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七百九十六章 事态(下)【第三更,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岑市长真是有点摸不清头脑了,按照他的本意,这事情姐姐里的人出面就行了,没想到这转了一圈,事情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出发尊,还是要自己去面对。

    “岑市长,防暴大队在此候命,请指示……”,肖大队长一个立正,嘴里喊着让领导指示,心里正在想着局长的话呢,来的时候局长交代,这出工不出力,到底是个啥意思啊?

    肖队长是王局的心腹,虽然论官职,面前岑市长要比一个县城的局长大的多,但是做起事来,肖队长还是绝对会贯彻尼长的指示的。

    “你们不要进去,等在这里吧………”

    岑市长隐隐感觉到事情不大对了,刚才的时候,莫名其妙接到岑市长的一个电话,问自己在什么地方,岑市长也没多想,直接说正带日本客人考察工作,莫非这里面有人给自己下套?

    再联想起刚才孔县长匆匆忙忙离开的样子,岑市长心中更加不安起来,看着那个防暴大队长,说道:“肖队长,这里不用你们了,把人撤回去吧………”

    “是……”肖大队长正不想赶这浑水呢,连忙答应了一声。

    只不过还没等这些全副武装的警*察们上车,远处就响起了警笛声,两辆警车开道,一辆挂着省委牌照的小车,停在了陶瓷厂的门口。

    “薛……岑市长……”

    见到先从车内下来的那个人,岑市长的眼睛不禁有些发直,那可是市里的岑市长,可不是自己这连常委都不是的岑市长能比的。

    岑市长可不敢认为,岑市长是来和自己抢这一亿多美元政绩的。

    只是让岑市长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岑市长下车之后,马上转到车子的另外一边,把车门给拉开了,随后下来的人,让岑市长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

    省委办公厅的夏主任,岑市长不可能不认识这位可是大老板的大管家,大老板上电视的时候,身后的背影,一般都是夏主任的,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夏主任就代表了肖书*记。

    虽然从行政级别上而言,岑市长和他们都差不多,但是岑市长知道,自己一个连市委常委都没进去的岑市长和他们压根就没有一点可比性。

    岑市长硬着头皮迎了上去,说道:“岑市长,夏主任,您二位怎么来这里啦……”

    夏主任没有搭理岑市长,对岑市长伸出来的手视而不见,而是看向岑市长问道:“徐国清的陶瓷厂就是这一个吧?”,“是,应该就走了……”,岑市长看了一眼那些全副武装的警*察,脸色有些难看,低声对岑市长说道:“小举,你搞什么啊?这些警*察是怎么回事……”

    来的路上夏主任已经和岑市长透露了一点事情,这个叫做徐国清的陶瓷艺人,深受老板的看重可是这一来,却发现警*察围厂,这事要是传到齐书*记耳朵里,岑市长也是要担负领导责任的。

    “岑市长,我……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山木先生非要请徐先生去日本交流一下陶瓷艺术,否则那笔一亿五千万美元的资金,他不愿意投资啊………”

    岑市长有点儿委屈我之所以这样做,不都是为了市里或者省里的经济发展嘛放在这两人眼里,好像是犯了多大的错误一般。

    “经济建设,也不能牺牲环境,牺牲老百姓的利益,岑市长,别让百年后的人,戳我们的脊粱骨啊……”,”

    夏主任把齐书*记的话一字不漏的照搬了过来,说完之后,就背负着双手,走进了那厂门大开的陶瓷厂。

    今儿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厂门口那只狼狗,早就吓破了胆,夹着尾巴躲进窝里去了,倒是没人去拦夏主任。

    “小岑,夏主任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我们不能单纯的用经济指标来看问题,民生也是很重要的,环境破坏起来容易,再建设可就难唉………”

    岑市长看了一眼车里的山木大郎,淡淡的向岑市长说了几句话,随后就跟着夏主任追到了厂里。

    “起……这他娘的是怎么了……”

    岑市长失神的站在车前,有点儿不知所措了,前几天岑市长办公会的时候,岑市长还让自己这些副手们脚步迈的大一点,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才两天的功夫,怎么风向就变了啊?

    这可是一亿五千万美金啊,划算成R鹏的话,已经超过旧个亿了,即使放在别的经济大省,那也是一笔数额不菲的投资,怎么看岑市长和夏主任的意思,这投资直接就被否决掉了?

    对岑市长而言,投不投资并不重要,但是这到手的政绩就飞走了啊,这让他心里十分的不甘,要是不问出个究竟来,岑市长今儿晚上是睡不好觉了。

    “岑先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感觉贵方,对这次的投资并不是很重视啊……”

    山木大郎刚才隐约听到几句他们之间的对话,不过他虽然是个中国通,但是对于中国官员那种隐晦的表达方式,还是不能完全理解。

    “我不知道,山木先生,我们进去看看吧……”,”

    岑市长还想再争取一下,这大力发展经济,当然会有损一些人的利盖,只要做好补偿工作不就行了吗?

    只是岑市长并不知道,就在齐书*记说完环境保护重要性的那一番讲话之后,全省诸如造纸等等污染严重的项目,都处于叫停阶段了。

    当然,庄睿也并不知道,就因为自己的一个电话,让一个省的经济重心都发生了调整,如果被那些投资商知道这事起源于庄睿的话,恐怕他们用吐沫星子都能淹死庄睿了。

    “徐先生,磁州窑,是我们冀省最为重要的文化遗产,代表了冀省在古代先进的陶瓷工艺你能将其复原,这可是对翼省文化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啊………”

    夏主任在临来的路上,也恶补了一下磁州窑文化是怎么回事,现在握着徐国清的手,说的倒也头头是道,不过夏主任的眼神却是在彭飞和庄睿身上,来回打量着。

    按照老板的招呼,要对那个姓庄的年轻人客气点,可是这房间有两今年轻人,夏主任也摸不清到底谁是庄睿?

    “夏主任,刚才来的那些人可不是这么说的…………,哦曰曰徐国清撇了撇嘴,正好看见刚走进来的岑市长,接着说道:“,刚才可是有人要做卖国贼,把碰州窑烧制的工艺交给日本人呢………”

    岑市长一进门就听到这句话,那张脸顿时憋的通红他没有想到这人居然指着和尚骂秃驴,一点儿都不给自己这岑市长留点脸面。

    “徐先生,我不是要您的烧制工艺,我是希望您能去日本,我可以提供给您世界上最先进的陶瓷实验室,比您这里的条井要好一百倍………”

    山木紧跟在岑市长的后面走进来的也听到了徐国清的话这小鬼子上前又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一屋子人都皱起了眉头。

    “山木先生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国内的各件不行了?”,庄睿开口说道。

    “是这样的,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你们国家的实验条件,远远比不上我们………”

    山木也有些不爽他从来到中国后,各地的官员无不是争相邀请,说不上奴颜婢膝,但也是相差无几了,不过刚才那两位官员到来之后压根都没看上自己一眼,这让山木大郎有点儿伤自尊了。

    “哦?”,庄睿眉毛一批,说道:“据我所知你们日本研究磁州窑官瓷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吧?既然你们有全世界最好的实验室,为何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什么研究成果呢?是你们的研究人员太愚蠢,还是山木先生你所说不实呢……”

    “八嘎,不准你侮辱我们大日本帝国……”

    本来还是一脸恭敬神色的山木大郎,听到庄睿的话后,脸上顿时显出了凶相,那模样似乎要和庄睿拼命一般。

    “麻痹的,还是个军国分子,狗日的东西………”

    庄睿骂了一句之后,看向岑市长,说道:“你就找这么个玩意来中国投资?你不怕你们家祖宗从坟里爬出来骂你啊……”

    岑市长哪儿听到过这样的话啊?被庄睿说的嘴唇蠕动,脸如猪肝一般,却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恨不得现在发生场地震,裂出条缝好让自己钻进去。

    “八嘎,我要和你决斗”………”

    山木听到庄睿侮辱自己,怒气冲冲的向庄睿冲了过去,只是还没近身,就被彭飞挡住了,右手轻轻在山木肋下一按,一股大力,推得山木连连后退。

    “举先生,我对你们国家的投资环境,表示十分的不满意,先前的投资协议,全部作废………”

    山木被彭飞这一挡”才认清了形势,真要打起来,恐怕连岑市长都不会帮自己,交代了一句场面话后,山木也不想留在这里了,直接走了出去。

    “麻痹的,还他娘的大日本帝国,操,要是让我外公见到这小日本,非一刀劈了他不可……”,山木大郎离开之后,庄睿还是有些愤愤不平,本来很少说脏话的庄睿,不骂上几句,实在是心里堵得慌。

    庄睿忽然想了个歪点子,用胳膊碰碰了碰身边的于正军,小声说道:“老于,找几个人,给那小日本来个丰祸呗……”

    按照庄睿的想法,反正少今日本商人,小日本最多不过抗议几句,这事儿有外交部去管,说来说去都是外交辞令”那会自己早就离开了。

    “不敢,那可不教……”,于正军被庄睿的话说的差点蹦起来,这北京哥们看起来挺文静的,怎么发起疯来这么可怕?直接就要人命的。

    庄睿说话的声音虽小,但是这房间也不大,他那话被房间里的人都听见了,岑市长这会心里也明白了,敢情这个姓庄的,不是个善茬啊?

    敢当着政府官员的面说这种话的人,不是大脑从小缺氧,那就是背景深厚,不怕找后账的了,看庄睿这模样,怎么也不像是羊癫疯患者吧?

    彭飞看到庄睿还有点不忿的样子”把嘴凑到庄睿耳边,小声的说道:“庄哥,我刚才给了那家伙一下子,暗伤,半个月后这老小子要是还没发现,够要他小命的了………”

    彭飞这一招,是跟个老中医学的截脉,听起来很玄妙,其实就是在人腑脏血气旺盛之处,给打了个钉子,时间长了淤血多了,就很难救治的,不过这手法很阴毒,彭飞也是第一次使用。

    “好,活该,哈哈,彭飞,回头你结婚,我给你包个大红鬼………”

    庄睿听到彭飞的话后,心里那叫一畅快,来到这儿一下牛那憋屈的心情,全在笑声里化解开了。

    彭飞说话的声音可是比庄睿小多了,夏主任等人也不知道庄睿在笑什么,不过心里都在猜测,这胆大包天的年轻人,回头不会真做了那小日本吧?

    “岑市长,夏主任,起……这事我要检讨,我只注重了经济发展,而忽视了环境和民生问题,也没有顾及到徐国清先生的想法,岑市长,我要向您检讨………”

    岑市长算是看出来了,复主任此行,十有八九是那今年轻人促成的,能让省委书*记的大管家亲自来处理的事情,自己是别想再翻盘了。

    岑市长也算是有决断的人,马上改弦易张,推翻了自己先前的主张,脸上露出一副沉重的神色,居然当着庄睿的面,做起了检讨来,这哥们绝对也是能伸能屈的人。

    “你是庄睿,庄先生吧……”

    夏主任没搭理岑市长,而走向庄睿走去,距离庄睿还有三四米远的时候,就伸出了两只手,岑市长看的很清楚,是两只手!

    这下不仅是岑市长瞪大了眼睛,就连岑市长,那也是很震惊,这两位是在省会城市当市长的,平时和夏主任也颇有接触,自然清楚夏主任平时架子有多大。

    要知道,在冀省这一亩三分地上,能让夏主任伸出两只手的人,一个巴掌就能数的过来。!~!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