见到李大力连着几句话”都在交代车里人的重要性,不由也严肃了些,眼睛往庄睿那辆奥迪车里瞄了一眼,见到庄睿没有下车打招呼的意思,转头上了自己的车。

    李大力回到庄睿的车上后,说道:“庄总,那徐国清的厂子离县城不远,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吧,这都到饭点……”

    “成”李总您安排吧,下午能见到徐国清就行了……”

    庄睿点头答应了下来,早上就喝了点稀粥,这会也有点儿戗了,几辆车开进高邑县城后,在一家看起来还算是有点档次的饭店门口停了下来。

    “老于,这是北京来的庄总,庄总,这位是我的老朋友于正军,这次的货也就是从他手里流出来的尴,……”

    下了车后,李大力给面人相互介绍了下,于正军也是极其有眼色的人,和庄睿客套了几句之后,就把人领到了饭店里面的一个包厢里了。

    “庄总,这都是咱们河北的特色菜,石家庄的扒鸡、马家老鸡铺卤鸡、渤海对虾、秦皇岛海蟹、汽锅野味八仙,来,庄总,尝尝味道怎么样?”

    于正军早就点好了菜,本来这桌上还应该有几个小姐助兴的,不过现在都撤了下去,老于记着李大力的话,也没敢劝酒。

    桌上的菜式都不错,尤其是那道汽锅野味八仙,掀开汽锅盖子的时候,顿时满室异香,一屋子人都闻的满嘴生津。

    “这菜不错,于老板有心了…… ”

    庄睿可不知道老于没李大力之间的龌龊事,夹了筷子野味八仙,顿时吃的赞不绝口。

    “呵呵,庄老板多吃点,这家店就叫做八仙馆,是老字号了”这道菜的主要原料有狍子肉、山鸡脯、山危、地羊、沙丰鸡、冬笋、。蘑、青枚,将这些原料放入汽锅内蒸制出来的,这菜可是老板亲自下厨整出来的尴这……”

    听到庄睿的话后,老于连忙出言给庄睿介绍起桌子上的菜来,,了没喝酒外,一顿饭倒是吃的宾主皆欢。

    第七百八十六章败家子(下)

    一顿饭吃完,庄睿对徐国清的了解更加多了一些,敢情这位于老板,以前就是徐国清家的邻居,两人还可以算是发小呢。

    徐家八十年代的发迹,带动了当地不少人跟着发财,虽然徐国清接手工厂后干的一塌糊涂,但是有许多人都发起来了,也有做陶瓷厂的,而于老板,则是在八十年代跑起了运输,现在有着规模不小的车队。

    至于倒腾古玩家是于老板的副业,这事儿还是要从徐国清的身上说起。

    虽然徐国清生意做的不怎么样,但是和于正军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徐国清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家做出的那些陶瓷物件,都是随手就送人了,这送的人里面就有于正军。

    于正军最初是自己一辆车跑起来的运输,来南闯北去过不少地方,也结识了不少的朋友,有次一个南方的客户来他家里,见到了摆在客厅里的唐三彩,顿时看迷了眼,这玩意儿值不值钱于正军心里清楚,当下就随手把东西送给了那个客户。

    也就是从这个南方来的客户嘴里,于老板知道了什么叫做古玩,后来出车去外地的时候”也就留上了心,九十年代古玩还没这么热,着实掏到不少好东西。

    不过于正军这人的主意比较正,虽然在古玩上面赚到了钱,但是运输一直也在跑着,并且组建了运输公司,生意规模一步步的在扩大,在这小县城里,也算是个身家千万的成功人士了。

    这么多年下来,于正军也锻炼出一点眼力介,后来又没李大力认识,从全国各地倒腾了不少真假物件给了李大力,算是半个古玩圈子里的人了。

    在给庄睿讲完这些事情以后,于正军正色对庄睿说道:“庄老板,我这徐兄弟虽然人有点木讷,但是心眼绝对不坏,这次的事情是我想帮他周转点钱,主意是我定下来的,您可千万别难为清国啊尴……”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连连摆手道:“于老板您误会了,我来这”只是想认识一下徐先生,没别的意思家对了,您说徐先生现在资金周转不过来?”

    庄睿提到这脸,于老板的脸上顿时显出愁容来,唉声叹气的说道:“唉,他哪还谈得上是周转啊,整个就一山穷水尽了,媳妇都跑回娘家去了,小孩读大学的钱”是我给掏的……”

    “怎么会这样?徐先生言是还有点家底吗?”

    庄睿愣了一下,敢情这位大师已经混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啊?

    于正军叹了口气,说道:“老徐不会经营,前些年被人骗来了三百多万的款子,有三四年的时间 子。都没产值了,那时候还要养着一帮子人……

    加上他经常花钱买些烧瓷的原料什么的,连他老子盖的房子都卖了,现在工人也跑了,他自个儿搬到厂子里去住了,我就搞不明白了,这东西虽然做的真,但是在国内卖不上什么偷,他干嘛非迷做这玩意啊?”

    “庄总,您别我老于为人不地道,我和清国是发小,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了,不过这事我也帮不到他,这可是个无底洞啊,我也填不起这窟窿的的”

    听到于正军的解释后,庄睿才知道,敢情徐国清做出来的东西从来不卖的,谁喜欢就送给谁,这些年也不知道流出去了多少?

    但是这物件做出来的成本极高,每一个几乎都要五六万的成本费,还不算那些做废了的,这样坐吃山空,再有钱他也受不了啊。

    徐国清的老婆以前挺支持他这个爱好,不过眼瞅着这裤兜一天天变瘪,劝解了徐国清几次不听,干脆就跑回了娘家。

    现在徐国清厂子连电都快用不起了,他也有点回过味来了,就拾掇出这些年烧制的几十件精品陶瓷器,委托于正军出手。

    于正军前段时间认识了今日本的客户,看中徐国清的厂房了,不过徐国清说什么都不愿意卖,搞的最后还是不欢而散,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徐国清才拿出他自己珍藏的几十件作品,交给于正军去卖的。

    不过徐国清的本意,是把这些东西当成是现代工艺品来卖的,他也没想到于正军转手就倒腾给了李大力,要不是落到庄睿的手上”这批物件还真有可能在黑市里被拍卖出去。

    “庄总,这就是老徐的厂子,现在言少人都盯上了这块地啊…… ”

    吃过饭后,一行人在于正军的带领下”驱车向徐国清的陶瓷厂驶去,他的厂子距离县城不远,开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后,就能看到厂子的围墙了,占地面积却是不小便看来徐国清的这个厂子真的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围墙外面的石灰和水泥都已经脱落了露出里面八十年代的红砖,围墙根处长满了杂草,一副落败的景象。

    当年徐国清老爸选中这个地方建厂,是因为周围都是庄稼地地皮也便宜,不过现在旁边到处都是住宅区没街道,这个工厂放在这”倒是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

    “老徐,老徐,快点开门的…”

    将车子停到厂门口后,于正军对着那扇锈迹斑斑的大门砸了起来门里面顿时传来了几声构叫,不过听到于正军的声音后,马上变成了低沉的呜咽声。

    “这家伙连构都快养不起了,唉的…”

    于正军拎着手里刚才打包的剩菜,示意了一下庄睿这才明白于老板刚才吃完饭让服务员打包的意思。

    “这人,又言知道在干嘛了,庄老板,别在意”我马上给他打电话的的”

    在门口等了五六分之后,门里面前没动静,于正军连忙拿起手机拨打了出去,电话通了之后,这哥们直接就吼了起来,让徐国清快点来开门。

    “老于,给大黄带了吃的,隔着门扔进来不就行了吗?干嘛还非叫我过来啊?”

    徐国清的性子够慢的电话通了之后,还是又等了七八分钟,才听见从门里面传来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随着那铁门令人牙齿发酸的声音响起”一个满头长发胡子邋遢,带着厚厚镜片的中年人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这个中年人的头发很有特色多咋看之下,分为白红蓝三种颜色庄睿仔细打量了一下,才看出来原来是沾染的色料看来这人应该正忙乎着什么。

    不过这个形象没庄睿心目中的大师,那是相差甚远了,整个就一颓废老男孩,这幅形象不用打扮,都没美国七八十年代的嬉皮士有的一拼。

    那个中年人抬眼打量了一下庄睿等人,转头看向于正军,说道:“老于,我不是给你说了吗,厂子不卖只租,我的实验室不能动”还有,要租也不租给日本人,…。小日本现在的制瓷工艺,还是当年从咱们这里抢去的呢……,的”

    庄睿等人闻言都被这徐国清给逗乐了”敢情这还是一爱国愤青呢。

    “老徐,你,了烧制瓷器的时候正常”平时能不能也正常一点啊?”

    于正军对自己这老朋友也是有点无奈,将手里打包的食物倒进门口的盆里之后,说道:“老徐,我和你提过的,这位是庄总,特意从北京超来的,你老小子怎么着也让我们进去坐啊……,的”

    “庄总?那位庄总”我不认识啊?”

    徐国清显然忘了老于给他提过的事情,不过这人虽然痴于陶瓷器,但是最基本的人情还是懂的,当下将几个人让了进去。

    这厂子的院子还是挺大的,但是除了石灰地铺的道路之外,路面边都长满了杂草,正对着大门的一个车间,更是挂上了锁,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开工了。

    “我这儿也就实验室能坐人了,到实验室去做吧…… ”

    徐国清带着众人绕过了那个车间,庄睿马上看到了一个大烟白,虽然不是很高,但是非常的粗,烟白下面就是徐国清所说的实验室了。

    “哎呀,我想起来,老于,这庄总是不是就是你给我说过的,能看出我那三彩陶俑是假的那个人,是不是啊?”

    刚推开实验室的大门,徐国清像是小鬼附身了一般,猛的转过身来,把后面几人都给吓了一跳。

    “是啊,庄总就是看了你那些三彩陶俑,这才来见你的,我说你让我们先进去,倒杯水来成不成?”

    于正军和徐国清很熟悉,知道这人有点神神叨叨狗,当下一把推开了他,将庄睿等人让了进去。!~!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