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节目录 第797背景798商议【两章合一,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作为省委的大管家,在某种程度上,夏主任的言行,是可以代表齐书记的,而在中国这地界上,能让齐书记这个封疆大吏伸出双手相握的,恐怕除了那些隐退的老头子外,两个巴掌也数的过来了。

    以庄睿的年纪,再联想到门口那个挂着京城牌照的汽车,在场的这些人里,除了于正军还有点迷糊之外,其余的人心里都如明镜似地,这个年轻人来头绝对不小。

    薛市长此刻脸上的表情是若有所思,他正想着怎么样才能和庄睿拉近关系,要知道,到了他这种职位,如果想再进一步的话,那就需要中组部的任命了,不仅仅是省里可以决定的。

    而岑市长则是一脸煞白,虽然刚才他没有表现的很失礼,不过后来联合执法队的出现,就是傻子也能猜出和他有关系,加上刚才庄睿的直言训斥,岑市长明白,他这次是踢在铁板上了。

    至于这里的主人徐国清,则是迷迷糊糊的,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心里面还认为邪不胜正,人间自有公道呢。

    “我是庄睿,您是……”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庄睿也猜出眼前的这个人,应该就是小舅找的关系了,见到岑市长在他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的样子,庄睿知道此人身份肯定不低。

    “我姓夏,叫夏言冰,在省委工作,这次是受齐书记的指示,看望民间艺人徐国清先生的……”

    夏言冰虽然口口声声是来看徐国清的,不过两手却一直在和庄睿握着,事情已经解决了,他哪里还顾得上徐国清啊?找机会套套庄睿的背景才是真的。

    齐书记虽然没有明言庄睿的身份,但是能专门交代他跑这一趟,可见对庄睿或者他身后背景的重视程度了,能让齐书记如此做的,那肯定是副国级以上的背景,如果是同级的话,齐书记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

    所以夏言冰虽然话不多,但是已经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了,并且点明是齐书记交代办理的,给足了庄睿身后背景的面子。

    “乖乖,齐书记……”

    夏主任这话一说出口,于正军吃惊的长大了嘴巴,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别说齐书记,就是这位夏主任,在于正军心里,那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人物,没想到他对庄睿的态度会如此和蔼……不,用恭谨这个词或者更合适一点。

    “老于,听我的没错吧……”

    李大力在于正军身后,用胳膊轻轻碰了他一下,其实李大力这会内心也在翻腾着,他可是在冀省的地面混饭吃的,看到这个场面,心里也是吃惊不已,这庄睿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捅破天啊。

    “没错,没错,李总,晚上我来安排,一定把庄总给伺候好了……”

    于正军连连点头,心里正想着,是不是让自己包的那个大学生小蜜,找几个同学来救救场子,估计庄睿会喜欢年轻纯洁一点的。

    “呵呵,这局面,恐怕轮不上老弟你啊……”

    李大力嘿嘿笑了起来,往那握手的二人处努了努嘴,庄睿要是不走的话,肯定是夏主任来安排,于正军根本就上不得台面的。

    “哦,那要谢谢齐书记了,也谢谢夏主任在百忙之中,能抽出时间处理这件事情……”

    庄睿哪知道齐书记是那只啊?不过猜想一下,小舅的面子肯定不小,十有八九就是这冀省的老大,那岑市长服软认输,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庄先生,今天这件事,让徐国清先生受委屈了,晚上我请庄先生和徐先生吃个饭,还希望二位能给面子……”

    老板都需要给面子的人,自己肯定是要伺候好了,再说夏言冰这个大管家也做了五六年了,明年省里就有一个副省长到线,他还是很有希望往上升一级的。

    这样的事情,固然需要齐书记来提名,但是决定权还是在中央的,古话不是说朝里有人好做官嘛?夏主任也是想多认识点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帮到自己。

    “晚上?”

    庄睿看了下手表,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再看看外面的天色,太阳也是快要落山了,自己此来本是想和徐国清谈点事情的,没想到遇到这么一出戏,一点正事都还没谈。

    “看来今天又是回不去北京了……”

    庄睿在心中叹了口气,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原本认为一天能办好的事情,总归是要出点岔子,当下点头说道:“好吧,那晚上就麻烦夏主任了……”

    小舅找的关系给足了自己面子,庄睿也不想拒了别人的面子,花花轿子众人抬嘛,只能是应允了下来,不过看到一旁的岑市长,庄睿顿时心头火气。

    “夏主任,现在虽然招商引资是各省的工作重点,但是有些人的目的不是很纯正啊,帮着日本人来索取中华传统瓷器的配方,这种行为和卖*国也是差不多了……”

    庄睿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盯着岑市长,这打脸的话,让岑市长一张老脸是青白不定,一双眼睛求救般的看向了薛市长,在夏主任面前,根本就没他说话的份。

    “庄总,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虽然市里一再强调,发展经济不能忽视文明建设,但是有些同志,还是作出了让人痛心的事情,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引以为戒,而且对岑市长的这种行为,也会提出批评的……”

    薛市长的话让岑市长彻底失望了,原本还指望他拉自己一把呢,没想到薛市长不但没帮忙,还跟在后面踹了自个儿一脚,这让岑市长几乎绝望了。

    岑市长还有些不甘心,开口说道:“薛……薛市长,这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可是,可是……”

    “不要说了,岑市长,你先回去吧,要好好的做一下检讨,认清自己在工作中所犯的错误……”

    薛市长打断了岑市长的话,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开什么玩笑,虽然自己说过一切以发展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话,但是我可没让你和小鬼子合作,去搞别人的什么配方。

    岑市长见事已至此,心头虽然愤恨,但是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了,当下低着头,带着自己那位嚣张的刘大秘,匆匆离去了,他身后也有点儿背景,想着是不是还能挽回点什么,至少行政级别不能掉下去啊。

    “徐工,于总,李总,走吧,夏主任请客,咱们一起去吃个饭……”

    见到碍眼的人走了,加上彭飞所说的山木小鬼子命不久矣,庄睿此刻是心情大好。

    “我……我们也去?”

    于正军这辈子见到的最大的官,就是县太爷了,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和省市领导一起吃饭,顿时有点儿不敢置信了。

    “当然一起啊,对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李总,这位是于总,薛市长,你可是他们的父母官啊……”

    庄睿拉过不知所措的于正军,给薛市长做了个介绍,至于夏主任,那是省里的,就没有多说。

    于正军和李大力都是场面上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名片马上递了过去,那边看在庄睿的面子上,也是温言相向,一副官民同乐的景象。

    “庄……庄老弟,我就不去了吧?”

    徐国清虽然为人木讷,但也不是傻子,他能看出来是庄睿帮了他的忙,不过他的此时心思,还是都放在那些没有开始烧制的磁州窑上面,对于吃饭并不是很热衷。

    “徐先生,您可一定要去,咱们市出了你这位当代艺术大师,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需要好好宣传一下,并且你以后有什么要求,也都可以提出来的……”

    庄睿还未答话,薛市长就一把拉住了徐国清,他早在来的路上,就听到夏主任介绍了事情的原委,徐国清如果真能复制出磁州古瓷来,那对于石市而言,也是一个提升城市文化品牌的机会。

    “当不得,当不得,我哪能算什么大师啊?”

    徐国清听到薛市长的话后,连连摇头摆手,一张脸变得通红,他研究古陶瓷的修复和仿制,完全都是兴趣使然,就连徐国清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古瓷仿制工艺,在国内已经是无人可及的了。

    “徐工,还是去吧,瓷器的烧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晚上我还有些事情想和你谈,到时候一起住在石市吧……”

    庄睿见到徐国清推辞,出口相劝了一句,看到徐国清能仿制出古磁州窑的官窑瓷器,庄睿心中多了很多想法。

    从高县到石市,不过只有大半个小时的车程,一行人去到石市吃的饭,吃饭地点是在省委一处招待所内,虽然不是很张扬,但是菜肴十分的精致,让庄睿领略了一番正宗的冀省美食。

    “庄先生,房间安排好了,有事情您直接给我电话……”

    吃完饭后,夏主任拿了几张房卡交给了庄睿,他现在对这小青年也是佩服的很,刚才吃饭的时候怎么套庄睿的话,能没能套出他的来历。

    第七百九十八章 商议要是换成二年多以前的庄睿,恐怕三五句话功夫,就会被夏主任连老底都摸清楚了。

    不过现在的庄睿,也算是个老江湖了,一顿饭吃下来,说话是滴水不漏,夏主任搞了半天,也不知道庄睿身后的背景是什么人。

    “谢谢,谢谢夏主任了,这是我的私人电话,以后去北京一定要联系啊……”

    庄睿在夏主任临走的时候,递过去一张名片,却是他在定光博物馆的片子。

    看到这名片,夏主任似乎想到了点什么,好像前几个月的时候,相关部门下文提到过这家博物馆,但是具体的事情,夏主任已经忘记了。

    “庄总的名片,那是一定要的,庄总不会吝啬吧……”

    见到庄睿没有主动给自己递名片,薛市长则是厚着脸皮直接要上了。

    刚才在吃饭的时候,李总为了吹嘘自己,有意无意的提了几次京郊会所,并且隐意那会所就是庄睿的,听的薛市长心头大动,要不然以他的身份,还真干不出要名片的事情来。

    “哪里的话,薛市长太客气了……”

    庄睿本来是真没打算给他的,不过这要是不给,可是等于当众打脸了,庄睿连忙递过去一张,心中苦笑不已。

    敢情这人情往来,就是这么形成的,日后这二人要去北京,说不得就要打自己电话,今儿白吃了他们一顿,落下个人情,到时候肯定还是要还的。

    这当官的用政府的钱拉人情,自己可是要自掏腰包的啊。

    庄睿这会不禁有些佩服欧阳军了,别人都是求着政府官员,而欧阳军仅仅用了一个会所,就把这些资源整合在了一起,让那些当官的上赶着给他送钱,整个儿就倒过来了。

    薛市长和夏主任告辞之后,庄睿这才松了一口气,和这些老狐狸说话,真是太累了,每句话里面都藏着机锋,一个不小心就要露底,庄睿可不想被外人认为,自己打着欧阳家的旗帜在外面招摇。

    “徐工,咱们去房间谈吧……”

    庄睿拉着徐国清要去房间,这边却是被李大力给拉住了,“庄总,来到石市,怎么着也要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吧?晚上的活动我都安排好了……”

    李大力在石市还是有点能量的,刚才吃饭的空隙,出去打电话包了一家夜总会,又从石市艺校叫来几个不错的女学生,就准备晚上好好招呼一下庄睿的。

    “算了,李总,我和徐工有点正事要聊,心意我领了,你们去玩吧……”

    庄睿摇了摇头,他对那些娱乐场所不是很感兴趣,并且看到李大力说话的样子,估计是带点色情的,媳妇怀孕,庄睿可不想弄些出轨的事情来。

    “庄总,这可不行……”

    “李总,不用说了,你们玩的开心点,我明天还有事,今天谈完了,明儿一早就要回北京……”

    庄睿摆手打断了李大力的话,见到庄睿坚持,李大力只能和于正军悻悻离去,这安排好的节目,却是便宜了于正军这小子了。

    “彭飞,你回去休息吧……”

    夏主任给庄睿开了三间房,庄睿让彭飞自己活动之后,带着徐国清,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庄老弟,这次的事情,真是要谢谢你呀……”

    徐国清也不是榆木脑袋,知道今儿要是没有庄睿,他说不准就要进局里里呆上几天,而且烧制唐三彩和磁州窑的配方,恐怕也要落入到那个日本人之手。

    “徐工,这些话就不提了,你能仅凭兴趣,就仿制出唐三彩和磁州官窑,我是非常敬佩的,那些拿着国家工资的研究员级别的所谓大师,和你比起来可是差远了……”

    庄睿起身给徐国清倒了杯茶,这招待所虽然不怎么起眼,可是庄睿看了一下,摆在桌子上的茶叶,居然是一两就要上千块钱的极品雨前茶,可见平时招待的人,都是极有身份的。

    “庄总,唐三彩的烧制配方,已经是比较成熟的了,不过磁州窑瓷器,现在还只是出于实验阶段,虽然前期的制胚和画工都已经做好了,但是烧制火候还没有完全掌握,恐怕还需要大量的实验才行……”

    徐国清纠正了一下庄睿的说法,他是根据父亲以前收藏的大量磁州窑碎片,来判定的瓷器用土和釉料,经过好几年的实验才完成了前期的制胚工作,但是正当他准备开始烧制的时候,却没成想自个儿已经破产了。

    “庄总,你是不是还想要唐三彩?我可以抽出时间给您烧的,那个技术比较成熟,花费也不是太大的……”

    徐国清对庄睿是真的感激,这会一直在猜测庄睿的想法,对方是看到自己烧制的唐三彩,才来寻访自己的,所以徐国清估摸着庄睿是还想要三彩陶俑。

    庄睿想了一下,说道:“唐三彩要是要,不过老李那边还要几十件,不是很急需,我现在想要磁州瓷器,不知道徐工你多久能烧制出来?”

    唐三彩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尤其是品相好的三彩陶俑,价格是要远高于国内市场的,有很多国外收藏家,喜欢收集唐三彩,庄睿是想放出去一批,先糊弄点老外的钱再说。

    不过放出去的瓷器数量,一定不能很多,一次最多只能放出去两三件,而且出现的地点要分散,德国出一件,法国出一件,这样才不会引起国际拍卖行的疑心。

    所以李大力手上的那几十件,已经足够庄睿操作一段时间了,更为重要的是,那些瓷器都被人工做旧过了,这也省的庄睿一道工序了,否则还是挺麻烦的。

    单是瓷器的做旧,那就是一道很繁琐的工序,比较原始的办法是,先用牛皮将表面的光亮擦去,这道工序持续少则几星期,多则两个月。

    然后,将瓷器放入茶叶加碱的水中,煮5-6个小时,使其去掉表面的“贼光”,这里面也有些讲究,高温瓷去光一般用氢氟酸加水,而低温瓷去光,则是用高锰酸钾加微量酸加水。

    最后,将瓷器擦上皮鞋油,然后埋入土中,瓷表面会把泥土“吃”进瓷器,这样古旧的感觉就做出来了。

    这种方法虽然耗时长,但是做旧出来的效果,却是要比直接用细砂纸打磨瓷器上贼光的办法要好很多,并且泥沁之后的包浆效果,也是远远高于快速做旧的办法的。

    瓷器做旧的方法还有很多种,诸如磨损、剥釉、戳气泡、去火光作色以及做土锈等等,这里大概提一下,专业的就不多说了。

    徐国清听到庄睿的问题,想了一下之后,说道:“要复原磁州瓷器,恐怕最少要半年的时间,而且,而且……”

    “徐工有话直说,没事的……”

    庄睿看到徐国清这直肠子,似乎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徐国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庄老弟,我以前只顾得自己的兴趣爱好了,对家人关心太少,孩子他妈都气的回娘家了,我……我是想,你给的这五十万,我拿出三十万来给媳妇,不过这剩下的二十万,恐怕不够实验磁州窑瓷器的费用……”

    徐国清经过今天这一档子事后,才明白自己家从2000年就没有一分钱进账了,媳妇孩子一直跟着自己吃苦,所以才说出了这番话来。

    “那你大概还需要多少资金呢?”庄睿问道。

    “这个不好说,瓷土不值钱,但是釉料很贵,而且开始的时候,废品出的多,如果顺利的话五六十万就够了,要是卡住了,恐怕两三百万也解决不了问题……”

    徐国清那千万身家,就是这么给折腾没有的,现在回想起来,他也有点恍如梦中的感觉,自己都穷的快吃不上饭了,怎么对瓷器还是有那么大的兴趣?

    不过现在要是让徐国清回到那实验室里,恐怕这哥们还是会一头扎进去不问世事的。

    庄睿用右手的中指,无意识的敲打这玻璃茶几的桌面,沉思了起来,徐国清不知道庄睿在想什么,也没说话,房中一时寂静了下来。

    过了大概有十分钟的时间,庄睿开口说道:“这样吧,徐工,我有个想法,你看行不行,你那家工厂没有必要再开了,由我来投资,将工厂改建为一家专门研究古陶瓷修复的实验室,你看行不行?”

    “行倒是行,不过老弟,这实验室就是个烧钱的买卖,我喜欢这个倒没什么,可是你这钱,都要打水漂啊……”

    庄睿要投资,徐国清当然没有意见,那不等于是对方拿钱给自己玩啊?不过徐国清还算是比较实在的,丑话先说在了前面。

    “话不能这样说,徐工,你烧制出来的这些瓷器,我是可以当做真品,拿到国际拍卖市场上去的,我也不瞒你说,只要能成功拍出三五个器物,这些本钱就都能回来……”

    庄睿讲出了心中思量已久的话来,说完之后,双眼紧紧盯住了徐国清。!~!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